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评论鉴赏 > 汉唐边塞诗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汉唐边塞诗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汉唐边塞诗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汉唐边塞诗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阎福玲著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14-09-27

书籍编号:30436260

ISBN:978710110154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02897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评论鉴赏

全书内容:

汉唐边塞诗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在我的学生中,福玲是个特别认真、踏实、严谨的人,也是个特别勤奋好学、痴迷学术的人。记得2004年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时,他的这篇论文已初具规模,创获颇丰,受到参加答辩的各位专家的一致好评。到现在正好十年,其间我曾几次问他,这篇论文什么时候可以出版,他总是说还不够完善,还需要充实加工,再打磨打磨。这话决不是偷懒搪塞,一定是性格使之然。既要对读者负责,也要对得起自己的学术良知。决不会拿一个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东西去滥竽充数,糊弄读者,这正是他的学术品格。因此,十年磨一剑,现在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必定是一本难得一见的学术精品。


作为中国古代诗歌的主要题材之一,边塞诗不仅具有抒情写志的功能,而且与政治、历史、文化及文人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具有独特的价值。边塞诗是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一枝奇葩,它不仅为诗歌百花园增添了流光异彩,而且还为诗歌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营养和经验。它不仅具有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而且还与当时国家的安危、民族的存亡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与其他边疆文学及史地资料一起成为边疆各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成为内地(包括中原与南方)文学与文化的补充,具有独特的文化意义。而汉唐边塞诗作为中国古代边塞诗史的前期阶段,不仅是边塞诗创作由定型走向成熟、进而臻于辉煌鼎盛的时期,而且对后代边塞诗的创作来说也具有艺术范型意义。


边塞诗研究一直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新中国成立以来,多次成为研究的热点,出版发表了数量相当可观的论著,取得了许多新的研究成果。因此要不想炒冷饭,而是有所突破,应该是十分困难的。相对来说先唐时期的边塞诗研究,还是比较薄弱的。福玲选择这样一个研究课题,可以说是知难而上,极富于挑战性,由此可以看出他可贵的学术勇气和敏锐的学术眼光。本书运用实证的方法,爬梳资料,钩沉考订,寻源辨流,辨析异同,考论并重,在广阔的学术文化背景下,深入考察汉唐边塞诗嬗变的轨迹及促成这种嬗变的各种因素,揭示出汉唐边塞诗的基本特征和各个时期的不同风貌。对汉唐边塞诗发展中的一些现象作出了合理的解释,新见迭出,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作为新一代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福玲具备了从事学术研究必备的素质。他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扎实的文献功底,更重要的是他学术视野开阔,学术眼光敏锐,有勇于创新的胆识。因此这部论著创见甚多,下面略举数端,以飨读者。


一、对边塞诗作出科学的界定。边塞诗这个概念是后起的,以往人们对它的内涵和外延的认识还是相当模糊的,这给边塞诗的研究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因此本书对边塞诗这一概念进行了界定。首先确定边塞诗是按题材分类而产生的一个诗体概念,这就在大的范围上对它作了限定。然后从逻辑层面对“边”和“塞”的意义进行剖析。作者认为:“边塞诗是一种以历代的边塞防卫为前提和背景,表现边塞各类题材内容的诗歌。”这样界定边塞诗,就比较周密、科学。一方面可以从对“边”的理解上与狭义边塞诗概念区别开来;另一方面又可以从对“塞”的强调上,与广义边塞诗概念划清界线,从而摆脱了边塞诗概念的模糊性与随意性。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将边塞诗与征戍诗、战争诗、边疆诗和本土诗加以区别,凸显它们之间的差异,从而使边塞诗的概念更为明确,也更便于操作。


二、重视对边塞诗进行整体的、系统的研究。以往的边塞诗研究,最大的不足就是缺少宏观的、整体的、系统的研究,缺少对发展脉络的梳理与描述,而是注重对具体的问题或个别作家、作品的研究。本书则对边塞诗作整体的把握与观照。先从纵的方面对边塞诗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准确地描述出边塞诗产生、发展、繁盛的演变轨迹。凸显汉唐边塞诗的乐府特性。把边塞特色的具备和乐府形式的确立看成是边塞诗定型的标志,并以此对汉唐边塞诗进行分期。再进一步对各个时期边塞诗的时代特点、艺术演进等进行深入的探讨,从而揭示出汉唐边塞诗发展演变的内在规律。这对准确地把握汉唐边塞诗创作的整体风貌不无裨益。然后又从横的方面将汉唐边塞诗置于文化大背景中加以阐释,着重对汉唐边塞诗的五大主题、创作模式及艺术特质与美学境界进行了深入的研讨,透视边塞诗中所蕴含的民族文化精神如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人道主义、尚武精神、任侠精神、悲剧精神、乡恋情结等文化内涵;提出了许多新颖的见解。如在尚武主题中对“白马少年”形象的概括、在乡恋主题中对汉唐边塞诗战士与军幕文士两种乡恋模式的分析、在征战主题中对唐代边塞诗悲剧精神的论析都较有新意。迄今为止,学术界像这样对汉唐边塞诗作鸟瞰式的整体性、系统性研究的几乎没有,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就具有了填补空白的价值。


三、注重多学科交叉研究,力求视角新颖。任何事物的存在都不是孤立的现象,都是各种因素合力的结果,边塞诗的产生、发展和嬗变也不例外。因此,对边塞诗的研究与许多学科都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如地理学、政治学、历史学、文化学,甚至民族学、民俗学、物候学及民族审美心理与审美趣味等。只有把边塞诗与这些因素结合起来,进行综合考察,才能从新的视角抓住边塞诗产生、发展和嬗变的本质和规律,才能恢复边塞诗的本来面目。本书正是在重视运用文史研究中常用的文史互证、微观宏观相结合、现象分析与理论概括相结合等多种研究方法的同时,更强调多学科交叉研究,自觉地把地理学(包括自然地理、政治地理、文化地理与历史地理)、民族学、历史学、文艺美学与文学结合起来,进行综合的考察与研究。例如把汉唐边塞诗放在历史文化大背景中,把单纯的文本研究变成历史文化与边塞诗关系的研究,从自然地理、民族征战、民族融合、征戍制度、边疆风俗等多个文化视角对汉唐边塞诗的基本主题作全面系统的阐释。在更广阔的学术视野中,对汉唐边塞诗的创作格局和艺术特点作全面系统的论述,立体地透视边塞诗创作中蕴含的民族文化精神内涵与审美文化心理内涵。同时有意识地引入统计学的方法,力争使解读文本所获得的体会,建立在数据实证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提升研究的科学性。本书在这方面是成功的,视角新颖,取得了许多新成果。


四、关注文学发展中出现的新因素与新特点。从事文学研究所关注的主要的并不是作品数量的多少,甚至也不是作品质量的高低,这些都是已有的、外部的文学现象,是属于评价的层面。文学研究最根本的目的是揭示文学发展的内在规律、文学发展演变的轨迹、文人心态与审美趣味的变化等,或者说有没有为后代文学的发展提供新的借鉴或产生重要的影响。这就需要以敏锐的眼光发现、捕捉文学发展中出现的新因素、新特点,如新的文学思潮、新的文体、新的题材、新的形式结构、新的创作模式、新的意象、新的艺术风格、新的艺术表现手法等等,研究这些新因素、新特点的发展变化及其对文学发展的影响。本书着力挖掘汉唐边塞诗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因素、新特点,揭示出其对后代的边塞诗创作,乃至整个诗歌发展的意义。例如:边塞诗是汉魏时期才出现的新的诗歌题材,而本书就是研究边塞诗的,所以这一点自然不必多说;汉唐边塞诗中出现了大量的带有边地地域特点的诗歌意象,这些新意象对后代诗歌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有些新的意象由于内涵丰富、使用频率极高,因而成为后代诗歌创作中的主要意象之一;边塞诗的产生与发展演变和乐府诗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可以说边塞诗是从乐府诗脱胎而来的,本书从这一点入手,归纳出乐府边塞诗的五种创作模式,这也对后代的边塞诗创作有重要的影响(关于这一点下面还要具体说)。这些在不同时期边塞诗创作中出现的新因素与新特点,对后代的诗歌创作有着积极的意义。


五、汉唐乐府边塞诗创作模式的归纳与阐释是本书的一大亮点。汉唐边塞诗的主体是乐府边塞诗,本书突出和强调乐府诗这一独特的研究视角,不仅着眼其艺术表现层面的文本研究,更强调在一定创作观念指导下的乐府边塞诗艺术模式的研究,力求在此有所突破。对《陇头水》、《关山月》、《出塞》、《入塞》、《塞上》、《塞下》、《少年行》等典型乐府题边塞诗的艺术模式的解析,细致周详,抽绎出乐府边塞诗写作的艺术思维方式、结构特征、语言意象的积累与凝定等。其中对陇头流水、关山月色、见月思乡、望月怀人等模式的提炼概括,对白马少年形象的解析等等,不仅是对边塞诗研究的有益尝试,在一定程度上也深化了汉唐乐府诗的研究。本书着眼于汉唐边塞诗以乐府为主体的诗体形式,从艺术思维、表现技巧、语言运用等方面归纳与阐释乐府边塞诗的创作模式,总结积淀于边塞诗中的创作传统,分析其审美文化心理内涵,对此著者都能条分缕析,准确定位,显示出深厚的理论功底和敏锐的文学感悟力。


六、新见迭出。除了上文提到的在边塞诗的界定上及在乐府边塞诗创作模式的归纳与解说上有创见以外,本书在汉唐边塞诗的艺术表现手法方面也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如在对南朝边塞诗与盛唐边塞诗进行比较时,从诗人艺术思维方式与艺术结构方面深入分析、概括了南朝边塞诗“新变”的具体表现。提出南朝边塞诗善于并置不同时空中的多个不同情景构成诗境,像一组征戍照片组合在一起,而盛唐边塞诗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为并置同一时空中同一情境的不同侧面构成诗境,像电影镜头窗口式地展现征戍情境。因此南朝边塞诗给人一种认识,而盛唐边塞诗给人一种感动。再如从意象运用角度分析汉唐边塞诗的艺术特征与结构特点,从六大意象类型分析入手,把握意象选用特征,找出南朝边塞诗与盛唐边塞诗意象运用的差异,最后落脚于意象组合特征的把握上,从而揭示出汉魏之后南朝诗与唐诗艺术结构的真正差异。又如在论述汉唐边塞诗艺术境界的部分,从汉唐边塞诗艺术思维方式、艺术结构、抒情策略、艺术手段等方面入手,把汉唐边塞诗艺术境界归结为物与我的统一、情与志的统一、美与善的统一。而在分析美学特征的部分,则从诗歌气势、力度、格调、色彩、意蕴五个层面,分析了汉唐边塞诗具有的雄浑美、风骨美、悲壮美、奇丽美及含蓄美等美学特质。另外,对一些关键问题如汉代有否边塞诗、汉代边塞诗的地位、南朝乐府边塞诗繁荣的原因、唐代边塞诗的时代特色等等也都做出了新的论析。这些见解在边塞诗研究中都有着很高的学术价值。


天道酬勤,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总之这的确是一部学术含量很高的精品,是边塞诗研究的新突破。作为曾经指导过他的学业的导师,甚感欣慰。


就在我写这篇序的时候,福玲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从论文写作来看,学术研究的开展总是与个人学识能力的提高相伴进行的,写着后边的就感觉到前边的幼稚,这样前前后后不断调整修改,而到最后才发现,无论如何修改,以定型的成果出现的研究总是遗憾多多,也许真正完美的学术境界就像地平线一样永远是一种学术理想。当然,有了理想也就有了奋进的目标与动力。”这段话正好验证了我开头所说的意思。他就是这样一个在学术研究方面永远不知道满足的人,永远是扎扎实实、心无旁骛地在学术研究领域辛勤耕耘,这也就成了他不断追求“梦想”的内在动力。这部论著涉及的还只是中国古代边塞诗史的前半部分,希望他继续努力,能很快完成后半部分新的研究成果。


张采民


2014年6月6日于心远斋

  • 从整个边塞诗史看,唐为第一创作高峰,清为第二创作高峰。
  • 边塞诗不仅是中国古典诗歌中重要的诗体类型,而且也是现当代诗歌中的重要诗体。当代诗人如杨牧、章益德、周涛等都写有边塞诗歌,学人称之为“新边塞诗”。
  • 许总《唐诗史》P496,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年。
  • 此处“汉唐”指由汉至唐,非仅汉代与唐代之意。葛晓音《汉唐文学嬗变》之“汉唐”即取此意。
  • 吴学恒、王绶青《边塞诗派评价质疑》持这种见解。见《文学评论》1980年第3期。
  • 《关于唐代边塞诗的讨论综述》,《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357,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谭优学《边塞诗泛论》,《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2,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刘真伦《论边塞诗的本质属性》,《人大复印资料》1990年第11期。
  • 《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356,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38,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44,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44—45,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史记·三王世家》P2105、2106,中华书局1959年。
  • 《汉书》卷七P224,中华书局1962年。
  • 邱俊鹏《唐代边塞诗与传统征戍诗》,《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54,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如清代沈阳诗人金朝瑾有《乌拉草》诗集,为边疆本土诗人歌咏家乡之作,他的诗属于边疆诗,而不属于边塞诗。
  • 此用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发的《国学宝典》正史类所收二十五史进行统计的。
  • 《论中晚唐的边塞诗》,《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P255,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如耶律楚材《过阴山和人韵》,吴兆骞《混同江》、《长白山》,洪亮吉《天山歌》,赵翼《高黎贡山歌》等等,仍然典型地体现着边塞诗雄奇壮伟的风格特色。
  • 苏北海《岑参的西域诗及历史功绩》,《新疆大学学报》1996年第3期。
  • 田耘《简论元代边塞诗》,《信阳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2期。
  • 桓宽《盐铁论·繇役》文学曰:“古者,无过年之繇,无逾时之役。今近者数千里,远者过万里,历二期。长子不还,父母愁忧,妻子咏叹,愤懑之恨发动于心,慕思之积痛于骨髓。此《杕杜》、《采薇》之所为作也。”《盐铁论·备胡》:“今山东之戎马甲士戍边郡者,绝殊辽远,身在胡、越,心怀老母。老母垂泣,室妇悲恨,推其饥渴,念其寒苦。《诗》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之我哀。’故圣人怜其如此,闵其久去父母妻子,暴露中野,居寒苦之地,故春使使者劳赐,举失职者,所以哀远民而慰抚老母也。”这两段话分析《诗经》征戍诗产生的原因,已带有边塞诗评之意。然而《诗经》征戍诗仅为边塞诗萌芽,故不视为最早评边塞诗的文字。
  • 陈延杰《诗品注》P4—5,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
  • 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第七册P117,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
  • 《唐文粹》把唐代诗文分为功成作乐、古乐、感慨、兴亡、幽怨、贞节、愁恨、艰危、边塞九类。
  • 《分类唐歌诗》一书,把唐代歌诗分为天地山川、朝会宫阙、经史诗集、城郭园庐、仙释观寺、服食器用、兵师边塞、草木虫鱼八大类。此书今残存十一卷,兵师边塞类二卷,已失传。
  • 如叶梦得《石林诗话》卷下:“魏晋间人诗,大抵专工一体,如侍宴、从军之类,故后来相与祖习者,亦但因其所长取之耳。”严羽《沧浪诗话·诗评》:“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唐才子传》评王建之诗“于征戍、迁谪、行旅、离别、幽居、官况之作,俱能感动神思,道人所不能道也”。
  • 这两篇论文皆发表在《文学评论》1981年第1期。
  • 发表于《文学遗产》1981年第1期。
  • 这三篇论文皆发表在《文学评论》1981年第3期。
  • 发表于《甘肃社会科学》1982年第3期。
  • 杨植霖《唐代边塞诗研究论文选粹·序》,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分别发表在《安徽师范大学学报》1987年第3期、《文史知识》1988年第10期、《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第3期。
  • 分别发表在《文学遗产》1988年第6期、《湘潭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文学遗产》1987年第2期。
  • 分别为1986年北京大学硕士论文、1988年北京大学硕士论文、2001年首都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 《新疆大学学报》1988年第3期。
  • 《人大复印资料》1990年第12期、《人大复印资料》1992年第12期、《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92年第3期。
  • 《北方论丛》1991年第3期。
  • 《四川师范学院学报》1991年第4期、《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1995年第2期。
  • 《西北大学学报》1993年第3期。
  • 《江海学刊》1992年第4期。
  • 参见胡大浚等《七十年边塞诗研究综述》,载《中国文学研究》2000年第3期。
  • 《晋阳学刊》1996年第1期、《民族文学研究》1996年第1期、《江海学刊》1996年第6期。
  • 《学术研究》1996年第6期、《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96年第1期、《内蒙古社会科学》1998年第6期。
  • 分别发表在《北方论丛》1998年第1期、《北方论丛》1999年第4期、《晋阳学刊》1999年第5期、《辽宁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4期、《辽宁大学学报》1999年第1期、《烟台大学学报》1999年第2期、《江海学刊》2000年第2期。
  • 此数字为2003年初由中国期刊网粗略统计而得,2003年至2009年这五六年中,边塞诗研究在乐府研究的新视角上又有新的突破,有多篇硕、博论文发表,此次修改,未列入本文综述部分。
  • 《文学遗产》2002年第3期。
  • 《河北学刊》2003年第2期。
  • 由于博士论文完成于2004年春,2003年以后汉唐边塞诗研究成果,在后来的修改中未能详尽梳理,甚为遗憾!
    引论
    一、选题的价值意义
    边塞诗是按题材内容研究诗歌而产生的诗体概念。作为古典诗歌中重要的诗体类型,边塞诗创作渊远流长,在中国诗歌史上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这一诗体概念是在研究唐诗中逐渐生成的,因为边塞诗发展到唐代,尤其是盛唐时代,进入了高涨期,大批作家集中抒写与边塞内容有关的诗篇,边塞诗创作迎来了第一个高峰。与之相应,边塞诗研究也成了唐代文学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但事实上,边塞诗并非唐代独有,它贯穿整个中国诗歌史,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
    首先,从诗体分类角度说,人们习惯上把中国诗歌分为旧体诗和新体诗两大类,按其不同形式,旧体诗又分为古体诗、乐府诗、格律诗三大类。而根据题材范围与所写内容的差异,旧体诗又可分为山水诗、田园诗、边塞诗、咏物诗、咏史诗、咏怀诗、怀古诗、爱情诗、送别诗、赠答诗、讽喻诗、论诗诗、题画诗、理趣诗、哲理诗等等众多的种类。与其他诗体种类相比,边塞诗表现的是人的社会政治生活内容,是国与国之间、政治集团与政治集团之间相互争夺生存空间的政治行为在诗歌创作中的反映。戍边守土的政治军事行为,以青春热血为代价,经受血与火、生与死、灵与肉的痛苦考验,因此征戍生活远比日常的聚散离合、穷达祸福、伤春悲秋等生活内容更牵动人心,它关系到国家民族的荣辱存亡以及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生活能否正常运作的根本问题,因而反映戍边守土内容的边塞诗也就比其他一般诗歌更感人,更具震撼力。
    其次,从文学反映生活范围的角度说,边塞诗也是其他诗歌不可替代的诗体类型。边塞诗以边塞为表现对象,“边塞诗本身就是特定地域文化的产物”。无论是写边塞风光,还是写风俗民情;不论是表现边地的生产生活,还是反映征战戍守的军事生活;不论是咏史怀古,亦或是咏物寄情,都突出鲜明的边塞地域性特征。因此边塞诗是反映异域生活的主导诗歌体式,它是对文学主体反映内地(包括中原和南方)生活的一大补充,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与意义。
    此外,边塞诗具有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边塞诗在表现游牧文明与农业文明由对抗走向融合的动态过程中,反映出不同民族与不同时代的文化发展和文明进程状况,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诗中具有浓厚的民族文化元素,如强烈的民族情感与爱国精神、故土难离的乡恋情结、深沉哀婉的悲剧精神、充满异域情调的风俗画卷、雄奇壮伟的审美境界,等等。这些都足以说明边塞诗作为一种独特的诗体类型,在中国古代诗歌中占有重要地位,具有不可低估的价值意义,正因此,边塞诗研究也成了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与研究课题。
    作为古代文学特别是唐代文学研究中重要的课题,以往的边塞诗研究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但也存在诸多问题,如研究失之表面化,评价失于简单化,缺乏整体性系统性的研究,因此,在新的学术背景下,借鉴古代文学最新研究成果,运用当代意识与理论方法,继续推进这一课题的研究,是摆在古代文学研究者面前的新任务。因此,本书选取汉唐边塞诗作为研究对象,意在运用文史结合的方法,对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边塞诗做系统全面的文学研究和审美文化考察。
    之所以截取“汉唐”作为研究对象,是基于这样一种考虑:汉唐边塞诗具有历史自足性,构成一个自成体系的创作单元。宏观地看,中国古代边塞诗呈现唐代和清代两大创作高峰,边塞诗史可以依此划分为前后两段,汉魏隋唐为前段,宋元明清为后段。前后两段明显地呈现出不同的主题特点与美学特征,构成两个特征分明的创作单元。就前一段说,边塞诗萌芽于《诗经》中的征戍诗,到汉魏,传统的征戍内容与乐府形式相结合,边塞乐府形式的确立与边塞特色的具备标志着边塞诗走向基本定型。经两晋南北朝的发展,迄于唐代,边塞诗创作达到巅峰。汉唐边塞诗无论题材内容、思想情感,还是艺术形式、表现技巧乃至美学风格、创作范式都已达到成熟自足的境界,后世边塞诗除了主题有所转型,变为集中表现边塞自然风光、风俗民情从而体现出不同的时代特色外,更多的还是传统的延续、量的积累,而少质的突破,因此,把握了汉唐边塞诗也就抓住了整个边塞诗史的神髓所在,深入系统地研究汉唐边塞诗具有经典解析的价值与意义。
    本书的研究目的,就是要对汉唐边塞诗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察研究。首先着眼于现存边塞诗文本,纵向梳理其流变历程,把握汉唐边塞诗的历史分期、时代特点、艺术演进等;在历时研究的基础上,由文本研究上升到诗歌文化研究,将汉唐边塞诗置于文化大背景中加以横向的阐释解说,透视边塞诗中所蕴含的如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人道主义、尚武精神、任侠精神、悲剧精神、乡恋情结等民族文化精神内涵;在纵横两方面研究的基础上,着眼于汉唐边塞诗以乐府为主体的诗体形式,从艺术思维、表现技巧、语言运用等方面概括乐府边塞诗的创作模式,总结积淀于边塞诗中的创作传统,分析其审美文化心理内涵。力求从上述三个层面拓展边塞诗研究的阐释空间,避免边塞诗研究中存在的表面化、简单化和非系统化的问题,以期能够对深化和推进边塞诗研究乃至乐府诗研究有所裨益。
    按照上述研究意图,全书的总体设计,分为引论、正文、结语三部分。引论部分主要解决选题的价值意义、边塞诗概念定位、特征确认、研究史回顾与现状评价、研究思路与方法等问题。正文第一、二两章为纵向史的研究,重在从历时角度梳理汉唐边塞诗从萌芽、定型、发展至于繁盛的流变历程。统计各个历史时期边塞诗创作数量、作者队伍构成,概括不同时期边塞诗创作的新变因素与时代特点,并对一些关键问题如汉代有否边塞诗、汉代边塞诗的地位、南朝乐府边塞诗繁荣的原因、唐代边塞诗的时代特色等等作出新的阐释解析。第三至第七章为横向主题研究,由基本主题入手,挖掘隐含于其中的思想情感、民族精神与审美文化心理内涵。在文本的深入解析中,归纳总结出汉唐边塞诗创作积淀的文化传统,概括其乐府创作模式。同时探讨制约边塞诗创作格局、美学特征、发展方向的各种因素对汉唐边塞诗创作的影响。第八章为美学研究,着眼于汉唐边塞诗诗体形式、表现技巧、意象运用、审美情趣与艺术特征等研究,总体呈现汉唐边塞诗的审美追求与造诣。结语部分从文学与文化两方面对汉唐边塞诗的价值意义作总结与提升。
    二、边塞诗定位及其特质
    作为诗体概念,边塞诗是一个历史范畴,自北宋初年李昉等编纂《文苑英华》时以边塞分诗体以来,人们不断使用“边塞”或“边塞诗”这一称谓,却很少有人对其进行认真细致的辨析与界定。20世纪50年代以来,学术界对边塞诗概念有过多次的讨论,但迄今为止,边塞诗仍是人们常用而在内涵与外延上还相当含混的一个诗体概念。一般说,概念运用的含混模糊是研究非科学化的表现,是研究薄弱的标志。正因为概念运用的非科学化,使得每一位边塞诗研究者在其研究之前都不得不对这一概念作一番自我规定,这既给研究者带来许多不便,也不利于边塞诗的全面综合研究。而且对这一概念的理解与界定直接关系到对边塞诗特质的确认,关系到对边塞诗人创作成就的评价,也关涉边塞诗史历史分期与分期标准的确定等边塞诗研究的核心问题,因此科学准确地界定边塞诗概念就成了边塞诗研究者面临的首要问题。本节首先对边塞诗概念给予重新定位,并进一步探讨边塞诗的特质。
    从边塞诗研究史看,关于边塞诗概念的论争,始自20世纪50年代。受社会学批评观念的左右和边塞诗研究视野的限制,人们对边塞诗的认识局限于盛唐时期,甚至把边塞诗不恰当地等同于战争诗、爱国诗或民族诗。这种观念一直延续到80年代初期。1984年8月在兰州举办的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二届年会对边塞诗概念有过激烈的争论与辨析,有人认为边塞诗是人们研究唐代诗歌时用来指称高、岑等人从军出塞类诗作的概念,自明清以来,业已约定俗成,其内涵不可无限扩大。“所谓边塞诗,顾名思义,地理方位应限制在边塞,即沿长城一线,向西北延伸到安西四镇。时间应指盛唐和中唐。”不可上溯汉魏,更不能流波宋元明清。在这个范围内描写边塞风光及兵营生活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