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儿童文学 > 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竭宝峰编

出版社:辽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08-01

书籍编号:30038671

ISBN:978754510647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3168

版次:1

所属分类:少儿-儿童文学

全书内容:

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惊险故事,就是危险、使人惊讶紧张的故事。惊险故事是在探案故事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探案故事从19世纪中期开始发展。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被认为是西方探案故事的鼻祖。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这段时期,称之为西方探案故事的“黄金时代”。仅英美两国,就出现了数以千计的探案故事。当时阅读探案故事已不仅仅是有闲阶级的一种消遣,下层阶级的人也竞相阅读。

探案故事从19世纪末引入中国以来,也是长盛不衰。20世纪80年代以后,翻译探案小说大量出版,总数可能达到2000部以上。本土探案小说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解放前著名探案作家的作品直到现在仍有再版,当代探案小说的创作每年也有百部之多。

探案故事不论是民间流传还是真有其事,都代表人们不平则鸣的心声。在侦破故事中,忠诚与奸诈、勇敢与怯弱、正义与邪恶、公理与私刑、智慧与愚昧、文明与落后、真善美与假丑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激烈的矛盾经过冲突、斗争、较量,一切表现得淋漓尽致,使我们不得不对邪恶产生强烈的憎恨,对正义产生强烈的追求。

惊险故事与探案故事不同的是,惊险故事侧重于追求故事情节的曲折离奇,探案故事则注重破案的过程,虽然破案中也不乏惊心动魄的情节,但主体是以追踪犯罪线索为构架,而惊险故事则不受这个限制。

我们编辑的这套《感动青少年的惊险历险故事》,共有10本,包括《荒岛历险故事》、《海上历险故事》、《沙漠历险故事》、《森林历险故事》、《古堡历险故事》、《登山历险故事》、《空中历险故事》、《野外历险故事》、《探险历险故事》和《恐怖历险故事》。这些作品汇集了古今中外著名的惊险、历险故事近百篇,其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入胜,阅读这些故事,不仅可以启迪智慧、增强思维,还可以了解社会、增长知识。

本套丛书具有很强的系统性、权威性和完善性,是全方位展示国内外惊险作品的经典版本,是青少年读者的良好读物和收藏佳品。

追寻野人

说“野人”,得先讲讲“物种进化”。现在地球上的物种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经过了漫长的进化过程。这些物种在进化过程中快慢不一。这儿说的“野人”,就是一种介于人与猿之间的动物。发现和研究它,会探索出人类语言、文字、意识发展的奥秘。据说,在中国湖北的神农架地区就有这样的“野人”出没,吸引了一位考察者六次前往。

这位考察者就是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刘民壮先生。

第一次考察神农架,是1977年3月。当时的神农架冰山林立,寒气逼人。岩石上布满表苔,又滑又腻,特别难走。刘先生和他的队员们连续几天在山沟里穿行,凭着几壶烧酒维持体温。突然,在高崖寨附近的山坡上,有人发现了几个30多厘米长的大脚印——“野人”足迹!大家马上来了精神。但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收获。直到4月28日,他们在风雪中翻越了2700米的巴东垭峰后,那令人振奋的大脚印才又出现了,刘先生一声令下,大家顾不得倾泻而来的暴雨和冰雹,将大脚印灌制成了4个石膏模型。1979年6月,刘民壮先生第二次来到神农架。因为就在1978年,当地又有5起关于“野人”的传闻。为了核实消息,他们走了数不清的山路,过了2500多条河。食物中途都吃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喝点凉水充饥。他们同时还得带着10公斤重不能沾上水的生石膏,以及照相、测量工具,这些东西加起来就够沉的了,更何况还要背着它们翻山越岭。但刘先生和他的考察队一点也不因此退缩,终于又灌制了几个石膏印模。谁想到回去的路上又遭遇了一场大雨,考察队员们把石膏印模紧紧抱在怀里,趟着齐膝的雨水在山路上行进。

1980年5月的那次考察给队员们的印象最深。那一次,队员们干脆自己搭棚子住到了无人区。连续的大雨让人心烦意乱,而且断菜断盐整整14天,大家几乎都处于虚脱状态。但为能捕获“野人”,刘先生又率队在海拔更高的丛林里居住。又下了10天雨,大家席地而睡,身上咬满了疙瘩。一天晚上,一位队员将放糖的炒麦粉放在包里当枕头睡,半夜里麦粉的香气引来了野猪,那位队员被长鼻子拱醒了,但他不忍心打扰别人休息,竟然与野猪共枕了一夜。

石膏印模对研究“野人”帮助极大。日本有关部门为得到灌制权利,愿付13万美金。但我们科考队员不是为了钱而工作的。虽然最终他们没能找到野人,但他们的发现一样有着珍贵价值。

迷人的神农架

神农架位于我国长江与汉水间的川鄂交界地带,面积3250平方公里,林地占85%以上。神农架有“中华屋脊”之称,最高海拔3105米,平均海拔1700米,依次迭现多种气候类型。

提起神农架,人们首先会想到“野人”。从古至今,关于野人的记载和野人的传说铺天盖地,是真是假,莫衷一是。1977~1980年,有关部门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野考,搜集到野人毛发数百根,发现野人脚印数百个、粪便多处,还发现野人住过的竹窝。考察结果似乎昭示人们:神农架的确存在一种未知的奇异动物。

其实,神农架存在的神秘现象并非只是野人,还有许许多多难解之谜。

在通往板壁岩的公路旁,是白色动物的出没之地。这个叫阴峪河的地方,很少有阳光透射,适宜白金丝猴、白熊、白魔、白蛇等动物栖息,此外还有白乌鸦、白猫头鹰、白龟等等。据说,白色动物只可能生活在北极,这么多动物在神农架返祖自变,仅仅用气候的原因是解释不了的,因而成了科学上的待解之谜。据见过白蛇的人介绍,白蛇通体洁白无瑕,盘踞时犹如一尊玉雕,挺立时就像一根银棍,行动十分神速,贴地而飞,霎时便不见了踪影。

1986年,当地农民在深水潭中发现了三只巨型水怪,皮肤呈灰白色,头部像大蟾蜍,两只圆眼比饭碗还大,嘴巴张开时有1米多长,两前肢生有五趾,浮出水面时嘴里喷出几丈高的水柱。

与水怪传闻相似的还有关于棺材兽、独角兽、驴头狼的传闻。据说,棺材兽最早在神农架东南坡发现,是一种长方形怪兽,头大、颈短,全身麻灰色毛,疾奔起来,能把树枝脆生生地碰断。独角兽头跟马脑一样,体态像大型苏门羚羊,后腿略长,前额正中生着一只黑色的弯角,似牛角,约40厘米长,从前额弯向脑后,呈半圆弧弓形。驴头狼全身灰毛,头部跟毛驴一样,身子又似大灰狼,好像是一头大灰狼被截去狼头换上了驴头,身躯比狼大得多。

除了动物之谜外,神农架还有许多神奇的地质奇观。在红花乡境内有一条河名叫潮水河,河水一日三涌,早中晚各涨潮一次,每次持续半小时。涨潮时,水色因季节而有所不同,干旱之季,水色混浊;梅雨之季,水色碧清。

宋洛乡里有一处冰洞,只要洞外自然温度在28℃以上时,洞内就开始结冰,山缝里的水沿洞壁渗出形成晶莹的冰帘,向下延伸可达10余米,滴在洞底的水则结成冰柱,形态多样,顶端一般呈蘑菇状,而且为空心。进入深秋时节,冰就开始融化,到了冬季,洞内温度就要高于洞外。

与宋洛冰洞不同,木鱼镇的冷热洞别有一番景观。洞中时而冷风习习,时而热浪滚滚,这种忽冷忽热的现象,目前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答。还有官封乡的鱼洞,每当春雷响过之后,洞里水色由清变浊,等水色完全浑浊后,一尾尾筷子般长短、无鳞无甲、洁白如银的鱼儿便会摇头摆尾地钻出洞来,场面蔚为壮观。

此外,神农架林区定时发强光现象令人惊骇不已。在神农架林区老君山脚下有个戴家山,山上有一块十分奇怪的土地,每逢2月、8月晴天的中午,这块地里便会发出一束强烈的白光,很刺眼,人们不敢睁眼。这束光照在对面200多米的山上,比阳光还要明亮。它不定时地流动地发射出来,每次大约2至3分钟时间。当地有一半人都亲眼见过它。在这块地上,农民曾经挖出一个奇怪的洞,洞里有一堆鸡蛋形的土蛋,每个土蛋均有3个鸡蛋合起来那么大,砸开土蛋里面全是土。奇怪的是头天挖开洞,过一夜又会神秘地被堵塞了。现在山上修了梯田以后,这块地里到时仍然能发出白光来。

神农架确实是罩着层层神秘面纱的神奇之地。

寻找“野人”的科学考察

作为世界四大谜之一的“野人之谜”关系到我们人类自己的起源,因此更引起人们的关注和兴趣。许多国家都有科学家进入原始森林对这种人形动物进行科学考察。

“野人”传说,在我国已有3000年历史。据战国时代的《山海经》在“枭阳国”的注释中说,《周书》记载南方“州靡国”将捕获到的“野人”献给了周成王。屈原在《九歌》的《山鬼》中描述了“野人”的生活习性并拟人化,抒发了诗人的情思。自汉以来,我国历代文献中都有关于“野人”的记载,明代大医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这部名著中还对历代文献记载的“野人”进行了综合分析。但是,对“野人”进行科学考察和研究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才开始的。40多年来,我国科学工作者对“野人”多次进行过考察,尤其是我国在鄂西北神农架一带。从1976年开始,由中国科学院与有关单位组织的多次进山考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除此之外,在我国的四川、陕西、甘肃、西藏、新疆、广西、贵州、云南等10多个省区都有“野人”行踪的报告,现今惟一可惜的是,没有一例活“野人”被抓获。

我国最早进行“野人”考察的是在西藏喜马拉雅山区。雅鲁藏布江中下游、喜马拉雅山南地区及东部峡谷区都生长着茂密的原始森林,盛产野果及各种动物。原始森林保存最好、面积最大,“野人”的避难所恐怕就属辽阔的喜马拉雅山了。藏族及舍巴人常见“雪人”或“野人”是很自然的。80年代中期,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会员、西藏文联作家肖蒂岩经过几个月的初步调查,从领导干部、各方群众中了解到许多重要情况和线索。在拉萨召开的藏族学术讨论会上,四川大学童患正副教授作了《西藏高原——人类起源的摇篮》的学术报告。

为了有利于接受当地党政领导和有关部门的支持,深人发动组织本地区各方面力量进行“野人”考察研究,各有关省区正在酝酿成立该省区的“野人”考察研究地,同时成为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的分会。以神农架为中心的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工作几年来不断取得进展,广泛搜集了目击资料,灌了一批石膏脚印,鉴定了一些毛发,发现和研究了多起可疑的粪便、睡窝和吃食现场,对环境进行了综合考察和多方面的科学分析,制作了大量植物标本和部分动物标本,建议成立了自然保护区,举办了“野人”考察汇报展览,积累了近百万字的文字资料,特别是3个考察队员一起见到了一个巨型“野人”。

在中国“野人”考察研究约300名会员中,湖北的会员就有近80名。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内成立了“人类起源史研究组”,从人类起源角度研究“野人”问题,并将此列入了科研项目。种种情况表明,成立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十分必要。1983年8月26日至29日,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在迷人的神农架召开了成立大会,代表们决心使以神农架为中心的湖北省“野人”科学考察研究出现一个新局面。

据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兼秘书长李建透露,1987年以来,中国一些地方不断传来“野人”活动的信息。

1987年6月24日,一外地青年在神农架接山泉水喝,突然被一红毛怪物击昏,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被抬进山洞,面前站立着一个2米多高的“野人”。

1988年3月至5月,神农架瞭望塔工作员袁玉豪在猴石、南天门等地发现300多个40多厘米长的大脚印,以及“野人”粪便和红毛。

1988年,湖南一采购员乘押运货车经过阳月山自然保护区,遇到3个人形怪物追车,被他用扳手等工具赶下去。

云南西双版纳曾有人提供情况说,浙江永嘉县有一专业户到云南养蜂,被一母性“野人”拖去同居3年,生下后代后趁机逃离回家。

自1974年在神农架发现“野人”以来,“野人”考察工作已开展20多年。据悉,目前全国共有800多人参加野人考察研究会。科学工作者对“野人”毛发进行多次科学鉴定,确认自然界确有“野人”存在,大量信息表明,长江流域是“野人”活动的主要区域。

出身于书香门弟、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的上海青年李孜,就是凭借探索大自然奥秘的强烈渴望,自愿放弃安逸的生活,于1979年起自费踏入湖北神农架及川东林海,去探索“野人”之谜。

为寻觅野人,李孜食野果、吃树皮、蹲山洞、宿野地、卧林莽。一次,他被毒蛇咬伤,濒临死亡时,他毅然用刀将伤口四处的毒肉一块块剐去,战胜了死神。

10年多的时间,李孜8次进山洞遍访被“野人”追赶过的人,他自己也曾发现过“野人”的毛发、脚印、粪便和宿窝,积累了大量资料。

李孜对“野人”的毛发进行了测定,发现“野人”毛发中的元素含量比正常人高50倍,是普通动物的7倍。他与别人合撰的《“野人”毛发中微量元素的质子X光分析》一文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后,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方毅同志批示说:“世界上就要有这样的探险者,否则就没有哥伦布。”

1983年7月,武汉医学院法医学教研室也曾对神农架及附近6个县发现的8种“红毛野人”毛发进行了科学鉴定。该教研室黄光照副教授在同年8月下旬湖北“野人”考察研究会成立大会上宣布:“通过肉眼检查、光学显微镜下观察、横切面检查及毛小皮印痕检查,发现这8种‘野人’毛,其毛小皮形状特征基本上类似人毛。”

观察所见8种“野人”毛,毛发皮质均发达,可见纵间细纤维,皮质色素颗粒少,且多里外围性分布。这说明8种“野人”毛发皮质的组织学特点与人类相似,而与大猩猩、金丝猴、猿猴、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毛有较大差异,明显不同于猪、狗熊、绵羊等动物毛的特点。

如今我国“野人”考察研究已不只是在湖北的神农架和西藏进行,而扩展到了四川、陕西、浙江、河南、广西、云南、贵州、湖南、安徽等10多个有关地区。江西、福建也有了考察的线索,新疆也计划进行考察。我国近年“野人”考察研究范围如此迅速扩大,是世界上没有的。

有关省区普遍进行了初步普查,了解到许多目击资料和可能获得证据的线索,对生态环境也进行了初步调查研究,在我国广大地区,发现众多大面积的适合“野人”生息繁衍的原始森林山区,那里气候湿热,雨量充沛,动植物资源丰富,人烟稀少,野人可能就出没其中。

热带雨林中的绿毛怪物

1897年,美国人汉斯和巴斯克斯来到西班牙,直奔陶兹伦多大森林。

这天,他们来到雷阿塞地区的一条山涧溪水旁,看见绿树红花,潺潺流水,不觉心旷神怡。走在前面的巴斯克斯望见不远处有一块绿茵茵的青草地,开心极了。于是他一个箭步跨上前去,同时回头招呼走在身后的汉斯:“快点过来,这里有一块草地,很柔软。就像貂皮一样,还长着长毛哩!”

走在后面精疲力尽的汉斯不信,抬眼望去,看见巴斯克斯已经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不禁打起精神,径直朝那块大约三四平方米的大绿毡子走去。汉斯正走着,突然,眼前那块绿茵茵的毡子猛地一下就被什么力量卷了起来,变成了一只从未见过的毛毡样动物。巴斯克斯被紧紧地裹在了中间,只露出脑袋来,身陷险境的巴斯克斯脸憋得通红,张着嘴猛地大喊救命。

汉斯见情况不妙,赶紧猛扑过去,谁知那绿色怪物裹挟着巴斯克斯,迅速跃入水中。站在岸上的汉斯心急如焚,又不敢跳下水去。因怕水里有更多的怪物出现,心有余悸的汉斯再也不敢停留,背起行囊失魂落魄而逃。回国后,他恐慌不安地向新闻界人士讲述了这次惨痛的冒险经历。

1937年,雷阿塞地区的一个猎人出门打猎,当他来到巴曼河上游时,看见水中漂着一节断木,约有5米长,粗细像水桶一般,奇怪的是,这根树木的周围有许多藻类样的绿色毛状物,它们在水里飘浮着,显得非常柔软。

好奇的猎人便捡来一根长杆,用长杆去挑水中的绿色物体。只见那绿色的树木顿时翻动起一阵阵水花,沉入水底,再也没有出现。回国后,猎人把自己打猎途中的所见讲给家人及邻居听,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趣闻。久而久之,人们渐渐淡忘了此事。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世纪。到了1989年,雷阿塞地区发生了一起警察捉拿犯人的追杀事件。就在紧急的追捕中,曾经一度被人们遗忘的绿色怪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当时,西班牙籍的国际贩毒头目哈沙勒在纽约被美国警方盯上。有名的国际反毒组织铁手警官约翰·科恩及其助手佩克负责监视并抓捕毒犯,进而捣毁他背后庞大的制毒集团。

1989年4月,哈沙勒离开美国,回到西班牙。科恩和佩克尾随而至,然而尽管他们用尽心思再三乔装打扮,还是被狡猾的哈沙勒觉察了。4月25日,哈沙勒伙同毒贩与科恩及助手还有西班牙警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枪战。第二天,哈沙勒仓皇逃往陶兹伦多大森林,科恩等人也尾随而至。

在上司顺藤摸瓜摧毁贩毒制毒窝点的办案原则下,科恩们不敢打死哈沙勒,然而,案情已进入迫在眉睫之境地,哈沙勒已经进入茫无边际的大森林,如果再任他跑远,就会像泥牛入海一样无法追踪。

科恩等人考虑再三,最终决定先擒住犯人,再让他说出制毒窝点,方案既定,科恩、佩克及其他警员迅速向哈沙勒靠拢。

当哈沙勒逃到巴曼河时,被紧追而来的科恩等人团团围住,谁知即将落网的哈沙勒却异常镇静,待科恩正要上前铐他时,突然,“嗖嗖”几声,一串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河对岸的森林里射来,机警的科恩就势拉住哈沙勒往地上一滚,牢牢地铐住了他。

科恩抬起头,只见巴曼河上平静如初,除他们以外并没有任何人的踪迹。然而正在此时,随着一阵凄厉的救命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踉踉跄跄地从河岸边的森林里奔出来,不久便栽到河里去了。科恩见此情景,顿时惊惧起来:“是森林怪物在抓人啦。”

科恩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小心翼翼地走进森林,他们断定那人一定与制毒基地有关。进入丛林后,他们看见的只有一滩滩殷红的血迹和几支枪械。科恩环顾四周,阴森森的大森林弥漫着一种恐怖气氛,令人不寒而栗,便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准备往回走。幽静的大森林里只有科恩等人的脚步声在回响。

忽然,“哗”地一声,一个草状物体从树上落下来,正好罩在科恩的上方,眼疾手快的科恩急忙闪身,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双脚被柔软的绿草包住,并火速向他的上身扩展,科恩大叫佩克朝他开枪射击,佩克只好对准绿草向科恩的脚部射击,随着几声枪响,蓬草慢慢卷曲起来,终于掉在地上,变成一个毛绒绒的绿球,飞快地从草地上滚走了。佩克仍不肯罢休,对着逃之夭夭的绿草又连射几枪,受伤后的蓬草仍然拼命地逃窜。

这时,哈沙勒趁科恩他们对付蓬草的机会,使劲撞倒科恩撒腿就跑,佩克见状紧追不舍,一阵狂奔之后,哈沙勒终于逃出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来到一片空旷的原野。随后赶来的佩克举枪向毫无遮掩的哈沙勒射击。子弹击中了哈沙勒的腿部。剧烈的疼痛使哈沙勒跪倒在地,只能束手待毙了。然而就在佩克刚跑出几步,准备生擒逃犯时,哈沙勒却在转瞬间消失了,佩克急中生智,赶紧向前方跑去。猛然间看见一个绿色的毛状大包裹飞快地朝森林滚去。同时,听见哈沙勒闷声闷气的声音在里面惨叫:“快救我。”

佩克恍然大悟,是怪物裹挟了哈沙勒,他随即对准绿色大包裹开了两枪,然而那包裹滚动得飞快,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佩克找到科恩,为他脱掉裤子查看受伤的腿部,赫然看到科恩的两条腿全成了炭黑色。在黑黝黝的皮肤上,一个个小红斑点像被针扎过一样。佩克将科恩背出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途中恰与那位老猎人不期而遇。老猎人告诉他们:科恩是被绿毛怪咬了,绿毛怪有许多张嘴。它会缠住人死死不放,直到把人憋死为止,科恩只是受了轻伤,过几天就会康复的。

除此之外,一支西班牙生物考察队也曾在巴曼河的源头看见一头绿毛怪,它长有一个扁平的脑袋和一对窄长的眼睛,在水里飘浮着,一旦发现了人,在力不付敌时便会立即卷曲成一团,迅速沉入水中逃匿。这支考察队认为:绿毛怪是一种两栖动物,并不是食人动物。另有一些专家认为,绿毛怪可能是动植两类物种,就像冬虫夏草一样。更有人认为,它是某种动物身上附有的一种绿色植物保护色。

关于绿毛怪的说法众说纷纭,但在没捉到实物之前,这些都仅仅是一些推测。迄今为止,人们尚未捕获到这种浑身毛茸茸的绿色动物,因而也无法揭开绿色怪物之谜。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黄高森林遇险

黄高森林位于越南西贡以北,与中国广西龙州相邻,处于左江下游。这里森林茂密,白天气候炎热,夜间又寒冷潮湿。

1969年8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卡洛塔上尉带着12个人来到黄高森林执行一项军事任务。在这个热带雨林中,他们发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植物。

一天,上士凯文迪和几位同伴在一条溪边饮水。凯文迪刚伸手下去,就被一株水草卷住手腕,他使劲挣扎,竟不能挣脱,便大呼同伴帮忙。一个士兵在从军前是生物系的学生,认出这种草叫“狸藻”,知道此草能捕捉水中小虫,却不知为何竟能卷住人的手腕。那士兵当即拔出刺刀,将凯文迪的手斩断。凯文迪惨叫一声,其他几人惊奇地发现,那只断掉的手,竟被一蓬狸藻卷住,几秒钟的时间,就只剩下一些淡红的血水。大家感到毛骨悚然,若不是那位学过生物的士兵当机立断,只怕凯文迪整个人都会被卷进去吃掉。

那位士兵名叫汉斯,他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太神秘了,我想也没有多想就斩掉凯文迪的手。从形状上看,吃掉凯文迪手的水草与狸藻一模一样。这种植物是杂生深水草本植物,属狸藻科。茎细长,叶互生,叶基部生有小囊,即捕虫囊,水中小虫进入,会被囊内分泌的酶所消化。秋季,花出水面,花冠唇形,有黄色和白色两种,分布于东亚和东南亚各地,很常见。但能吞食人的肢体,我却是第一次见到。”

卡洛塔上尉的遭遇更可怕。他在凯文迪出事的两天后,前往附近丛林执行任务,结果遇难,连尸体也没有留下,而杀人者竟是猪笼草。这种草叶子的中脉延伸成卷须,到顶端膨大成囊状体,囊上有盖,囊面有绳子一样的窄翅,盖下有蜜腺,囊内有弱酸性的消化液,小虫吸蜜时落入,立即被消化掉。卡塔上尉在行进中,突然觉得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被一片奇大的猪笼草吸住。他挣扎不开,向身后的同伴大喊“救命”。

一个士兵后来回忆说:“我们看见一大片草吸住了上尉,就像磁铁吸住钉子一样。他的声音带着颤抖。可是等我们飞跑过去时,他已有半个身体不存在了,人也死了。死得十分突然而又莫名其妙。我们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那丛该死的草堆里。”

卡洛塔所带的这支队伍虽然死了两个人,但与帕克·诺依曼的队伍相比,要幸运得多。

帕克·诺依曼是美国陆军74团少校军官。该团遭到越南游击队的进攻,有一名上校、两名中校被俘。帕克·诺依曼少校带着27名富有战斗经验的官兵去追击。他们追了一天多,来到保安县境内的腾娄森林中,在那里,他们发现一块很大的平坦地带,上面没有丛林中常见的灌木丛、榕树及藤本植物,而是一片十分美丽的紫色草苔,如同铺着豪华的地毯。诺依曼少校下令就地休息,派出麦克·西弗等3名士兵去寻找干柴、水源。麦克·西弗等3人走出很远才发现一条溪涧,这时麦克·西弗突然对另外两个同伴说了一声“不好”,就连忙往回奔。当他们走近那片紫色草毯时,都惊呆了。帕克·诺依曼少校等24名官兵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紫色的草毯上只剩下一些枪械刀刃。原来,他们都被这片美丽的毛毡苔吞食了。

毛毡苔是亚洲、非洲和北美洲的一种常见植物,属茅膏菜科,多年生草本,叶均基出,呈莲座状,叶柄细长,叶片近圆形,生满红紫色腺毛,分泌黏液,能捕食小虫,是著名的食虫植物。但是毛毡苔居然能一次吞掉24名美军官兵,实属一桩奇闻。

食虫植物吃人的真正原因,至今仍不得而知。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