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中国妇女生活史(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妇女生活史(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中国妇女生活史(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中国妇女生活史(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东原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5-07-01

书籍编号:30411566

ISBN:978710010193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631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中国妇女生活史(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序


两年前立了一个志愿,想编中国教育史,蒙适之先生指示了一点方法。他说:“史料的来源不拘一格,搜采要博,辨别要精,大要以‘无意于伪造史料’一语为标准。杂记与小说皆无意于造史料,故其言最有史料的价值,远胜于官书。”有了这个门径。努力的勇气倍增。可是浩瀚的国学,要想搜出教育史系统的材料。更觉难了。第一年曾竭力做了一篇《白鹿洞书院沿革考》,虽然并不惬心,也是辛勤的收获。后来想,这样细磨细琢是不行的,得大刀阔斧的做一下,教育史既不能早日编成,何不将其中一部分之女子教育史先编成呢?可是中国向来没有什么女子教育,她们所有的教育,是和妇女生活发生密切关系的,与其要做女子教育史,到不如放大了来做妇女生活史罢。去年秋天,便动手史料的搜集,中间我自己的思想,又经过了许多改变,昨天,《妇女生活史》总算写成了,自己觉得,还不辜负适之先生的指示,那么就作我底中国教育史的试手作罢!


三千年的妇女生活,早被宗法的组织排挤到社会以外了。妇女才是零畸者!妇女才是被忘却的人!除非有时要利用她们,有时要玩弄她们之外,三千年来,妇女简直没有什么重要。你细看看她们被摧残的历史,真有出乎你意想之外的。自从汉代严重礼制之后,南北朝时妇女之被蹂躏,总算达到极点了。宋代尤其是急转直下的时代,不独几个儒者看重了贞节这回事,从这时候起,男子都有了处女底嗜好。从前贞节问题的背景是怕乱了宗法,宋代以后的贞节问题便着重在性器官一点上了。嗟嗟妇女,遂做了性器官的牺牲!


妇女的智慧,也是随着时代进化的,她们欲望与要求的渐增,自然也是理所必至。社会上便想出更厉害的方法来对付,于是明代末叶,生产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谚语。


清代学术文化,集了有古以来的精英,这时的妇女生活,也把二千多年来的生活加重地重演一番。到维新变政的时候,才渐有萌动的希望。但真正的维新,还不在民国建立以前。民国建立了几年,妇女生活仍然是从前的妇女生活。民国五年,陈独秀先生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一篇《一九一六年》,沉痛地向青年喊道:“自居征服地位,勿自居被征服地位;……尊重个人独立自主之人格,勿为他人之附属品”,才对于三纲五常的旧说,开始炸毁。在那篇文章之后,《新青年》陆续发表了许多为女子鸣不平的呼声,也有些建设的议论。等到“五四”一起,这些理论争被青年所尝试,妇女的生活才真正改了个局面。


自从独秀先生那篇文章起,到现在整整十年了,妇女们虽然有了新生活的局面,但三千年的历史,总还常在梦中变成魔鬼去吓她,使她们常在梦中哭醒。就是白天,生活也没有正确的标准;自古道“歧路亡羊”,妇女们现在可不站在歧路上吗?若有人能把回头的路,现在的路,将来的路,系统的、深切的、明白指出,在这时候,该是如何切要的工作?


我这本书虽然不敢担当转移妇女生活的大任,但最初也有两个希望:第一个希望,希望趋向新生活的妇女,得着她的勇进方针。第二个希望,希望社会上守旧的男男女女——自信旧道德极深的人们,能明白所谓旧道德是怎样一种假面啊。现在已经写成了,自己看看,第一个希望,或者可以达到;第二个希望,要以区区这一枝秃笔去撼动顽固者的脑经,我是失败了罢?


材料的搜集,时代愈晚的愈容易,我的论断也比较可自信些;愈早的愈难,最糟的要算古代。有许多书,我们很难辨清是什么时代的产物;有许多记载,我们很难辨清是什么地方的风俗;——尤其是在《古史辨》出版以后,我们来谈古代生活,还能像从前那样信口雌黄吗?所以我下笔的时候,十分困难,经疑古玄同、单不厂(丕)、马隅卿(廉)三位先生的指正,本书的第二、三两章,已是我第三次的校正稿了。每章成后,张雪门(承哉),修古藩(垣)两位先生,先后为我校阅,并给我很多鼓励。又因为王品青先生的介绍,使我得间接从孔德图书馆借书。这几位都是这本书的好友,尤当感谢的。我动手写稿那一天,正是适之先生预备到英国去的时候,脱稿后,又来不及请他校阅,我很觉得怅惘。


因为清代的妇女生活,集前此二千多年的大成,又因为“维新”和“近代”是妇女新生活的关键,为宝贵读者的时间和兴趣起见,我有一个意见,读者看过第一章《绪论》以后,不妨先去看第八、九、十三章;然后如果有暇,再看其他各章,甚至不看也不要紧。


有限的时间内,自己底错误也看不出,如蒙读者指教,当在再版时更正。


书中所说到师友先辈之处,为遵史例之故,均径用社会上对他通用的名号,并未冠以尊称,应当在此致歉的。


又全稿将成时,才听见朋友说,两年未见的旧友罗隐柔(刚)先生,也正在编《中国妇女史》,海内做此同样工作的,也许不止罗先生一人,那么我这本书,怕爝火之光还不若哩。我祝他们伟大的工作早日成功!

赵母嫁女,临去教之曰,“慎勿为好。”女曰,“不为好将为恶耶?”母曰,“好尚不可为,其况恶乎?”


将乖此翼兮隔天端!山川悠远兮路漫漫!揽衣不寐兮食忘餐!


夫色衰而爱绝,信古今其有之;伤茕独之无恃,恨胤嗣之不滋。甘没身而同穴,终百年之常期。信无子而应出,自典礼之常度。悲《谷风》之不答,怨昔人之忽故!……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君不笃兮终始,乐枯荑兮一时;心摇荡兮变易,忘旧姻兮弃之!


悦新婚而忘妾,哀爱患之中零!……恨无愆而见西,悼君施之不忠!


古人虽弃妇,弃妇有归处;今日妾辞君,辞君欲何去?本家零落尽,痛哭来时路!忆昔来嫁君,闻君甚周旋。及与同结发,值君适幽燕。孤魂托飞鸟,两眼如流泉;流泉咽不下,万里关山道。及至见君归,君归妾已老;物情弃衰残,新宠方妍好。


灯光不到明,宠极心还变。只此双蛾眉,供得几回盼?看多自成故,未必真衰老;辟彼自开花,不若初生草。


本为簿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


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纳故时?


下坂车辚辚,畏逢乡里亲。空持床前幔,怯见家中人!


妾心藕中丝,虽断犹牵连;……一女事一夫,安可再移天!……


族婶陈氏,顷寓严州,诸子宦游未归。偶族侄大琮过严州,陈婶令代作书寄其子,因口授云:“孩儿耍劣,妳子又阋阋(音吸)霍霍地;且买一把小剪子来,要剪脚上骨;出(上声)儿肐(音胖)胝(音支)儿也;”大琮迟疑不能下笔。婶笑云:“原来这厮儿也不识字!”闻者哂之。


因说昔时京师有营妇,其夫出戍,尝以数十钱托一教学秀才写书寄其夫,云:“窟赖儿娘传语窟赖儿爷:窟赖儿自爷去后,直是忔(音忤)憎,每日恨(入声)特特地笑,勃腾腾地跳,天色汪(去声)囊不要吃,温吞(入声)蠖托底物事。”秀才沉思久之,却以钱还云,“你且别处倩人写去”。


苦相身为女,卑陋难再陈:男儿当门户,堕地自生神。雄心志四海,万里望风尘。生女无欣爱,不为家所珍,长大避深室,藏头羞见人。


垂泪适他乡,忽如雨绝云。低头和颜色,素齿结朱唇。跪拜无复数,婢妾如严宾。


情合同云汉,葵藿仰阳春。


心乖甚水火,百戾集其身。


玉颜随年变,丈夫多好新。昔为形与影,今为胡与秦;胡秦时相见,一绝踰参辰。


闺阁沈埋十数年,不能身贵不能仙。读书每羡班超志,把酒长吟太白篇。


怀壮志,欲冲天,木兰崇嘏事无缘。玉堂金马生无分,好把心情付梦诠。


不为海上骑鲸客,暂作花间化蝶人。是幻是真都是梦,三生谁证本来身!


晋升平元年(民国前一五五五年)剡县陈素,家富;娶妇十年无儿,夫欲娶妾,妇祷嗣神明,忽然有身。邻家小人妇亦同有。因货邻妇云,“我若生男,天愿也;若是女汝是男者,当交易之。”便共将许。邻人生男,此妇后三日生女,便交取之。素忻喜。养至十三,当祠祀,家有老婢素见鬼,云“见府君家先人来,至门首便住。但见一群小人来座所,食噉此祭”。父甚疑怪,便迎见鬼人,至祠时,转令看,言语皆同。素便入问妇,妇惧,且说言此事,便还男本家,唤女归。


第一章 绪论


一 男尊女卑使女子动辄得咎


“图腾”社会的中国妇女,其生活如何,非本书所欲论;本书开始,以有史时代为根据。上古时代,离蛮夷不远,故于女子,只认其为男子的奴隶。由于这种观念,造了多少哲理。天道为乾,地道为坤;乾为阳,坤为阴;阳成男,阴成女;故男性应刚,女性应柔;男子是主动的,女子是被动的。这种哲理,看来浅薄可笑,谁知他竟支配着三千年来的历史,直至今日,余威尚在,不可谓非女子的不幸。本书只是将这等不幸的史实,据实的系统的尽量写出,使从今以后中华民国妇女们的生活,知所向避罢了。


乾坤阴阳的观念,在最初时也不能那样整齐。直等男性战胜了女性,社会由男性来支配时,这等哲理,才应运而生。这种社会,即所谓宗法的社会。


宗法社会中有一最特殊而最不平等的观念,便是妇人非“子”。子是滋生长养之意,是男子的专称,是能够传宗接代的。妇人,不过伏于人罢了;夫人,不过扶人罢了;人就是第三者,是他人,所以妇人是伏于他人的;夫人是扶助他人的,自己没有独立性。虽然“女子”也称作子,但其用意已和男子之“子”不同。《大戴礼记》说:“女者,如也;子者,孳也;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长其义理者也:故谓之妇人。”由于这种观念,所以女子无人格,只能依男子而成人格,所谓“阴卑不得自专,就阳而成之”。(《白虎通·嫁娶篇》)女子一生的最高标准,便是嫁人了。故妇人无名,系男子之姓以为名;妇人无谥,因夫之爵以为谥:在社会上的地位如此。未嫁从父,既从嫁夫,夫死从子:在家庭的地位如此。欲使其就束缚、不反抗,又制成种种风俗、道德、教条、信仰以压抑之,训练之。由于这种结果,使女子能力益弱,地位益卑,于是人们更加玩视女子,虽女子自身,亦只合自轻自贱因果相循,女子遂堕入十八层地狱而不克自拔。男尊女卑的观念,遂铁桶一般的铸就了。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惟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这一段诗,班昭解曰:“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依她说来,是女子一生下地,即给她此等教训,使她将来永不致有出位之思。但在我看,这种举动,实有厌恶女子的心理。因为女子是卑贱的,既不能承宗启后,又要勤加约束,一有错误,便是祖宗父母的羞辱。谁还愿意生女呢?所以一生下来,便任她睡在地上,暂不睬她,然后还恶狠狠地对她数说道“无非无仪,惟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呀!这种数说,纯属厌恶的表情,若说有教训之意,那初生的婴儿,懂得什么教训?青徐二州读女曰娪,俞理初曰:“娪,忤也。始生时人意不喜,忤忤然也。”很与事实相近。


女子初生,既不得人欢喜,及其既长,又处处受人歧视。世间坏事,都是妇人做出的;而且妇人要做坏事,都有定数,天时谶纬,可以看得出来。《汲冢周书》中有一段话,真是妙极。他说一年之中,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应时的现象,如果这种现象不发现,妇人就要做坏事的。那几种现象呢?


一、春分之日,元鸟不至;妇人不信。


二、清明又五日,虹不见;妇人苞乱。


三、立冬又五日,雉不入大水;国多淫妇。


四、小雪之日,冬虹不藏;妇不专一。


五、大寒之日,鸡不始乳;淫妇乱男。


究竟“虹”、“雉”、“鸡”和“元鸟”与人有什么关系?妇人之贞淫信乱,妇人自己不能裁制,反为这些禽物所知吗?汉代谶纬之说极盛,乌烟瘴气,笼罩了数千年的思想。所以时至今日,人们尚因袭着许多迷信。一座桥,一个城门,一条从城内流出城外的水沟。一个水闸,一个河口,一蹲宝塔,一壁山峰,都会与一地方的风水发生关系。最可怪的,这宗风水,总是不利于妇女者多。从这些地方,格外看得出歧视女性,贱视女性的社会态度。


妇女既为人歧视,于是动辄得咎。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好,处处受贬责,应含忍举个极端的例:男子所要求于女子的,是替他生育儿子,但生子就是件罪恶,就是不洁。那么不生儿子怎样呢?不生儿子又在“七出”之列!古来裁制女子的道德,真是不通!真是不平等!


夫妇的感情,自然是愈亲密愈好合,古人偏要说“相敬如宾”。“相敬如宾”固然有时是必要的,但若一天到晚的“相敬如宾”,又怎能生亲密的情感?妇居私室,都要守相当的礼节。《韩诗外传》说孟子妻踞,孟子就要休她。《列女传》则谓孟子之妇袒在私室,孟子遂去不入。贱视女子的心理,虽自己的老婆,亦不能免。《世说新语》有一段说:


最早《淮南子》也有这样说法。没有意志,逼手逼脚,不能独立,和莫知所从的今日女性之种种弱点,岂完全是女子生来即具吗?数千年来的积习、的教训、的心理、的态度养成的啊!


二 丈夫心理与妻子心理之异样


女子既以出嫁为一生标准,既须寄其生命于男子,便须甘受许多不平等的待遇。男子可以多妻,女子却要守节。男子可以再娶,女子却不能再嫁。(宋以前尚不严格)男子可以休妻,女子却不能离夫。(汉时尚不严格)最可怪的,女子的心理,总偏重于白头偕老;男子的心理,则多是弃旧迎新。由此演出的痛苦,真正是罄笔难书了。唯一的原因,自然因为男子是宗法社会中的骄儿,是有经济权的主者,是天是神的原故。


男子之自由弃妻,不外三种原因:一、无子;二、色衰爱弛;三、男子富贵,有势者迫之再娶。女子方而所受的痛苦,或怨、或恨、或企夫之矜怜、或怅惘而无归。总都有一点不忍遽舍的表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女性底“一与之齐、终身不改”的心理。也可以看出社会虐视女性,使其一朝被弃、无所归依的苦况。随便举几个例看:


一、妇人因无子而被弃的


商陵牧子的《别鹤操》云:


据说牧子娶妻五年而无子,父兄将为之改娶,其妻闻之,中夜倚户悲啸。牧子听了,中心悲怆,援琴而作是歌。(详崔豹《古今注》)夫妇虽然好合,因为无子的原故,父兄要使之拆离,自己也无法挽救。可见宗法社会中家长权之大,和嗣胤问题之重要。


曹丕《出妇赋》有云:


这一段写女子自知无子应出,只好自悲自恨,但她心里,总是甘愿没身同穴的。夫主终不见原,也只好抱怨以去了。女子因无子被弃,真是冤枉。现在有普通医学常识的人,都晓得无子不专由于女子方面的原因。在古代也就有女子初因无子被弃,再嫁之后,转生子的。而且无子即弃,很足促成女子之失节。汉魏以前,不甚重视贞操,故多忽略此点。中古以后,人都以娶妾弥补此事,妇人因无子而被弃的,就比较的少了。


二、色衰爱弛而被弃的


《谷风》诗云:


所引两章,共十六句。首四句说丈夫不应当这样待她。次四句,说自己“及尔同死”的心愿。又四句说已经去了,丈夫随便送她一程,但她是舍不得去的。末四句说她心里以为苦的,而丈夫与其新偶却正乐哩,以下她叙述丈夫厌故喜新和以前她的辛苦殷勤及怨望之意还很多。


王粲《出妇赋》有云:


曹植《出妇赋》有云:


顾况《弃妇词》云:


上所征引,都是写“得新弃旧”的。尤以顾况这一首,写相守数年,反被遗弃,有无限的苦楚。与这相同的情形,在今日过渡时代的中国,丈夫的学识进步后,便把家里的夫人丢却,这类事实,正多着哩!


但年长色衰,是自然的现象,妇人自己,怎么能把持得住?袁宏道《妾薄命》有云:


这几句诗,表面是直陈这种自然现象,骨子里给我们明白女子因色衰而被弃的,是多么冤啊!“看多自成故”,这句话真有深味,所谓“老婆是人家的好”,就是这个原因了。白居易《妇人苦》开篇曰:“蝉鬓加意梳,蛾眉用心扫,几度晓妆成,君看不言好。妾身重同穴,君意轻偕老。”男女两性心理之不同,有如此者。妇人的苦处到了极点,妇人修斫自己以取媚男子的心理,也就到了极点了。这是妇人在男子手腕下讨生活,不得不然的现象。遗毒留存在今日的社会里,所以我们今日不容易找得出健全的女性!


三、男子富贵而再娶


这即古语所谓,“荡子成名,必弃糟糠之妇”之意。古来例子甚多。《古诗纪》有窦元一事,云:“窦元状貌绝异,天子使出其妻,妻以公主。妻悲怨,寄书及歌与元,书云:弃妻斥女,敬白窦生。卑贱鄙陋,不如贵人。妾日以远,彼日以亲。何所控诉,仰呼苍旻!悲哉窦生: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悲不可忍,怨不可去。彼独何人,而居斯处?”


《伽蓝记》有一事云:王肃,字恭懿,琅琊人也。赡学多通,才辞美茂。高祖新营洛邑,多所造制,肃博识旧事,大事裨益,高祖甚重之。肃在江南之日,聘谢氏女为妻;及至京师,复尚公主。谢遂作五言诗以赠之,其诗曰:


公主代肃答谢云:


这两首诗,都是很明白的。前一首谢氏所作说从前蚕在簿上,日日相亲,是怎样的缠绵;现在变成了丝,到机上去了,只留下从前的簿,在那儿追忆昔时亲爱了。后一首公主所作,说针孔里总要穿线的,要缝新布时候,自然要换一条新丝,还能用那旧丝吗?受了摧残的女性,不但忘却本身的伤痛和忧患,还要帮着男子摧残同类,这也是一个好例。所以王肃看了这首诗,很觉对不住谢氏哩!


从前诗人曾有主张女子不嫁读书人的。说读书人情最薄,当他苦攻时候,任你空守;一朝富贵,便将再娶。这话很与事实相近。知识阶级如此,女性命运,岂不更伤心吗?


妇人被弃之后,其伤痛是怎样?戴叔伦《去妇怨》有云:


孟郊《去妇诗》有云:


还要替丈丧死守哩。


三 女子无才与有才一样痛苦


女子生来即被歧视,既嫁之后,又有一朝被弃或失欢之惧:社会的不平,总算够了。偏偏我们还说女子天生不是好东西。什么“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孔子的话),什么“天下易私而难化者惟妇人”(吕楠《春官外署》语),都认女子有天赋的弱点。把一个人连手带脚的捆放地下,还说她不能够站起来同好人一样竞走的原故,是她天生的弱点;这是什么逻辑?这还不足,还制成种种裁制妇女,驾驭妇女的方法,如归有园《麈谈》所云:“妇人之悲,其夫益为之悲,其悲方已;妇人之怒,其夫转为之怒,其怒可平。”又云:“妇人识字多诲淫。”所以多数的妇女,是绝对不使识字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明代才见。这所谓才,并不是才智之才,不过是狭义的知书识字之谓。所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谜底,就是“妇人识字多诲淫”。事实是否如此,我们以后详说:这里只要说明,不使女子识字,不叫她有一点点知识,其思想之浅狭,生活之卑陋,该有多么可怜。《轩渠录》载一段笑话,当时说来不过是令人发噱的;现在看去,就可感想到不识字的女子之可怜了。那个笑话说:


这是个笑话,也是个故事,但今日二万万女子像这样“不识不知”的,还不知有多少哩!


女子既专以嫁夫生子为生活标准,所以不要有知识。诗书翰墨,只能作为游戏。明代以后,这种游戏,都为正人君子所不取。至于女博士、女状元、女进士种种称谓,那更是弄着玩的了。且举几个例看:


一、前蜀黄崇嘏,常作男子装,游历两川,因事下狱。献诗蜀相周庠,庠荐摄司户参军。政事明敏,庠爱其才,欲妻以女。嘏作诗见意,有曰,“幕府若容为坦腹,愿天速变作男儿。”庠见诗大惊,问之,方知为女子。人尊其才,称为女状元。


二、魏文帝甄后,九岁喜书,常用诸兄笔砚。兄曰,“汝当作女博士耶?”


三、《杂录》云,魏明帝选女子知书可信任者六人,以为女尚书。


四、北魏元仪妻胡氏拜为侍中。


五、南齐韩兰英,有文辞。宋孝武帝时献《中兴赋》,被赏入宫。入齐,武帝以为博士,教六宫书学。


六、《南楚新闻》云:“关图有妹能文。每语人曰,有一进士,所恨不栉耳。”


七、《南史》云,陈后主以宫人袁大舍等为女学士,与狎客侍宴后庭,共赋新诗,采其尤艳丽者使歌之。其曲有《玉树后庭花》,大略皆美诸妃嫔之容色。


八、宋廷芳五女,长若莘,次若昭,俱善属文,不愿适人。欲以学名世。宋仁宗尝召五人入禁中,问以经史大义,呼为女学士。后来这五位学士,俱被仁宗所恩幸。


九、宋林妙玉号为女进士。


十、齐东阳女子娄逞,变服为丈夫,能棋,解文仪,仕至扬州从事。后事发,作妇人服,叹曰,“有如此技,还作老妪!”


除上列十人外,尚有南唐元宗,处耿谦女于别院,称之曰耿先生。南汉卢琼仙称女尚书。明秦良玉为石柱司土官。女子到处受歧视。要想出人头地,只有标榜男子。谁知到头来仍然要“还作老妪”!所以生为女子便是苦命,便要受苦一生。傅元《苦相篇》于女子苦况说的最好。女子在童年时代是怎样受歧视呢?他说:


出嫁时怎样呢?他说:


能得丈夫底欢心是怎样呢?他说:


不得丈夫底欢心是怎样呢?他说:


无论能否得丈夫底欢心,年长色衰怎样呢?他说:


人事方面女子既不能脱离痛苦,只得希望来生,变作男儿,今生只好自怨自艾了。清乾隆间有位王筠女士,即常以身列巾帼为恨。做了部《繁华梦》传奇,发抒胸臆。自题《鹧鸪天》词一首为序,云:


毕秋帆之太夫人为之题词两首,有一首很有安慰她的意思,那诗道:


“是幻是真都是梦”,这七个字,就是从前一切女子人生的自慰金箴!


四 这一部历史的背景


使女子无职业、无知识、无意志、无人格。作男子的奴隶、作一人专有的玩物,摧残自己以悦媚男子的,原来是男尊女卑的结果;习之既久,认为固然,又变成为一切行动的原因。乃说女子的人生标准,只是柔顺贞静,无非无仪。犯了这种原则的,便是泼辣淫荡。所以我们有史以来的女性,只是被摧残的女性;我们妇女生活的历史,只是一部被摧残的女性底历史!我这本书不是要称诵什么圣母贤母,也不想推尊什么女皇帝女豪杰给女性出气,因为这一班人与大多数的妇女生活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想指示出来男尊女卑的观念是怎样的施演,女性之摧残是怎样的增甚,还压在现在女性之脊背上的是怎样的历史遗蜕!


男尊女卑这观念,开篇已然说过,是宗法社会的产物。宗法社会的组织是男系氏族制的组织,所以才铸成这种观念;今为更易明了起见,且举一个故事做具体的例子。刘义庆的《幽明录》曾有一个故事说:


在这故事中,一个重要的表示,就是说若不生男,便使父祖不得血食,又明显,又逼真,我们不知道一千五百多年来,他会有几多影响!孟子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故事可为之解释尽至了。我们这一部《中国妇女生活史》,上起古代,下迄民国,不到三千一百年,这个故事发生在民国一千五百多年前,恰恰是我们这部历史的中间时代。就说他的精神弥漫了全部的历史,可以的,就说他是全部历史的背景,亦无不可。


近十年来,社会状况改变了,宗法组织打破了,妇女已有新生活的可能,但是为三千年历史所压迫,一下还翻不过身来。我现在燃着明犀,照在这一块大压石上,请大家看明白这三千年的历史,究竟是怎样一个妖魔古怪,然后便知道新生活的趋向了!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二南》)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邶风》)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鄘风》)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手兮。(《郑风》)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郑风》)


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陈风》)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卫宣烝其庶母夷姜(桓十六年)


卫宣为其子伋娶于齐而自取之。(桓十六年)


桓公送夫人文姜与齐襄。(桓十八年)


晋献烝其庶母齐姜。(桓二十八年)


楚文灭息取息妫,后为楚文生二子。(庄十四年)


鲁庄公从孟任私奔。(庄三十二年)


鲁哀姜与夫弟庆父通。(闵二年)


齐人强招伯,烝于宣姜。(闵二年)


晋惠公烝其庶母贾君。(僖十五年)


周狄后与夫弟叔带通。(僖二十四年)


宋人奉公子鲍以,因其祖母襄夫人。(文十六年)


鲁穆伯为襄仲聘己氏而自取之。(文十七年)


郑文公报其叔母陈妫。(宣三年)


楚襄之子黑要,烝其母夏姬。(成七年)


声伯之母不聘,无媒。(成十一年)


声伯夺施氏妇以与却犨。(成十一年)


鲁穆姜与大夫叔孙侨如通。(成十六年)


齐声孟子与大夫庆克通。(成十七年)


郑游皈将如晋而以夺妻儿杀。(襄二十二年)


鲁泉邱人女奔孟僖子。(昭十一年)


陨阳封人女奔楚平王。(昭十九年)


鲁季公鸟之妻与饔人通。(昭二十五年)


楚平王为其子娶于齐而自取之。(昭二十八年)


晋祁胜与邬城彼此通室。(昭二十八年)


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定十四年)


卫大叔出奔,卫人立其弟遗,使室其妻孔姞。(哀十一年)


孔文子使卫大叔疾出其妻而妻之。(哀十一年)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充,太充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强,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上古天真论篇》。按《汉书·艺文志》载《黄帝内经》十八篇,无《素问》之名。后汉张机《伤寒论》引之,始称《素问》。晋皇甫《甲乙经》序称《针经》九卷,《素问》九卷,皆为《内经》,与《汉志》相符,故《隋志》始著此书。可说是汉魏间的书籍,然其论说,渊源甚早。)


子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栉纵,总角,衣绅,皆佩容臭,昧爽而朝。问何食饮矣,若已食则退,未食则佐长者视具。


听于无声;视于无形;不登高,不临深,不苟訾,不苟笑;立必正方,不倾听,毋噭应,毋淫视,毋怠荒。


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纵,笄总,衣绅。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袠、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