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进口原版 > 医学 > 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叶心清,沈绍功

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7-01

书籍编号:30378793

ISBN:978751321474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9822

版次:2

所属分类:科学新知-医学

全书内容:







一、孝敬祖母,步入杏林


先师叶心清,字枝富,1908年元月16日出生在川蜀宝地大邑韩县镇乡的清秀农舍,自幼熏陶蜀中文化。13岁时随祖母移居武汉。时值祖母重病卧床,遂请汉口名医魏庭南诊治,魏老针药并施,先师随侍照料,不久祖母病愈。先师也对中医产生浓厚兴趣,决心拜魏老为师,钻研医道。惜乎魏老先前的几个徒弟均因怕苦思迁,未能坚持,半途而废,故婉言谢绝之,先师决心已定,反复央人向魏老求情,魏老感其诚,动其情,方应允。初入杏林,先师年少气盛,魏老赞赏其“头悬梁,锥刺股”的苦钻精神,于是口传心授,耳提面命,精心栽培。白日随师临诊实践,夜晚攻读医典,特别研习针灸经络理论。


金针度人疗疾系清代泰山僧人园觉所创。当时泰山县官因秉公处理园觉僧人与当地恶棍的强占庙宇之争,园觉僧人深谢其德,遂将武功及金针术传于泰山县官之子黄石屏。黄师术成,悬壶于上海,以气功和金针闻名于海内外。嗣后又传术于湘人魏庭南。魏师以高尚之德、精湛之术于民国初年悬壶于武汉并收弟子三人。大弟子治愈北洋军某要人的中风之疾,被授淮海盐运使显官而中断医术。二弟子在长沙大火中失踪,独存三弟子川人叶心清。


叶师自幼好学,寡言苦钻,待师尊如父辈,视患者似亲人,深得魏老器重。于是倾心传授,既教其医术,又诲其医德,成为唯一的德意门生。叶师在魏老的调教下,深得金针度人的精髓,在嗣后的行医生涯里又有颇多的发挥和创新,成为杏林中独树一帜的金针高手。

二、立志中医,名震蜀中


先师在汉口随魏老临诊达12年之久,1933年学成返回重庆,遂与唐阳春、张乐天、龚志贤诸同仁开设“国粹医馆”,集中医内、妇、针灸、骨科之长,普济众生,除门诊治疗外,还开设少量病床,收治住院患者并招收学员。当时在四川中医界颇具影响。1936年先师移居成都,在包家巷开设诊所。


届时先师年仅30余岁,重医术更重医德,十分关心体贴生活贫困的民众,对他们不仅免费诊治,还同小南街的“光华堂”药店商定,凡贫困患者凭其处方免费抓药,药费定期由先师结算。记得当时有位汪姓老太,靠儿子拉人力车为生,生活十分困难,因患重病无钱医治,求助于先师,先师自始至终给予免费诊治,免费抓药,汪老太没花一分钱而大病痊愈,为此感动得痛哭流涕,逢人称道先师的再生之恩。


由于先师德高术精,名震蜀中,当时国民党的要员,如于右任、胡宗南、刘文辉、蒋鼎文、宋希濂、宋哲元、吴允周等都邀先师诊治,而且疗效卓著。先师口碑盛学,成为蜀中年轻有为的名医。


1949年底成都解放,先师目睹国家日新月异的变化,由衷拥护与热爱中国共产党,决心凭借自己的医术兢兢业业地为人民、为国家工作。他摒弃门户之见,主张一切从患者出发,中西医相互取长补短,发挥各自的优势。因其疗效独特,思想进步,1954年当选为重庆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荣任重庆市中医学会委员、中西医学术交流委员会委员。

三、应召进京,德术皆碑


1955年12月,为了贯彻党的中医政策,经毛主席批示,中国中医研究院在北京成立,在筹建过程中,中央卫生部聘请近30名全国著名老中医来院任职。年仅47岁的先师应召晋京。当时他在重庆每日门诊近百人次,每月收入逾千余元,生活十分优裕,但为了振兴中医事业,他不顾每月工资仅原收入的不足三分之一,毅然携家北上。


先师进京后,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高干外宾治疗室任职。每周一、三、五为高干外宾治疗,二、四、六到普通门诊为群众服务。他对待患者一视同仁,决无高低贵贱之分。对待患者认真负责,一丝不苟,遇到疑难病症,更是反复推敲,悉心治疗。1959年青岛铁路局总工程师牛某患粒细胞性白血病,高热不退,病苦不堪。其家属慕名来京,口述病情,先师巧组滋阴清热药方,药到病除,高热立退。牛某深信先师医术之精,遂专程来京住入铁路总医院,请其定期会诊,致使病情完全缓解。其时许多大医院经常请他会诊,对待危重患者,他每日亲临观察,积极参加抢救,经常用电话询问病情,及时调整处方,使许多危重患者转危为安。由于工作勤奋,成绩突出,1960年被评为中央卫生部先进工作者,并当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62年7月间先师长子成亮筹备婚事,完婚在即,邓子恢副总理在武汉患病,请先师前往诊治,他毫不犹豫地赶赴。这种认真负责、全心全意的服务精神深得中央首长的称道和信赖。先师曾为刘少奇、朱德、宋庆龄、董必武、邓小平、陈毅、贺龙、罗荣桓、叶剑英、李富春、蔡畅、聂荣臻、谭震林、邓子恢、何香凝、沈钧儒、罗瑞卿、吴玉章、陈赓、谷牧、姬鹏飞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做过保健工作。何香凝曾为先师亲笔绘画梅花。沈钧儒亲书条幅录毛主席长征诗相赠,吴玉章也题诗赞誉先师“今日华佗又复生”。先师曾给江青诊治严重神经官能症,疗效显著,毛主席曾亲笔手书《忆秦娥·娄山关》词一首相赠,可惜失落于十年浩劫之中。


先师为人忠厚正直。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闲居京郊挂甲屯,先师不顾好心人的劝阻,仍一如既往为彭老总治疗,并常到他家做客。他对彭老总耿直的品德、简朴的生活十分推崇,相处得非常融洽。


1965年初,他已年逾57岁,是第一批响应党的号召,参加农村巡回医疗的全国著名医学家之一,担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农村医疗队队长,深入到京郊顺义县南法信公社。他严于律己,以身作则,坚持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热情为农民兄弟服务,送医送药上门,医治了许多的疑难病症。他态度和蔼,细心诊治,艰苦朴素,没有架子,深得农民的敬重和交口称颂,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直至十年浩劫前,不少农民进城时还常到先师家作客。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他工作、生活了将近一年,思想境界产生了飞跃,他说:“农民那种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千方百计为国家多打粮食的精神,鞭策我们更好地为他们服务,更多地向他们学习。”也就在这一年,他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这次巡回医疗影响巨大,中央电视台对他进行了专访,并向全国播映。他还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题为“为贫下中农服务,更好地改造自己”的文章,畅谈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体会。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先师对首长、对群众、对农民都能一视同仁,深怀情意,实在难能可贵。


先师十分关注中医事业,积极培养后继人才,先后收授学生7人。他倾注心血,严格训导,诲人不倦,言传身教,使学生们学有所成。如陈绍武教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院长兼北京针灸骨伤学院院长、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院长、国际针联主席、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1999年4月因心肌梗死病逝。陈克彦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针法灸法研究室主任,1986年5月因患癌症病逝。徐承秋研究员,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内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冠心病急症协作组顾问、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病委员会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张大荣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党委副书记、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叶成亮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针灸科主任、中国针灸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针灸》编委、中国中医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美国纽约国际针灸学院教授。叶成鹄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主任、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市针灸学会理事兼刺灸委员会主任委员、澳大利亚布里斯本针灸学院理事兼针灸系主任、美国纽约国际针灸学院教授。沈绍功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所副所长、胸痹急症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研究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冠心病急症协作组组长、中国中医药学会急诊医学会副会长、心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四、扬名海外,为国争光


1958年,北京友谊医院收住一位蒙古女宾,患有严重的神经性呕吐。曾在莫斯科治疗,到黑海疗养,结果病情反而加重。住进友谊医院时,骨瘦如柴,情绪激动,时哭时笑,大便秘结,食后半小时即吐,每日呕吐量达600ml,以致因畏惧呕吐而不敢进食,痛苦不堪。西医治疗乏效,约请先师会诊。先师辨证为脾胃不和,气郁化火,用泄肝和胃、降逆止呕之剂,针药并施。仅仅8天呕吐停止,患者心情愉快,饮食渐增,痊愈回国前,患者亲属及蒙古大使馆官员特向先师隆重致谢。


1960年,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收治一位捷克男宾,20多岁时因工作过度紧张而患失眠达40年之久,每夜只能睡二三小时,并常伴左面部发作性电灼样剧痛,持续半小时左右。面红目赤,全身燥热。长期服用大量镇静安眠药,曾于捷克、法国、前苏联数国治疗,均无疗效。此次特来中国求治于中医。先师诊其脉象沉弦数,苔淡黄,辨证为肝肾阴虚,虚火上炎,治以滋补肝肾,养血安神,取双侧三阴交、太溪、蠡沟(补法)、期门(右侧泻法)、平补平泻中脘、神门(双侧),每日金针1次,连针10次,心烦消失,每夜能睡八九小时,有时整夜不醒。神奇之效,令捷克医生惊叹不已。


兄弟邻邦越南抗击美国侵略期间,我国人民节衣缩食,从道义、人力、物力诸多方面给予无私援助。先师受党和国家的指派参与了这一崇高的国际主义援助行动。当时越南总理范文同、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都患有多种疾病,曾几度来我国治疗,在桂林、昆明、广州等地都由先师负责他们的诊治康复计划。1961~1966年六年间,曾四五次冒险到战火纷飞的越南为他们继续治疗,同时还给胡志明主席、黄文欢、黎笋、黎德寿等领导人治病保健。为此,1962年10月1日国庆之际,胡志明主席赠给先师一张亲笔签名的彩色照片。1964年,越南政府为表彰他的功绩,由范文同总理亲自授予他金质“友谊勋章”一枚,并举行了隆重的授勋仪式。


地处阿拉伯半岛西南端、总扼红海出口的也门王国,地处要冲。1958年,时年66岁的艾哈迈德国王身患严重的风湿病,虽经意大利、美国、苏联等国医生的治疗,未见效果。其王太子以副首相兼外交大臣身份访华时,向周恩来总理提出了请中国医生为其父王治病的要求,周总理当即应允,并指派先师及西医专家邝安堃、陶寿琪组成医疗小组前往也门。


中国医疗小组来到也门首都萨那时,美国政府正派遣一代表团在此活动,谋求与也门建交,同时亦派一个医疗组为国王治病,政治形势十分微妙。直到第三天上午医疗组才得以进入王宫与国王见面。此时被侍者扶起来的艾哈迈德国王老态龙钟,骨瘦如柴,五心烦热。经过医疗组的详细诊断,国王患的是严重的风湿病。国王的意大利御医介绍,美国医疗组治疗无效,苏联的两位教授仅写了一份病历就知难而退。当时西医的最好设备和治疗手段都已用过,御医正束手无策。医疗组面对重重压力,不计个人得失,以高度的政治觉悟,团结协作,确立以针灸开路、中医为主、西医护航的治疗方针。于是医疗组里唯一的一位中医——先师责无旁贷地挑起了这份重担。


第一次给国王治疗,他只用按摩的手法,不用药,不扎针,国王容易接受,如此一天3次的手法穴位按摩。经历一周的治疗,国王自觉轻松,略微见效,于是对中国医生的态度由满脸阴沉而稍见笑容,按摩时也顺从配合,这无疑增加了医疗组的信心。从第二周起,先师提出加大治疗力度,除按摩外加以针灸,运用叶氏独特的金针术。这一天替国王按摩结束,通过翻译接着要作金针术,国王听毕点点头,中国医生不禁暗自高兴,因为艾哈迈德国王几度出生入死,对人疑虑重重,即使是服侍他多年的意大利御医,检查用药都不能随心所欲,何况是陌生的中国医生呢?当先师拿出三寸金针时,国王脸色铁青,两目怒突,表情恐惧,翻译急忙说道:“国王不同意用针,说这会要了他的性命。”先师沉着地走上前去,微笑而镇静地来到国王身边,两手捏着金针,一边比划地解释,一边用针在自己身上示范,他讲得那样诚恳,那么耐心细致,终于感动了国王,他慢慢伸出已经变形的手。先师兴奋地托着国王的手,仔细找准穴位,但见他两手配合,熟练而快捷地在合谷穴上为国王扎入了第一针,国王望着插在虎口上的金针咧嘴笑了起来。原来叶氏金针术在不知不觉中刺入穴道,毫无痛感。王宫里的人们都为先师的成功而高兴,气氛顿时变得平和温馨,松弛多了。可是先师仍是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他深知一针的千斤之力马虎不得,在一小时的针灸过程中,国王由恐惧到放松,最后竟酣然入睡了。先师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经过近1周的按摩、针灸,国王蜷曲的手竟神奇般地可以伸展开来,治疗初见疗效。国王开始充满信心,积极配合。医疗组又制定出新的治疗方案,开始加服中药。经过3个多月的精心治疗,艾哈迈德国王的全身风湿症霍然解除,他兴奋得举起盛满黑稠中药汤的瓷杯,一饮而尽,对着王宫内的满堂宾客,称赞先师为“东方神医”。当地报刊以此为题作了专门报导。一时间先师神奇的医术名扬海外,后宫的妃嫔50余众,点名请先师治病保健,王公大臣及各界名流亦纷纷慕名登门求治,中国医生的美誉深入阿拉伯民族的心底。


三个多月的签约期即将临近,中国医疗组圆满完成医疗任务即将起程回国,艾哈迈德国王单独召见先师,用重金请他留下来当御医。但是,人世间的东西不是都能用金钱买到的。一个中国医生的爱国激情国王应当理解,面对先师的婉言谢辞,国王只能长叹认同。临别前他在瑞士订造了特制纯金表一只,表面上印有国王头像和也门地图,亲手赠送给先师留念。它将作为中医传情、先师为人的历史见证,永存人间!

五、十年浩劫,冤逝狱中


先师挚友、著名中医学家任应秋称他“讷于言而敏于行”,这是对他性格的真实写照。为人耿直,坚持真理,决不迎奉上司;善于诲人,谆谆诱导,以理服人,决不以势压人;每遇事端,直陈己见,决不包庇纵容,姑息私情。他每日起居有常,饮食有节,懂得怡神保养,晨起练功,然后步行约一公里到医院上班,生活很有规律,故虽年已花甲,每年体检从无病变,大家都说叶老一定能够高寿。


“文革”开始,他从未参加任何反党活动,仅仅在“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感召下,改变了以往的习惯,在不同场合,对当时的一些事件表示了一些看法。想不到在1967年9月的一个傍晚,有人以请他出诊为名将他逮捕了,接着就是无数次的抄家,而且传闻蜂起,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国际间谍、“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等。先师锒铛入狱,而且株连全家,长子成亮、次子成鹄也几经隔离审查,劳动改造,受尽磨难。先师入狱二年,1969年9月初突然有人通知家属前去探视。两年不见,先师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奄奄一息,其境惨不忍睹。这是最后的诀别,已经无言相对,只是眼含冤泪而已。1969年9月12日一代名医因患癌症,在狱中含冤逝世。


历史是公正的,它绝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12年后的1981年11月,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隆重召开追悼大会,中医界领导、前辈同仁和后学共四百余众到场,沉痛悼念先师叶心清。这位为中医事业振兴,给患者造福保健,不惜献身的中医名家,中医临床学家,终得平反昭雪,骨灰被存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含冤九泉的叶老,您看到此景此情,一定会瞑目欣慰吧!


支气管炎


支气管炎属于中医的“咳嗽”、“喘证”、“痰饮”范畴,以“咳”、“痰”、“喘”、“炎”为主要症状,根据起病的缓急和病程的长短,临床分为急性和慢性两大类。


金元张从正、刘完素明确地把咳嗽与六气相联系,提出“寒暑燥湿风火六气,皆令人咳嗽”。明代张介宾更把咳嗽分为外感、内伤两大类,所谓“咳嗽之要,止唯二证,何为二证?一曰外感,一曰内伤而尽之矣”。其临床证候分类不外乎风寒束肺,风热袭肺,燥热伤肺,内饮外寒,痰热壅肺和肺肾两虚诸端。先师善治燥咳,只要抓住“外感燥咳,清肺为治;内伤燥咳,养阴为先”之两纲,则屡治屡效。


1.外感燥咳,清肺润燥为治


陈童,8岁,病历号:60490。


咳嗽20余天,于1963年8月26日来院诊治。


患儿阵阵干咳已二十余天,初时白天干咳频作,服西药后,虽然白天干咳见轻,但晨起及夜间醒后频咳依然难止,体温不高,食欲减退,口不干,二便自调。


检查:扁桃体肿大,两肺基底部闻及粗湿啰音,舌苔中心淡黄,边薄白,脉细数。


诊断:急性支气管炎。


辨证:外感燥邪咳嗽。


治法:清肺润燥。


处方:沙参9g,知母6g,浙贝母6g,白芍9g,杏仁泥4.5g,化橘红4.5g,旋覆花6g(包),南苏子4.5g,紫菀4.5g,生姜1.5g,甘草2.4g。


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4日后干咳大减,左侧肺部粗湿啰音消失。原方再进4剂,干咳全平,肺部粗湿啰音完全消失。


【按】病起夏末秋初,燥金当令之时,不慎感之必频频干咳,绵延日久。苔淡黄、脉细数均为外感燥邪之表现无误。先师以清肺润燥立法,投沙参润燥,知母清肺为君,佐白芍养阴,相得益彰,巧配杏仁、橘红止咳,旋覆花、苏子降气,生姜、甘草和中,共收清润之效。燥邪清,肺气降,干咳自宁。共进8剂而疗缠绵二旬的干咳顽症。其中独到之处是应用浙贝、紫菀的药对,浙贝之清,紫菀之润,临床对燥咳特别有效。


2.内伤燥咳,养阴清热为先


万某,25岁,巴西女宾,病历号:2309。


咳嗽2年余,近3个月来加重,于1963年4月13日来院诊治。


患者近2年来经常干咳无痰,3个月前来华工作,干咳较前加剧,晨起尤甚,时有鼻衄,伴气短乏力,口干欲饮,手足心热,午后头痛,夜间盗汗。


检查:胸透肺纹理较粗,验血白细胞10500/mm3,淋巴细胞30%,分叶细胞64%,杆状细胞1%,单核细胞5%。红细胞457万/mm3,血沉37mm/h。苔黄燥,脉弦细数。


诊断:慢性支气管炎。


辨证:阴虚咳嗽。


治法:养阴清热,润肺止咳。


处方:生地18g,麦冬9g,天冬9g,沙参9g,知母6g,银柴胡4.5g,地骨皮6g,青蒿6g,浙贝母12g,紫菀6g,杏仁泥6g,百部6g,桑叶6g,青皮4.5g,炒麦芽6g,炙甘草2.4g。


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7剂后干咳、盗汗及手足心热大减,但仍有午后头痛。原方去知母、青蒿、地骨皮,加菊花9g,百合15g续进7剂。干咳停止,精神好转,头痛疲乏均见减轻,原方再进,减量为隔日1剂,共7剂。14天后诸症均除,唯下午偶感轻微头痛,改服杞菊地黄丸,每次6g,每日2次,1个月后头痛解除。追踪观察1年,情况良好,未再复发。


【按】咳嗽为肺系主症,其因多样,外感燥邪固能干咳,内伤阴亏也能致咳,不可不辨。手足心热,夜间盗汗,口干欲饮乃肺阴亏损;时有鼻衄,午后头痛系虚火上炎;苔黄燥,脉细数更属内伤燥咳无疑。先师认为肺肾同源,内伤燥咳,养阴为先,应当肺肾同滋,投生地、二冬为君。阴虚必有内热,故佐银柴胡、地骨皮、青蒿降其虚火。沙参之润燥,知母之清肺,以及药对紫菀、浙贝既利养阴又增滋降,实属妙配。杏仁、百部止咳润肺,桑叶、青皮清肃降肺,可增止咳之力。养阴之品有滋腻之虑,酌加麦芽和胃,甘草和中,乃滋而不腻之意。


养阴清热7剂,肺阴得复,虚火得降,遂减清降之品,加百合增润肺止咳之力,兼清心宁神,加菊花滋阴清肝而止头痛。续进7剂症除,减量隔日服,再以丸剂巩固,这是先师治疗慢性病防复之法。

支气管哮喘——养阴清肺治其本,化痰平喘治其标


支气管哮喘是常见的变态反应性疾病,发作时气管平滑肌痉挛,黏膜肿胀,分泌增加,导致支气管腔狭窄而呼吸困难,属“哮证”范围。明李中梓《医宗必读》首先提出“哮证”病名。内因积寒之气,外有非时之感,膈有胶固之痰,三者相合,痰随气升,气因痰阻,相互搏结,闭塞气道,肺失肃降而发病。正如《景岳全书·喘促》篇所云:“喘有宿根,遇寒即发,或遇劳累即发者,亦名哮喘。”


哮喘之治,大多医家均遵景岳之旨:“未发之时,扶正为主;既发之时,攻邪为主。扶正气者,须辨阴阳,阳虚者补其阳,阴虚者补其阴;攻邪气者,须分微甚,或散风寒,或温其寒,或清其痰。”


先师治哮,独具特色,主张以养阴清肺治其本,化痰平喘治其标。


郝某,女性,26岁,病历号:41551。


发作性呼吸困难2年,于1962年4月28日来院诊治。


患者2年前在上海突然出现发作性呼吸困难,发病时不能平卧,呼吸有响声,伴有咳痰,每次发作需持续两周左右,夜间较甚,时发时止,间隔不定,逐渐加重。近半年来经常处于发作状态,午后及夜间自觉身热,但测体温不高,手足心热,夜间盗汗,烦躁口干,但喜热饮,疲乏无力,食欲不振。去年底曾在上海某医院住院,治疗月余,中西药兼施,哮喘虽稍缓解,但始终未能平息。3个月前由上海返京,曾经针灸及中药治疗,疗效均不明显,西药氨茶碱及可的松也只能暂时缓解,已有半年不能上班工作。


自幼有过敏性鼻炎及关节炎病史,1958年曾患肺炎。家族中无类似疾病史。


检查:体型瘦长,营养尚可,呼吸较急促,颜面及眼睑轻度浮肿,胸廓正常,心音较钝,两肺闻及散在哮鸣音,腹平软,肝脾未触及。血、尿常规化验正常,胸透有肺气肿征象,苔薄黄,脉弦细数。


诊断:支气管哮喘。


辨证:阴虚肺热,清肃失司。


治法:养阴清肺,兼以化痰平喘。


处方:生地18g,沙参12g,天门冬12g,银柴胡3g,青蒿6g,白薇3g,地骨皮6g,知母3g,杏仁泥6g,款冬花6g,紫菀4.5g,青皮3g,炒麦芽6g,旋覆花6g(包)。


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服7剂后哮喘停止。潮热盗汗、手足心热、阴虚内热症均有减轻,食欲增加,但见肠鸣辘辘,大便溏泄。原方去知母,续服,仍为每日1剂,但经期停服。以后病情逐渐好转,哮喘一直未复发,仅有时夜间偶感气短。潮热盗汗、手足心热消失,食纳转佳,共服药126剂,后改用丸药巩固疗效。服香砂六君子丸,每日上午3g,六味地黄丸,每日下午3g,保和丸,每日中晚饭后各服3g,维持1个月,追踪观察1年余,哮喘未再发作。


【按】本例潮热、盗汗、手足心热、烦躁口干,苔薄黄,脉弦细数,一派阴虚内热之象,故属阴虚肺热,肺失清肃之哮证,不可采用常规的温肾纳气、降肺平喘之治。先师以养阴清热立法,重用生地、沙参,佐以地骨皮、天冬、知母降火滋阴,白薇、青蒿清虚热,银柴胡退虚热而不苦泄,理阴分而不升腾。再配旋覆花、款冬花、紫菀、杏仁化痰平喘,麦芽、青皮和胃消食,标本兼治,既扶正又祛邪,使阴液得复,虚热得清,不专治喘而喘自平。7剂后喘虽止,便自溏,系方中知母滑肠,故而祛之。


常言道“内不治喘”,说明哮喘病难治,反复性较大,尤其是阴液耗损之喘,更难短期内恢复,故守方半年,服药126剂,方奏全效。


先师对疾病的善后十分重视,主张从脾、胃、肾三者着手,改用丸药缓图方能巩固疗效。治脾用香砂六君,治肾用六味地黄,而和胃者则投保和丸,午、晚餐后即服3g,此乃先师疗慢性病巩固疗效之特色所在。

肺结核——养肺阴,清虚热,滋清结合


肺结核系结核杆菌引起的肺部传染病,属于中医的“肺痨”范畴。常规治疗不外乎养阴固金,用百合固金汤,或者培土生金,用四君子类。但先师认为肺痨之证大多肺阴亏损,虚热内盛,单纯养阴、补脾,力量单薄,宜养肺阴兼清虚热,滋清结合,方能奏效。


崔某,男性,37岁,病历号28740。


胸痛、气短、盗汗2年,于1959年8月19日来院诊治。


患者自1949年起发现有浸润性肺结核,虽经中西医治疗,均未见好转。自觉症状并不明显,尚能坚持上班工作。近2年来渐有胸痛、气短、盗汗,神疲乏力,食欲不振,夜眠不实,晨晚咳痰,黄黏腥臭,口干喜热饮,溲黄便调,日见消瘦。多年来一直注射链霉素,服雷米封、PAS等。


检查:右上肺闻及湿啰音,呼吸音较粗。X胸片右上肺浸润性结核灶。痰培养有结核杆菌生长。苔薄黄,舌质红,脉沉细数。


诊断:开放性肺结核。


辨证:肺阴亏损,虚火内盛。


治法:养肺阴,清虚热,滋清结合。


处方:生地黄24g,玄参15g,知母9g,地骨皮9g,青蒿9g,鳖甲18g,白及9g,浙贝母12g,茯苓15g,桔梗3g,青皮6g,浮小麦15g,夜交藤30g,甘草3g。


结果:上方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共进10剂,盗汗已止,但仍咳嗽、胸痛,疲劳乏力。乃宗前法,原方加减,膏剂缓图。


生地黄240g,知母9g,浙贝母120g,茯苓150g,白及120g,白薇90g,杏仁泥60g,牡蛎180g,旋覆花60g,酸枣仁90g,青皮60g,蒲公英180g,炒麦芽120g。


上药浓煎,以白蜜250g收膏,每日服2次,每次1茶匙。


此膏剂共配2料,连服3个月,咳嗽盗汗已止,胸痛减轻,精神好转,痰培养多次均为阴性。此3个月间已逐渐停服西医抗结核药物。


继续服此膏剂1年,胸痛止,疲劳感消失,仅感睡眠稍差,痰培养一直阴性,复查胸片,原病灶已钙化。


【按】本例开放性肺结核已迁延达10年之久,曾经中西医常规治疗均无效。先师抓住盗汗、口干、胸痛、苔薄黄、舌质红、脉细数等肺阴亏损、虚火内盛之证,从养阴清热另辟治疗途径。养肺阴重用生地、玄参,清虚热投以地骨皮、青蒿、知母,特别用鳖甲,一则滋阴潜阳,二则软坚化痰,配青蒿更是疗骨蒸盗汗之要药,近人以鳖甲愈合结核性溃疡效果理想。方中白及性苦涩微寒、入肺经,收敛止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