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进口原版 > 医学 >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赵进喜,贾海忠等编

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1-01

书籍编号:30449319

ISBN:978751325147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9377

版次:1

所属分类:科学新知-医学

全书内容: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一辑)


编委会


主 编 赵进喜 贾海忠


副主编 肖永华 朱 立 孙惠怡 刘 宁


编 委 (以姓氏笔画为序)


王 昀 王若溪 尹笑玉 申子龙 朱 立


刘 宁 刘轶凡 刘鑫源 关秋红 许继宗


孙瑞茜 孙慧怡 肖 遥 肖永华 吴 双


汪伯川 张耀夫 岳 虹 赵翘楚 姜 苗


贺忠宁 袁慧婵 贾 冕 倪博然 黄 锦


黄为钧 黄晓强 傅 强 储真真

前言


中医生生不息几千年,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仍能傲然医林,而且还在发扬光大,日益为全世界人民所喜爱,最关键的原因是其确切的疗效。如何提高中医临床疗效?优秀的临床人才培养是基础。而中医如何成才?熟读经典勤临床,多拜名师悟性强,可以说是必由之路。但具体如何读经典?如何做临床?如何拜名师?如何提高悟性?如何适应现代社会发展与疾病谱改变,以更好地服务现代临床?许多问题,在中医界实际还存在很多争议。


面对社会经济发展与疾病谱的改变,几千年前的中医经典理法,对临床是否还有实际指导价值?中医临床思维与西医学临床思维有什么不同?中医重视辨证论治,是不是不辨病?如何处理好辨病与辨证的关系?师承学习,要求跟师像师,是不是只应该拜一个老师?大学教育水平综合评价,唯SCI对中医高等教育是否合适?中医临床家是否应该搞科研?中医科研过程中如何发挥中医药特色?中医四诊有什么特色?如何看待所谓“仅凭脉诊,病家不必开口,便处汤药”?中医如何辨体质?中医辨体质与辨病、辨证是什么关系?中医方剂学成就突出,古方治今病,是不是还能取得良好疗效?如何在临床上更好地利用古今中医成方?中药肝肾毒性受到关注,临床上如何保证用药安全,尤其是如何对待所谓“毒性中药”?中医特色疗法包括针灸、推拿以及中药外治法等,丰富多彩,临床上如何发挥中医药多种疗法相结合综合治疗的优势?学好中医,悟性很重要,悟性是天生的吗?如何提高自己的悟性?如何博览群书,尤其是如何通过多读书,包括多读哲学书以及文史书,以提高自己文化修养与科学素质?


所有这些问题,都直接影响着我们对中医临床医学体系的理解与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的成长。非常值得深入思考。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科是教育部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是国家级精品课程,中医内科教研室是国家与北京市精品课程教学团队,秦伯未、董建华、胡希恕、宋孝志、廖家桢、印会河、焦树德、王永炎、吕仁和、田德禄等名师云集,具有深厚的学术积淀。秦伯未重视《内经》,倡导脏腑气血辨证;董建华融合伤寒与温病之学,倡导脾胃病“通降论”;胡希恕擅用经方,重视辨方证;宋孝志学遵汉唐,擅长治疗杂病;廖家桢治疗心脏病,倡导益气活血;印会河提倡中西医结合,主张抓主症选方;焦树德强调合理选方用药,提出尪痹温肾通督治法;王永炎提出“毒损脑络”学说,倡导中风病化痰通腑思路;吕仁和治疗糖尿病与肾病主张分期辨证,提出糖尿病肾病“微型癥瘕”与散结消聚治法;田德禄治疗脾胃病,重视脏腑辨证与气机升降。各具特色,丰富多彩。作为唯一进入“211”建设的高等中医药院校的第一附属医院,最早的博士、硕士学科点与博士后流动站,医院不断实践中医高等教育与师承相结合的教育理念,在中医临床人才培养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针对如何提高中医临床疗效这个中心议题,组织长期在临床一线工作的学有所长的专家,对中医药临床与临床人才培养的经验,进行充分讨论,系统总结,以集思广益,取得共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基于此,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中医内科教研室,经贾海忠教授提议,积极组织专家,筹办“铿锵中医行”专家论坛,并于2014年10月24日召开第一期学术活动。“铿锵中医行”得到《环球中医药》杂志李宏亮社长与张磊主任支持,开设专栏以充分展示京畿中医名家风采。栏目受到中医界与前辈专家高度评价。姜良铎、毛嘉陵、陈明、王暴魁、肖相如、樊永平、黄金昶、冯学功、李海松、杨桢、马淑然、肖延龄、王玉光、田元祥、马同长、王世东、张洪钧、刘宝利、姜苗、杨承芝、张惠敏、牟新、刘宁、庞博等先后应邀参加讨论,无私分享临床经验,并提出了许多先进理念,可启发中医临床思维,并对中医优秀临床人才培养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在此需要说明的是,为了尊重专家本人学术主张,提倡学术百家争鸣,本书如实记录了参与讨论专家的学术观点,只是对个别口语化语言进行语句疏通和加工。学术观点仅代表专家本人,供大家参考。


而今又蒙中国中医药出版社领导支持,在王利广主任的多次督促之下结集出版,我们深感荣幸。在此,谨对所有对本书出版付出心血的朋友,包括参加整理的诸位年轻研究生同学,一并致以衷心的感谢!


赵进喜


2018年5月1日 于北京尊仁居

“铿锵中医行”论坛专家简介


赵进喜: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医大师吕仁和教授学术继承人。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大内科副主任,中医内科教研室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内分泌重点学科带头人,糖尿病肾病重点研究室主任。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会长、内分泌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名誉副主任委员等职。先后师从黄文政教授、王永炎院士、吕仁和教授等,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校青年教师奖、中华中医药学会薪火传承高徒奖、首届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项目优秀奖获得者,第二届百名杰出青年中医,北京市高校教学名师,曾荣获“人民好医生”称号。


贾海忠: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曾任职于中日友好医院心血管科。现任职于北京慈方医馆。全国第二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全国名老中医史载祥教授学术继承人。长期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尤其致力于中医智能化、数字化研究。曾研发慈方数字名医服务系统,已在多家医馆推广应用。曾荣获第二届北京市“群众喜爱的名中医”称号。


姜良铎: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教育部中医内科学重点学科带头人,全国第四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第一位中医内科学博士。师从名老中医董建华院士、国医大师张学文教授等。


毛嘉陵:教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化研究与传播中心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药文化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文化传播重点研究室主任,北京市中医药人才培养计划文化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专家。


陈明: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伤寒教研室。中华中医药学会仲景学术委员会委员。师从伤寒大家刘渡舟教授等。


王暴魁:医学博士,博士后,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肾内科主任,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常委,北京中医药学会肾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肾病委员会委员,先后师从国医大师张琪、李辅仁教授等。


肖相如: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伤寒教研室。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分会常委。师从时振声、李培生、梅国强教授等。


樊永平: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天坛医院中医科主任。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分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博士研究会常委、中华中医药学会脑病专业委员会常委,北京中医药学会理事、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北京中医药学会脑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师从国医大师王绵之教授等。


黄金昶: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肿瘤微创治疗科主任。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外治专业委员会常委、新型给药协作组委员,中国医药技术国际发展委员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等。师从国医大师李士懋、全国名中医聂惠民与肿瘤名家张代钊教授等。


冯学功: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兼任北京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脑病分会常委,全国第二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


李海松: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男科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性学会中医性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生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师协会男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男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男科学科带头人。师从“首都国医名师”李曰庆教授等。


杨桢:医学硕士,副教授,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方剂教研室。中华中医药学会方剂分会委员。


马淑然: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中医基础系副主任,中医基础理论课程负责人。中医名家刘燕池教授学术继承人。


肖延龄:医学博士,博士后,主任医师。现任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副院长。


王玉光: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兼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医药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感染分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肺病分会常务理事,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呼吸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肺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师从名中老医周平安教授等。


田元祥:医学博士,博士后,教授,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师从全国名中医翁维良教授等。


王亚红: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心血管科。全国名老中医郭维琴教授学术继承人。


马同长:主任医师,教授,曾任河南省安阳市脉管炎医院院长。长期从事中医药治疗周围血管病临床工作。


王世东:博士,博士后,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骨质疏松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常务委员。师从吕仁和、赵进喜教授。


张洪钧:医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治未病中心。


刘宝利:医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常委。师从伤寒名家陈明教授、经方家冯世纶教授、中西医结合肾病专家陈以平与肾病大家谌贻璞教授等。


姜苗:医学博士,中医传承博士后,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副院长。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分会青年委员;中国老年学会保健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北京抗癌协会中西医结合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中医药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管理委员会理事等。


杨承芝: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全国第三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


张惠敏:医学博士,副教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医学综合中心。师从国医大师王琦教授等。


牟新: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现任浙江省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


刘宁: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针灸科。全国名老中医刘景源教授学术继承人。


肖永华: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中医内科教研室。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医内科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华糖友》杂志副主编。师从国医大师吕仁和教授等。


朱立: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中医内科教研室。先后师从河北名医赵玉庸、全国名中医王庆国教授等。


庞博:医学博士,中医传承博士后,副主任医师。现任职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国际部。


孙慧怡:医学博士,主治医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中医内科教研室秘书。


申子龙:医学博士,主治医师。现任职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肾内科。


傅强:医学硕士,主治医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内分泌科。师从赵进喜教授与施小墨先生等,目前攻读国医大师吕仁和教授的传承博士学位。


储真真: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师从陈信义教授,从事中医药防治肿瘤临床科研工作。


施怡:医学硕士,副主任医师。现任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治未病科,师从陈信义教授等。


杜宏波: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脾胃科主任,师从叶永安教授等。


王昀:医学博士。现任职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顺义医院,师从赵进喜教授与赵海滨教授等。


许继宗:医学硕士。现任职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6医院,师从朴联友教授等。

一、结合临床,刻苦读经典;慎思明辨,直面新挑战——如何学好中医经典以提高临床疗


引言:中医药学源远流长,两千年生生不息,生命力源自临床疗效。如何提高中医临床疗效?王永炎院士提出的“读经典、做临床、参名师”已成为中医界共识。那么究竟应该如何读经典?如何将经典与临床相结合?在疾病谱改变的今天,中医学面临着诸多新挑战,面对多种现代多发病以及疑难病、危急重症,如何学好经典,运用中医学原创思维,以提高临床疗效,本期“铿锵中医行”对此展开了热烈讨论。


名医汇讲:铿锵中医行(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期主要嘉宾:赵进喜 黄金昶 王玉光 姜 苗 傅 强


赵进喜:我们经常讲中医生生不息几千年,主要是靠临床疗效。如何提高临床疗效?王永炎老师提出“读经典,做临床,参名师”,这基本上已经成为咱们中医学界的共识。我们也经常说“熟读经典勤临床,多拜名师悟性强”。就是说,熟读经典、勤临床、多拜名师与悟性是中医成才的四要素。强调熟读经典,是因为要成为一个好的中医,必然要有经典作为基础。勤临床,即扎根临床,多看病,以前董建华老师经常讲“早临床,多临床,反复临床”,提示临床实践非常重要。拜名师,就是说勤于跟师,多向有心得的老师学习。另外,还要有悟性。当然了,悟性不完全是先天的,也有后天训练的因素。怎么提高悟性呢?还是需要读经典、做临床、参名师,如此就可以逐渐提高自己的悟性。


咱们今天开坛第一讲,讨论的题目是“如何结合临床读经典”。古人经常讲,“善言古者,必有验于今”。以前经常讲“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以致用”,吕仁和教授经常强调“咱都是为了有用”,学习经典也是为了服务临床。应该说,中医生生不息几千年,之所以能存在下去,都是因为有临床疗效,所以必须结合临床来研究中医。其实,中医学好多的疑难或争议问题,并不是来源于临床本身,而是总有在文献上钻牛角尖者。有一个说法叫作“古训还得训诂求”,不能说这个说法是错的,但是作为医学文献,本就是为了临床实用,若脱离了临床,光用文字学、训诂学的方法去研究,很难说能有真知灼见。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就抛砖引玉,先简单说一下我学习经典著作的一些体会。


首先,学习经典著作应当读原文,不主张先读注释书。只有熟读原文,甚至做到背诵,你才可能理解原书。其次,要把经典著作放到特定时代里去学习,比如说《伤寒论》《金匮要略》,应当参照同时代的《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学习,互相印证,而如果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来解释仲景用药,就很难理解仲景的本意。更重要的还是扎根临床、结合临床来研究经典著作。好多争议的问题解决不了,就是因为不是来源于临床,所以各说各的理,纠缠不清。


比如说结胸病,一个“胸”字,就让很多人认为小结胸病是痰热互结于胸,大结胸病是水热互结于胸胁,或者就认为是胸腔积液。那结胸病到底是个什么病?病位在哪?大家搞不清楚。我念本科时在邯郸实习,馆陶县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民间医生叫吴书海,是祖传十几代的名医。我们经常交流,他有一首治疗胃痛的家传方,就三味药:瓜蒌、黄连、半夏。当时我就心想:我们看了那么多《伤寒杂病论》及《方剂学》方面的书,没人明确说过小陷胸汤能治疗胃脘痛,而这位民间医生不说小陷胸汤方名,却知道这三味药能治胃痛,就已经把“胃”这个病位点明了。再结合《伤寒论》原文“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脉浮滑者,小陷胸汤主之”,说得很清楚,“正在心下”不就是胃吗?“按之则痛”不就是腹诊有压痛吗?实际上小陷胸汤最主要的就是治疗胃病,病位并不在胸胁,张仲景也说得很清楚,只是咱们教材上、课堂上没说清楚,只强调痰火阻滞气机等,一个“胸”字就把整个病位给带错了。后来我就用小陷胸汤治疗胃部疾病,包括胃炎、糖尿病胃轻瘫,甚至冠心病等,只要确实有“正在心下,按之则痛”的典型腹证,不管诊断什么病,我就用小陷胸汤,往往可以取得非常好的临床疗效,如果在腹证基础上伴有脉浮滑、舌红苔黄腻,那不就是一般人所说的痰火吗?


大结胸病被好多人解释为水热互结于胸胁,将其理解成结核性胸膜炎或胸腔积液。实际上张仲景也说得非常清楚,它的典型症状是“心下痛,按之石硬”,如果更厉害的,是“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触近”,这是典型的板状腹表现,应该就是局限性腹膜炎或者弥漫性腹膜炎的表现,局限性腹膜炎或者弥漫性腹膜炎现在治疗起来难度也是很大的,在那个时代当然治疗效果就更一般,疗效不好的时候可出现感染中毒性休克,常见到烦躁不安、精神不振、发热等症状,所以在《伤寒论》上就明确地讲“结胸证,其脉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则死”“结胸证悉具,烦躁者,亦死”。那个时代一个弥漫性腹膜炎的病人,治疗难度当然很大,仲景认为这就是死证。前几年就有西医外科团队研究用大陷胸丸化裁治疗局限性腹膜炎,还获得了北京市的科技成果奖,人家西医大夫反倒理解了这个病可能是局限性腹膜炎。所以这很值得咱们中医人思考。


所以说,如果脱离了临床,仅仅就原文去训诂,从文字学上去做文章,不一定能得到有意义的真知灼见。


实际上我也在思考,为什么原文说位置“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或者说“心下痛,按之石硬”,但又讲成大结胸病?我们怎么理解呢?其实,在汉朝的时候都是用隶书写字,隶书是上下排版的,“胸”是上面一个“匈”字下面一个“肉”字,“胃”字是上面一个“田”字下面一个“肉”字,仅仅就少一撇,这两个字非常类似,所以我理解很有可能是个“小陷胃汤”或者是“大陷胃汤”,当然这仅是一家之言,不一定对,在这里谈这个只是为了抛砖引玉。


黄金昶:我最近正结合临床研究《内经》《针灸甲乙经》和《针灸大成》,因为中医不仅运用中药,还包括针灸。其实有时针灸比药的疗效更快,比如肿瘤,针在局部的作用比药要快。我觉得经典要读,但读的时候要去慢慢思考、分析,然后去临床上运用,带着临床的问题回到经典,再思考,如此反复。再者就是,面临一些古人没有论述的具体问题,就要我们在经典著作的基础上自己去想象、去琢磨,然后再回到经典中去。


比如“风”“劳”“鼓”“膈”是古代的四大难症,肿瘤科常见“鼓病”“膈病”,腹水属于“鼓病”,食管癌属于“膈病”,一下占了一半。以胸腹水治疗为例,一开始我们治疗胸腹水是极不成体系的。李佩文老师常用补气、利尿的药物来治腹水,发现效果还不是很满意。所以我就回到经典中找办法。《内经》“病机十九条”中提到“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这个“水液”不一定就是痰、鼻涕以及小便,其实胸腔里面的液体也是可以包括在内的,好多患者放出来的胸水以及腹水是特别清淡的,那就是“寒”。对于胸水的治疗,西医早先用的是核糖核酸,再注射顺式二氨基二氯络铂,但效果不是特别好,后来西医推崇使用IL-2,有效,为什么呢?静脉给IL-2,如果用量比较大的时候,毛细血管通透性会增加,会引起皮肤潮红,那从中医上来理解IL-2肯定是热性的,所以它效果好。后来我发现血性的胸水用血凝酶的效果好,为什么?血性的胸水是热象,而血凝酶是从蛇毒里提取出来的,性偏寒。通过经典的阅读、临床的观察与实践,我就思考到可以使用热药来治疗胸腹水,所以我们就用了些温阳利水的药治胸水,也使用过艾灸来治疗胸水,可以明显提高疗效。


单纯从胸腹水颜色辨寒热来治疗胸腹水有时效果还不理想,这时你还要深挖经典。这时要将经典中相关条文汇总分析,展开丰富想象,有时可使我们茅塞顿开。比如临床常见到腹部手术出现胸水,胸部手术出现腹水,这是为什么?胸水是什么?古称“悬饮”能给我们什么提示?用十枣汤为什么效果不理想。其实认真琢磨,仔细分析,就往往可以得到真知。胸水其实就是“悬饮”,就像是“堰塞湖”,解决方案只有把山石移开。如何把山石移开?研究经络发现,人体胸胁肋部有四个“门”,即云门、期门、章门、京门,恰是主管水液代谢的肺、肝、脾、肾的募穴,针刺四门将山体移开,再结合《素问·上古天真论》“肾者主水”之论,配合水道、归来和中极、关元,启动肾气,胸水就非常容易解决了。因此,学习中医,读经典,一定要善于思考。


再看腹水,古人没有影像学检查,不能认识腹水,自然无相关资料可供参考。与腹水比较接近的有关材料,《内经》有“诸胀腹大,皆属于热”“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湿肿满,皆属于脾”等记载,到底哪些资料对我们临床有指导意义?不那么容易理解,甚至会让人感到一头雾水。《针灸甲乙经》将腹水归为“肤胀”,有专门论述,临床仍无所适从。有学者将腹水分为阳虚、血瘀、气滞,临床效果不佳。后来想到了“大腹属脾”,究竟腹水和脾的什么方面有关系呢?是与脾为气血生化之源有关,还是与脾湿有关,还是有关脾胃气机升降斡旋的功能?研究发现,脾经腹部就四个穴:腹哀、大横、腹结、府舍。大家知道穴名与主治密切相关,在研读到府舍穴时,发现府舍是体内与体外三焦气血津液交通的通道,也就是针刺府舍可以将蓄积体内的多余气血津液排出体外,自然可以治疗腹水。三焦与膜原有何关系?少阳、三焦、膜原系统论很有指导意义。仔细研究可以发现膜上有许多血管、淋巴管,也就是三焦气血津液循环通道。气是能量不可见,但血和津液可见,血液和津液阻塞可引起腹水和胸水。从膜的角度就能很好理解为何腹部手术出现胸水、胸部手术出现腹水了。原来腹水与脾密切相关,腹部脾经穴位就可以治疗腹水。当然,腹水治疗较之胸水更为复杂,涉及气滞、阳虚、血瘀,需要综合考虑。


还有,临床发现腹水有时局限在肝周、脾周,多数是弥漫在腹腔、盆腔,这是为何?为何胸水和心包积液局限在某一空腔内,而脑积液、腹水多与器官组织混在一起?古人有解释吗?自然没有!这就需要从饮邪和湿邪特点来分析,胸水、心包积液以及腹腔局限性腹水多为饮邪作祟,弥漫性腹水和脑积液是湿邪为患。膜原理论很好解释了腹膜肿瘤为何多局部复发而不容易远处转移的原因,也提示我们用柴胡达原饮治疗与膜相关的肿瘤。


至于“噎膈”病,多为食管癌、贲门癌。《素问·阴阳别论篇》记载“三阳结谓之膈”,一般认为三阳是太阳,我认为是少阳、阳明、太阳多因素互结为病。少阳关乎火、瘀,阳明关乎阴虚与燥结,太阳关乎寒、痰,食管癌多为气滞血瘀、阴虚、痰阻、阳虚等。目前缓解食管癌梗噎症状用生理盐水配合庆大霉素、山莨菪碱效果明显,庆大霉素清热,山莨菪碱抑制腺体分泌祛痰湿,西药印证了我们古人的认识是正确的。而中医方面,历代医家治疗食管癌方药很多,效果并不如意。这是因为我们用的药不够猛,还是我们对食管癌的中医辨证认识不到位?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会很迷茫。还好,除了中药,我们还有针灸、按摩导引等中医独特的诊疗方法。食管居任脉、督脉之间,是人身体居于任督二脉之间最长的器官。任督二脉通过手足阳明经在口腔以及魄门处交汇。“噎膈”存在胃气上逆,属于阳明经病变,自然与督任相关。胸部与胸腹连接处、胸颈连接处有天突、膻中、巨阙、廉泉诸穴。天突的“突”有烟囱之意,天突可祛痰降火;膻中可通阳调气活血;巨阙是心经的募穴,能祛痰火。上述三穴可解决痰、火、瘀。而天突上面有廉泉一穴,可以养阴润燥,解决患者阴虚,此四穴很好地解决了三阳结的问题。如能配合背俞穴刺血拔罐,改善食管癌的梗噎症状用“效如桴鼓”一词绝不夸张。假如食管癌患者今天晚上只能勉强喝稀粥的情况下,针刺后明天早晨可以吃包子。我们通过针灸验证了“三阳结谓之膈”确有很大的临床价值。这是“读经典,做临床”的第一阶段。


食管位于纵隔,纵隔里的肿物是否也可以这样针刺呢,临床证实可以的,也有很好效果。这是问题的再思考,也是对经典理论的发挥和临床推广。此外还发现胸骨柄跟肋骨交界的地方留有很多空隙,即肋间隙,横向针刺调节气机作用明显。我曾治疗胸腺瘤(B2型)患者,术前疼痛甚剧,夜不能寐,行超声心动、PET-CT提示与心包有粘连,不宜手术。如法针刺1次后疼痛明显减轻,4次后再次检查肿物边界清,与周围组织无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