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市场营销 > 共享改变世界?(《商界》2016年第4期/全1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共享改变世界?(《商界》2016年第4期/全1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共享改变世界?(《商界》2016年第4期/全1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共享改变世界?(《商界》2016年第4期/全1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商界》杂志社著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1-04-01

书籍编号:30716331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4791

版次:1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市场营销

全书内容:

共享改变世界?(《商界》2016年第4期/全12期)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卷首语


我们知道的越多,反而知道的越少


当充满童稚的回答从卡通机器人口中传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真的到来了。






我们知道的越多,反而知道的越少。爱因斯坦形象地描绘过有知与无知的关系。他说,让我们来画一个圈,一个人所知道的东西好比是圈子的里面,一个人所无知的东西好比是圈子的外面。一个人知道的东西越多,这个圈子就越大,同时发现这个圈子外面的东西也就越大。


最近两三年,这个世界好像猛然提速了。提速是单向的感受还是群体性的,焦虑是个体的焦虑还是普遍性的?答案是漩涡来了,无人不是浪花,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迅速推倒又迅速重建继而再推倒。马化腾焦虑吗?马云焦虑吗?今天中国,处在最风口浪尖上的企业比其他任何企业都如履薄冰,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波接一波的未来浪潮会推高哪一座无名山丘。


巨头们纷纷构建自己的生态链,因为天晓得哪个单点突破的“二愣子”又会刹那间崛起为峰,就像当年的自己。这段时间的VR布局战便是一例,但凡和这个故事相关的公司都被资本光顾,大家都知道这是新的风口,但又普遍无从下手。那就赌吧。热点正在迅速转换,什么鬼畜宅基腐,什么熊猫斗鱼YY……斗鱼去年估值多少,今年估值多少?商业的胜负手转化太快。  


感谢这个时代,虽然它令人焦虑,但它倒逼巨头们通过资本投票后起者的未来,未来不再是铁板一块;它让我们感受到引力波、人工智能、VR即将产生的无限可能,我们比我们的父辈乃至过往几千年的人类都更有可能对这个世界知道得更多。


未来几年的商业领域,很有可能更接近茨威格所描述的《当人类群星闪耀时》:千年帝国拜占庭的陷落、巴尔沃亚眺望水天一色的太平洋、亨德尔奇迹的精神复活、滑铁卢的一分钟……当强烈的个人能量与历史宿命碰撞之际,往往冲突激烈,星光闪烁。


有人说,上帝给人类设置了两大约束条件,第一是资源是有限的,第二是生命是会消失的。资源是有限的,于是人会去追逐远方;生命会消失,所以人总是想创造一些美好。就像我们采访下期封面人物奥飞娱乐创始人蔡东青的时候,他向我们展示了下一代的儿童玩具——一个用图灵机器人做成的卡通小飞侠,47岁的蔡东青和智能机器人人机对话的场景,就像我们这一代人熟悉的哆啦A梦现实版。


时间让不可能变成可能。当充满童稚的回答从卡通机器人口中传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真的到来了。

图侃天下


偷出一部大片


《美人鱼》>30亿元、《捉妖记》24.3亿元、《寻龙诀》16.8亿元……近来的中国电影业“打票犹如印钞、上映犹如上市”一般疯狂,2016年更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实现了票房过百亿元的壮举。然而就在喧腾之际,广电总局电影局却大张旗鼓地开了一场会议,明确表示要重拳整治“偷票房”“假票房”等市场乱象。
据业内人士透露,2015年中国电影业实现票房440亿元,可其中就有45亿元存在被“偷”的嫌疑。繁荣的表面下暗藏着激流汹涌——“偷票房”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yinwen 文/唐 亮


在中国的电影行业,出品方与发行方组成的片方,与院线的传统分成比例为扣除税金后的43比57。院线如要谋求更大收益,可以向片方“少报”票房,由此独享这部分不需要计提分成的票房。 




院线偷票房大法


初级偷票房大法


只收钱不打票。院线向观影者售卖手写票、废票等无记录票根,或直接采取无票入场。该部分收入无需与片方分成。


中级偷票房大法


以“套餐票”截留票房。比如,院线与片方商议制定出最低票价30元,实际销售由院线根据市场供需灵活定价,比如60~100元。由此,院线可以捆绑爆米花、饮料、玩偶等商品与电影票组成“套餐”,合价80元,但其中只有30元被计入与片方抽成的票房,剩下50元则被院线“瞒报”独享。


高级偷票房大法


在使用国家票房监控系统联网的报账系统的同时,私自使用影院自行运作的记账系统。该系统同样可以机打票根,但不计入票房。


片方有话说:心里真是透心凉!辛辛苦苦做个电影却被院线“偷鸡”,还不敢捅破这层窗户纸,毕竟以后还得仰仗院线排片——票房本来就有限的文艺片、纪实片、小制作电影干脆甭做了,还不够黑心院线塞牙缝。


移花接木大法


为获得更多票房,电影A的片方可以许以院线更多的抽成比例。比如,只要院线能够为片方偷到3亿元票房,院线的抽成比例可以从除去税金后的57%增加到除去税金后的70%。 


院线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搬砖”,比如明明卖出一张电影B的票,却给影迷一张电影A的票;或者对电影B的团体、包场电影不打票,再把全部票房收入算到电影A身上。


这样一来,片方获取本不属于自己的票房,并获得比传统分成模式更多的绝对收益;院线则通过把票房从低抽成的电影挪移至高抽成的电影,并抬高了与之勾结的片方票房的整体抽成比例,获得了更多的抽成收益。


8块3刷100元票房大法


当一个资方垄断了一个由出品方、发行方、院线组成的闭环,则可以通过“左包进右包”的方式,只用支付8.3%的税金就能大量无限制地刷取票房。


由某垄断型资方推出的某破票房纪录电影,就曾被网友爆出在其体系院线内存在大量“10分钟一场”排片情况,且几乎场场“空场”……


资方刷票房的主要目的,在于以高票房、高排片量获取高关注度,同时挤压对手的生存空间。




bian 编 辑:唐 婷 romarin94@163.com

图侃天下


人人爱网虫


随着网吧审批政策的开放,在市场的推动下,网吧的升级版——网咖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流量入口,由此“得网瘾少年者,得流量”的时代开始了。


yinwen 文/西斯科


O2O大本营


简单粗暴一点来说,O2O就是为懒人发明的,试问有谁懒得过网瘾少年们?


只要在电脑前一坐,他们基本上就不会动了。


饿了,叫外卖;坐久了脖子不舒服,喊个按摩;整天耗在电脑前没时间做家务,叫上门清洁;忘记女朋友生日又不能抛下队友,赶快来一个鲜花速递……所有的O2O服务都是他们的刚需。


还做什么扫大街地推呢?网咖就是一个天然O2O目标用户聚集地呀!


谁需要:各种O2O服务。




主播大人,请留步


众所周知,网咖是电竞业的摇篮,电竞主播就是电竞业的网红,于是很多品牌选择与电竞主播合作。电竞主播在解说时植入广告,消费者去电竞主播的淘宝店或微店下单,最后电竞主播与品牌方进行利润分成。这种模式已经打造出了“电竞第一肉松饼”“电竞第一潮牌服饰”“电竞第一蓝光眼镜”等等产品


知名电竞主播若风开设了3个淘宝店,总月盈利能达到 80万元人民币。


谁需要:小吃、生活用品等。




爆款加持神器


据统计,网咖的消费人群集中在18~28岁之间,这是一群各大品牌争相抢夺的年轻消费者,但凡想红的品牌就需要他们加持。


比如座椅DXRACER、八达电脑就选择入住网咖来博取网咖消费人群的好感。甚至网剧和网络大电影都会在推广期间,在网咖进行专场放映,比如《山海经之山海图》《蜜桃女孩》等。


谁需要:与游戏、电脑、网络娱乐有关的产品。




数据大法好


大数据时代,流量就等于数据,数据就等于商机。


盛天网络就利用网咖的系统操作平台,收集了大量的数据,精确到消费者喜欢玩哪一类游戏,夜宵喜欢吃什么。有了这些数据就能帮助游戏、外卖等商家进行精准营销。


谁需要:系统提供商。




交个朋友呗


脱离了场景的社交都不靠谱,而网咖就是一个天然自带场景的社交环境。世纪佳缘就曾举办过网咖相亲专场,要知道组队打怪是最好的感情催化剂。


谁需要:带社交属性的企业。




bian 编 辑:王玟兮 wangwenxi0991@foxmail.com

脑洞大开


小小小店飞得高


从沃尔玛到万达百货,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商超正在经历关店潮。与之相对的是,一家家装修精致、理念先进的小店,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消费者的视野当中。曾经被人瞧不上眼的小业态,正在经历一次蝶变。


yinwen 文/梁玉龙


小业态还能卖什么


1.没人比我更专业


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挑剔”,原来一站式购物的魅力正在逐渐减弱。面对“难摆平”的消费者,小业态的专业化、精细化迎合了他们的需求。


参考标杆:


良品铺子是一家零食连锁企业,从2006年在武汉开第一家店起,便专注于零食这一细分领域,至今已经推出1 500种品类,堪称“品类杀手”。其零食产品有炒货类、糖果类、果干类、蜜饯类、肉脯类、素食类、糕点类等13个大类,平均每个大类有100余种小品类,而且有针对不同类型的消费者,例如老人、小孩、女性,以及不同食用场景,比如看电影、家庭聚会、旅行休闲等设计的各种产品套餐。目前,良品铺子旗下有2 000家门店,年销售额45亿元。


2.大隐于市的设计师和买手


中国的消费市场结构正在调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再盲目追求Shoping mall里的国际知名品牌,而是对商品的设计元素、价值元素有了更多元的认知。在此背景下,小众奢华有内涵的店铺出走大商场,藏匿在街头巷尾,看起来门可罗雀,其实做的是死忠粉的生意。


参考标杆:


在上海的长乐路上有很多小店,其中的服饰风格独特,价格不菲,不少都是设计师品牌店或买手店。比如卓静工作室,就是专为VIP客户设计衣服的店铺,客户大多是富豪太太与小姐们,服饰大都是宴会礼服。还有主营暗黑风格的店铺ethos ,其中经营的Jeffery B Small 、Label under construction等牌子过去只有在巴黎老佛爷这类的高端商场里才能见到。


3.没有什么不能卖


统计发现,目前在盈利的商铺中,有80%存在坪效闲置浪费的问题。原因主要是商家开店时很难找到面积精确的商铺,造成的结果是1/3甚至更多面积是非必需的。所以,经营上更灵活的小业态纷纷尝试在主业之外顺便做点其他生意,大行混搭风。


参考标杆:


在长沙,有一家叫摩树诗的服装店融合了6种业态,将混搭演绎到了极致。其中一半的面积是时装,另一半陈列着店主从世界各地淘来的日用品和家居用品,如手机壳、手工伞、香薰制品、摄影作品等。走进店铺的深处,你还会发现图书和咖啡吧台,顾客可以在这里看书、喝咖啡,旁边还有美甲区和布艺区,可以一边美甲一边请设计师定制一套窗帘或沙发。




小业态还能怎么玩


1.“葫芦兄弟”显神通


过去小业态一旦做成了品牌,要么把体量放大,要么通过标准化复制进行扩张。但是现在,出现了一种“葫芦兄弟”式的玩法:利用现有品牌延伸出新业态,使其既能单打独斗,又能在统一品牌的聚合下握成拳头对抗大商超。


参考标杆:


安徽乐城超市做生活超市起家,此后衍生出乐先生文具、乐大嘴零食公园、乐街、低温鲜菜市、乐食汇、乐园艺等六种小业态。它们既可以独立开店,又可以集中组合成一家完整的大卖场。


2.“蹭流量”的店中店


与混搭店铺类似,店中店是最大化利用现有流量的一种模式。它是小业态在分析消费场景后,和传统大业态进行的一次联合。现在,这种模式被玩得越来越大胆。


参考标杆:


小业态崛起,连银行都坐不住了,最明显就是社区银行的出现。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玩“店中店”模式的珠海华润银行,该银行将旗下社区银行网点置身于超市之中,因为超市庞大的客流量不仅意味着商机,而且具有筹建快、投入低等特点。


3.来去匆匆,过时不候


在海外零售行业,快闪店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词汇。这种小业态往往是事先不做任何大型宣传,某天店铺突然出现在街头,快速吸引消费者,经营短暂时间,旋即又消失不见。它既可以作为一种“小资本大回报”的营销模式,也可以帮助品牌在进入市场前试错。


参考标杆:


2014年2月,美国著名设计师Marc Jacobs在纽约为其香水产品Daisy开了一家快闪店。在这间店铺里,顾客可以修指甲、听音乐、浏览新品,若要购买商品,则需要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中上传店铺的照片来换取。3天之后,快闪店关闭,那些照片却继续在社交媒体上成为引发讨论的话题。




bian 编 辑:唐 婷  romarin94@163.com

观点
富人就该多交税
个税起征点即便提高,也只是给屌丝们一点安慰,却改变不了他们赡养老人还要交税的事实。
 文/马光远,经济学家
财政部长楼继伟表态“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是不公平的”,对此说法网友各种喷。起征点太低,当然是问题,但我认为这不是中国个税制度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有两点:
第一点,作为专门调节收入分配的税种,其合理的制度设计应该是穷人不交税,中等收入少交税,富人多交税的结构。以美国为例,将近50%的工薪阶层只承担了联邦所得税的5%,10%的高收入者承担了个人所得税的60%多,1%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30%多,从而形成了比较理想的“倒金字塔”的税收负担结构。
而在我国的税制下,占有社会财富近一半以上的富人上缴的个人所得税却不到个税总收入的10%,60%的个税是由工薪阶层贡献的。
为什么出现这种南辕北辙的结果,这就是中国个税制度的第二个问题。中国的个税制度目前仍然实行分类所得制,而不是国际上流行的综合税制。分类所得税制与综合税制相比,缺陷明显,对不同性质的所得分项计征,难以全面、完整地体现纳税人的真实纳税能力,从而造成所得来源多、综合收入高的人少纳税甚至不纳税,所得来源少、收入低的人反而多纳税的不公平现象。
正是因为以上弊端,现在很少有国家实行单纯的分类所得制,而是实行综合与个人分类所得结合的混合税制。除了对个人不同收入来源采取相应的分类外,还采用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将其全年的收入纳入计税范围,避免了收入项目多反而缴税少的制度悖论。
而在税收抵扣项目的设计上,国外除了为低收入阶层提供了专门的税收抵免项目,还综合考虑纳税人的家庭负担和赡养人口的实际情况,允许纳税人就其赡养人口的多少和实际负担扣除一定数额的生计费用。这些合理的制度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均衡了税负,给个人所得税本身的制度结构嵌入了个性化和人性化的内核。
我国当前的抵扣项目完全按照纳税人个人的支出来进行设计,既无视中国“乡土文化”中家庭收入负担的传统,更无视个人收入承担整个家庭支出的事实。这意味着一个家庭,赡养老人还要交税——我戏称为“赡养税”,虽然奇葩,但却是事实。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实行综合税制呢?
楼继伟说,因为它太复杂了,需要把个人的11项收入综合在一起,然后做分类扣除。比如说,个人职业发展的再教育扣除,首套住宅按揭贷款利息的扣除,抚养孩子的教育扣除。还有现在全面放开“二孩”,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可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税法不能说大城市就多点,小城市就少点,而要有一个统一标准。另外,综合所得税改革,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的信息系统,需要相应地修改税收征管法。
我从来都认为,个税改革停滞不前,原因绝不在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