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企业管理 > 热血野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热血野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热血野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热血野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代独角兽优步崛起与衰落的故事。探寻硅谷创业的成功与失败,互联网科技公司如何在做大之后做强,企业文化如何经营,创始人与公司如何共同成长。

作者:(美)迈克·艾萨克,潘珣祎,阮佳程,俞晔娇等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21-08-01

书籍编号:30739401

ISBN:978752172878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00085

版次:1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企业管理

全书内容:

热血野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热血野心/(美)迈克·艾萨克著 ; 潘珣祎,阮佳程,俞晔娇译. -- 北京 : 中信出版社,2021.8

书名原文: Super Pumped

ISBN 978-7-5217-2878-1

Ⅰ . ①热… Ⅱ . ①迈… ②潘… ③阮… ④俞… Ⅲ .①网络公司-企业管理-研究-美国 Ⅳ .① F279.712.444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21)第042507号


Copyright ©2019 by Mike Isaac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 copyright © 2021 by CITIC Pres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血野心

著者:[美]迈克·艾萨克

译者:潘珣祎 阮佳程 俞晔娇

出版发行: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甲4号富盛大厦2座 邮编100029)


字数:320千字

版次:2021年8月第1版

京权图字:01-2021-0346

书号:ISBN 978-7-5217-2878-1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站所有内容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推荐序
创业者的成长迷思


吴晨
《经济学人·商论》执行总编辑


《热血野心》讲述的是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如何一步步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最终从CEO(首席执行官)位置上被废黜的故事。创始人失去公司控制权的故事每每上演,乔布斯都扮演过东山再起的角色,但卡兰尼克的故事却大不同,凸现了过去十年硅谷成功背后的诸多缺陷,尤其是风险资金催生的唯成长论的发展模式,一旦企业的创始人出现价值观的瑕疵,或者企业在高速成长过程中文化失去了判断力,结果可能是致命的。


卡兰尼克是个悲剧式的人物,他拥有战略远见,抓住了智能手机出现之后移动生态爆发式增长的机会,敢于想象优步作为数字平台产生的各种连接,从出行服务一直延伸到送餐和配送等各个领域。他也是一名精明的秀客,能抓住硅谷投资人FOMO(Fear of Missing Out,担心错过下一个)脸书的心态,为优步募集了大量资金,一度成为硅谷风险投资追捧的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创始人。从优步2020年11月发布的第三季度季报来看,虽然新冠疫情重创出行业务,但卡兰尼克主导创建的优步衍生服务优步送餐同比增长190%,收入几乎与出行服务旗鼓相当,而负责配送杂货的优步货运业务也增长三成。虽然尚未实现盈利,但优步帝国却仍然有成为移动出行领域亚马逊的态势,只可惜卡兰尼克不可能享受到贝佐斯的那种尊崇,因为他早在2017年就被赶下了台。


成长迷思可能是卡兰尼克最大的盲点,当高速成长取得巨大成功之后,他能调动庞大的资源,却没有足够的约束和制衡——这也是风险投资人最大的失察之处——当文化瑕疵催生丑闻之后,可能出现巨大的危机,最终导致自己失去公司,这是创始人最担心的噩梦。


卡兰尼克所塑造的优步文化,有其独特的成长基因。优步是挑战沉睡产业的代表。在优步横空出世之前,全球各个城市的出租车行业都是过度监管且充满利益纠葛的碎片市场。纽约出租车的一块车牌,就曾经被炒到100万美元的高位,中国香港也曾经如此。要进入这一产业,就必须要有战斗精神,与出租车行斗、与城市交通监管者斗。


恰恰因为需要这种战斗精神,优步每到一个新城市都招募20多岁的年轻人出任总经理,卡兰尼克特别强调年轻人的那种无知无畏的闯劲,明确以成长作为唯一的考核指标,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卡兰尼克试图从亚马逊文化——他本人是贝佐斯的拥趸——中汲取养分,形成公司的行为规则。简言之就是努力工作,更放肆娱乐,而且还有一种反叛情结,挑战他们认为不合理的规则和制度,坚持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在卡兰尼克眼中,之所以存在不合理的规则和制度,是因为商业模式更新太快了。优步的超前主义,一开始可以被视为进取的推动力,但是当这种文化泛滥之后,就成了为许多离经叛道行为辩护的挡箭牌。当企业的文化失去初心,或者说失去道德判断力的时候,危机就在眼前。


我对卡兰尼克个人被废黜的经历有三点思考。


第一,到底该如何管理快速成长的公司?刚开始在还比较小的创始团队中,卡兰尼克推崇狼性文化无可厚非,在内部推出赛马机制也有它的好处,可以在同时面临巨大机遇和不确定性时,将团队中每个人的潜力完全挖掘出来。但是,当一个企业变得越来越大——优步在成长过程中每年员工人数翻一番——就需要搭建系统和流程,一定程度的官僚文化是无法避免的。相对于系统和流程更为软性的企业文化和价值,也相应变得同样重要。


卡兰尼克的问题是,他仍然希望用管理小企业的方式去管理一个大企业,以自己为中心,依靠人治,复制出一个个小的卡兰尼克,让每个类似自己的管理者都形成自己的小领地,完全用业绩增长的单一指标来决定管理者的升迁。这样一来,一美遮百丑,也可能会衍生出一种没有节制的纵欲文化,歧视女性的文化,相互竞争中无所不用其极(背后捅刀子司空见惯)的文化。而这种文化本身就代表了管理者对卡兰尼克的上行下效,以及强调成长的竞争压力所造成的需要解压的放纵。在上市之前,这种文化被揭露之后,只有将卡兰尼克扫地出门才能向市场和投资人交代,这是卡兰尼克的悲剧所在。同样值得警醒的是,这是否也与投资人之前没有有效贯彻公司治理,对创始人过于纵容,脱不了干系?


第二,卡兰尼克本人有一种“受害者”综合征,这与他早年创业并不顺利,以及想要挑战的出租车领域又是一个充满各种障碍的市场有关。卡兰尼克的应对方式是从四处树敌到四面开花,优步几乎在每个大洲都树立了自己的敌人,期望在与敌人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找到成功的快感。但这种四处树敌并没有能够帮助优步赢得胜利,反而一再受挫。2016年优步在中国败给滴滴,不得不出售中国业务,退出中国市场,就是一个例子。而这种受挫又加剧了卡兰尼克的“受害者”综合征,才会导致一种更为严重的文化缺陷:科技控制和科技偷窥的文化。


高科技平台最主要的竞争优势是大数据,尤其是平台专属的大数据。但大数据该如何管理,在哪些情况下可以被利用,并没有一套完备的原则。在二十一世纪一〇年代快速发展的数字拓疆过程中,优步所形成的科技控制和科技偷窥的文化可以说把滥用大数据推向了一个高峰。


优步对隐私的漠视,体现在它对用户行为的全能观察上,其内部有一个拥有“上帝视角”的软件,被恰如其分地命名为天堂(Heaven),可以实时看到每一个用户使用车辆的行动轨迹。优步纽约办公室负责人就曾经想向本书的作者《纽约时报》记者艾萨克展示她前来采访时乘坐优步的即时轨迹。


有天堂,自然就有地狱。另一款内部软件就被命名为地狱(Hell),专门用来监控同时为优步和它在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来福车服务的司机的轨迹,甚至可以监测来福车给出的价格,然后让系统自动开出更高价格来争取司机专门为优步服务。此外还有代号灰球(Greyball)的小程序,是专门针对执法机构“钓鱼执法”的反制措施,通过将执法者与普通用户区分起来,然后给执法者的优步推送虚假信息,让他们无从打击优步的司机。更有甚者,优步还雇用前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和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情报人员,刺探各种情报,甚至把竞争对手和媒体也列为刺探情报和挖黑的对象,完全没有节制也没有底线。


卡兰尼克治下优步的科技控制和科技偷窥的文化,也是唯成长论迷思的另一缩影。为了获得更快成长,超越对手,同时规避监管,是不是什么高科技手段都可以采用?平台上用户的隐私信息公司是否可以从“上帝视角”用来牟利?这不仅仅是优步的问题,也是所有高科技平台急需回答的问题。


第三,优步作为零工经济中重要的双边市场,对优步司机的刻薄寡恩,让人怀疑零工经济是不是数字经济时代进一步将工人“异化”的工具?


优步是典型的双边平台,一方面需要有客户,另一方面需要有司机,两者都达到一定水平之后,这个市场上才会有交易的黏性,才会形成多次交易。在发展的早期,优步每进入一个城市的市场就需要砸大量的钱,吸引司机进入市场,帮助消费者形成消费习惯。但随着优步的壮大,作为一家双边平台,它只着眼于用户的提升,不再考虑提供服务者的生存状态,不去考虑司机的福祉,甚至为了控制成本,在全美各地打官司,确保司机是平台上的自由职业者,而不是优步的雇员,优步因此也没有为他们提供社保和医保的义务。


很多人喜欢优步的服务,因为方便。但是司机却无法在优步平台上长期得到获得感,这恰恰是卡兰尼克本人的盲点,也是科技平台“大跃进”时最容易忽略的问题。其实,加一个给小费的功能都会让司机们更开心,可这不是卡兰尼克的风格。骨子里,他认为司机只是暂时提供服务的人肉机器,很快就会被优步自己开发的自动驾驶汽车取代。


2020年,优步出售了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2021年,优步在重要的海外市场伦敦输掉了官司,需要把平台上的司机确认为企业雇员并提供福利。显然,无论是技术进步还是应对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舆论,都不符合卡兰尼克的预期。




在上一个十年,优步曾经是以软银等风险投资为代表所投资的独角兽中的佼佼者。进入后新冠的新一个十年,《热血野心》中所揭示的问题,恰恰是唯成长论所催生的巨兽必须回答的。

序言


那一晚,谁都不想走路回家。


2014年,波特兰的冬天很冷,人们需要穿上厚厚的外套御寒。市中心的公共交通十分繁忙,车上挤满了学生、上下班的通勤人员和节假日疯狂购物的人。那周的早些时候下了雪,道路上非常湿滑,到处是融化的雪水和雨水。百老汇大厦两旁的树上闪烁着白色的圣诞灯,烘托着圣诞季的喜庆气氛。在这样的夜晚等公交车并不舒服,到处都潮乎乎湿漉漉的。当地交通运输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寒风中打车,心情倍感烦躁。


实际上,这些人并不是真的想打出租车回家。他们在波特兰交通局工作,接到了一个指令:找出优步司机,阻止他们提供打车服务。优步是一家快速发展的打车服务初创公司,数月来一直尝试与波特兰的政府合作,试图让优步打车服务在该市合法化,但最终放弃了谈判。那一晚,在未征得交通局同意的情况下,优步擅自启动了服务。


对优步来说这已是家常便饭。从2009年开始,公司一直在与立法者、警察、出租车司机和车主以及交通运输工会等对抗。优步的联合创始人和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认为,整个交通系统都受到了操控,要与像优步这样的初创公司对着干。他和硅谷的许多人一样,相信技术的变革力量。优步的打车服务利用智能手机、数据分析和实时GPS(全球定位系统)读数等强大的功能,提供高效的服务,连接买家和卖家,改善人们的生活,造福社会。可总有人对此持谨慎态度,维护陈旧的系统结构,维持刻板的思维方式,这一切都让卡兰尼克感到沮丧。他认为控制和把持出租车行业的机构都是十九、二十世纪的产物,早已陈旧腐朽不堪。优步的出现就是要打破陈旧思维的桎梏,引领行业进入21世纪。但是,交通管理人员听令于立法机构,立法人员也得遵从资金捐助者和支持者的意愿,而那些资金捐助者中就包括想让优步出局的出租车司机联盟和大型出租车公司。


在波特兰,优步曾经尝试过和平协商以解决问题。前一天,卡兰尼克派政治战略专家大卫·普劳夫去推动和城市交通局官员的谈判。普劳夫能说会道,是天生的政治家。许多人认为他在政治领域的经验曾帮助奥巴马赢得2008年总统大选。他很清楚哪些话能直戳当地政客的要害。他致电和蔼可亲的波特兰市市长查理·海尔斯,简述了优步的计划。海尔斯是在市政厅办公室接的电话,当时交通局委员史蒂夫·诺维克也在他身边。


如果说海尔斯是个好好先生,那么诺维克就是严厉的执法者。诺维克身高约4英尺9英寸(约为1.45米)[1],戴着厚重的眼镜,生气时爱不断提高声调,活像一只斗牛犬。他母亲是服务员,父亲是新泽西工会组织者。诺维克天生残疾,没有左手,双腿也都没有腓骨,但他身残志坚,极具拼搏精神。18岁从俄勒冈大学毕业拿到学士学位后,他继续深造,于21岁获得了哈佛大学法学学位。诺维克颇具幽默感,曾在宣传活动中为残缺的左手戴上金属钩状的假体,戏称自己为“钩子斗士”。


普劳夫在电话里以友好的态度与两位波特兰当地官员交谈,用质朴友好的语调告诉对方,优步为进军波特兰市场已经准备了很久,计划第二天在波特兰市区推出打车服务。


普劳夫说:“我们已在波特兰郊区开展服务,波特兰市区对我们的服务需求呼声也很高,需求量很大。”普劳夫为优步设计的宣传语相当机智,听起来十分符合民意。优步打车服务能让个人利用自己的车辆,根据自身条件自行安排时间来赚钱。这还能有效减少路上酒驾的人,改善城市公共安全,以及在公共交通不完备的区域为人们提供方便的出行选择。普劳夫接着说道:“我们是真心诚意想为波特兰市民提供服务的。”


诺维克并不买账,他把左手的钩子钩在市长的桌子上,说道:“普劳夫先生,如果直接告诉你这么做是违法的,显得我不太礼貌。但你们所谓的计划,可不光是讨论是否要改变出租车法规的事情,这事关一家公司是否有权认为自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几个月来,海尔斯和诺维克充分了解了优步,优步自己在做好准备入驻某市后,就长驱直入地进来开展业务,这是不行的。当地的出租车工会会陷入恐慌,更何况一些现行法律明令禁止优步提供的某些服务。由于网上打车是新现象、新事物,波特兰的现行法律法规并未对此做出规定,针对优步业务的法律尚未出台,因此,优步必须等待。


这也并非海尔斯和诺维克不近人情,不懂变通。海尔斯曾承诺一上任就全面改革交通运输法律法规。几周之前,有一些美国城市出台了规定,允许共享居住空间公司爱彼迎在该市范围内合法经营,波特兰也是其中之一。一年多来,优步希望这个有远见的城市也能以开放的态度对待共享乘车。


但波特兰的开放与善意还是赶不上卡兰尼克的节奏。如今,双方陷入了僵局,诺维克在话筒中吼道:“请你的垃圾公司滚出我们的城市!”普劳夫吃了瘪,只能沉默不语。


优步的和平启动计划无奈落了空。过去5年,优步从一家仅有几名技术人员窝在旧金山公寓办公的创业公司,成长为在全球数百个城市运营的新兴行业巨头。它入驻一座又一座城市,派遣城市突击团队到当地招募数百个司机,为智能手机用户派送免费乘车券,开拓市场。当地权威机构往往还没来得及追踪监控,优步司机早已接上乘客开始营业了。优步的城市市场开发早已自成体系,甭管市长和他的执法者说些什么,优步照样会在波特兰开拓市场,卡兰尼克已经不想再等了。


此时,波特兰市以南将近1 000公里的旧金山市,在位于市场街1455号的优步总部,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正在办公楼内健步快走。


这位38岁的首席执行官喜欢走来走去。他的朋友都对此印象深刻,他的父亲也曾说过,少年时,特拉维斯就老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房间地板都差点被他磨出洞来。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习惯并没有消失,他更爱踱步了。有时他在与不熟悉的人进行商务会谈时,也会站起身来,走上两步。


“不好意思,我得站起来走两圈。”卡兰尼克常一边这么说,一边从椅子上起身踱起步来。接着,他会满怀激情地继续之前的谈话。优步总部的员工早已习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