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市场营销 > 第三种生存:王志纲社会经济观察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三种生存:王志纲社会经济观察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第三种生存:王志纲社会经济观察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第三种生存:王志纲社会经济观察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著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7-01

书籍编号:30747095

ISBN:978754590906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98431

版次:1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市场营销

全书内容:

第三种生存:王志纲社会经济观察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copyright





原版序言




这是一个传奇的时代,这是一个变化莫测的时代。这个时代能使人变成神,也能使人变成鬼。我庆幸自己生于这个时代。


回首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十多年的社会变迁,我认为,知识分子下海,可以称为这段风起云涌、潮涨潮落的岁月中情节最为精彩、最富有戏剧性、也是最耐人寻味的时代乐章之一了。


曾几何时,无数昨天还坚守着自己精神家园的知识分子们蒙受了时代的感召,纷纷逃离体制的牢笼,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中。作为其中的一员,经过10年的市场洗礼和江湖历练,我也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野生动物”,一个在很多人眼里难以形容和概括的“不明飞行物”。


市场经济彻底地改变了中国文化人几千年来的宿命。在封建专制体制下,自古华山一条路——“学而优则仕”,但在官本位的社会结构中,真正能够走通这条路的却往往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读书人一旦求仕失败,就只能靠内省、靠修炼、靠独善其身来解脱自己。这就决定了无论文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只是一个依附阶层、一种官僚体制的点缀,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即使放浪形骸如李白这样的人物,当他听到天子的召唤时,也不禁流露出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兴奋与迫切之情。


而在一夜之间,市场经济的浪潮撞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中国文化连同知识分子的命运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转折、大解脱。值此数千年一遇之变局,知识分子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命运,可以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学识,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生存方式了。


然而,知识分子下海谈何容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市场经济的通行法则。在这冷冰冰的法则之下,有些人在与市场的博弈中充分释放了自己的潜能,逐渐从“羊”进化为“狼”,但同时也比“狼”更凶猛,比商人更商人;有些人在“狗群里学狼叫”,把自己从“绅士”彻底地变成了“流氓”;有些人由于水性欠佳,铩羽而归;还有人在呛了几口水之后爬上岸来,开始用纯粹批判现实主义的眼光审视周围的一切。于是,我们不可避免地看到,当压抑了几千年的知识分子们一夜之间获得了多重选择的自由和机会时,当他们开始从“圈养动物”向“野生动物”进化时,当他们终于不再为五斗米折腰、可以挺起腰杆儿做人时,知识分子与生俱来的品质和光芒也渐渐地被残酷的现实消磨殆尽,往日的精神家园大多成了一个美好的记忆,一个似曾相识的灵魂倒影。


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悖论。知识分子下海,要生存,首先要学会与狼共舞。而只有敢于进入狼群,被市场接纳,才能学会与狼共舞;也只有善于与狼共舞,才能在市场中兑现知识和智慧的价值。但在与狼共舞的过程中,知识分子又难免会被狼群所同化。


那么,知识分子到底有没有可能走出一条既财智双赢而又不扭曲自身人格的路径呢?


自下海第一天起,我就试图探寻和破解知识分子的市场化生存之道。身处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与市场进行力量博弈、与企业家过招、与政府官员对话之境,我始终在思考和求证着这样的命题:知识到底有没有独立存在的价值与可能?在市场经济风行的今天,知识分子独立的人格是否存在?更重要的是,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财富高”的滚滚红尘中,文化人能否获取一种独立生存、独立思考并发出独立声音的自信和尊严?


尽管这看起来有点堂吉诃德式的自不量力,但我坚持了,而且走出来了。回首下海10年的路,我越来越感觉到,这条路不仅有,而且还是一条有着广阔空间的康庄大道。


在与狼共舞的过程中,我始终在努力地探索着一种外圆内方的生存之道,不让自己成为真正的狼,而是保持羊的本性,保持羊的善良、淳朴和超然。或许是天意,属羊的我命中注定是一只羊,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与大多数下海的知识分子不同的是:10年来,我与我的团队始终处于卖方市场。作为中国顾问咨询业的一分子,我们既有着对中国国情和宏观走势的深刻把握,又有着对企业和市场近乎刻骨铭心的熟悉与感悟,还有着对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资源的独特理解与整合方式,并且不断地与时俱进,真正做到了“引领市场潮流,享受冲浪乐趣”。


正是因为独特的方法论、丰富的积累以及日复一日的市场磨炼,在市场博弈中,我才能始终保持一份超然的心态、一个独立的视角甚至是一种个性化的表述方式。因此,在向不断成长的中国企业家和日趋成熟的政府官员们提供咨询的过程中,我更喜欢把我们的角色戏称为“丙方”,而不是“乙方”。


首先要感谢这个时代,为像我这样的知识分子提供了“第三种生存”的机会和可能,这是一种既不依附于达官显贵,亦不依附于财富阶层,而是与他们平等互动、平起平坐的生存方式。我深信,只有保持第三种生存方式,才可能对人、对事持有第三种眼光,也只有第三种眼光,才能见人所未见,才能无所顾忌地表达出“丙方”的观点。


正如读者在本书中将看到的,在涉及对老板、商帮、文人、地域、城市以及房地产等诸多领域的观察与思考中,我之所以敢于针砭时弊、直抒胸臆,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超人的才华,而是因为超脱。因为我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丙方,也正是这种第三种生存方式下的第三种眼光,才使我有可能表达出一个知识分子特立而不独行、超然而不乖张的声音。


我想,本书的阅读价值恐怕莫过于此吧。




王志纲


2004年12月





第一章 老板真相




弹指一挥间,下海已二十年。


二十年来,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我几乎每天都在与东南西北、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老板们打交道。


在新华社当记者的近十年里,因身处市场经济的摇篮——广东,我见识过很多老板,与他们打过很多交道,自以为对他们很了解,但直至下到海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他们知之甚少。


下海前,我看老板就像舞台下的观众看舞台上的演员一样,看见的都是他们特意展现给我们的面目;下海后,我变成了“舞台监督”或“艺术指导”,我既可以看见台下“观众”的情绪起伏,又可以看到台上“演员”们脱掉面具之后的本来面目。


以前,对老板们,我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今天,我可能有资格说,对于这个神秘而特殊的阶层,我既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当今时代,可以称之为一个老板说了算的时代,你如果不了解这个特殊的群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碰得鼻青脸肿。


诸位看官若有兴趣,就请随我来,去看看幕后真实的老板们。




别把老板当“人”




经常有人问我,老板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我的回答是:别把老板当“人”,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动物”。


当然,这一评判并没有对中国的老板群落进行道德批判的意图,我也不喜欢用非黑即白的方式去分析老板,我所感兴趣的,仅仅是他们独特的生存环境以及在这种复杂、险恶的环境中他们的生存方式、生存智慧与生存技能。


2003年7月,应成都市政府的邀请,我们前往成都做“大成都”城市发展战略策划,因此去了一趟峨眉山。当地的导游告诉我们,在政府的保护政策下,峨眉山的猴群队伍急剧膨胀,已由过去的一群变成了现在的五群,各群皆由其猴王统领。在山中行进,我们突然看到一只体格健壮的公猴独自躲在一个角落,落落寡合,满脸悲戚,浑身伤痕累累。同行中有好奇者向导游询问其中缘故,导游道:“此乃失势的猴王。猴王的地位既不是钦定的,也不是世袭的,更不是选举产生的,而是靠竞争获得的。任何一只公猴,如果自认为具备了足够的实力,就可以鼓足勇气向现任的猴王挑战。猴王争夺战往往异常惨烈、残酷,但结果却是十分公平的——不相信眼泪,只凭借实力!”


有人问:“猴王争夺战,争的是什么?”导游笑了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的社会是这样,猴的群体也是如此。获胜的猴子一旦称王,在猴群中便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也取得了与此地位相应的特权,比如所有好吃、好玩的东西,要先进贡给它;所有的母猴,理论上都应纳入它的‘后宫’,它有优先交配权。”


原来如此。听完猴王争夺战的故事,我兴趣盎然地与新猴王照了一张照片,多年前我曾来过峨眉山,当时在路上也碰见过一群猴子,不知这只新猴王是不是当年猴群中的一只?看着猴群,我脑海里突然产生了一串奇特的联想,想到了商海中搏杀的老板们……


记得有人曾经打过这样的比方: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是狮子,它们为适应环境的变化在中国建立的合资企业是豹子,而那些在“腥风血雨”中厮杀出来的本土公司是土狼,华为的任正非、联想的柳传志、海尔的张瑞敏、TCL的李东生就是这些土狼中的杰出代表。


什么是土狼?看过《狮子王》的人大概对它们有深刻的印象——它们既无狮子的威猛、老虎的凶悍、猎豹的速度,也无苍鹰的利爪、毒蛇的牙齿,但是却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对成功、对出人头地的强烈渴望。它们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修炼出对危险和机会的特殊直觉;它们体格强健,四处奔跑却永不疲倦;它们嗅觉敏锐、行动快捷,能够巧妙地避开陷阱,迅猛地抓住猎物;它们熟悉每一种利益格局,懂得在灰色领域中如何灵活自如地穿行;它们永不言败,屡败屡战是常态。而这些,就是中国的土狼们能够用三流的技术抢占一流市场、取得一流成就的根本原因。


土狼!对于中国的老板阶层来说,这一形容的确足够传神。但是,中国的老板阶层太复杂了,观察他们,恐怕还要从多角度进行扫描。


首先,老板们个个都有一双铜钱做的眼睛,即构建他们心智模式的决定性因素是其对利润的追求。人们观察世界、认识世界的基础与框架是其独特的心智模式,有什么样的心智模式就会有什么样的世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老板们都是“经济动物”。一个称职的老板,他所见、所闻、所知的任何东西,不管是政治、经济,还是历史、文化,甚至是人们无意中的奇谈怪论都可以通过其心智模式和敏锐的眼光转化为商机,从而转化为利润。


追逐利润、创造价值既是企业的使命,也是老板的天职。松下幸之助曾不无激愤地说:“企业最大的罪恶就是不赚钱!”


多年之前,四川的农民抱怨海尔洗衣机的质量不行,经常死机。维修人员最终查明,原来这些农民用洗衣机洗红薯。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可能会教育农民兄弟:以后不要再用洗衣机洗红薯了,这是用来洗衣服的。但是张瑞敏就不这样做,因为他的本分是创造利润,而不是教育农民。于是,他马上嗅出了商机——市场需要一种既可以洗衣服又可以洗红薯的机器。后来,这种双用洗衣机推向市场,并大受欢迎。


老板们之所以需要一双铜钱做的眼睛,是因为金钱乃老板们真正的生命之源。只要看到老板们双目无光、面容憔悴、有气无力,我就知道他们最近一定是“流年”不利:或错失商机,或赚钱不多,或亏损甚巨。这种时候,他们会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对我说:“对不起,王先生。最近睡眠不好,神经衰弱,头疼得厉害,胃口也不行。哎,老板真不是人当的。”


这正是:世人都说老板好,唯有金钱忘不了。


过了一段时间,再见到前时碰过面的老板,他就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双目炯炯,犹如闪电;印堂发亮,声若洪钟。他会按捺不住兴奋地说:“很成功,很成功!”继而亮出他们赶超李嘉诚的宏伟计划。


如果说财富是致命的吗啡,那么老板则是食量巨大的瘾君子。没有不断加量的咖啡因,老板们的生命将会因此而苍白,甚至枯竭。


其次,老板们的鼻子灵敏得像警犬、鲨鱼一样。无论是生存、发展的机会,还是危险的气味、灾难的降临,他们总能异常机敏地嗅出。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即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某条路就是发财之路、某个时机就是生财之机的时候,机会往往已经离我们远去了。而老板之所以被称之为老板,就在于他们能在机会女神尚未向世人展露其绝代风貌时,就可以闻香识真容;像鲨鱼一样,只要数公里之外有一点点利润的血腥味,他们就能异常迅猛地扑向猎物。


20世纪90年代初期,任正非创立华为时,可谓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国内市场几乎是跨国狮子——西门子、朗讯、阿尔卡特等大公司的天下,华为生产的交换机很难打开国内大电信运营商的防线。一次,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到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视察时,邀请企业家参加座谈,任正非也叨陪末座。这种时候,一般人可能更多的是因自己得见天颜而深感三生有幸,而任正非窥见的却是千载难逢的商业机会。他不无忧虑地对总书记说,程控交换机是关系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存与发展的大问题,说它与国防一样重要,丝毫也不过分,但现在国内各大电信公司使用的程控交换机大部分都是外国公司生产的。任正非的潜台词就是:使用国外厂商生产的程控交换机,无异于将自己的秘密示人。这句话给总书记的震动很大。后来,朱镕基总理到深圳视察时,专门召集四大银行的行长,让他们帮助华为解决资金难题。从此,任正非与他的华为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春天。


再次,老板们的耳朵是顺风耳,比老鼠的耳朵还要灵。无论是平常琐碎、熙熙攘攘的市井之声,还是丝丝缕缕、若断若续的宫廷动静,甚至是大洋彼岸一只蝴蝶轻轻抖动翅膀的声音,统统逃不过老板们灵敏的耳朵。


仔细研究华为的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它与中兴通讯可谓一对欢喜冤家。身为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兴在市场上却一直被华为打压。而最近几年,由于嗅觉敏锐、行动迅速、判断准确以及具有独特的国有背景,中兴借助小灵通的推广,狂飙突起,其国内市场份额很快与华为并驾齐驱。但尽管如此,华为战车却丝毫没有减缓的痕迹,任正非也没有廉颇老矣的衰相,原因何在?


无他,只是因为任正非做到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简单地说,就是“堤内损失堤外补”。经过多年的铺垫、渗透,华为在俄罗斯、巴基斯坦、非洲以及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等地的海外业务,在近一两年内已蓬勃地发展起来。2003年,其国外市场的销售额已近一百亿人民币。作为当年“学毛选积极分子”的任正非,与平庸的企业家不同的最重要一点是:他不仅懂市场,而且还懂政治——华为海外市场的拓展与中央的外交路线竟然惊人的吻合!


我认识一位超级大老板,他是典型的南方人,其貌不扬、不善言辞,为人极其低调,走在街上,俨然俗人,由此也闹出不少笑话。1999年他在南方房地产正做得风生水起之时,突然一个人只身潜入当时还不被人看好的北京。一次,他去看他的一个在建楼盘。探头探脑之际,被以衣帽取人的保安疑为有觊觎之心的盲流,一顿呵斥,该仁兄也不申辩,亦不现出本相,悻悻然地离去了。北京申奥成功后,他一口气在四环之内圈了5块地,每块地的规模与价值都超过了名扬天下的、潘石屹的“现代城”。与此同时,他还把眼光放到了当时并不被人看好的天津,要打造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休闲小镇。


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这个老板的排兵布阵深表疑虑——5个大盘齐头并进,现金流如何解决?如此大的体量,如何安排销售?回款如果不能及时到位,届时如何解决下一阶段开发所需的资金?管理团队来自五湖四海,彼此的行为方式、思维模式大相径庭且冲突不断,短期之内又该如何整合?甚至有人认为,这个老板的庞大企业崩溃在即。


我的看法则与众不同——这个老板不但不会崩盘,而且还会迎来一个发展的黄金期。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我知道这个老板是一个称得上战略家的人。正所谓“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他算的是以时间换空间、占据时代制高点这一笔大账,管理学上的其他问题都是成本。


下海十多年,我接触过无数老板,也见证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