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市场营销 > 财智双赢:王志纲和黄巧灵的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财智双赢:王志纲和黄巧灵的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财智双赢:王志纲和黄巧灵的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财智双赢:王志纲和黄巧灵的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路虎著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7-01

书籍编号:30747097

ISBN:978721803831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2709

版次: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市场营销

全书内容:

财智双赢:王志纲和黄巧灵的故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财智双赢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千百年来,财智分离一直是困扰中国社会的突出矛盾之一。那些怀才不遇的清高的知识分子的呐喊,穿透了整个中国历史的天空。


改革开放之初,在市场化的初级阶段,在社会转型初期,财智分离的矛盾一时间毕露无遗。以至于80年代初多如牛毛的“诗人”和文学青年一夜间消失殆尽,无数的文化人纷纷弃文从商,一些文化人在充满泥沼的道路上打滚之后,还不无自谑地叫道“我是流氓我怕谁”。在那个迷茫的时代,旧的价值体系已被打破,新的价值体系尚未重构。


改革开放的2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社会改革开放的20年走过了一些西方国家近百年的路程。在这一剧变过程当中,最令人欣喜的变化,就是财智分离的局面正在被市场化的力量迅速改写,财智互动、财智融合、财智一体乃至财智双赢,正在成为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主旋律。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国社会精英正日益向企业界,尤其是向曾一度被知识精英们颇为不屑的民营企业集中;以无形的知识为看家本事获得市场的追捧与尊重的知识分子,也越来越奇货可居。


纵观中国企业家,经过20多年的变化,今天已经是第三代企业家——财智一体型企业家领衔主演的时代了。那些已成功的第一、第二代企业家,能否通过自身的超越或外部的嫁接,实现财智一体、财智互动、财智双赢,是其能否在新一轮竞争中立足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之所在。


再看中国知识分子,也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时代特征,那些能够在市场化的洗礼中浴火重生、超越自我的知识分子,正在积极重建价值观念与能力体系,努力将智商、情商与财商相融合,从而真正具备了经纶济世的功夫与实力。其中一些大智大勇的佼佼者,正在逐步实现千百年来中国文人骨子里孜孜以求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境界。


市场的力量是伟大的。市场化带给中国社会的不仅是物质生活的重建,更是精神文明的洗礼。


本书以速描的笔法勾勒的,仅是这样一个社会历史文化变化的侧面。


英雄创时势,时势造英雄。本书的主人公,杭州宋城集团董事长黄巧灵、王志纲工作室首席策划王志纲,正是财智时代涌现出来的无数的财智英雄中富于代表性的人物。也许在明天看来,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和行为难免有草莽和幼稚之处,然而即便如此,那也只能说明新生事物所具有的共性,或者说是时代进步了。


本书不是为了讲述王志纲与黄巧灵两个人或两个企业的故事,也显然不是一部专业性的书籍,而是一部纪实性的思想小品。如果本书对那些从事旅游休闲经济、房地产开发、区域经济以及企业战略管理等相关领域的人士也能有所启发的话,我们当然也深感欣慰。


我们衷心希望,本书对那些先知先觉,已经实现财智一体和财智双赢的企业家与知识分子来说,是一种惺惺相惜的印证;对那些后知后觉,正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的人们来说,是一种精神与思想的激励;对那些不知不觉,依然沉湎于传统的价值观念,不愿跳出舒适的温水的人们来说,能够成为一种积极的鞭策。这是我们写作此书的初衷。


财智时代,小荷才露尖尖角。随着中国社会市场化的持续深入、中国加入WTO的日益临近,以及大众消费时代的全面到来,在未来十年里,中国企业将由目前的诸侯八百小国三千进入到一个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新竞争时代。这个时代的突出特征,将是战略性的知识乃至思想,即所谓“兵法”,日益成为企业克敌制胜的关键。


今天的故事,就是明天的历史。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路 虎


2001年9月于深圳





上篇 财智互动




天城,一个梦幻中的城市,此城只应天上有,缘何降临在人间?


世纪之交,“杭州天城”犹如一艘刚刚浮出地平线的航母,代表着中国民营旅游业发展的新方向。


天城传奇,既不是企业家的神话,也不是策划家的神话,而是“财智时代”企业家与策划家珠联璧合、联袂演出的动人心弦的真实故事……






第一章 清明上河图




公元1994年,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一个神秘的男子从海南天涯海角悄悄“潜回”他的祖居地杭州。他没有带回来金山银山。在他的行囊之中,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只有一张布满指痕而没有任何文物价值的《清明上河图》。




公元1994年,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一个神秘的男子从海南天涯海角悄悄“潜回”他的祖居地杭州。这个30出头的年轻人,立誓两年内要在杭州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然而,此时的他,除了肩部以上的头脑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资本——这个年轻人就是今天中国最大的民营旅游企业“杭州宋城集团”的老板黄巧灵。


一到杭州,黄巧灵就来到了魂牵梦绕的西湖。驿外断桥边,物故而人非。伫立桥头,凝望深邃的夜空,黄巧灵不禁思绪万千。


1986年,20多岁的他,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作为中国第一批下海的文人,揣着2000元钱只身来到海南创业。商海浮沉,涉足过多种行业之后,最后他发现自己还是钟情于旅游,并在这一行落了脚。在他的眼里,旅游作为一种娱乐大众的“大众美学”,本身极具创造性色彩,可以自由自在地挥洒创意与浪漫。然而,月是故乡明,不管他身居何处,对杭州、对西湖的情感总是那么难以割舍……


眼前的杭州对黄巧灵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改革开放10多年来,沿海地区的经济已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不曾想到,名声在外的杭州的发展却慢了半拍。此时的杭州,依旧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曛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古老景象。提起古都杭州,在人们的脑海中除了西湖这个百说不厌的名胜之外,似乎很难再浮现出其他新鲜东西的影子来。杭州就是西湖,西湖就是杭州——外地人这么看,本地人也这么看。翻开杭州地图,整个城市的空间格局明显是以西湖为中心向外缓慢扩散,“西湖情结”使这个城市一直长不大。优美的自然环境,浓厚的传统文化,加上古都的历史基因,使杭州成了一个极为典型的休闲型都市,处处都洋溢着一种与世无争的平和之气和惟我独尊的历史优越感。西湖这个天然聚宝盆,每年都为这座城市吸引着大量的人流、物流和商流。杭州人世世代代躺在西湖母亲的摇篮里,生活虽不是最富裕,日子过得倒也蛮舒坦,蛮滋润的。因而,杭州人不可能像周边的温州人、义乌人和东阳人一样“穷则思变”,于逆境中脱颖而出。在市场经济时代,杭州本地人还有着南宋遗风。历史文化的积淀在某种程度上正在制约着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古老的杭州犹如一头美丽的睡狮。


望着古老的杭州城,黄巧灵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创业冲动。


此次回乡创业,黄巧灵带回来的不是金山银山。在他的行囊之中,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只有一张布满指痕而没有任何文物价值的《清明上河图》。如果将其丢在大街上,人们可能不屑一顾,说不定把它当作一张废纸扔进垃圾箱。然而,在这个年轻的创业者的心目中,它却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因为在这张图里,浓缩着他的人生抱负和一个宏大的事业梦想——他要在杭州搞旅游开发,重现历史的《清明上河图》,建造一座世界一流的宋文化主题公园——“宋城”。正是带着这个梦想,黄巧灵又回到了杭州。虽然这一切还只是一个梦想,然而,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有什么比燃烧的梦想更重要的呢?


黄巧灵的创业史颇具几分传奇色彩。


回到杭州的第二天,天刚刚破晓,黄巧灵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杭州天工艺苑——那里陈列着“清明上河图”的模型。围着模型,痴迷的他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反复琢磨,还拍了很多照片,不知不觉在那里泡了一整天。他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当夜,这个模型不幸被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成了灰烬。每每回想起这个插曲,黄巧灵总是为自己能成为最后一个目睹到“清明上河图”模型的人而感到庆幸。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模型的“宋城”烟消云散,但一个活生生的“宋城”浴火重生,竟要在一个年轻的创业者手里复活了。谁又能说这不是时代的造化呢?


然而,梦想毕竟是梦想,梦想与现实之间还有着并不轻松的行程。也许是生不逢时,或是杭州的文化根基太深厚,当黄巧灵提出自己的大胆构想时,很多行家都摇了摇头。


论天时,当时正是中国的主题公园由热转冷的阶段。人们对主题公园的前景普遍不看好。


在世界范围内,主题公园首先出现在经济发达、科技先进的美国、欧洲、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地。


1952年,荷兰建成的马杜罗丹微缩公园是世界上最早的主题公园,它的出现迄今尚不到半个世纪。但这个现代旅游业的新“宠儿”已迅速风靡世界。仅美国、法国和日本三国,就已拥有各类主题公园近150个。尤其是美国的“迪斯尼乐园(DISNEY LAND)”,更成为全美及全世界男女老少趋之若鹜的旅游胜地,“迪斯尼”几乎成了主题公园的代名词。


1955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问世的迪斯尼乐园,由于其创业者和继任者的胆识、气魄,以及独特的市场策略和经营策略,至今风光依旧,游客云集。据《经济学家》报道,1995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品牌评估结果中,迪斯尼高居第三位,品牌的市场价值为470亿美元,营业额约121亿美元。迪斯尼已成为20世纪世界各地家喻户晓的品牌之一,并与可口可乐一样,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迪斯尼乐园成功后,先后于1955年、1971年、1983年和1992年被“克隆”到美国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日本东京和法国巴黎,它们的年均游客量在1200万至1700万之间。游客一般要逗留一两天才能比较全面地享受迪斯尼乐园提供的节目和娱乐,这给乐园所在的城市和地区也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商业机会。正是由于迪斯尼乐园可以带动所在城市及周边地区的发展,同荷兰的“小人国”、日本宫崎的“海洋巨蛋”、澳大利亚姆尔拉巴的“海洋世界”、香港的“海洋公园”等一样,成了开发旅游城市的有效模式。


进入20世纪末以来,旅游业作为朝阳产业和绿色产业,吸引了投资者越来越多的关注。1989年,深圳人首开先河,投资1亿元建成人造景观“锦绣中华”,在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游人络绎不绝。“锦绣中华”不足2年便收回投资。随后开业的“世界之窗”,头7个月营业收入竟超过2亿元!仅这两个相傍的景点,即提供近5000个就业机会,使得当地饭店入住率保持在90%,房产价格比邻近地区高出30%!其后,“中华民俗文化村”又与“锦绣中华”、“世界之窗”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使深圳华侨城成为中国旅游的新热点。据有关资料,近5年来,华侨城景区共接待了3000多万旅客,营业收入近30亿人民币。华侨城的成功,也使深圳一跃成为全国的重点旅游城市。


一花引来万花开,深圳华侨城的示范在全国掀起了主题公园热潮,一时各地上马的主题公园数以百计。然而,重复建设却使许多项目失去了优势。这些主题公园建设者在重复别人的杰作时,往往只注意到了前者的骄人业绩,却忽略了其特有的环境与条件。


要知道,深圳华侨城的区位优势是十分特殊的:华侨城的成功,在于它依托着充足而富于消费力的客源市场。除深圳本市的300万居民外,每年还有500万人次的“入境客”。另外,港澳地区有600万居民,每年从世界各地抵港澳旅游的游客也近600万人次。海外游客先来这里感受一番中华文化的瑰丽多彩,先游“假”的,再看“真”的,其乐融融;而内地人在这儿过一把“出境瘾”,也不啻一件乐事。离开了深圳的特定环境,类似的主题公园就未必成功。就连香港中旅集团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克隆”出的第二个“锦绣中华”,也以每年亏损1000万美元宣告失败。大江南北一窝蜂似地建起的几百个“西游记宫”,冷冷清清,门庭冷落鞍马稀。类似这样的项目一哄而上,简单模仿,粗制滥造,很快相继倒闭与停业,舆论一时大哗。人们自然而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主题公园究竟应向何处去?


面对主题公园的经营出现的两极分化的状况,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也开始交锋:一种意见认为,传统单一的无主题娱乐场所已经难以满足人们休闲度假的需要,主题公园作为一种舞台化的休闲娱乐活动空间,完全是经济与科技发展的必然产物,主题公园促进了旅游业结构调整,是中国旅游业大发展的基石;另一种看法则认为,主题公园不过是一种“快餐文化”,中看不中吃,应当将其关闭。


中国主题公园由热而冷,在关于主题公园的探讨和议论中,指责主题公园的多了,认为中国不该建此类项目;有人断定主题公园投资大、寿命短;甚至有人把主题公园的建设和经营中存在的问题简单地归咎于旅游管理部门的管理失控。其实,从深层次分析,这些现象的出现是中国旅游经济尚不成熟的一个侧面,也反映了我国旅游业在策划、设计、投资、建设、经营和管理上的缺陷。归根结底,是市场意识淡薄、市场经济幼稚的结果。


而这就是黄巧灵开发宋城景区之初所遭遇的天时。


论地利,似乎也不容乐观,多数人还是不看好:


——“杭州西湖景区知名度这么高,容量那么大,不会有多少人对小小的宋城感兴趣。”


——“主题公园的生命周期都很短,通常只有两三年。宋城的投资风险很大,几年之后就可能死掉。”


——“宋城的选址有问题。不是选在宋城古址(凤凰山),假古董的生命力一定很脆弱。”


——“宋城只能是一个大杂烩,不伦不类,太过俗气。”


——“本地人不会感兴趣,而外地人只认西湖。”


……


的确,杭州以西湖一极为中心的旅游格局由来已久,要一下子改变人们的思维定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时(1994年前后)全国上下正兴起房地产开发热,又赶上了“开发区热”,各地正忙着热火朝天地大搞开发区。当时人们的头脑基本上还是只注重工业的“工业花岗岩脑袋”。对于作为第三产业的旅游业,尤其是民营旅游业,并没有放在眼里。至于主题公园,除深圳华侨城等少数成功的先例之外,北京、上海、无锡等地的主题公园都不景气。要么半死不活,要么中途夭折。对这一领域,没人看好,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早在20世纪80年代,杭州就有人提出开发以“宋文化”为主题的旅游项目。但此后10多年一直没人敢动。


所以,黄巧灵是第一个在杭州吃“宋城”这个螃蟹的人,他所遇到的种种阻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黄巧灵偏偏不按“牌理”出牌。


他认为,主题乐园的建设和经营是一种市场行为。决定其投资和经营成败的关键,在于是否符合旅游市场的经济规律,在于研究策划、经营管理、品牌营造和市场推广。主题公园作为一种智力产业,一种富有文化内涵的旅游产品,如何做到既引进国外主题公园的概念、设计与技术,又在民族传统文化中寻找自己的特性,确立自己优异的品质,是中国主题公园成败的关键。在杭州,由于自然造化和祖宗遗存太过丰盛,建大规模主题公园成了冷门,如果谁能打开这扇“冷门”,说不定就是一个阿里巴巴山洞。


虽然宋城项目上马时,全国主题公园已经更新了两代,上面套住了3000亿元的投资。主题公园几乎成了“死胡同”的同义词。但黄巧灵偏不信这个邪,他执著地认为,主题公园本身并未过时,关键在于找到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与公园给予的回报相称这一结合点。也就是公园的品味、档次、文化内涵要真正让游客觉得钱花得值。


在黄巧灵看来,当时杭州以观光为主的传统旅游方式已渐露疲态,高品位的人文景观正可以起到积极的互补作用。主题公园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呼之欲出。天时地利齐具,只欠人和了。


“宋城根植于杭州这块历史文化沃土,又依托以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