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市场营销 > 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智纲智库(王志纲工作室)著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07-01

书籍编号:30747099

ISBN:978701006064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7523

版次:1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市场营销

全书内容:

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王志纲工作室著.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3


(王志纲战略思想库王志纲主编)


ISBN 978-7-01-006064-4


Ⅰ.城…Ⅱ.王…Ⅲ.城市经济—经济发展—研究—中国ⅣF299.277-11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07)第013006号




书名:城变——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




作者:王志纲工作室


特约编辑:李宁


责任编辑:刘一冰


书号:ISBN 978-7-01-006064-4


出版发行:人民出版社


地址:北京朝阳门内大街166号100706


网址:http://www.peoplepress.net


经销:新华书店


印刷:北京市密东印刷有限公司


开本:787毫米×1092毫米1/16


印张:1475


字数:220千字


版次:2007年4月第1版


印次:2007年4月第1次印刷


定价:3200元




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21世纪,是城市的世纪,是城市大变革的世纪。


人类正处在一个急剧变革的时代。进入21世纪,随着全球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城市日益成为人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主体,城市功能和形态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全球化背景下的“城变”已成为城市发展的主旋律。有些城市由于率先实现理念创新和战略变革,主动融入全球化,正在逐步发展成为富有竞争力的区域性或全球性的国际城市;而那些后知后觉、固步自封的城市,不管曾经多么辉煌,都难免在全球化浪潮中被边缘化,甚至出现停滞和衰落。这种城市格局大洗牌,正在演绎着21世纪最为激动人心的“城变”。


即使有天才的想像力,有谁又能想像,当中国城市化的天幕轰然拉开,在这数千年一遇的历史变迁中,神州大地将上演多少沧海桑田、风云际会的翻腾与震荡?有谁又能想像,当中国要用几十年的时间走完西方上百年的城市化进程的时候,将会有多少风险与挑战,多少世纪之谜等待着世人去破解?


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十分迅猛,城市的变革正在加速,不同的城市各有各的发展模式和变革之道,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乱花渐欲迷人眼。当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在中国通往城市化国家的道路上,与其说是洒满了鲜花和阳光,毋宁说是面临着更多的难题与陷阱。比如城市同质化的问题,城市定位不当的问题,仅仅满足于城市形象的包装而缺乏产业动力的问题,片面强调工业化、追求GDP的问题,政府主观意志的盲目性的问题,开发与保护水火不容的问题,等等,依然困扰着在生存与发展中处于两难境地的人们。


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经历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城市化浪潮。中国的城市化既会遵循发达国家城市化的一般规律,也会体现出鲜明的中国特色。由于时代不同、国情不同,因而中国的城市化不可能完全照搬发达国家的发展模式,必须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城市化之路,我们或可称之为“中国方式”。这不仅仅需要国际化的视野,更需要来自本土的原创精神和切身行动。中国的大国崛起之路,就是中国的城市逐步融入全球化并最终深刻影响全球的伟大历史过程。


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差悬殊。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以来,东部沿海地区的城市凭借对外开放区位之便利与区域倾斜政策之优势,经济率先起飞,已经取得了超常规和跨越式的发展。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再到环渤海,这种外资驱动型、投资拉动型和工业园区主导型的外源式经济发展模式,主导了在此之前的近三十年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创造了闻名世界的“中国奇迹”。


然而,进入21世纪的中国,已经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内忧外患迫使中国经济和社会必须实现战略转型,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已成为中国发展之要务。这就意味着,在中国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尤其最为落后的西部地区,必须面对现实,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西部方式”,而不是盲目照搬东部地区城市昨天的发展模式。


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我们不无惊喜的发现:成都正在探索的城市发展模式“很中国,很西部,很成都”。


这几年来,成都最令人惊叹的变化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598平方公里的中心城区,也不仅是在各种城市竞争力排行榜上座次的提升,而是大成都九区四市六县1.24万平方公里的整体崛起。自成都2003年提出打造西部综合实力最强、人居环境最优、创业环境最佳的特大型现代化中心城市的奋斗目标以来,各级区县政府也随之全体总动员,纷纷从战略上开始重新思考自身的发展定位和核心竞争力,到处可以感受到一派奋发向上的气息和景象。


“一个成功的实践胜过一千打纲领”。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03年以来,成都所推行的城市发展战略,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城变”,正在成为中国式城市化的最佳解读方式和最佳实验田。从此种意义上来说,成都所探索的城市变革之路,我们或可称之为“成都方式”。


2003年以来,我们作为一个民间战略咨询策划机构,有幸参与了成都的这场“城变”,不仅完成了“大成都发展战略策划”,也深度介入了成都市多个区县的战略策划和专项策划(旅游产业、文化产业、新城区开发、旧城片区改造等)。我们的足迹遍及成都的第一圈层、第二圈层和第三圈层,既有锦江区、青羊区等腾笼换鸟日新月异的都市中心区,也有双流县、龙泉驿区等正在脱胎换骨迅速发展的近郊区县,更有蒲江县、新津县等仍是一派田园风光但正在谋求突破的远郊农业大县。它们所折射出的,不仅是一个西部都市重振雄风的速写,也是一个典型中国传统城市内部细胞再造的真实聚焦。


浓缩我们最近几年在成都所亲身经历的“城变”之感受,融合十多年来在全国各地为众多的城市提供战略咨询之心得,我们编著了此书。我们希望此书不是就成都论成都,而是通过成都的案例来启示和思辨新时期中国城市发展的新理念、新模式。我们相信,进入新的历史转型期的中国,诸如成都这样城市的“城变”,不仅是中西部地区城市发展的重要借鉴,对于那些同样需要转型的东部发达地区的城市来说,也有普遍性的启发。我们认为,像成都这样的中国传统城市的细胞再造,是最能代表“中国方式”的。


开卷有益。透过此书,希望你能看到中国特色的城市运营之道,看到如何寻找城市的“魂”,看到如何梳理城市的各种产业要素,从而制定出富有远见的城市发展战略;看到如何通过高举高打的的城市营销,拉动城市产业发展和城市建设的突破;看到如何打造软实力,彰显城市魅力,强化城市核心竞争力;如何以田园都市的理念建设新农村,推进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看到如何腾笼换鸟,退二进三,推动产业园区升级,保护老城开发新城,等等。作为一家之言,难免有不妥之处,但我们深信带着泥土芬芳的真实案例所透散出来的社会价值。


通过成都这样一个中国传统城市细胞再造之案例解析,值得我们思考的是,政府作为城市经营主体,该如何牵住城市定位这个“牛鼻子”,制定出科学的城市发展战略,从而实现城市的超常规发展?学者在致力于城市理论研究时,该如何更贴近市场的现实,更好地结合实际,更富有创新意识?企业家该如何站在为提升城市价值的社会高度,敏于发现所蕴藏的巨大商机,在城市变革中寻找企业发展的航海图?而相关行业者,如规划设计、广告营销等机构,在城市大转折的机遇大潮中,该如何更有效地发挥专业所长,最大限度地为社会创造价值?


如果本书能在这些方面起到实际的影响作用,让更多的城市少走弯路,让更多的“城变”更加理性、更有远见,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实际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来,则是我们莫大的欣慰。




王志纲


2007年1月30日





引言 城市的远见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千年未遇之变局




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的主要趋势。经过改革开放以来近三十年的迅猛发展,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被纳入到了全球化的大循环当中,中国日益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参与者。中国元素、中国力量和中国崛起,正在成为当今世界的重要亮点,吸引着全世界的眼球。


作为大国崛起的中国,最令人瞩目的,应当是她的城市的崛起。中国的国家竞争力,尤其体现在她城市的国际竞争力上。


在中国所发生的城市之巨变,也在改变世界的文化景观。可以说,在人类的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曾经历过当今中国所经历的城市化大潮,这不仅是中国千年未遇之变局,也是人类城市发展史上千年未遇之变局。


根据世界银行《1997年世界发展报告》,1995年中国人均GNP为620美元,城市化率为30%,同年人均GNP在500—730美元之间的11个国家平均城市化率为42.5%;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GNP为2920美元,同年人均GNP在2000—3800美元之间的19个国家平均城市化率为50.8%;中国城市化水平对世界标准模型的偏差在12至21个百分点之间。也就是说,中国的城市化有很大的提升潜力空间等待释放。


从1990年到2000年,中国城市化水平从18.96%提高到36.1%。按照国际经验,当城市化水平达到30%的临界值时,将进入加速城市化阶段。截至2005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达到43%,城镇人口为5.62亿。中国的城市化率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到2020年城市化率将达到60%,到2050年之前将达70—75%,这是21世纪上半叶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转型的主题。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还要有8亿多农民转变为城市居民,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社会转型。中国成为世界城市化的重要推进器,在21世纪世界发展中,中国实施城市化战略的行动,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其意义早已超出国界的范围。


“沉舟侧畔千帆过”。在全球化背景下,百舸争流的中国城市发展格局正在重新洗牌,一些城市通过战略创新而主动融入全球化,成为富有竞争力的国际化城市;一些城市在固步自封当中被边缘化,甚至出现停滞和衰落。


转型期的中国,面临着众多的机遇和挑战。随着发达国家和地区新一轮产业结构的调整,中国成为传统制造业的承受地,成为“世界工厂”,能在较短的时期内完成工业化过程,使绝大多数地区迈入工业化社会,进而改变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和城乡空间结构。


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悬殊,东、中、西“三个中国”存在明显并在继续扩大的发展梯度。同时,反梯度的市场化力量也在试图打破既有的城市格局,通过形成城市圈、城市群乃至城市带,抱团发展,合纵联横,提升城市与区域的竞争力。


在东部中国,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地区的城市体系已经开始进入到网络化的高级阶段,领跑中国经济,并正在成为世界城市体系中的重要影响力量,甚至未来的领导力量。


在中部中国,随着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和“中部崛起”战略的实施,中部的大、中城市也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大武汉等中部城市圈正在崛起。


在西部中国,区位相对偏远而资源极其丰富,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城市化进程也比较缓慢,但那些大型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却有可能在其广大的腹地里独享雨露阳光,成为参天大树。


这应该感谢信息时代的到来——正是因为信息革命,才给了西部中国的大型中心城市融入全球化进而异军突起的机会,使其成为全球经济进入西部中国的重要门户,从而充分发挥其后发优势。


这就是信息时代中国城市发展格局的基本图景。城市之间的竞争日益加剧,城市必须在合纵联横当中找准自身的战略定位,制定好航海图,才有可能在百舸争流的城市竞争格局中脱颖而出。


中国城市大洗牌,中国要用几十年的时间走完西方上百年的城市化进程,机遇与挑战并存,当下的中国,正在演绎着21世纪最为激动人心的“城变”。


这在前所未有迅猛的城市化浪潮中,城市的变革正在加速,涌现出诸如“特区热”、“开发区热”、“招商引资热”、“城市形象热”、“花园城市热”、“优秀旅游城市热”、“新城区热”、“房地产开发热”、“经营城市热”、“宜居城市热”、“魅力城市热”、“城市营销热”等层出不穷的“城变”热潮。


乱花渐欲迷人眼。其中不乏成功之道,也不乏失败教训。过于迅猛的城市化浪潮中难免泥沙俱下,出现各种问题。应当说,在中国通往城市化国家的道路上,面临着更多的难题与陷阱。比如:


——城市定位不清,没有城市灵魂,千城一面的同质化发展问题;


——仅停留于城市表面形象的包装,动辄大兴土木建设大而无当的广场等政绩工程,而缺乏产业造血能力,城市形象上去,综合实力下来的问题;


——片面强调工业化,盲目追求规模速度,唯GDP至上,城市GDP上去,城市地位下降的问题;


——城市建设破坏城市优秀的历史传统,片面追求现代化或言必称西、崇洋媚外,丧失城市历史文脉的问题;


——大跃进摊大饼式的城市化,以及城乡发展脱节,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


……


盘根错节的问题,困扰着在生存与发展中处于两难境地的人们。


可以说,在中国的政治与经济体制下,城市的发展或多或少都呈现出一种英雄主义特征,城市的战略决策者,也就是城市领航者的角色至关重要。如果领航者没有全球化的战略视野,没有差异化竞争,寻找个性化的城市战略定位的意识,就难以找到符合客观规律和区域实际情况的城市变革之道。


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东部中国的城市凭借区位优势和先发优势,通过“三来一补”、“两头在外”等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率先实现了超常规发展。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再到环渤海,诸如广州、深圳、东莞,上海、昆山、宁波,天津、青岛、大连,这些备受外资青睐的时代宠儿们,正在迅速成为世界工厂,成为外资进入中国的桥头堡和大本营。


概而言之,开发开放至今,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基本上是外资驱动为主、投资拉动为主和以工业化为主导,是一种典型的外源式经济发展模式。通过之前连续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长,创造了闻名世界的“中国奇迹”。一时间诸如“深圳速度”、“上海崛起”、“昆山模式”等激动人心的城变传奇,似乎已成为中国崛起的代名词,成为国内众多城市争相效仿、顶礼膜拜的偶像。


然而,进入21世纪的中国,已经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资源与环境的内忧,加上WTO与国际贸易的外患,迫使中国经济和社会必须实现战略转型,这是继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又一次重大的历史转折。也就是说,持续了近三十年的发展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必须实现由外源型经济发展模式向内源型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中国别无选择。


应该看到,从“十一五”开始,中国的国家战略发生了重大变化,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成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旋律。


这就意味着,在中国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尤其是最为落后的西部地区,那些还做着“西部浦东”梦和“西部昆山”梦的城市们,应当醒过来了。必须面对现实,脚踏实地,在“中国方式”中,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西部方式”。如果没有这种原创精神,中国广大西部地区的城市就不会有真正的希望;如果中国广大西部地的城市不能真正发展,中国大国崛起之梦的实现又何从谈起?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历史命题。


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我们不无惊喜的发现:在中国,在西部地区,有一个雄心勃勃的城市,正在探索着一条“很中国,很西部”的城市发展模式,这就是具有伟大历史与灿烂文化的传统城市——成都。




发现成都




仿佛一夜之间,成都火了。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