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管理 > 经济学 > 经商要学胡雪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经商要学胡雪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经商要学胡雪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经商要学胡雪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王志刚著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4-10-01

书籍编号:30810684

ISBN:978780120884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4014

版次:1

所属分类:经济管理-经济学

全书内容:

经商要学胡雪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版权信息








胡雪岩小传


做官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      


——清朝民谚


胡雪岩,名光墉,生于1823年(清道光三年)小名顺官,字雪岩,祖籍安徽绩溪,出生于杭州。


胡雪岩的祖上,累习安徽人的传统,以经商持家,其父胡鹿泉,母金氏,做过沙船生意。因为生意失利,家道渐渐衰落。在排行中,雪岩为长子,下有兄弟三人,名唤月桥,秋槎,鹤年。没等胡雪岩长大成人,其父胡鹿泉即撒手人寰,本来就不堪重负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从此一蹶不振,这种情况,又哪来钱供他读书呢?所以,他在十二三岁时就不得不进入钱庄当学徒,靠自学而通文墨。当学徒,活计其实并不累,只是做一些洒扫、倒夜壶之类的杂活。那时,杭州一带管这种学徒叫“学生子” ,还要看一定的关系,师傅才肯收徒。进门拜了店主为师,这店主就得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胡雪岩的祖上,累习徽人传统,以经商持有,其父胡鹿泉,母金氏,做过沙船生意。因为生意失利,家道渐渐衰落。在排行中,雪岩为长子,下有兄弟三人,名唤月桥,秋槎,鹤年,没等雪岩长大成人,其父鹿泉即撒手人寰,本来就不堪重负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从此一蹶不振,这种情况,又哪来钱供他读书呢?所以,他在十二三岁就不得不进入钱庄当学徒,靠自学而通文墨。当学徒,活计其实并不累,只是做一些洒扫,倒夜壶之类的杂活。那时,杭州一带管这种学徒叫“学生子”,还要看一定的关系师傅才肯收徒。进门拜了店主为师,这店主就得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管吃管穿管住,还管他在外面的说话行事,以免招惹是非,这是店主对学生子好的一面。不过,在日常琐事上,店主就不会把他如嫡出一般供着。扫地抹桌,打水倒尿,有什么跑腿的事,全落到了学生子的头上。没有薪俸不说,师傅刚进门时就要约法三章,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这也是得挺住的。


不过,胡雪岩碰到的店主还算不错,三年学徒,胡雪岩活没少干,骂也受了不少,但老板却没打过他一次。三年学徒期满,就干起了跑街。跑街这差事,干的就是些揽存款、放贷、收债之类的活计。干这行最能锻炼人,接触的人都是些三教九流的角色,只要你能在这行当上混个三年五载,保管你的嘴皮子能把死鱼说活。而且,当时政治腐败,一般要向然庄借债的,多半是拿去捐钱买官当的人。这伙人,成天就挖空心思如何媚上,讨人喜欢,有的是见风使舵。胡雪岩与这种人接触多了,也渐渐的知道了官场做派和世事人心,久而久之也交了一些这样的朋友。其中,王有龄就是其中有名的一位。这位捐钱买官的“老爷”后来官越做越大,成了胡雪岩发迹的一个重要因素。


胡雪岩是怎样认识王有龄的呢?


王有龄祖籍福建,父亲客死杭州,从此家中生活每况愈下。闲着没事,他有时就去西湖边逛逛。有一次被胡雪岩看见,从此就注意上了他。胡雪岩发现王有龄印堂发亮,方面大耳,生的一副官相,但身上的褂子却打上了补丁。心想,这人到底什么身份呢?


当然,想知道这些,也不能冒昧地乱问。既然胡雪岩有了这样一个好奇心,他就平时注意使上了劲儿。见到王有龄时,总是笑嘻嘻的,有意和他套近乎,但王有龄淡淡的,懒懒的。开始,胡雪岩还以为他是故意摆臭架子,假清高,就有些不以为然。见面多了,两人逐渐混熟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一天,胡雪岩在路上碰上了王有龄,见有机会,便邀请王有龄至一小饭馆喝酒,酒过三巡,胡雪岩就道:“王有龄,我心里倒有个疙瘩。我看你不像平庸之人,何以天天无所事事,不去做点事儿?”


王有龄道:“做什么事儿不需要点本钱?”


胡雪岩心想,一步步来呗,难道你想一口吃个大胖子?但他嘴上却说:“本钱不在大,有你一副好资质就可以了。”


王有龄见有人夸奖他,说的也是实在话,一来二去,就将自己的难处说了,他父亲在世之日已经给他捐了个“盐大使”,只是父亲死后,家道中落不,没有钱去打点上面的头头脑脑,所以至今仍然没有补缺。


王有龄也算性情中人,这些话原本是不足与外人说的。你想,要是人家能帮你倒好说,要是不能帮你,你不是白说了吗?反而遭人轻视。


胡雪岩这回还真的帮上了他,将他从别处收来的500两银子,悉数借给了王有龄,叫他赶快北上进京去打点,好补上空缺。


王有龄当然上感激不尽,揣上了银票就北上。这时期,太平天国的军队已经打下武昌,九江,直取金陵,王有龄北上,走到山东就碰到了他的总角之交何贵清。这何贵清之父原来是王有龄家仆之子,因王有龄父亲见何贵清人很聪明,就命他与王有龄一起读书,后来两家各奔东西,断了音信,不想那何贵清以文章考取了功名,成了穆彰阿的门人,少年得志,很快就当上官。这也该王有龄要发,都是他父亲积下了阴德。在何贵清的帮助下,王有龄很快打通了关节。又恰好赶上何的同门师兄黄宗汉放任浙江巡抚。何贵清就修书一封,交与王有龄,叫他去打点黄宗汉,顺顺当当地当上了海运使。


就在王有龄北上期间,胡雪岩因私自拿钱庄的钱资助王有龄,丢了饭碗。没有了职业,胡雪岩家境颇为艰难,雄心勃勃的胡雪岩北上京师做生意,也没什么起色。


另一头,王有龄一路官运亨通,饮水思源,对胡雪岩是感激不尽。在各方面都给他提供方便。初在海运时,即委以胡雪岩以僚属,一切唯命是从。后来,黄宗汉又保举王有龄为粮台,因为有功又保为知府,接着又由杭州知府升道员。不出几年,连连晋升,就做到了浙江巡抚。


在王有龄升为巡抚之时,胡雪岩已经为自己捐了官,于是王有龄就委任他接管粮台。这里面的油水多多,胡雪岩自然是吃了不少好处。王有龄还以浙江巡抚的名义下命令:“凡解饷者必由胡雪岩汇兑,否则不纳”。这样,胡雪岩几乎掌握了浙江大半的战时财经。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快就聚敛了一大笔钱财。


后来,何贵清想升大官,手里缺银子,就把王有龄找去,拐弯抹角的说了半天,王有龄还是没有将其所想猜透,但何贵清有恩于他,他找你王有龄必然是有所求的,王有龄就把胡雪岩请去商量。还没等王有龄讲完,胡雪岩就猜中了十之八九,当即叫王有龄修书一封,交代了一下王、胡二人之间的关系,胡雪岩就上路了,自己从钱庄里取了一万两的银票,直奔何贵清的府宅。而且,就是这个机会使他结交了何贵清。何贵清得了他和资助,很快升为巡抚。


1861年,太平军第四次进入浙江,为了能解江南江北两营的围,李秀成率军攻打杭州,把杭州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以实现其“围魏救赵”计划。到了11月,杭州城里就弹尽粮绝,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王有龄万般无奈,就派胡雪岩与湖州的豪绅赵炳麟微服赴上海买办粮食和军火。只可惜,因为兵荒马乱,漕道受阻,粮食迟迟不能开船。而这边王有龄因为城破而自杀,时间是咸丰十一年冬月二十八日。


直到1862年2月,胡雪岩才将粮食运到杭州。但得知杭州城破,即改扮为客商模样,夜行昼伏,逆江而上,将粮食转赈宁波,自己亲自去拜会左宗棠。当时左宗棠正受朝廷之命到江浙平太平军,委以巡抚一职,亲率人马一直向东的打来。但一到杭州就断了粮草,军人没了粮饷,事就闹起来了。正在左宗棠无计可施之时,胡雪岩亲自找上门来,左宗棠就要他十天筹集二十万石粮食,胡雪岩因为有货在手,心里不慌,就说:“军机大事,岂可等到十日之期,三天足矣!”左宗棠当时就觉得这十天都不可能筹集齐备,但胡雪岩却如期将粮食交到了他的手中,避免了军人哗变,而且,有了粮食,军士作战勇敢多了,加上左宗棠乃天生的帅才,一路打过去,攻破杭州城,左宗棠得到朝廷的褒奖,但他心里有数,胡雪岩可是忘不了的啊!


胡雪岩获得左宗棠的信任,往来于上海、宁波等地,经办粮台转运,接济军需。


左宗棠入驻杭州之后,有很多后事要处理,胡雪岩也成了他处理善后事宜的得力帮手,负责赈抚局,设立粥厂、难民局、善堂、义塾、医局,掩埋暴露野的尸骨及劝捐。


1865年农历的正月,左宗棠得支清廷的重用,调任闽浙总督。胡雪岩因为助他粮草,帮他处理过很多难题,左宗棠已经是离不开他了。于是他奏请同治皇帝调胡雪岩往福建,做他在闽“修明政事”的“治事之才”,结果得到了批准。从此开始了左宗棠与他的合作。


胡雪岩不光是只懂赚钱,他也帮清廷办了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情。1866年,他建议左宗棠在马尾设立船政局,左宗棠也正有此意,两人不谋而合,后来又得到了皇帝的批准。筹办之初,胡雪岩利用与法国人的已有关系,出面与法国人德克碑、日意格谈判,达成《船政事宜十条》,并一手经营出入款和局务。1868年1月,福州船政局正式开工,他可以说是有眼光的,从当时的形势来看,这件事办得倒也还算不错。也正是这件事情,加深了他对洋人的了解,为他以后与洋人打交道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1867年,因为西北边疆出现了回民叛乱,俄罗斯也伺机窥视我疆土,大力支持叛军首领阿古柏,清廷派了很多将领前去,都难以打败陕甘的回民军和捻军。于是,改派左宗棠。左宗棠还是离不开胡雪岩,叫他担任上海转运局委员,负责购运西洋军火,转运东南粮饷,协助左宗棠治疆。在左宗棠治疆这件事情上,胡雪岩也真是出了大力的功臣,要是没有他的支持和帮助,粮食饷银是不可能接济得上的。等左宗棠在陕甘地区扎下营盘,粮饷就告急。向地方行政长官催收,也是无果而终。为什么呢?西北连年征战,哪有种田的农民!哪有什么经济的积累呢?东南几省,刚从太平军的战乱中恢复,可以说是负饥民遍地,嗷嗷待哺,哪能抽出多少粮饷呢?整个清廷,财政早已是入不敷出,千疮百孔。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洋人贷款,左宗棠和胡雪岩是明白人,心都想到一块去了。1867年4月,胡雪岩为左宗棠借到了第一笔洋款,为120万两。1868年,左宗棠粮饷再度告急,胡雪岩又向洋人给他借了100万两,这是第二笔。


1872年,左宗棠已进到甘肃,粮饷更是困难,有的士兵已经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虽是国家正规军,但衣衫褴褛,跟土匪的打扮差不了多少。这倒不是什么体面的问题,西北的冬天来得早,去得迟,往往都是零下二十几度,可以说是滴水成冰,左宗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幸好有这么一个胡雪岩可以依靠。8月,胡氏捐制的加厚加长棉衣两万件及他劝捐的棉衣裤8000件运交左宗棠西征军后路粮台。这年冬天,甘肃连降大雪,比前几年更加冷,这些冬服,无疑是雪中送炭!左宗棠在这件事情上,更是感激不尽。胡雪岩真是知他心,急他所急!


因为胡氏的这些表现,左宗棠又节节胜利,为感激胡雪岩,1873年,左宗棠上书皇帝,请求为胡雪岩的母亲赏匾,皇上因感激胡氏确实为西征做了大量的贡献,亦准奏。


1874年,胡雪岩在杭州涌金门外购地10亩,建起了胡庆余堂药厂。这胡庆余堂可是中国近代有名的药厂。当时曾有“北有同仁堂,南有胡庆余堂”,“不负重望,江南药王”之说,能与同仁堂平分秋色,并享誉“江南药王”之称,绝非一般药厂。第二年,胡雪岩做起了丝绸生意,也逐渐开始了他的实业生涯。


1875年,新疆阿古柏叛乱,清廷又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左宗棠于次年出关西征。胡雪岩继续担任西往军驻上海转运局委员,承担购运西洋军火,筹借洋款的事务。12月12日,左宗棠致信胡雪岩要求速解洋枪洋炮以应前敌,并叫他帮助借洋债500万两。


第二年6月,胡雪岩从汇丰银行借到500万两银子,解了左宗棠粮饷之困。年底在余杭栖塘遭沉船事件,虽然保住了性命,却着实生了一场大病,左宗棠得知,亲自写信表示慰问,并希望他早日康复,“共措危局”。而且还上书光绪皇帝,高度评价了胡雪岩的功绩,要求皇上破格奖赏,赏胡穿黄马褂。皇帝也依言而准许。要知道,要不是有特殊的功劳和贡献,凭胡雪岩一个捐得的道员,如何有资格穿黄马褂呢?这之后,胡雪岩又为西征借过500多万两银子,可以说西北边防的巩固,胡雪岩的功劳,不比左宗棠麾下的大将逊色,在某种程度上,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1881年,胡雪岩开始陆续斥资收购上市新丝,以他的说法,是“鸟争一口食,人争一口气”,他开始向洋人叫板了。因不满外国人操纵中国的丝业,低价狠杀百姓,他开始以高出洋人的价钱收购生丝,到1883年,他投进去的银子达2000多万两!这年,恰好浙江当年气候不好,影响蚕桑生产,胡雪岩以为机会来了,就决定悉数收购本地生丝,又派人到外地去收购。他要与洋人一比高低,为中国商人出气,为黎民百姓图利。胡雪岩在没有发迹之时,也少不了仗着洋人,但他有了一定的实力,就自然地要考虑为本民族谋利益。这尽管有其商业利润的驱动,但的的确确有为民族利益抗争的一面。只可惜,这年意大利生丝丰收,消息灵通的都到意大利进货去了,而胡雪岩毕竟生处消息闭塞的中国,对这些情况全然不了解,结果囤丝达14万包,没法卖出。


这里面有些地方,需说与后人,胡雪岩消息不灵是一回事,而中国商界当时不团结又是另一回事,有些人喜欢窝里斗,这是有目共睹的。以胡雪岩此次与洋人的生丝大战为例,1881年时,洋人初时惧怕,曾派人找胡雪岩商议,愿意加价一千万两买他的丝,但胡雪岩非要加价一千二百万两才肯答应,结果没谈成。第二年,胡雪岩决定联合中国的几大商团共同来控制中国丝业,要让洋商一两也收不着,这样必然会听命于中国商人。但当时的那些商人,根本就无法组织起来,胡氏因上年收购生丝太多,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钱来收丝了,结果中国的其他一些商人,唯利是图,跟着洋人低价收购,新丝几乎十之八九为外商所收。这样一来,胡雪岩的旧丝就倒了大霉了。1883年,胡雪岩更是日子难过。中法战争升级,法国人严查过往商船,到中国做生意的更是少之又少,这时候,胡托人去劝洋人买他的丝,洋人却只答应让他按八百万两银子的价才要。结果,胡雪岩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又担心丝货变质,被迫低价脱售。胡雪岩也就这样开始破产。同年底,胡记阜康钱庄陆续倒闭,造成了近代史上最早也是最大的一次金融混乱。


第二年,清政府下令清查阜康钱庄在各地方的公私款项,下令革去胡雪岩江西候补道职衔。这段日子,左宗棠也出面保过他,两江总督曾国荃(曾国藩之第)也客观的评价胡雪岩借款接济西征的功劳,为他说好话。但这都没有办法,朝廷不下令盘查,整个江南的金融就乱套了。


胡雪岩现在可以说是四面楚歌,讨债的人排成了长队,他的最大的债权人——文煜,眼见胡氏破产了,心里着急,追讨最紧,文煜又有朝廷背景,最后,经左宗棠的同意,胡雪岩不得不以18万两的低价将价值数百万的胡庆余堂变卖与文煜。声名卓卓一时的胡氏家族,到此已经是山穷水尽,犹如大厦将倾!


1885年,胡雪岩的靠山左宗棠在福州去世,这对胡雪岩可以说是一个不祥的信号。左相在时,因胡氏是他的得力干将,也还有人碍着左相的面子,不敢将胡往死里整。但左宗棠一死,情形就产生了很大的变化。12月17日,户部尚书、军机大臣阎敬铭奏请将胡雪岩拿交刑部定罪,查抄胡氏的财产以报朝廷。等清政府的官员们来捉拿胡雪岩的时候,胡雪岩已于12月6日忧郁而死。


胡雪岩从学徒直到中国有名的官商,从红人到弃儿,历经人世艰辛。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