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禹安著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

出版时间:2015-05-01

书籍编号:30402117

ISBN:978755680686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3330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心理司马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三国这段历史有着特殊的地位。但稍一深究,就会发现无论是其存续的时间长短,还是对整个历史进程的作用,都与它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影响力严重不符。


这是因为,三国一直有两部历史。其中的一部历史静静地躺在故纸堆中,问津者寥寥无几,而另一部历史则在田间地头、市井巷陌为人所津津乐道。前者就是以《三国志》为代表的所谓“正史”,而后者就是以《三国演义》为代表的,包括小说、戏剧、民间传说等多种传播形式的“非正史”。


三国在中国,乃至在整个中华文化圈的巨大影响力显然来自后者。这是一个让执着于历史真相的历史学家们颇感无奈及尴尬的事实。但这一事实,却也正是验证心理学上的“易得性直觉”的最佳例证。从人类的认知机制来看,那些形象具体、活色生香、充满想象、饱含情感的信息自然更容易被吸收、被认可、被传播。


西哲培根有云:“读史可以明智”。我们回望历史,就是为了从中汲取智慧,以更好地走向未来。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们应该读什么样的史呢?


历史学家们当然希望人们去读他们眼中的正史,而不要以讹传讹那些非正史。但是,心理学家的历史观似乎却有所不同。


首先,心理学家认为从来不存在绝对真实的历史。


心理学家乌瑞克·奈塞尔在美国航天飞船“挑战号”爆炸的那个早晨,询问埃默里大学的一组大学生,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处于什么样的情形。所有被询问的学生都写下了清晰的记录。大约三年后,他让44个依然在校的学生再次回忆当时的情形。在这后写的回忆录中,没有一份与当年写的完全吻合,约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写下的完全是错误的。


哈佛大学心理学系主任、著名记忆学专家丹尼尔·夏科特所著的《记忆的七宗罪》一书,则告诉我们健忘、分心、空白、错认、暗示、偏颇、纠缠等七种背离真实状况的现象普遍存在每一个人身上。


可见,记忆并不那么靠谱,而历史作为人类的集体记忆,在其记录者的概括、删减以及有意无意的扭曲的过程中自然也会出现无可避免的偏差。


所以,历史必然不可能全然真实。如果一定坚持说,唯有读正史才能使人明智,那就是泥古不化了。


其次,心理学家秉持“知方为有,信即为真”的特殊历史观。


人类不是上帝,不可能全知全觉。比如,在人类没有发现细菌之前,人们并不知道有细菌的存在。所以,只有被人们认知到的,才是“有”的,除此之外的事物,只能归结为“没有”或“不存在”。


而那些有幸被归为“有”或“存在”的事物,也只有人们信了,才算是真的。这就是“信以为真,不信以为假”。


心理学上的安慰剂效应,说的是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因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比如,美国有位二战老兵,经诊断,他疼痛了五年的膝盖患有退行性关节炎。医生对他施行了全身麻醉,然后在膝盖的皮肤上切了一个口子,并没有做真正的手术。但这位老兵事后却觉得膝盖完全好了,而且多年来第一次可以不依靠拐杖行走。即便医生事后告诉他真相,他也绝不相信自己接受的只是“安慰性诊疗”。


只要信以为真,就会对人产生影响。只有信以为真,才会对人产生影响。这一认知规律同样也适用于历史之于后人的作用。


在《三国演义》中,温酒斩华雄是关羽的英雄壮举,草船借箭是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试问又有多少人知道,在《三国志》中华雄是孙坚杀的,草船借箭是孙权所为呢?又有多少人愿意相信这真实的历史呢?


清王朝的奠基者努尔哈赤对《三国演义》深信不疑,从中学了周瑜的反间计,竟然真的害死了大明朝的护国长城袁崇焕。这起作用的显然不是真实的历史吧?


“穆桂英挂帅”、“十二寡妇征西”这些杨门女将的故事脍炙人口,流传甚广。可是,其中最重要的主角穆桂英压根儿就不存在,甚至连穆桂英的丈夫杨宗保也是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尽管如此,却并没有影响到杨家将的故事激励着无数男儿热血沸腾,尽忠报国。


隋文帝杨坚在尚未夺得帝位之前,因为容貌出众,有王者之相而遭到嗜杀成性的北周宣帝宇文赟的猜忌,面临性命之忧。坚信杨坚必成大业的术士来和,却在受宇文赟指派为杨坚看相后,刻意回护杨坚,说他最多只是大将军之相,从而帮杨坚保住了性命。这不是“信则灵”,又是什么?


再如,我们都知道神话、童话、寓言都不是真实的,但却决不能说它们起不到教诲作用。


所以,与历史学家不同,心理学家更为关注的是那些被人们信以为真的历史,以及这样的历史到底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与影响,而不一定去苦苦追求所谓的历史真相到底是什么。


说到这里,就有必要转回来谈谈三国的两部历史了。因为,这牵涉到“心理三国”系列作品创作蓝本的选择问题。


“心理三国三部曲”(《心理关羽》、《心理诸葛》、《心理曹操》)是严格依照罗贯中著、吴郡绿荫堂藏版《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即《三国演义》的前身)的叙事进程展开的。而“心理三国·逆境三部曲)(《心理刘备》、《心理孙权》、《心理司马》)则有所不同。


这有两个原因。


首先,《三国演义》褒扬刘备过甚,太过背离现实。比如,刘备兵败徐州,在逃亡途中路遇猎户刘安。为了表现刘备的仁德深得人心,《三国演义》设计了刘安杀妻,用妻子的肉款待刘备的情节。但是,这样的情节,实在太过残忍血腥,我在《心理刘备》中就弃之不用了。另外,也有一些情节根据心理逻辑的演进需要,适当采用了《三国志》的说法。比如,关于刘备皇叔身份的一些描述。


其次,在《三国演义》中孙权和司马懿并非第一阵列的主角,故而对他们人生历程的交待存在大量欠缺。这直接影响到对他们的心理演化进程的分析的完整性。为作弥补,我只能从《三国志》、《资治通鉴》等正史中撷取资料,并与《三国演义》对接融合。这显然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但也只能勉力为之。最后呈现出来的《心理孙权》和《心理司马》其实是一个《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杂合本。这多少让我心里有一些纠结。


不过,在写作过程中,偶然翻到《随笔》杂志(2014年第3期)上沈宁先生所写的一段话:“事实上,《三国志》也已经有了演义的笔法,特别是裴松之的小注,记录了许多演义故事。而《三国演义》则也是七分实三分虚,用了很多裴松之的小注故事,把《三国演义》称为史传,也是可以的。所以我想,古人做史都并不能绝对避免演义笔法,现今史家也没有什么理由,动辄以杂有演义而否定记史的文章。”这段话于我,自然是心有戚戚焉,也让我大为释然。


另外,要特别提出的是,尽管心理学家不会斤斤苛求百分百的历史真实,但这并不表明心理学家完全反对追求历史真实,更不会刻意偏爱野史传说。我之所以要为“心理三国”系列作品参考蓝本的选择大费周章予以说明,完全是因为三国有两部历史的特殊性。除了三国之外,“心理说史”系列的其他作品因为不存在影响远胜正史的演义故事,也就无须多费口舌了。


事实上,运用心理逻辑去分析历史,反而更能判断出正史中相互矛盾的一些记载的真伪。


比如,关于春秋末期吴国权臣伯嚭的命运就有两种记载。《史记》中说越国吞吴后,伯嚭为勾践所杀。而《左传》则记载伯嚭再讨得勾践欢心,继续在越国担任太宰。


《史记》《左传》均为正史,到底哪一个的记载是真的呢?


《史记》是司马迁所著。《左传》则是根据鲁国国史《春秋》编成的,而《春秋》经过了孔子的笔削。司马迁境遇坎坷,《史记》中处处可见他自浇内心块垒的情感笔触。孔子首创春秋笔法,并不大肆表露情感倾向,从而更不可能擅改历史。从司马迁和孔子价值观念来看,两人均会忠心拥护“让伯嚭去死”。但孔子却站在自己的相反立场,保留了关于伯嚭继续在越国担任太宰的记录,显然更具可信度。而司马迁对伯嚭命运的处理,更可能是为了宣扬正义而做了曲笔处理。


所以,我在“心理吴越三部曲”中采纳了《左传》的说法。


当然,这也只是我对历史真相的一种选择。我们必须明白,这世上其实哪有什么正确的选择?我们所有的努力无非是让自己的选择变得正确罢了。


陈禹安。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晚20:26于别馆13B。

第1章 拒绝需要大智慧


傲慢与偏见往往会导致人们在自以为正确的情况下错失良机。司马懿就是这样断然拒绝了曹操的征召。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还不错。七年之后,曹操的使者又一次登门请他出山。


这不得不让人们相信,拒绝往往就是诱引的代名词。不过,在整个三国中,最擅长这一手法的并非司马懿,而是诸葛亮。


诸葛亮隐居隆中,摆出了一副绝不想出山的架势,对求贤若渴的刘备避而不见。这反而让刘备更加坚定地想要得到诸葛亮。他一再亲自登门,连吃两记闭门羹后,终于在第三次见到了诸葛亮的真颜。刘备折节下交,盛情相邀,诸葛亮这才答应出山辅佐刘备。


巧合的是,刘备“三顾茅庐”和曹操“二请司马懿”发生的时间就在前后脚。东汉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刘备从隆中卧龙岗请出了诸葛亮。不到一年后,刚刚荣任大汉丞相的曹操也再度派出了延请司马懿的使者。


司马懿和诸葛亮,这两个日后分别接替曹操和刘备而成为直接对手的三国风云人物,几乎在同一时间登上了东汉末年变幻莫测的历史舞台。这也许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司马懿和诸葛亮能力不相上下,而且年岁相仿。诸葛亮出山的时候是二十八岁,司马懿比他大两岁,正好是三十而立。


看起来,曹操和刘备这两个敌对阵营同时上演了“求贤若渴”的一幕。但其实大大不然。诸葛亮和司马懿的职业生涯之旅,有着一个相似的开头,但却走向了完全不同的历程,而最终的结果也是大相径庭。


诸葛亮一出山,就是星光灿烂。刘备请他担任军师一职,放手将军政大权交给了他。而司马懿却是星光黯淡,曹操并不怎么待见他,只是安排他担任丞相府的文学掾。文学掾不过是一个品秩很低的小小文吏,和诸葛亮一步到位获得的高管职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既然曹操并不重用司马懿,为什么却又要在时隔七年后,再次派人延请他呢?


事实上,曹操在派出使者的时候,还曾经特别交代过一句:“如果司马懿还是抗命不来,就直接把他捆起来,押到监狱问罪。”(原话为:若复盘桓,便收之。)


类似的话,在刘备三顾茅庐的过程中也出现过。当时,张飞陪同刘备二次延请诸葛亮不得后,十分生气,对刘备说:“哥哥,你这一次不要自己去了。他如不来,我只用一条麻绳就将他缚来见你。”


但两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张飞说的,并不代表刘备自己的意思。而一个却是曹操本人说的,正是他内心意图的真实表现。


话语的背后,是掩藏不住的负面情绪。这其实已经说明,曹操对司马懿前一次的拒绝始终是耿耿于怀的。


那么,曹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反应呢?


这还要从曹操当时的人生状态说起。


曹操第一次征召司马懿的时候,正好攀上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巅峰。曹操在官渡之战中,与袁绍对抗,在极为不利的情势下,浴血奋战,以弱胜强,竟然击败了实力最为雄厚的袁绍。这可以说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一次奇迹般的胜利,也从此确立了曹操傲视天下的霸主地位。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重大的成功会极大地提升人们的自尊。曹操本来就是一个喜怒均形于色,胜必骄,败不馁的激情之人。在这巨大的胜果刺激下,曹操当然是兴高采烈,志得意满了。


被曹操控制的汉献帝随即提升曹操担任司空。司空和太尉、司徒并称为“三公”,是东汉时期位爵最尊的官职。三公拥有的一项特权就是可以自行开府,征辟僚属。也就是说,曹操当了司空之后,就有权力在全天下的范围内征召他认为是贤良的人才,作为他的掾属,为他个人效力,而无须经过皇帝的批准。


这一项特权,足以炫示曹操奋斗有成的优越感。曹操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于是,他开始大举征召贤才。


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生有八个儿子。老大是司马朗,字伯达。司马懿是老二,字仲达。接下来是老三司马孚,字叔达;老四司马馗,字季达;老五司马恂,字显达;老六司马进,字惠达;老七司马通,字雅达;老八司马敏,字幼达。


司马防的这八个儿子,个个才能出众,因为每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达”字,时人雅称为“八达”,名动天下。


曹操刚刚出仕的时候,曾受过司马防的提携。当时,司马防担任京兆尹之职,他大力举荐曹操,曹操也因此迈出了漫漫仕途的第一步,担任京都洛阳的北部县尉。曹操因为和司马防有过这样一段的渊源,所以早就听说了“司马八达”的美名。


当曹操拥有了自辟僚属的权力后,他立即就想到了司马八达中的老大司马朗。这时,司马朗已经三十一岁了。对于渴望三十而立的司马朗来说,曹操的征召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


东汉末年自董卓作乱以来,战争频仍,很多像司马朗这样身怀大才的年轻人都失去了正常的仕进之路。


曹操在击败袁绍后,一时间人望高涨。所以,司马朗毫不犹豫就接受了曹操的邀请。


司马朗随后表现出来的品性才干让曹操十分满意。曹操他的弟弟司马懿也已经二十三岁了,不由见贤思齐,向司马懿发出了热烈的邀请。


但是,曹操绝没有想到,自己的热脸贴到了司马懿的冷屁股上——司马懿竟然断然拒绝了他的盛情相邀!


一般而言,低自尊是各类攻击行为和对他人抱有消极态度的重要原因。但是,当高自尊的人遭到别人的拒绝时,往往比低自尊的人更容易表现出暴力行为。这是因为,高自尊意味着相对于他人的某种优越感,而他人的拒绝,则挫伤了这种优越感。出于维护自尊的本能,暴力性的报复行为也就随之而生。这就是高自尊暴力倾向。


任何一个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被人泼了冷水,都会恼羞成怒,更何况是情绪激动亢奋远烈于常人的曹操?


曹操的第一反应当然就是愤怒,马上就想对司马懿施以报复。不过,曹操倒也心知肚明,自己的成功之幕刚刚拉开,袁绍虽败于官渡,实力犹存,依然不可掉以轻心。和如许军国大事相比,司马懿的拒绝实在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情。但尽管如此,曹操还是对司马懿实施了报复,好在司马懿有备在先,巧妙逃过一劫。


此后,曹操继续与袁绍对抗,终于在几年后,彻底肃清了袁绍的势力,并攻占了袁绍的大本营冀州。袁绍手下的一大批文臣武将、贤能之士都归了曹操。


这其中就有名士崔琰。


曹操得了冀州,十分高兴,眉飞色舞地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昨天审查了一下冀州的户籍,总共有三十万人,这可真是个大州啊!”曹操的言下之意无非是说可以从冀州大量征兵调粮,增强自己的军事实力。


曹操的这句话被崔琰听到了,他丝毫不顾及曹操作为一个胜利者的得意之情,神情严肃地对曹操说:“现在天下大乱,袁尚、袁谭兄弟互相残杀,冀州百姓苦不堪言。您来到这里,也不先问问百姓疾苦,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反而先问户籍兵甲,这难道是冀州百姓所希望的吗?”


旁边的人听崔琰如此犯颜直言,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但曹操却丝毫没有怪罪崔琰,而是立即向崔琰谢罪。崔琰也由此赢得了曹操的敬重。


崔琰归入曹操帐下之后,有一次和司马朗闲谈,说到了司马懿。


崔琰对司马朗说:“你的二弟仲达,聪明果决,刚强勇毅,将来的成就恐怕不是你所能比得上的。”


司马朗正值盛年,自信满满,对崔琰的话很不以为然。但曹操得知了他们俩的对话后,心思却又活络开了。


司马朗在曹操麾下已有多年,他的学识才干早已赢得了曹操的认同。如果司马懿比司马朗还要精明强干,志在千里的曹操是不会放过这样的顶级人才的。而崔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