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心理孙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心理孙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心理孙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心理孙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陈禹安著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

出版时间:2015-05-01

书籍编号:30402118

ISBN:978755680685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91206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心理孙权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1章 意外中选的异类


没有人愿意在猝不及防间被命运推上风口浪尖,但十九岁的孙权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古罗马哲人塞涅卡曾经说过:“当充足的准备碰上机会,就是好运气”。孙权碰到的似乎不是好运气。因为,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准备。


这个所谓的机会是穿着噩耗的外衣而突然降临的。


孙权的长兄孙策在雄姿英发,如日初升的壮丽时刻,竟惨遭刺杀,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个时候,孙策才刚刚二十六岁。


孙策虽然只有二十六岁,但他已经达成了绝大多数六十二岁的人也无法企及的辉煌成就。只是,命运不肯再多给孙策一点点时间了。否则,这个人送外号“小霸王”的年轻俊杰,不知道还将开创何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


临终之前,孙策决定将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打下来的江东六郡八十一县交给他的大弟孙权。孙策的儿子尚在襁褓之中,他只能选择兄弟来当接班人。


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的决定!因为孙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类。


说孙权是异类,首先体现在他的外貌特征上。


孙权的父亲孙坚和嫡妻吴氏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分别是孙策、孙权、孙翊和孙匡。除了孙权之外,其他三兄弟都继承了父亲的外貌特征,个个面容俊朗、英气勃发。当时的人还因此特别称孙策为“孙郎”。


唯独孙权却是蓝眼睛,紫胡须,脸颊方正,嘴巴很大(碧眼紫髯,方颐大口),看上去不像是江南吴郡人,倒像是个西域胡人。虽然孙权也算是相貌堂堂,但和另外几个兄弟却明显长得不一样。幸好他的母亲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与胡人接触,否则人们甚至可能怀疑孙权的生物学父亲到底是不是孙坚。


那么,为什么孙坚夫妇都是黑眼睛,却会生出一个蓝眼睛的儿子来呢?


瑞士联邦技术研究所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一项研究也许可以帮我们解开这个此前从未有人揭开的千古之谜。


这项研究发现,如果把白眼睛果蝇胚胎周围的液体温度从25摄氏度提高到37摄氏度,那么,这个胚胎就会孵化出红眼睛的果蝇。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红眼睛果蝇和白眼睛果蝇的基因(DNA序列)是完全一致的,并未出现变化。也就是说,并不需要基因突变,仅仅改变胚胎发育时的环境温度,就可以让果蝇出现从白眼睛到红眼睛的重大变异。


由此推测,孙权的碧眼紫髯很可能也是其母在怀孕期间遭到了某种环境因素变化的影响所致。


孙权与其他几位兄弟的不同之处不仅仅反映在外形容貌上,也体现在性格气质上。


孙氏兄弟的父亲孙坚是一个骁勇刚烈,霸气十足的人。孙坚的发迹史简直就像是一个传奇,而这完全得益于他的这种攻击性极强的睥睨一切的个性。


孙坚十七岁时,跟着父亲去乘船去钱塘(今浙江杭州),快要靠岸时正碰上海盗劫掠财物,在岸上分赃。过往船只吓得不敢靠岸。孙坚见了,却对父亲说:“此贼可击,请讨之。”他提刀上岸,大步奔走,一面走,一面用手指东划西,口中念念有辞,似乎是在指挥部署人众,围剿海盗。海盗们远远望见这情形,以为是官兵前来缉捕,惊慌失措,纷纷扔下财货,四散逃窜。孙坚不依不饶,一直到追杀了一名海盗才回来。孙坚因此名声大振,随后被郡府征召,代理校尉之职,从此开启了他的发迹之路。


孙策、孙翊等三兄弟不但完全继承了父亲孙坚容貌俊朗的外貌特征,也完全继承了他凌厉豪放的性格特征。


比如,孙策在孙坚意外身亡后,投奔了孙坚的旧主袁术。有一次孙策部下的一个骑兵,触犯了军法。为了逃避责罚,他逃进了袁术的军营,藏到马厩里面。孙策毫无顾忌,直冲进袁术营中,将这个骑兵搜出,就地斩首。然后,才去拜见袁术谢罪。袁术心里很不痛快,但也只能说:“正该如此!”这件事极大地提高了孙策的威望,却也让袁术对孙策充满了忌惮之心。而此时的孙策,还不到二十岁。


综合而言,孙策兄弟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过人的胆识以及超强的攻击性,均是基因使然。甚至连他们最小的妹妹孙仁也继承了这一好勇斗狠的基因。孙小妹后来嫁给枭雄刘备为妻。新婚之夜,见惯世面的老江湖刘备猛然见到婚房里摆满刀枪剑戟,夫人的侍女们个个是舞刀弄枪的好手,也着实吓了一大跳。


在一项重要的生物遗传学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了单胺氧化酶的作用。单胺氧化酶是大脑中一种掌管不同神经递质的酶。同时,它还能保证神经元之间的平稳交流。而那些带有单胺氧化酶A基因缺陷的人类以及动物,被证实具有更大的暴力倾向。(神经递质是大脑中神经元之间进行联系的一种特定化学物质)


从孙家父子的情形来看,从孙坚到孙策,很可能都是带有单胺氧化酶A基因缺陷的。所以,他们个个英武逼人,动辄就对敌人发起暴力性攻击。但是,在孙权身上,很可能没有这种基因缺陷。因为孙权的性格沉稳含蓄,低调内敛,简直就不像是孙家儿郎!


在人类对他人的认知评判中,存在着一种“自我形象偏见”。即人们倾向于根据自己的人格(性格)特征,来评价他人人格(性格)特征与自己的相同及不同之处。


心理学家列维奇曾经让一群被试用20个不同的形容词来评价他们的真实自我。每个形容词代表着一种评判的维度。同时,被试也被要求用这些形容词来对其他人(包括家庭成员,好朋友,最不喜欢的老师,所认知的最特别的人等等)。


结果,列维奇发现,被试对自己做出最积极评价的那些维度,同时也正是他们评价他人时最重要的维度。比如,一个被试对自己的热心助人有着最积极的正面评价,当他评价他人时,这个特点就会成为他的一种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再如,一个被试为自己的勇敢无畏的性格而自豪,那么,那些胆小怕事的他人,就会得到他最负面的评价。


对孙策来说,英武豪迈,胆略过人就是他自己最为看重的性格特质。在自我形象偏见的作用下,沉闷内向有余、勇毅明显不足的孙权显然不可能成为孙策的“最爱”。最有可能成为孙策“最爱”应该是孙家的三郎孙翊。


孙翊不但在外形容貌上与孙策十分相似,在性格特征上也是如出一辙。可以说,孙翊和孙策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亲兄弟,而孙权和他们俩相比,则完全像是一个外人。


也许有人会说,孙策选择孙权,是因为他刚好是年纪最大的弟弟。但事实上,孙翊仅仅比孙权小了一岁,也已经十八岁了。


孙家的儿郎一向早熟早慧,很早就能承担起军国重任。这也是得益于孙坚的言传身教。


孙坚本人出身布衣,十七岁出道孤身擒拿海盗,二十八岁时黄巾事发,孙坚借此乱世而发,仅仅三年后,就以赫赫军功而被朝廷封为长沙太守,很快又被封为破虏将军、乌程侯。


孙坚在三十五岁时英年早逝,此时的孙策只有十七岁,就毅然承担起了一家之重。四年之后,孙策带着父亲的一部分旧部,加上新招募的几千人马,开始创业,仅用两三年时间就打下了江东的丹杨、吴、会稽三郡,还向西攻占了豫章、庐陵、庐江三郡,一时间拥地千里,称霸江东。后来,孙策二十五岁时,就被由曹操控制的朝廷封为讨逆将军,吴县侯。就连老谋深算的曹操,忌惮孙策的英勇无敌,也不得不将曹仁的女儿嫁给孙策的小弟孙匡,以示笼络。


年已十八岁的孙翊继承了父兄的相同气质与能力,英气逼人。孙翊虽然比孙权小了一岁,但这一岁根本无关紧要。孙翊可以说就是给孙策量身定做的继承者。最早发迹的豪强袁术,在目睹了孙策的英姿飒爽后,连连感叹:“如果我袁术也有像孙策这么样的一个儿子,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


袁术感叹自己没有一个像孙策这样的儿子,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那么,现在,孙策已经有了孙翊这么一个酷似自己的接班人,也就用不着像袁术那样浩叹遗憾了。


事实上,自我形象偏见不仅对孙策有影响,对所有的人都有影响。以张昭为首的一帮江东重臣,也据此推断,有长兄之风的孙翊是最合适的接班人。张昭等人虽然心伤孙策英年不永,担心外敌觊觎侵袭,但一想到有“小孙策”孙翊在,整个江东的氛围必将一如既往,也就放下了一大半心。


但是,谁也没想到,孙策竟然会选择在生物学特质与人格气质上均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孙权。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孙策大违常理,把江东之主的这一副重担交给异类孙权呢?


……


心理感悟:机会往往是留给没做准备的人的。


自我形象偏见人们倾向于根据自己的人格(性格)特征,来评价他人人格(性格)特征与自己的相同及不同之处。

第2章 三次致命的刺杀


这还得从孙策为什么会英年早逝说起。


孙策之死,看似纯属意外,其实是复制了其父孙坚猝然暴死的死亡模式。


当初,孙坚奉袁术之命,征讨刘表,击败了刘表手下大将黄祖。黄祖仓皇逃窜,孙坚一时性起,单人独骑,奋力追赶,追至岘山,被黄祖部下一箭射杀。


孙坚作为一军之主将,本该居中指挥,而不是徒逞匹夫之勇,冲锋陷阵。但孙坚的个性以及此前战无不胜的经历,导致他越来越过度自信,越来越自我膨胀,坚信自己天下无敌,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自己,结果中了敌人的冷箭而死。


孙策复制了孙坚的长相与个性,而他的成功比起孙坚似乎来得更加容易,这也使得孙策同时复制了父亲以过度自信和自我膨胀为主要特征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


孙策在攻占江东六郡时,原吴郡太守许贡奋力抵抗不敌。后来,许贡偷偷写信给曹操,说孙策之勇悍无匹,与西楚霸王项羽相似,希望朝廷赶快将孙策征召至朝廷任职,以免养虎贻患。不巧的是,许贡的这封信在渡江时被孙策的守将搜获。孙策大怒,立即下令将许贡全家绞杀。但是,许贡的三个门客却逃了出去,一直想着为主人报仇。


孙策特别喜欢打猎,玩得兴起时,常常是单人独骑,深入山林,根本不顾及随身护卫是否能跟得上自己。他用武力征服江东六郡,结怨颇多,但他丝毫不以为意,仍是肆无忌惮地放纵个性,恣意行事。


孙策的这一行为特点被许贡的门客察知后,他们谋划趁着孙策出猎的时机,埋伏在山中,等到孙策纵马追猎时,用上过毒药的箭头,致孙策于死地。孙策自以为神威凛凛,天下无敌,根本不加设防,结果落入了许贡门客设下的陷阱,身中数箭,甚至连脸上也中了一支毒箭。


孙策奋起神勇,将许贡的三位门客杀死,但箭毒已深入骨中。


至此,孙策可以说是“完美复制”了他父亲孙坚的死亡模式。但他比孙坚要幸运得多,孙坚是一箭毙命,孙策却因救治及时,尚有一线生机。


医者为孙坚疗伤后,特别叮嘱他说:“箭毒已入骨,必须静心休养一百天,不得动气。一旦怒气冲激,箭疮就难治了。”


以孙策生龙活虎般的个性,要他像老僧入定那样静心休养,简直比让他坐牢还要难受。但为了保命,孙策还是强自摄定心神,在家中静养了二十多天。


这一天,孙策数月前派往许都打探消息的细作回到了江东。早已憋得难受的孙策,急忙把细作找来,细细询问许都情状。


细作说曹操依然对孙策十分忌惮,但唯独谋士郭嘉却不怎么把孙策放在眼里。孙策追问其详,细作这才觉察到自己的失言。在孙策面前,是绝不能说任何有损他的尊严的事情的。细作想支吾过去。孙策顿时发怒了,喝令要将细作斩首。


细作吓得脸色惨白,不敢隐瞒,如实将郭嘉的原话复述了一遍。原来,郭嘉对曹操说:“孙策不足为虑。其人轻而无备,性急少谋,不过是匹夫之勇。倘若有一个刺客,孙策立为刀下之鬼。此人必死于小人之手。”


这细作刚回江东,已隐隐听说了孙策遇刺的消息,但还来不及细细打听,就按照惯例,第一时间就去向孙策汇报许都情状。当他顺口说出郭嘉对孙策的评价时,突然惊觉郭嘉实在是太厉害了,他的预言竟然已经全部应验!这时,他才明白绝不应该对孙策提及此事,但话风已露,迫于孙策的威严,只能一五一十说了个明白。


孙策听了,立时将医者的谆谆告诫抛到脑后,勃然大怒道:“匹夫安敢料我?伏击射我的人,一定是曹操安排的!”


郭嘉的话为什么会让孙策有这么大的反应?孙策又为什么会把设伏行刺视为曹操的阴谋?


孙策显然是一个高自尊的人。所谓高自尊,就是指自我价值感很高。孙策出猎遇刺,是他年轻的生命中难得一遇的挫败。这次挫败对他的自尊是一次重大冲击。如果他真的像他自许的那样英明伟大,是不应该中了三个屑小之辈的埋伏的。但事实俱在,已经无可否认。孙策下意识地选择避而不谈,以维护自尊。


但郭嘉的料事如神不啻于对孙策的第二次刺杀,仿佛向世人宣告了孙策的失败。根据心理学的研究,在失败之后,人们的生理唤醒水平提高,从而也更容易以自我保护式的归因方式来为失败申辩。所以,孙策会不假思索地就将行刺事件归因于曹操的阴谋诡计,而不是自己的草率行事。


归因于曹操,就是归因于外部,属于情境性归因。这就和自己的个性特质、行事风格没有关系了,也就起到了对自尊的维护。


一个人要认知自我,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对那些极度自信的得意者。孙策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早已经是一种自动图式,在他本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频频主导他的思想与行为。而在外人如郭嘉看来,孙策的“轻而无备,性急少谋”是异常鲜明的个性特征。再考虑到他身处于复杂的争斗环境,做出“必死于小人之手”的预言式论断也并不是太难的事。


但是,孙策怎么肯接受自己已经被郭嘉揭穿了个性真相呢?在认知自我上,没有人比自己错得更离谱。孙策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命运被他人一言料定,况且,那还是一个极伤自尊的悲惨结局。孙策的反应必然是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但这反而更坐实了郭嘉的论断。


郭嘉的预言在对孙策造成自尊冲击后,又影响到了他紧接下来的行为。


孙策急忙召来谋士张昭,立即就想发兵攻打许都,拿下郭嘉问罪。张昭急忙劝阻说:“等主公箭疮痊愈,再发兵也不晚。”


孙策恨恨不已,强自放下了立即起兵的念头。为了宽解孤寂与愤懑,孙策随后决定在城楼上会集诸将宴饮。


这一喝酒,又喝出事儿来了。


正饮酒之间,孙策忽然看见手下诸将一番交头接耳后,纷纷走下城楼去了。孙策大感奇怪,急忙问左右。左右说:“有个于神仙,正好从楼下经过。诸将都去参拜了。”


孙策大惊,急忙起身,走到城墙边上,凭栏往下一看,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道人,身披飞云鹤氅,手执一根藜杖,站在大道之旁。孙策手下的诸将和一众男女百姓,纷纷焚香跪倒磕拜。


孙策大怒,立即下令说:“赶快将这个妖人给我擒将过来!”


左右之人忙解释道:“主公,这不是妖人!他焚香讲道,普施符水,救人无数,非常灵验。人人称呼他为‘神仙’,乃是江东的福神啊!”


孙策从来令出如山,左右丝毫不敢违逆。但这次左右之人竟然不听他的号令,反而为这个道人说情,孙策更是大怒,立即拔出宝剑,喝道:“你们竟敢违背我的号令!”作势要斩。左右不得已,急忙走下楼去,将道人于吉推上城楼。


孙策见了道人,怒斥道:“妖人竟敢蛊惑人心?”


于吉不慌不忙地说道:“贫道治病救人,不曾取毫厘之物,怎么能说我蛊惑明公的军心呢?”


孙策怒道:“你不取毫厘,饮食衣服从何处得来?我看你就是黄巾贼张角之流的人物,今天不杀了你,日后必为国家大患!”


当年,孙策的父亲孙坚曾追随朝廷大员朱儁征讨黄巾军。孙策此时也是朝廷命官,和起兵造反的黄巾军分属不同阵营,自然对黄巾军充满了外群体偏见。黄巾张角,以传道起家。孙策见于吉也是个道人,在消极情绪的推动下,自然就将于吉归为黄巾之徒了。而这样的归类,也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杀人理由。


张昭急忙劝阻说:“于道人在江东数十年,并无过失,如果杀了他,恐怕失去民望!”


如果孙策没有遇刺,又如果细作没有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