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翻译、阐释与文化建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翻译、阐释与文化建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翻译、阐释与文化建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翻译、阐释与文化建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春柏编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5-01

书籍编号:30538651

ISBN:978756759080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4901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翻译、阐释与文化建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今年欣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了许多纪念活动。对外语学院来说,今年也是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二级学科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的二十周年纪念,翻译系决定出一本翻译研究论文集,展示一下学院师生近年来的部分研究成果,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本论文集的作者均为外语学院英语系和翻译系的师生。好几位是我当年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其中不少已经崭露头角,成了他们所在学校的学术砥柱,有的甚至在翻译研究领域占有了“一席之地”,如朱健平的阐释学与翻译研究、胡显耀的语料库翻译研究,和陈琳的陌生化翻译研究等,已经得到了学界的认可,他们的论文和著作则常常被列为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他们的成就也为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争得了一份荣誉。


本论文集的篇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过去二十年我国翻译研究的发展过程。记得朱健平在广西师范大学的硕士学位论文就是有关阐释学与翻译的,进入博士阶段学习后,继续在这一领域深耕细作,结果收获颇丰;胡显耀选定语料库与翻译这一主题后,赴英国交流,在曼彻斯特大学和兰卡斯特大学学了很多东西,后来又在王克非教授门下做博士后研究,现在也成了国内语料库翻译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陈琳在陌生化翻译领域的研究也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认可,最近还获得了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颁发的奖励。本论文集中有好几篇是中国翻译史研究的论文。这些论文从不同的视角对许多译者和译作进行了研究,填补了当时的一些空白,如刘宏照的《金刚经》翻译研究、唐艳芳和董琇的赛珍珠研究、袁斌业的马君武研究、陆颖的傅东华研究、李小蓓的萧乾研究、汪庆华的董秋斯研究和王珏的林语堂研究等,都是我国学术界为重写中国翻译史所做努力的一部分。近年来比较热的形而上的翻译研究,我们也没有缺席,如张锷的霍米·巴巴研究和李宏鸿的本雅明研究,即是其中的一部分。作为翻译研究永恒的主题,本论文集自然收入了几篇关于文学翻译的论文,包括胡德香、陈舒、朱姝、林元彪、李征、王慧莉、原蓉洁和张璐等人的论文。当然,我们也加入了当前关于中国文学和文化如何“走出去”的讨论,窦卫霖、吴波以及本人的几篇文章可以算是我们的一点“贡献”。当然,本论文集还有不少缺憾,如我们翻译系有不少经验丰富的口译教师,但是只有陈翔老师贡献了一篇文章;关于翻译研究的未来,只有赵刚的文章提出了一些深入的思考。另外,只有叶苗和孟令子两人的文章把语言学与翻译研究结合了起来。这些缺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外语学院师生学术研究的薄弱点,也是我们今后需要加倍努力的方向。


从总体上看,本论文集收录的论文大多发表在较高层次的学术期刊上,达到了较高的学术水平,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在人才培养方面的成果,在此改革开放再出发之际,作一检阅,很有必要。我们将不忘初心,继续砥砺前行,为国家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张春柏


2018年12月18日

潜文本与文学翻译


——从电影片名Waterloo Bridge的翻译说起*[1]


华东师范大学 张春柏


提要 本文讨论文学翻译中潜文本(sub-text)的处理问题。文中通过对潜文本概念的讨论,借用关联翻译理论中弱交际(weak communication)的概念,并从翻译伦理的角度,探讨了文学翻译的基本原则。本文指出,在文学翻译中,译者应尽可能忠实地再现原文作者的意图,而这种意图不但是通过显文本,而且是通过潜文本表达的。本文还指出,译者对读者负有同样的责任。一方面,他应该尊重译入语读者了解原文真实面貌的权利;另一方面,他还应该相信他们完全有能力通过自己的认知努力充分理解原文作者的意图。因此,原文中的潜文本,在译入语文本中应该仍然是潜文本。本文最后指出,中国传统译论中关于“案本”的思想并没有过时,而应该是文学翻译的基本原则和普世价值。


关键词 文学翻译;潜文本;弱交际;翻译伦理;文本类型


1.引言


本文试图回答一个“经典”的问题:文学翻译到底有没有“标准”或者“普世”的价值?如果有的话,那么这个标准或价值应该是什么?近年来,翻译研究界对文学翻译的定位似乎出现了一些偏差,过度强调了翻译对原文的“操控”或“摆布”(manipulation),过度强调了“译者的主体性”和翻译的“目的”性,在描述翻译史、强调翻译的文化构建功能的同时,忽视了文学翻译本身的原则和价值。在下文中,将对严肃文学作品中的潜文本作一分析,并从翻译伦理的角度回答这一问题。


2.文本的潜藏意义:从《魂断蓝桥》说起


说到电影片名的翻译,人们自然会想到广受赞誉的《魂断蓝桥》。本片英语原名为Waterloo Bridge,即《滑铁卢桥》。这部电影在中国的成功,不能不归功于片名的翻译。记得年轻时曾在《新民晚报》上看到过一篇短文,介绍20世纪三四十年代电影片名的翻译,文中对许多电影尤其是《魂断蓝桥》和《乱世佳人》的片名的翻译赞不绝口,大意是译者汉语功底深厚,中文译名点明了故事的主题、吸引了潜在观众的眼球。近年关于电影片名翻译的论文中,则多数是从功能对等(贺莺,2001)、目的论(张玉藕、王凌,2009)、顺应论(王永炤、井永吉,2007)、接受美学(李林菊等,2006)等理论角度来证明这部电影片名翻译(即文本阐释)的合理性。类似的例子还有《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廊桥遗梦》(The Bridge of Madison County)、《人鬼情未了》(Ghost)等。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原文作者用了Waterloo Bridge这个片名?为什么没有用一看就知道是一部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的片名,而只是用了一座桥的名字?换言之,为什么原文作者没有把话说白?笔者以为,上述解释都是不充分的,因为中国的戏剧和影视剧从来也有两种命名法:或点名主题、把话说白,如《地道战》、《智取威虎山》、《秋菊打官司》、《潜伏》等;或含蓄隐晦,费人猜详,如《三岔口》、《谢瑶环》、《手机》、《苹果》等,这些戏剧或影视剧,往往要看了以后才能悟出其意。


上了点年纪的读者大多知道,京剧样板戏《红灯记》和《沙家浜》分别是从《自有后来人》和《芦荡火种》这两个故事改编而来。前者意为“革命自有后来人”,后者意为芦苇荡里的革命火种,必将燎原,意义明确,一目了然;而《红灯记》和《沙家浜》则比较含蓄,观众要作出更多的认知努力,才能悟出其中的潜藏意义。如果说中国人的审美观喜爱把话说白、点明主题的话,那么为什么这些改编后的京剧的名称变化却是逆向的?换言之,为什么这种变化不是从《红灯记》和《沙家浜》改成《自有后来人》和《芦荡火种》,而是相反?考虑到这种改变发生在以鲜明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和高分贝的政治语言为特征的年代,就不禁要问:这种改变顺应了什么?改编者的意图又是什么?这里有必要引入“潜文本”的概念。


3.“文本”(text)与“潜文本”(subtext)


在翻译研究中,源语文本(text),也称表层文本或显文本(surface text),指摆在译者面前的、印在纸上的文字。这个文本就是翻译的依据和基础。译者显然不能脱离原文,天马行空,随意编造,因为那已经超越了翻译的范畴,成为纯粹的创作了。


和表层文本相对的还有“潜文本”(也称潜藏文本)(sub-text)。Meyer把潜文本定义为“言外之意、言后之意”(what is implied but not said,the meaning behind the meaning)。他认为,当我们把易卜生剧本中的这类言外之意译成英语时,应该把言外之意表达清楚(见Newmark,1988:77)。但是Newmark却认为,译者不应超越原文的字面,把潜文本推高到文本的地位(ibid:77-78)。


根据Newmark的观点,潜文本即文本的功能(function)或意图(intention),是译者不可须臾背离的主线。潜文本和显文本(surface text)之间的关系就是深层结构/意义和表层结构/意义之间的关系。译者切忌把潜文本强加在显文本之上。例如,他认为“When his father died his mother couldn\'t send him to Eton any more”这句句子就不能翻译成“他父亲去世后,他母亲再也不能送他到学费昂贵的学校上学了”。因为虽然大家都知道伊顿公学是一所昂贵的学校,但是原文作者的意图却不止于此,两者的效果也大相径庭(ibid:78)。如果担心中国读者不知道“伊顿公学”而把它译成“昂贵的学校”,就违背了原文的意图。


回到前面的例子,我们不难发现,所谓点明主题,或挖掘原文的意义,其实就是把原文中的隐喻用更“符合”译入语文化的隐喻替换掉,或者干脆把它化掉。这里牵涉到了隐喻的翻译问题。笔者认为,隐喻的喻体和喻义之间的关系本质上也是一种显文本和潜文本之间的关系。众所周知,1946年毛泽东主席在接受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采访时,首次提出了“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当时译者把“纸老虎”译成了scarecrows(吓唬麻雀的稻草人),被毛主席当场纠正,因为这个译文不符合他的意图。由此可见,这类独创性的隐喻(original metaphor)体现了原文作者的意图,这是译者首先要考虑的。任何把它“化”掉的做法,用没有翻译痕迹、看上去很美的显文本取悦译入语读者,或者帮助他们理解文本,都不应该是文学翻译的第一选择。


关联翻译理论认为,隐喻的意义具有“不确定性”和“开放性”(Gutt,2000:90),一个隐喻,在不同的语境中往往有不同的意义,甚至在同一个语境中也可能有不同的解释。例如,“他是个诸葛亮”可以解释为“他是个足智多谋的人”,也可以解释为“他是个千古忠臣”,也可能两者皆有(如“周总理是个诸葛亮”)。因此,如果把这个隐喻“化”掉,译为He is an extremely wise man,就很可能违背了原文的意图。正如Sperber & Wilson(1986:236)所指出的,隐喻的主要意义之外,还往往含有“潜在的隐含意义”(potential implicature)。Gutt(2000:90)把这种隐含意义称为“弱交际”(weak communication),在他看来,这种弱交际正是达到“诗歌效果”(poetic effect)的重要手段。例如,当中国读者看到“诸葛亮”三个字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智者,而是一个羽扇纶巾、舌战群儒、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七擒孟获、六出祁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有血有肉的形象。这就是弱交际的诗歌效果。毫无疑问,用任何一个其他词或意象替代“诸葛亮”,都不可能有同样的效果,而这种效果正是原文作者所追求的。同样,Eton可以在读者的脑海中唤起半部英国近代史,如把它译为“贵族学校”或“一流学校”等,看似“化”掉了翻译痕迹,点明了原文的“言外之意”,但其代价却是损失了所有的弱交际和诗歌效果,可谓得之毫厘,失之千里。


中西翻译史上都不乏极端意译的例子。例如,古代波斯语的《鲁拜集》经FitzGerald译成英语(the Rubaiyat)后,因其彻底的盎格鲁化(Anglicized)被认为是“真正本土的英语诗歌”(authentic and even indigenous English verse)(Peng,1995)。有意思的是,这首诗经英语译成汉语时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例如,其中一段波斯语原文描写的是古代波斯的马球游戏,在FitzGerald的英语文本里变成了现代英国足球:


The ball no question makes of Ayes and Noes,


But Here or There as strikes the Player goes;


And He that toss\'d you down into the Field,


He knows about it all — He knows — HE KNOWS!


这个意象从英语译入汉语时在黄克孙(见Peng,1995)的笔下变成了围棋:


眼看乾坤一局棋,


满枰黑白子离离。


铿然一声成何劫,


唯有苍苍妙手知!


这种转换,其实已经不是一般的意译,译者用译入语文化特有的意象替代了原文中关键的隐喻,实际上是借用原文的思想创作的一首中国诗,远远超出了翻译的范畴。如果没有说明,中国读者一定会认为这是一首真正本土的中国诗歌!因此Peng(1995)认为这个译本与其说是翻译,倒不如说是一部中国文学作品。出于同样的原因,庞德翻译的中国古诗被广泛认为是杰出的英语文学作品。


4.文学翻译的伦理


说到译者“应该”如何处理潜文本,实际上触及到了翻译的伦理问题。根据《辞海》的定义,伦理就是“处理人们相互关系所应遵循的道理和准则”。翻译伦理,顾名思义,就是处理翻译过程中相关的人们相互关系所应遵循的关系的道理和准则。笔者认为,文学翻译的伦理应该遵循Chesterman所说的“再现模式”(2001:139-153)。也就是说,在文学翻译中,译者应尽可能再现原文的基本特征,体现作者的意图。诚然,翻译活动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源语和源语文化与译入语和译入语文化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是,只要我们真正把原作当作严肃的文学作品对待,这些因素就不应该成为随意“改写”或“背叛”原文的理由,更不应该出于译入语社会政治或“文化构建”的原因,肆意删改原文,对原文进行任意的阐释。因为这样一来,文学翻译就不再是严肃的文学翻译,而是政治、文化的工具了。笔者认为,翻译研究学派的理论在描写、解释翻译史方面具有很强的解释力,但如用来指导文学翻译实践则难免会产生偏差。因此,文学翻译过程中牵涉到的“相关的人们”,仅仅包括作者、译者和读者(或译文的接受者)三方。翻译活动的赞助人或发起者,主要与应用型翻译相关,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一部严肃的文学作品如同一件艺术品,复制的时候是容不得赞助人的干预的。例如,我们在临摹毕加索的油画时,追求的应该是最大程度的“真实”,决不能应赞助人的要求将其改变或“美化”,甚至把原本抽象的油画改画成更易理解的传统油画。


1)译者和原文作者


在文学翻译中,译者首先要对原文作者负责。但是他面对的不是作者,而是反映作者意图的源语文本。因此,译者必须尽可能准确地理解源语文本。对源语文本的理解包括许多方面。通常人们注意到的是:(1)作者说了些什么;(2)他是怎么说的。但这只是显文本,即印在纸上的话。我们还必须关注作者没有说的话,即言外之意。这就是潜文本。作者的意图不但是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