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论语述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论语述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论语述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论语述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周应之著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538664

ISBN:978756759525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4259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论语述要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天方命命施垂统


圣总明明发宪章






夫子之道


在颜子,心不违仁。


在曾子,大学也。


在子思,中庸也。


在孟子,存心养性事天也。


在董子,策应天人也。


在濂溪,诚也。


在横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在程朱,存天理,去人欲。


在陆王,致良知。


在船山,责开生面也。


在末学,知其光明也。

知其光明也


方今国际交通,文明互有,缤纷之色已令人目波流连,神色摇醉;而人之生涯也限,终需一大归之处,于焉可身心寄放。


身心寄放何谓也?身寄之而德润有余,心放之而智明无碍;德润有余则身无患害,有天年之可享,智明无碍则心有颜乐,有天命之可安。若夫子之道无可身心之寄放,则厮磨其中,岂非光阴之虚掷哉?故欲人反性就中,从命归一,则当体解于夫子之道,知其光明何处。


欲体解之,其有要路乎?


知光明处,其有信实乎?


夫子之道虽承述于先王,脱化于五经,而夫子以其天全之仁,超迈之智,加乎不厌之学,不倦之诲,已论经呈华于当时,开境立极于后世,其道不啻为先王、五经之归藏,亦为生命全然之擘画,一贯圆方,略无阙处;而有此种种殊极之胜者,其不为《论语》乎?


观乎《论语》,或应疑问,或行劝诫,夫子体道而陈言,莫不许其性命于人天之际,依仁而敷词,莫不显其德法于伦常之间;夫子或在家邦,或处朝野,其语默动止,沉吟慨叹,莫不由二三子记之生动,议之清详;而二三子之从学夫子,时有议论之横生,莫不善然中的,唯其高下有异,深浅不同而已;至于当时贤士隐者之议,亦能呼应于夫子,且其余音清亮;而其中先王之或议,从其精一之言,已然见有天之命赋!此所以昭列者,盖因夫子之道命承焉!圣贤议论既富,集之而成《论语》,而议论之生本乎理路之善陈,故习《论语》之言,自可从言寻绎而趋造其理窟,似不必博引典要以藉听,泛征史籍以资鉴;虽其章句简短,而文约义丰,神情自备,直可合其神情而随文舒布,优游其义府,亦不必萦牵诸子以权衡,钩连百家以量度;故解夫子之道,其要不在《论语》乎?


盖夫子之道盛,已有理学之徒穷微在前,又有心学之士阐幽在后,若能续其幽微,体凡圣一体之心,同愚贤一同之理,自叩心端以求达于夫子之性命,自析理端而求通于夫子之德法。一俟通达之时,即觉有光明自来;而此光明岂有异乎日月之明?盖于人心之彻其无异也。是其无异,故夫子之道可齐之乎日月之光!唯其无异,故夫子可喻之乎日月者也!其为人生大归之所,已不复疑问,于此身心寄放而可安然永受矣!


至于信实与否,盖光明之处即为信实,信实之处即有光明,复何须遑遑以外求耳?


故《论语述要》之旨,唯在述其清要,知其光明而已矣,岂敢小道以弄巧,但求大章之登极也。


2018年2月22日


周应之于云端孟母堂

中和之气


中和之为气,其气中道合体,温厚深永,其和阴阳而赞成天道,其和消长而生成万物,其和礼乐而化成人文,元亨利贞,长运而不衰也。


夫子者,禀中和之气者也。


夫子中和之气体于容色,表于辞气。而夫子已去二千五百年矣,其容貌既没,颜色不存,声音不闻,而今之人何以得求夫子中和之气哉?所幸夫子虽没,而其言辞尚存。《论语》者,乃夫子与门弟子之言语也;既为言语,必有辞气以贯之,若能得言中辞气,则夫子中和之气可求矣。然之于之、乎、者、也,长言短句,可得而求其辞气者乎?可得而求其中和之气者乎?


《论语》虽开篇劝学,而“不亦”之词反覆者三,未尝不是夫子自劝自勉也,何尝有劝于人也?然其自劝又何尝不劝于人也?故劝与不劝之间有夫子之中和之气焉。


夫子尝言:“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辞强者、辞弱者各有其所见。辞强者强据其辞,则曰此三者于夫子何难之有;而辞弱者弱称其辞,则曰夫子于此三者似未能也。然春阳之与人也,何曾强,何曾弱,又何曾强而不弱,弱而不强者耶?盖强弱之间有春阳中和之气焉。而夫子何尝不让,何尝让,又何尝不是让而不让,不让而让者耶?故让与不让之间有夫子之中和之气焉。若后来之人体夫子而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此三者于我有何难?而王道荡荡,学无止境,化无穷时,故此三者又何曾有成功于我?”则此其非夫子不让又让者与?


夫人于弟子之教训何尝不厉,何尝不温,又何尝不是温中有厉,厉中有温者耶?故温、厉之间有夫子之中和之气焉。夫子尝斥宰予昼寝:“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若后来之人能体夫子而曰:“汝知否?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则此其非夫子之辞厉而气温者与?


夫子既禀中和之气,其于人事而称言,则无所不施,无所不用也。若不能顺其言而求其辞气,求其中和之气,以中和之气而求夫子,其能得夫子乎?其能得夫子之言乎?其能得《论语》乎?


2017年2月27日


周应之于云端孟母堂

例言


一、本书章句以朱子《四书章句集注》(下简称《集注》)为基本,有不同者四:一是将《公冶长篇》第一章中“子谓南容”一节单独列章;二是将《述而篇》第二十五章中“子曰善人”一节单独列章;三是将《乡党篇》第十一章中“康子馈药”一节单独列章;四是将《卫灵公篇》第一章中“在陈绝粮”一节单独列章。


二、本书句读亦以《集注》为基本,唯《述而篇》中第三十三章句读有所不同;此章本书句读为: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三、本书字词之释义,虽亦以《集注》为基本,而补订较多,凡补订之处,其末皆画圆形以示之。


四、凡先王、周公、夫子所言,皆以“道”为表达,以区别其他人物之所言。


五、行文大体以文言为主,盖非文言难达夫子之意。


六、《论语》既为语体,语词不可或缺,语词与文意关系重要。为文意表达之清晰,亦使语气易为如今之人所接受,凡原文中也、矣、乎、哉等语词,多以现代语词为表达。


七、或以为“述要”有增字解经之嫌,不然,就原文而说义,即已离原文而另述,文辞不能不变。


八、至于大义之抒,则未泥于《集注》。

次第


君子之成在学,故《学而》开篇。


君子志在天下之正,故《为政》次之。


为政之要首在礼乐,故《八佾》次之。


礼乐为仁情之表,故《里仁》次之。


讲评人物以益仁风,故《公冶长》次之。


治国人才难得,故《雍也》次之。


王道弥新,治无可缺,故《述而》次之。


逊让为王道之至,故《泰伯》次之。


大利在仁,而人莫信之,故《子罕》次之。


仁厚之养在乡风,故《乡党》次之。


乡风淳而民质朴,故《先进》次之。


无礼不足以仁民爱物,故《颜渊》次之。


治德如君子之德,故《子路》次之。


知耻而有德修,故《宪问》次之。


为君者须有德,故《卫灵公》次之。


为臣者须有义,故《季氏》次之。


为君子者亦有责,故《阳货》次之。


若贤人隐逸,则国危矣,故《微子》次之。


君子见危致命,故《子张》次之。


但使天禄永续也,故《尧曰》为终。

学而篇 学而第一


凡十六章


(一)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注解】


效法先贤,觉悟王道。○


鸟数飞也。重复所学以涵咏其理,运用所学以感悟其道。○


同悦;谓事理之会、性天之反而有心体之亨通也。○


同类也。


论道之音克谐于心也。○


不愠 心位中和而无怨也。○


君子 全德之名。其以仁为心,以道为理,以圣为师,以儒为业也。○


【述要】


夫子道:“为人而好学,好学先王之道,学有所知,时习于心以体会,时习于行以验效,习有所得,得而益学,学与习互表,习与学互益,于是日进其功,月累其德,岁往而终有大成,此不亦人生之至乐吗?为人又如何能不笃志以求学呢?


道气相应,德音相感,近可以取邻,远可以慕往,或成朋友以相互取益,或成师徒以上下学问,终可以扬明道善,喧大德声,此不亦人生之至乐吗?为人又如何能不专志以求道呢?


人不知其道广而讪笑,其如道而不愠;人不知其德厚而怨怼,其如德而不愠;不知其仁慈而贬抑,其如仁而不愠;不知其义勇而威加,其如义而不愠;不知其礼约而慢待,其如礼而不愠;不知其智明而扰惑,其如智而不愠;不知其信实而轻忽,其如信而不愠。此不亦为君子之象、人生之至乐吗?为人又如何能不潜志以求成君子呢?”


人生而能感通万物,故人生而知学。圣人劝学,非为强使,而由乎人之天性也,而圣人所劝者,必为先王之道也。先王之道,尽得于事理,复归乎天命,而事理天命之一贯,好学者会其事理,达其天命,是以有其心体亨通之悦也。悦之滋滋,好学之不止,君子终能于德业有成也。


而开篇夫子论学劝学,虽自设问连连,又自确然无疑,悦乐之境,不愠之地,已显夫子德性之圆满;而其自问,又是逆起语气以发问,一遣学者自反其心以叩,排荡意念以寻绎,直欲往趋步履,求合于圣心,学者虚怀之域亦廓然自大。由自问而发问而叩问,师生声气相激以随,终能拽扶后进,一合圣心,设问之效可谓大矣!而教义若由直陈,强使学者以知,往往适得其反,故问之善设,已巧示孔门教法之活泼,其亦成学问之常用也!


(二)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注解】


有子 孔子弟子,名若。


善事父母。


通悌;善事兄长。○


少也。


专力也。


孝弟也。○


人伦也。○


即天之懿德,其曰生生,命为人性之本,而成亲爱之体也。人之所以为仁,既有其天性之必然,亦有使人性美善之欲也。○


疑辞,谦退不敢质言也。


【述要】


有子说:“其人孝爱父母,而能推远于事天、事君、事师之亲敬,悌顺兄长而能推远于朋友之交亲,因此违悖情理而好为犯上者,这很少见;不好犯上,而好违法作乱,未曾有之。君子专注于事物之本,注重孝悌之行;能行孝悌,那人伦之道则由此而生,由此而立,由此而可大行也;孝与悌是为仁之根本吗?当然是根本啊!”


人生而爱父母,亲兄弟,是为孝弟,其为仁情之初显,唯此初显而能推远而成人伦之大者。仁之用,唯以成人伦也,而其用之初,孝弟也,故孝弟者,其亦为仁之本也。


(三)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注解】


巧言 巧,好也;好其言以奉谀。○


令色 令,善也;善其色以取媚。○


人性美善之见也。○


【述要】


夫子道:“仁者情真而言实;言不由实,情不由衷,但以修辞巧技为言,以献谄取媚作色,如此之人,则自弃人性之美善而少仁可言了。”


(四)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注解】


反视于内,内问于心也。○


曾子 孔子弟子,名参,字子舆。


君上也。○


必以王道为志业,必以尽贤为己要。○


以诚以实也。○


谓受之于师。


谓熟之于己。


【述要】


曾子说:“我每日多有反省:为人君谋事,有否履道如一,竭己才智与忠勇?与朋友交往,有否秉诚如一,守信终始?于先王所传学问,有否勤习如一,会深于心而行远于道?”


事君以忠,接友唯信,从学于师而明传习,此不唯君子内省之要,亦为君子学业事功之基本。


(五)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注解】


治也。


千乘 诸侯之国,其地可出兵车千乘者也。


生民安乐之所。○


主一而无适之谓。


众生之利。○


人之所能仰赖也。○


度也,限也。天行有节,其法度森然而不爽,故能列秀星辰而恒陈乎天文也。圣人仰观之而领会其道,于是乎制彝则以显胜人文;而彝则之制固在节度人事也。故节之为用,乃人天之通则,无节则不足以成文也。○


仁之谓也。○


国之体也。○


谓农隙之时。


【述要】


夫子道:“如何治理千乘之国呢?首当敬事以建树,而后可以取信于民;其次爱民而恤民力,节己之用以养仁,如此则能远播仁声而归服民心了;不失信,兼爱人,又知民之闲忙,如此则能不夺民时而可以使用民力了。”


道其国,实则治其民也。民者,国之大体也,体之得失关乎国家兴亡。夫子知民爱民,使民有方,是其合大体也。


(六)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注解】


行之有常也。


言之有实,情之本然。○


广也。


谓众生。○


近也。


谓人性美善者。○


谓德行,其为学问之发端也。○


余力 犹言暇日。


用也。


谓诗书六艺之文,其为圣贤之成法。○


【述要】


夫子道:“为学弟子,在家须明孝道,在外须善兄弟;言行须谨慎,交友须有信;又须广博其仁,泛爱众生;亲仁者,近贤能。如此行持有恒,而力有余闲,则可以学文于君子了。”


文虽为圣贤之成法,而圣贤之道莫不以孝悌、忠信、仁爱为出发,亦以孝悌、忠信、仁爱为归旨,即从德性出发,学而求成德性之圆满。故为文之要首在孝悌、忠信、仁爱;无行孝悌、忠信、仁爱者,则不足以为文矣。


(七)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注解】


子夏 孔子弟子,姓卜,名商。


尊贤也。○


平易也。○


致其身 犹委献其身也。○


言之有践也。○


【述要】


子夏说:“以好贤之心重妻子之贤能,以平易之心对妻子容色之盛衰,如此尚贤尊德,可以有夫妻之和睦;奉侍父母,能竭其心力,尽其礼容;事君为国,能委致其身,鞠躬尽瘁;交友言而有信,行有终始;如此之人,虽说尚未向学于君子,我亦必言其有学养之具了。”


夫子方道德行有余则以学文,子夏即曰德行不亏谓之学矣。盖进德修业乃学问之两端;进德者,明人伦而能忠爱有加,修业者,修文辞但致诚正不移,两者皆以德性为深基,相互发韧而成圣贤之文章。子夏之言,所明夫妇、父子、君臣、朋友四伦之要,是进德之学,实已于夫子之学问有所发明矣。


(八)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注解】


德性之厚,学理之严,言行之谨也。○


不可犯也。○


深于德法,会于理则,以求性命之上达,言行之有章也。○


坚也。○


通毋,禁止辞也。


不如己者 如,从属也。此谓不以忠信如其自有之德者。○


亦禁止之辞。


畏难也。


【述要】


夫子道:“君子不能厚于仁德,严于学理,并自重于言行,则不能以严威示人,亦不能学求广厚以增益其重,终于学问不固,轻薄自放了。忠而诚,信而实,人主忠信而能诚实,因而忠信乃为人之根本啊!不能主忠信者,便不能与之为友。如有过失,改不畏难,改过则为无过。”


有过能改则德纯,主忠信则仁厚,学固则智深广,君子有恒此三者,虽不求于厚重,厚重亦自随之矣。


(九)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注解】


慎终 丧尽其礼。


追远 祭尽其诚。


人也。○


向仁慕化之心。○


【述要】


曾子说:“父母之丧,能致哀尽礼,并能怀思父母之慈爱,而审慎以追思,远昔于父母之孝养有无不足?于父母之教诲有无违逆?继而追念先祖,尽祭礼之诚敬,以求无愧于心,无愧于父母之所养,无愧于先祖之遗德;再者,审慎各项制度政令之终始,并能反追远因以补正,以求国事之善成。如此劝教治理之下,民德终能归于淳朴,归于笃厚了。”


慎临丧之礼,追而远怀先人之恩,其人于父母可谓孝矣!慎令终之信,追而远审初心之诚,其人于黎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