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南怀瑾著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3-01

书籍编号:30539370

ISBN:978730913970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417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本书为南怀瑾先生于二〇〇七年应几方敦请举行三次演讲之记录,内容包括:新旧文化的企业家反思,国学与中国文化,漫谈中国文化与金融问题。本书从《管子》《货殖列传》《食货志》等中国古代典籍的财货观切入,分析讲述近一个世纪的金融、企业及管理体制的演进,化古为今,视野广阔。


本书原由台湾老古文化事业公司出版。兹经版权方台湾老古文化事业公司授权,复旦大学出版社将老古公司二〇〇八年十二月版校订出版,以供研究。


复旦大学出版社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

前言


二〇〇七年的下半季,南师怀瑾先生应几方敦请举行了三次演讲,团体听众皆远道前来太湖大学堂,这本书就是三次讲演的记录。


第一次在七月廿八、廿九两日,是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学员及北大校友所讲,题目是“新旧文化的企业家反思”。


第二次在十一月十五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师生五十多人前来,另各界旁听者,共一百廿余人,南师讲的题目是“国学与中国文化”。


第三次在十二月十五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全国代表二百余人,分由各地前来,南师的讲题是“漫谈中国文化与金融问题”。


这本书在大陆同时以简体字印行出版,参与本书准备工作者有马宏达、代兴玲、乌慈亲、宏忍师、张振熔等,或纪录或打字或编整,或查对资料……皆系工余之暇奋力协助者,在此特致感谢之意。


刘雨虹记


二〇〇八年十月庙港

漫谈中国文化:企管、国学、金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堂


●缘起与感想


●奖学金与助学金


●所谓“经济”


●学问知识文化


●历史的重要性


●政治与经济的主辅


●“管鲍之交”与做领袖的条件


张维迎院长:南老师、各位光华学院的朋友,今天我们以非常崇敬的心情来到太湖大学堂,聆听南老师给我们讲课。很多人看过南老师的书,能够亲身听南老师讲课是很特殊的体验。光华管理学院这一次活动,是想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管理之道建立起来。南老师是光华教育基金会的理事长,我们这一次来是光华教育基金会的支持,南老师也一直对我们光华管理学院有很多的关心。


这一次的活动其实已经筹办了一年的时间,赵海英是我们光华管理学院的教授,由她请南老师讲课,南老师很高兴地答应了,我和海英两个月前来过这里拜访南老师,讨论这一次讲课的内容。


接下来,大家心情放轻松,在这个非常神圣的地方听南老师给我们讲课,我们放掉脑内杂念来听这个课。我希望大家今天和明天这两个半天的时间,在我们人生的学习路上,留下非常难忘的印象,使我们每个人得到升华。下面我们就欢迎南老师来给我们讲课。


南师:诸位先生,刚才张院长这一讲,天气又热,听得我毛骨悚然。孟子有两句话,“不虞之誉,求全之毁”,八个字。“不虞之誉”,大家同我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想不到有许多的高帽子,被人家恭维你;“求全之毁”,别人对你要求很高,每个人手里有把尺,不量自己,专门量别人,这个人做人对不对,事情做得好不好?都是对别人要求圆满,这是求全之毁。为什么我引用这两


句话?刚才张院长讲话对我特别恭维,这个恭维很可怕。这样的大热天,很抱歉让大家从那么远的地方,跑到这里来受罪,不过既然是“光华”,你们光华一到,这个地方就蓬荜生辉了。


现在,我要向大家报告关于这一次的研讨,我不是讲课,只是我年纪大了一点,跟大家做一个研讨。不晓得你们大家的目的是什么。我常常问年轻出国的同学要学什么,他说企业管理。我说那落伍了,现在企业管理太多了,将来没有地方给你管理了。等于说我们八九十年前讲经济学很热门,可是现在经济学太多了。因此,张院长和赵海英博士来跟我讲时,我随便取一个题目叫“新旧文化的企业家反思”。我对这个题目有很深的感想,尤其是最近我们国家的工商界,二十多年来发展到今天,我觉得是迷路了,长期的迷路,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现在九十岁了,生命的经历很多,这个国家大革命以后,经过北伐,我亲自参加过抗战,经历过国内的变化,在海内外大波浪之间,直到现在二十一世纪,我觉得有了问题。诸位都是全国企业界的精英,那么谦虚好学,这些问题使我想到中国古代禅宗的两句话:“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我觉得这个时代,配合我们今天要研究的题目,这两句话的意义非常深刻。


我们的国家社会,今天的发展非常繁荣,好像人人都前途无量,朝气蓬勃。事实上,国家的经济观点与诸位企业家的观点,都有“一片白云横谷口”的现象,不是黑云哦!是很漂亮的白云,可是把自己遮住了,一切都搞不清楚了。所以“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本来是自己的家,鸟要飞回来,可是因为这片白云遮住了,迷巢了。我深深地感到,这个时代有这么一个现象。


由张院长刚才很客气的这一番话,我先讲了自己的感想。至于这一次讲课的因缘也很奇怪。“光华教育基金会”是我一个老学生尹衍梁办的,我是理事长,这个基金会是一九八九年建立的。到现在为止,这个“光华教育基金会”好像在三十几个大学设立了奖励基金,受奖的人大概有十多万人,尹衍梁告诉我,总共花了几千万美金了。当年他创办的时候没有告诉我,有一次,他在我房间里突然跟我说:“我听懂了你的话,我去做了一件事。”那个时候是一九八九年,时间我记不得了,他从北京回来跟我讲了这个事,成立了这个基金会,他说理事长是我。我就讲他不对,万事要征求我的同意。他说这个是好事,我来不及跟你讲,而且北京那边不是你出面搞不好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是理事长,一个大学我也没有去过,可是晓得做了好事,不过到现在我还责怪他。后来他又在北大办了光华学院,好像浙江大学还有光华的法学院,都是他做的事。


我很抱歉到现在还没有跟光华见面,第一次跟张院长见面也不是尹衍梁带来的,是赵博士,所以我就答应了。关于奖学金,我做的事情常常是错的,这个事情也是“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的一个现象。我反对奖学金,那个是锦上添花;我赞成助学金,这才是雪中送炭。


大家在这里心情千万要放松下来,不要认为是听我讲课,我平生一无所长,也没有什么真的学问,吹牛可以,倚老卖老罢了。譬如我刚才讲“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国家开放发展二十几年了,这个中间我看得眼花缭乱,也看到没有计划的发展,常常有一种感觉,像《桃花扇》里面有三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样的故事,个人、公司、企业,我看得太多了。如果拿我这个年龄来看,由北伐到抗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国内外这种现象非常令人感慨,甚至于很悲痛,因此这一次我们要讲“反思”。


我经常告诉一般国外回来的同学,你们叫“海归”的这些朋友,我说:自己的文化要多了解。譬如研究经济学、研究企业发展,有个前提,我们中国文化几千年来是不用“经济”这个翻译名称的,这个名称是人家的二手货。西方文化先到日本,日本人用中文在日本翻译成“经济”,可是日本本土不大用这个哦!现在用不用我不知道,你看日本讲经济叫“产经”,产业的经营。


中文“经济”两个字原来的观念很大很大,是大政治,是“经纶天下,济世救人”,这个叫经济。我常常说我们中国人有一副对子,很有意思的,“文章西汉双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这是我们小时候到处看到的,讲文章推崇西汉两个人,一个是写《史记》的司马迁,一个是大文学家司马相如,他跟卓文君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至于经纶天下,济世救人,我们历史上推崇诸葛亮,所以说“经济南阳一卧龙”,就是诸葛亮够得上。


现在研究经济,刚才提到“几多归鸟尽迷巢”,我觉得我们整个的国家、人民,包括诸位,都迷巢了,归路不知道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经济学,都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外国人的经济学。自己的经济学在哪里?同样是人,尤其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没有经济学吗?可惜到现在我没看到有人在研究,大家没有反省。譬如现在我们经济学走的路线,包括我讲经济学这个名称的问题,都在跟着人家走。因为我是在野之身,同政治没有关系,只是顺便看看。我们在政策上这些做法,都没有反观自己的文化。其实今天国际上一切政治的发展,我们中国原来都有,只不过没有那么细密。


中国文化有套书叫“三礼”,大家都知道,这个“三礼”不是光讲行礼、客气的。“三礼”是三部书,一部是《周礼》,记载周朝统一天下以后所建立的一个政治体制。其实我们推翻清朝到现在只有九十六年,九十六年以前我们历代的体制,都没有跳出过《周礼》这个范围,当然中间有很多变化。它的体制里头就有经济,工商业都有,不过很简单几个字。周朝的政权维持了八百年,可是我们现代人不懂,叫它“封建”。“封建”两个字有问题,因为中国的封建是分封建立诸侯,是联邦政府一样的,每个诸侯一省或一县。相传周朝一开始就分封八百、一千多个诸侯,一个县里的县长就是侯,地方分治,联邦的,由中央统治。它的制度、经济为什么安定了八百年?你可以讲人口少、地方大,没有错,这是一个理由;可是古今是一样的人,为什么周朝可以安定那么久?我们现在讲经济,讲商业,讲工商都没有反思,都没有去反思自己古老的历史经验。


我们现在先讲广义的,讲完了再把范围缩小。这些都是大题目,可以做三十个博士论文的题目了。这是讲《周礼》。另一部《仪礼》是社会制度,这个制度包括范围很多。还有《礼记》,内容包括很多风俗习惯、做人做事的学问,等等。


一个星期以前,我们这里办了一个儿童田园教育活动,办了三个梯次,刚刚结束。所以昨天我还讲这个心情,刚刚一块石头放下来。每一次来了七八十个小孩,还不准家长在旁边陪,我也给孩子们讲礼仪。这些孩子们十三四岁,能够读《资治通鉴》,能够背很多古文,而且我们请的外国老师有十几个,美国、南非、新西兰、日本的,各地都有,还可以同步翻译。这些孩子从六岁到十三四岁,可以跟外国人对话。可是我们心里头负担很重,这样热的天气,一个孩子出了问题怎么办?他们在家里都是皇上啊!所以我叫这些孩子小祖宗,是中国未来的老祖宗,一个个都不能生病。还有给孩子们讲《礼记》,他们看了前面一段就会背了。可是我发现一个毛病,这个毛病同老师、家长有关系,我发现孩子们学问好,读书多,但却傲慢了。这个很严重啊!本来我们十多年的推广不只是读经,大家都说我在推广读经,读古书,不是的,是中、英、算一起来(中英文经典、珠心算)。最后我跟小祖宗们讲,学问是学问,知识是知识,要学会文化。什么叫做礼?这是文化,第一不要傲慢,不要看不起人;第二你们每个人要学会谋生的技术,做个水电工,乃至做个劳动的建筑工人都可以。学问归学问,职业归职业,人品归人品,千万不要傲慢。还有孩子当场问我,他说书读那么多,可是有时候会忘记怎么办?我就告诉他,譬如你赚钱,赚来放在口袋不怕没有用,要用的时候摸出来就是了。他说那我懂了。


现在我们回到“三礼”,“三礼”如果研究完,再加上《逸周书》《管子》等,就基本晓得中国过去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乃至做人做事。可是这一切体制经验我们已经忘了。假使没有忘记的话,自己晓得有几千年文化,这些东西拿出来,根据历史的经验,配合现在接受西方的经济学、工商管理等,那就很了不起,很伟大了。可是我们“几多归鸟尽迷巢”啊!找不到自己的路子走,这是一点。


第二,我们有五千年历史,譬如我们经常提到二十六史。全世界的民族,保存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最完整的只有中国人。譬如印度,历史都没有了,靠十七世纪以后的外国人帮他们整理。印度这样大的国家,这样大的民族,这样深厚的文化,就是没有历史。你们不能拿美国来讲,我在美国的时候给他们讲笑话,你们的历史两百多年,我们有五千年,我说你们要给我们做文化的学生,做徒孙我都不要。讲科技的话,我们叫你师父还可以。


我们小的时候是讲二十五史,加上清朝三百年的历史是二十六史,如果再加我们这一百年,就是二十七史。任何一个国民,如果自己不懂历史,就不要谈文化了,因为新旧观点无法对照。所以我也常提这个话:“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我们要想了解现在,了解未来,必须读历史,回头去看过去的经验。没有古代哪有现代,没有父母哪有儿女呢?没有祖先哪有我们呢?可是我们现在迷了路。


张院长要我来讨论“新旧文化的企业家反思”,你们诸位有没有反思我不知道,张院长逼着我反思了。大家要做企业家,就要研究历史的经验。举个例子,姜太公如何把周朝建立并使之享国八百年,而且他封在齐国,现在所谓的胶东,那时是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他八九十岁快要一百岁了,到这个地方来做诸侯,怎么把一个国家变成那么富有?我也常告诉人,现在讲经济就谈到香港、上海,我说上海过去了,未来的港口繁荣在舟山、洋山那一带了。中国文化经济商业的中心,春秋战国时是在齐国的临淄,就是现在的山东临淄,比现在的上海、纽约还热闹哦!唐朝的时候在扬州,所以你们看古人的诗句,“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唐朝经济的中心在扬州。宋朝就不是了,宋朝的经济中心在漳州、泉州。上海发达到现在最多一百年,以前是小镇,原来归吴淞道管的。今天的经济中心是上海,未来就不是上海了。这是经济商业的必然趋势,也是历史。


再回过来讲管仲的资料。在那个时候的临淄,管仲辅佐春秋战国最了不起的一个霸主齐桓公,管仲政策的一个关键,就是发展经济。


这里我要插过来,谈到西方的文化思想,十七世纪以后人们认为要解决一个国家乃至人类的问题,非靠经济不可,以经济来解决政治。中国几千年文化刚好相反,经济摆在第二位,有好的政治,经济自然会好。


我们要真的研究工商企业的发展,要好好去研究管仲。管仲的历史故事很多,我提醒大家注意他的两句名言“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认为经济非常重要,一个国家社会经济不发展,人民不富有,文化就谈不上。这两句名言的内容很多,大家都知道这个名言,可是大家忘记管仲提倡的是什么,不是经济领先,而是政治文化领先。“仓廪实、衣食足”只是手段,好的政治可以自然达到仓廪实、衣食足。再譬如他的名言:“礼义廉耻,国之四维”,所谓四维,譬如房子的四个栋梁;“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这四个柱子没有搭好,文化没有建立好,国家很危险了。礼义廉耻这四个内容太大了!你们做工商业发展,管仲也是做工商业出身的啊。


我们晓得历史上有名的故事“管鲍之交”,管仲跟鲍叔牙两个是好朋友,知己之交。你们要注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人生得一知己很难。譬如说父子、兄弟、夫妻关系,那只是这个关系;是不是我的知己,或了解自己的人?不一定。所以古人有句俗话:“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历史上讲知己朋友,常提到管仲跟鲍叔牙,这个故事我想你们知道,不过我稍稍补充一下。


管仲跟鲍叔牙年轻时一起做生意,鲍叔牙有钱,管仲没有钱,鲍叔牙出钱,管仲来做。分账时,管仲自己拿的多,分给鲍叔牙很少,鲍叔牙没有怨言。人家告诉他这个管仲乱来,是个流氓,你怎么听他的呢?你看他每样都占你便宜。鲍叔牙说他比我穷嘛!没有关系。


后来他们各辅佐一个王子,国家乱了,两个王子往两边跑。管仲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