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宗教 > 宗镜录略讲(卷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宗镜录略讲(卷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宗镜录略讲(卷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宗镜录略讲(卷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南怀瑾著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10-01

书籍编号:30539377

ISBN:978730913169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4292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宗教

全书内容:

宗镜录略讲(卷1)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宗镜录》一百卷,唐末五代永明延寿禅师著,是中国佛教传世的经典名著。延寿禅师为禅宗法眼宗第三代法嗣,他有感于当时禅宗信徒因未明佛法而产生的种种流弊及争论,乃邀集天台、华严、唯识三宗知法比丘,互相问难,并以禅宗心要加以折中,著成此书。书中引用佛经及中印圣贤论著达三百本之多,可谓“和会千圣之微言,洞达百家之秘说”,这在佛学的相关论著中,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宗镜录》撰成千载以来,以其规模宏大,辞美旨深,在广受好评的同时,也被大众读者视为畏途。南怀瑾先生有鉴于此,乃就此书精要部分,深入浅出,详加剖析。本卷内容包括《宗镜录》全书序言以及唯识论的部分内容。先生在章析句解的同时,融会各种佛门要义,并结合中西方文化精髓,使当代学人得以借此进入这部博大精深的佛学著作。


兹经版权方台湾老古文化事业公司授权,将老古公司二〇一三年五月初版校订出版,以供研究。


复旦大学出版社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出版前言


《宗镜录》为中国佛教传世的经典名著,作者永明延寿禅师生于唐末五代,为禅门法眼宗第三代法嗣。他有见于当时禅宗徒众,不看经教,“唯专己见,不合圆诠,或称悟而意解情传,设得定而守愚暗证”的弊端,以及当时天台、贤首、慈恩三门宗徒,未见佛法全貌,不能融通所产生的诤论,乃邀集此三宗知法比丘,互相问难,而由他以禅宗心要加以折衷,著成此书。


作者为使人断除疑惑,书中引据佛经及中印圣贤论著,达三百本之多。这在中印有关佛学论著中,是前所未有,而至今仍未曾有过的。难怪他自许本书“和会千圣之微言,洞达百家之秘说”,“是千圣入门之道,诸佛证真之道”。而他确实也不负此壮言,千载以下,历宋元明清,以至现代,广受好评。凡通晓中国佛教史者,无不知此书影响之深远。深研禅教之雍正帝,甚至以他为“震旦第一导师”,并以《宗镜录》为“震旦宗师著述中第一妙典”。即使以今天来看,此赞语仍未为过。


惟《宗镜录》规模宏远,辞美旨深,现代人恐已不易领会。南师怀瑾先生有鉴于此,自一九八〇年起,就此书旨要,深入浅出,详加剖示,指点迷津。于台北每周开讲一次,为时两年,圆满结束。不久,怀师远赴美国。


后来,怀师又从美国移住香港。一九九〇年,我当面请示,希望整理有关唯识的讲述。怀师却嘱咐先整理《宗镜录》的讲述,并当场命名为《宗镜录略讲》。


我回台北后,即获诸同学踊跃发心,把录音带整理成初稿。其中大半由王泽萍负责,其余由圆观师、朱信洪、施玉云、余绍光、李茵丽、李燕华分担,非常感谢他们的辛劳。然后,我再以录音带核订文稿,为便于初学,乃酌附编按,以减少查寻之苦。并请叶柏梁老师加上精彩的标题后,于《十方月刊》开始长达八年多的连载,受到海内外广大读者的喜爱。


谁知全文刊登结束后不久,就出现在网络上,既未获授权,擅自改编流传,又校刊殊多失误。有鉴于此,乃重新打字,并请叶老师一起仔细修订。五校稿后,即送呈怀师审订。怀师认为其中可以补充很多资料,希望我随侍身旁,以便他每天拨冗一起审订三五页。惟我由于诸多因素,深歉未能答应。


后来怀师迁往上海,复又移驾太湖大学堂。想起昔日遵嘱在台北编辑《大学征言》后,再携往香港,怀师即请诸同学轮流诵读,众无异议,再带回付印的往事。即曾多次前往请示,是否可以比照往例,在需要补充的地方略作提示,让我将文稿带回台北,以便遵示补充资料,但都未获俯允。


而今怀师已完成其时代使命,亲近五十年的岁月历历如目,已难酬报师恩。犹忆一九七〇年,怀师创立“东西精华协会”之际,即想略尽绵薄,重刊绝版多年的《禅海蠡测》。怀师则说:我的书不急,先把我老师的书重印出来。随即出示盐亭老人所著《维摩精舍丛书》木刻版本。再版后,深受识者珍惜。蜀地一脉禅炬,乃得重燃于宝岛。又忆协会成立后,怀师首次主持小型禅七,晚上小参时,泫然说道:老师交棒到我手上,却还找不到谁可以接棒。转眼之间,怀师多年春风化雨,早已桃李满天下,当可告慰盐亭老人。而在圆寂之前,终于托人找到四处迁移的太老师灵骨,并建宝塔,永志终生系念之情。


窃思怀师所留此件讲稿,虽未能如愿补充资料,但如宋代戴侗于《六书故》所说:“欲于待,则书之成未有日也。”此稿虽非完善,但其中充满怀师盛年时期所宣露的慧命光芒,仍应出版,使慧光普照,传布久远。为求慎重,再次烦请叶老师一起重新修订。如仍有失误之处,其咎在我,欢迎不吝指正。


为使读者对《宗镜录》作者多所了解,增附多年前所撰《永明延寿禅师传》,以供参考。


周勋男

永明延寿禅师传


周勋男


一、时空背景


永明延寿禅师(公元九〇四—九七五年,下通称永明寿禅师),出生于唐末世局纷乱的时代。在他出生前三年,时局已甚败坏,朝廷内有宦官之祸、朋党之争,外有各拥重兵的藩镇,纷起干戈,以致民不聊生。唐僖宗时,黄巢等人又相继作乱,到了公元九〇七年,也就是永明寿禅师四岁时,朱全忠弑哀帝而篡位,唐朝也就灭亡了。


在唐亡至宋起的五十多年之间,历经梁、唐、晋、汉、周相继统治,史称五代。同时并立的,有吴、南汉、前蜀、闽、吴越、南平、后蜀、楚、南唐、北汉,号为十国。可见时代的纷乱、朝代兴废的频繁。


从佛教方面来看,前有唐武宗于公元八四五年的灭佛,废弃天下寺院,没收寺产,令僧众还俗。而在五代乱世中,佛教经典与人才更是大量流失。尤其后周世宗又因国库短缺,再行毁佛,凡是没有敕额的寺院一律废毁,严禁建寺与私下剃发出家,度牒统由政府颁发。然而南方较不受影响,尤其是吴越诸王甚为尊崇佛教。例如,武肃王钱镠,即曾遣弟往育王山迎舍利塔,并对天台宗加以护持;忠懿王弘俶更曾仿阿育王造八万四千铜金塔,并以师礼尊崇天台德诏、永明寿等禅师。


而在禅宗方面,于唐末五代数十年间大为兴盛,在南岳怀让禅师系下发展出沩仰宗、临济宗,在青原行思禅师系下发展出云门宗、曹洞宗、法眼宗。这五宗之中,除临济宗盛行于北方之外,其余都在南方弘法。其中,创立法眼宗的清凉文益禅师,即为余杭人,禅门中人所爱读的“理极忘情谓,如何有喻齐;到头霜夜月,任运落前溪。果熟兼猿重,山长似路迷;举头残照在,元是住居西”,就是他写的颂。他的弟子天台德韶禅师,龙泉人,也写下著名的颂:“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永明寿禅师就是从他那里接受心印,而为法眼宗第三代法嗣。


二、有关史料


关于永明寿禅师的传记,最早的是赞宁所撰的《宋高僧传》,该书成于公元九八八年,距永明寿禅师圆寂,不过十三年。书中依传主的生平言论行,分为十类,依次为译经、义解、习禅、明律、护法、感通、遗身、读诵、兴福、杂科,却将永明寿禅师置于《兴福篇》中,似乎着眼于他的“行方等忏”“营造塔像”等事。文又简略,还不到三百字,只能说传记作者,还不够确切了解永明寿禅师及其在佛教发展史中的重要地位与影响。


其次是道原所撰的《景德传灯录》,比《宋高僧传》只晚出十六年,则从青原行思禅师系下第十世法嗣的立场,对永明寿禅师的有关公案着墨较多。至于志磐所撰的《佛祖统纪·净土立教志》,成书于公元一二六九年,则以永明寿禅师为莲社六祖,从他的归趣唯心净土来下笔。除以上三书外,宋代惠洪的《禅林僧宝传》,元代念常的《佛祖历代通载》,以及《东坡志林》《人天宝鉴》等书,也都有永明寿禅师的传记资料。现就以上各项文献,综述如下。


三、出家之前


永明寿禅师生于浙江余杭,俗姓王。他的先祖原为江苏丹阳人,他的父亲因为战乱关系,而归附吴越,迁到临安府余杭县。他于公元九〇四年刚出生时,据说有异于凡童之处,至于如何不同,则未见其详。总之,曾引起父母的口角,直到他从榻上滚落于地,才平息了双亲的诤论。这项记载如果属实,到底有什么意义,写传记的人没说。如果要勉强去附会的话,大概是象征着他的来到人间,就是要平息佛教传入中土后,所衍生出来各宗派之间的诤论。


永明寿禅师七八岁时,即能诵读《妙法莲华经》,而且还一目五行俱下。据说由于他诵读的虔诚,连群羊都感动地跪下来听。这时,他已断荤茹素,而且日仅一食。他在十六岁时,还曾写了篇《齐天赋》呈献给吴越王,而被赞许为奇才。


公元九三一年,二十八岁的永明寿禅师所担任的公职,众说纷纭,有说“时为吏,督纳军需”,有说时任“华亭镇将”,有说时为“税务专知”等等。也许他是担任华亭镇将这项头衔,而实际上又负责军需、税务等业务;或是前后担任过这些职务。总之,他见到满船鱼虾,就起了恻隐之心,以致挪用公款,买来放生。但终于东窗事发,按律当问斩于市。吴越王却派人去察看,并吩咐说:“色变则斩,不变则舍之。”结果,他临刑时,面不改色。据宋洪觉范禅师所说,他还临刑而乐,说:“吾活数万命而死,死何憾。”吴越文穆王钱元瓘在知道他欣慕学道的心志后,就特许他出家。


四、精勤修行


于是永明寿禅师乃舍去妻孥,剃发受戒,礼四明翠岩禅师为师。他虽然曾任官职,但一出家后,即放下身段,为供养僧众而操持各项劳务,过着清苦的出家生活。


后来,永明寿禅师来到天台山天柱峰智者岩,专修禅定,功力之深,传记上说他“九旬习定,有鸟类尺鷃,巢于衣襦中”。他又在国清寺专修法华忏二十一日,非常精恳。他在禅观中(有说在梦中),见到观音菩萨以甘露灌入他口中,从此辩才无碍。又据说他“夜见神人,持戟而入”,就责备来者:“何得擅入?”对方答说:“见积净业,方得到此。”他于半夜绕行佛像时,“见普贤前莲花在手”,遂又登上智者岩,作了两个阄,一个写“一生禅定”,另一个写“诵经万善,庄严净土”,他在虔诚祝祷后,连续七次都得到“诵经万善”这个阄。他于是一意专修净业,在天柱峰诵经三年。


后来,永明寿禅师参谒天台德韶禅师。《景德传灯录》说德韶国师“一见而深器之,密授玄旨”,并对他授记:“汝与元帅有缘,他日大兴佛事。”而《指月录》说得更简略,只有一句话:“暨谒韶国师,受心印。”这种情形,类似永嘉禅师的参谒六祖慧能,但所记载的却比“一宿觉”更为简略了。还好,《葛藤集》总算有了较清楚的交代,书上说,永明寿在德韶会中,普请次,闻坠薪有声,豁然契悟,乃云:“朴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并大地,全露法王身。”


五、弘法利生


公元九五二年,四十九岁的永明寿禅师来到明州雪窦山,前来参访的人很多。有一天,他上堂说:“雪窦遮里,迅瀑千寻,不停纤粟,奇岩万仞,无立足处。汝等诸人,向什么处进步?”有一僧人就发问:“雪窦一径,如何履践?”他答说:“步步寒华结,言言彻底冰。”


公元九六〇年,五十七岁的永明寿禅师,接受忠懿王钱弘俶的敦请,入主新建的杭州灵隐寺,为该寺的第一任住持。次年,复受请入主永明寺,为该寺第二任住持,当时的僧众多达两千人。他驻锡此寺长达十五年,度弟子一千七百人(有说一千五百人)。在这漫长岁月里,《景德传灯录》留下几则公案,略举二则如下:


(一)僧问:“如何是永明妙旨?”师曰:“更添香著。”曰:“谢师指示。”师曰:“且喜勿交涉。”师有偈曰:“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风来波浪起。”(《指月录》在“勿交涉”与“师有偈曰”之间,写作“僧礼拜,师曰:听取一偈,……”脉络较完整。)


(二)问:“学人久在永明,为什么不会永明家风?”师曰:“不会处会取。”曰:“不会处如何会?”师曰:“牛胎生象子,碧海起红尘。”


至于《指月录》所载公案,除上述一则同于《景德传灯录》外,其余都不相同。这里只举一则不露机锋的问答如下:


问:“长沙偈曰:‘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始时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岂离识性别有真心耶?”


师曰:“如来世尊于首楞严会上,为阿难拣别详矣,而汝犹故不信。阿难以推穷寻逐者为心,遭佛呵之。推穷寻逐者,识也。若以识法随相行,则烦恼名识,不名心也。意者,忆也。忆想前境起于妄,并是妄识,不干心事。心非有无,有无不染;心非垢净,垢净不污;乃至迷悟凡圣,行住坐卧,并是妄识,非心也。心本不生,今亦不灭。若知自心如此,于诸佛亦然。故维摩曰:‘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


六、月圆天台


公元九七四年,七十一岁的永明寿禅师再度入天台山(查诸资料,未见载明寺名,疑是他曾在此修行的国清寺),度戒一万多人。回顾他于国清寺决定专修净业以来,日行一百八件佛事以利众生,未曾暂废。而自于雪窦寺弘法以来,除了应接诸方学者的参问外,日暮时分,还到别峰行道念佛,旁人也都听到螺贝天乐的声音。连忠懿王都为之感叹:“自古求西方者,未有如此之专切也。”而他日诵的《法华经》,此时已多达一万三千遍。他常与众授菩萨戒,不论是白天放生,或夜晚施食鬼神,都回向庄严净土,当时的人称他为“慈氏下生”,即视他如同已下生人间、即将成佛的弥勒菩萨。


他是如何专修净业呢?详见宋文冲所重编的《永明智觉禅师自行录》,以下略举数则,以见他精进修行之一斑:


(一)一生随处常建法华堂,庄严净土。


(二)常昼夜六时,普为一切法界众生,代修法华忏。


(三)常修安养净业,所有毫善,悉皆念念普为一切法界有情,同回向往生。


(四)或时坐禅,普愿一切法界众生,同入禅智法明妙性。


(五)每夜上堂说法,普为十方禅众法界有情,同悟心宗一乘妙旨。


(六)每日常念《妙法莲华经》一部七卷逐品,上报四重恩,下为一切法界二十五有含识,愿证二十五种三昧,垂形十界,同化有情。


(七)每日常诵《般若心经》八卷,普为法界八苦众生,离苦解脱。


(八)每日常读《大方广佛华严经·净行品》,依文发一百四十大愿,普令一切法界众生,见闻之中,皆得入道。


(九)常六时诵《千手千眼大悲陀罗尼》,普为一切法界众生,忏六根所造一切障。


(十)常六时诵《加句佛顶尊胜陀罗尼》,普为法界一切众生,忏六根所作一切罪。


公元九七五年,七十二岁的永明寿禅师在十二月即已示疾,到了二十六日,他早晨起来即焚香告众,跏趺而逝。次年正月六日,建塔于大慈山。宋太宗赐额“寿宁禅院”,并赐谥“智觉禅师”。


七、宗镜有录


永明寿禅师自己那么精进修行,又那么为弘法利生而忙碌,却还有余力写了不少书,其总字数按《宋高僧传》为“数千万言”,按《景德传灯录》为“凡千万言”,何者为是?经查其著作收入大正藏的有《宗镜录》《万善同归集》《唯心诀》,收入续藏的有《定慧相资歌》《警世》《心赋注》《观心玄枢》等,其中部头最大的《宗镜录》计约八十余万字,即使其著作因未入藏而有所遗失,仍当以《景德传灯录》所载为是。像他如此劳累,身体怎么受得了?宋代洪觉范只因为读到《自行录》上说他日行一百零八件佛事,就以为他的身体一定是“枯瘁尪劣”,但等到看到他的画像,却是“凛然丰硕”,而认为是由于他“为善阴骘”所致。是否还有其他原因,此处不及细究,但至少与他心量广大而愿行具足有关。


即以《宗镜录》的编撰来说,固然有其时代需要与发展脉络,但若不是永明寿禅师的广大行愿,就不会在他手中完成。简单说来,自佛经陆续在中国翻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