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部乐山的城市文化史。

作者:邱硕著

出版社:天地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5-01

书籍编号:30561344

ISBN:978754554620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299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简介


邱硕,1983年生,乐山五通桥人。先后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专业、四川大学文学人类学专业,分获文学学士、法学硕士和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师,研究方向为文学人类学、巴蜀文化、城市文化。发表文章十余篇,著有《颛桥风土记》(合著,香港世纪风出版社,2009年)、《中国文化探秘·秦汉篇》(独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0年)、《成都形象:表述与变迁》(独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嘉庆《乐山县志·府城图》


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乐山县政府地政科监制:《乐山县市区图》(1944年5月)

引子 相遇乐山城


这天是霜降之后的阴历九月初七,太阳刚没入瞻峨门城楼,天色就很快转暗了。嘉乐门外兑阳湾的涂老幺吞了一大碗老母亲卖剩下的汤圆,嘴巴一抹,对妻子邱氏说:“我出去了,晚上不要等我。”邱氏晓得,日本人越打越近,下江的一个啥子大学搬到乐山城了,这段时间从早到黑一船又一船的货和人运到水门码头上,涂老幺的活路忙得很。


涂老幺出了家门,走到兑阳湾口口上,往右一拐,穿过嘉乐门,沿着兴发街、紫云街、盐市街走到高北门。这些天,下江来的那些教书先生们喜欢打听乐山城的这个地头、那个地头,有个问“迎恩门在哪里”,涂老幺生在兑阳湾,耍在乐山城,还从来没有听到说过“迎恩门”,搞了半天,结果就是“高北门”嘛。高北门的城门大约在十年前就被拆了,他顺着盐市街和油榨街交叉口的那个弯弯,穿过高北门东边低处的城墙缺口,拐下了土桥街。他又想起还有个先生打听啥子“粘蛾门”(“瞻峨门”),也是整了多久才搞清楚就是高西门。读书人就是喜欢搞这些名堂,涂老幺觉得好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这个时候,迎面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吔,涂幺爷,捡到金坨坨了唛,笑嘻了的!”涂老幺借着土桥街摊铺的灯光一看,原来是挑着担担面去赶嘉乐门夜市的老王,就笑着回应:“捡锤子哦,还要去挣钱。慢点还有划子要来。”涂老幺是操袍哥的人,尽管只有二十来岁,别人也得喊他一声“幺爷”。


涂老幺继续沿着土桥街往前走,走到小什字再往东拐到东大街。他最喜欢走这条路,白天闹热,晚上也闹热。天一黑,土桥街和东大街的夜市就开张了,千百盏亮油壶儿点起来,啥子抽彩头的、下象棋的、拆字看相算八字的、卖打药的,好耍得很。自从这一年武汉大学迁到乐山后,师生陆陆续续地来,晚上逛大街的也不少,街上就更有人气了。


一路走一路看,涂老幺溜达到东大街尽头,往右拐到察院街,才加快了步伐,一口气走到萧公嘴码头上。划子还没有来,他便往码头边的茶铺里坐着喝茶去了。


他要等的划子,这时正满载着人和物,由四个纤夫拉着逆流而上。划子中有位叶先生,从重庆坐轮船到宜宾,从宜宾坐上小汽轮上行,在距乐山二十里的冠英场又换划子,已经周折近一个礼拜了,正疲惫欲睡之时,船主忽道:“快八点了,乐山城马上就到了哟!”叶先生打起精神往江上望去,想看看那传闻中的天下巨佛和乐山古城,可惜夜色已深,一无所睹,惟闻岷江水发出震耳的洪响。此时他陷入了黑夜般的沉思中:四十四年的人生流转,想不到此时会到蜀中一个叫乐山的古城;世事如此艰险,自己教书、写作、做编辑的谋生道路也很是坎坷,不知这次到武汉大学文学院做国文教授,又能持续到何时。


正这样想时,划子靠近码头,水声小了,纤夫们“哼唉哼唉”有节奏的号子声大了起来,在瑟瑟江风中显得无限凄凉。先前坐在茶馆里喝茶等待的挑夫们围拢过来,上上下下一阵忙碌,将客人们的货物都卸下来。


叶先生先前就与成都商务印书馆的经理有过联系,将住所暂定在该馆嘉定分栈的黄君那里。为了便于打扫和购置物品,就先在分栈所在的较场坝的一家旅馆暂住两天。因为船上的经理和护航队队长都知道叶先生的大名,所以事先联系了相熟的挑夫,谈好优惠价钱,帮他担行李。叶先生个人的生活物品倒是不多,就是书多而重,因此来了两个挑夫,武汉大学也派了一个校工来帮忙。


涂老幺和另一个兄弟伙对给教书先生搬东西已经很熟练,他们麻利而小心地将雇主叶先生的书籍、物品捆好,挑起来就往较场坝走。路上,叶先生向他们打听乐山城购买各种物资的地头,涂老幺嘴快,一流细水地说:“先生你住的较场坝就是个大市场,米啊、烟啊、酒啊、糖啊、醋啊,在这个地头都买得到。啥子旧货、杂货就在较场坝这一圈转的打铁街、板厂街、箱箱街这些街上买。前头顺城街口到福泉门还有卖鱼的,都是这儿河头打上来的鲜鲜的鱼,安逸得很。买柴、买炭、买木头,就往铜河那边走……”叶先生是江苏苏州人,之前虽也在重庆住过一年半载,但对于入声字多、发音重浊的乐山土话,还是听得有些吃力。见涂老幺熟悉地方又热情健谈,叶先生就请他明天上午领着采购并搬运物品,工钱另算,涂老幺爽快答应。


第二天清早,天还未亮,叶先生便醒了。与涂老幺约定的时间还早,他便一个人洗漱了,走到街上来闲逛一下,看看这深秋清晨的乐山古城。他沿着昨晚的来路,信步穿过一个城门,来到码头,此时的天色已蒙蒙亮,回头依稀可见城门上的“安澜”二字,左手边和右手边两条大河在雾气的掩映中相汇于眼前,安澜门前长长的石梯一直延伸到河滩中,河滩又笔直地伸向江心去。举目远眺,两条河对岸的景致都还看不清楚。这应该就是众所周知的岷江与大渡河了。


沿着安澜门左边城墙根前行,经过了几个临水的城门。有的城门码头石阶上整齐地排列着粪桶,像古玩店仔细陈列的古玩一样。河中一只只粪船正在向岸边靠拢,冷冽的空气中传送来一阵阵臭味。


他一路前行到了涵春门外。看得出来,涵春门是个大码头,水面上停泊着大大小小几十只船,码头工人们已经在忙着上货了。挑水的挑夫们也来来往往,水不时从木桶中洒出,把路面沾得湿漉漉的。这时,天色又亮了一些,叶先生在涵春门边买了两个糖心饼子当早饭,这小食制作甚精,甜香可口,以前听说乐山类苏州,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吧。


叶先生边吃、边看、边想,这乐山城的城墙很有些与众不同呢。江边的城墙厚实、坚固,不仅能起到军事防御、保境安民的作用,又能抗洪防灾,可谓一举多得。城墙墙体是用红色大砂石垒成,而城门券却用青砖砌筑,粗粝的红与精致的黑相映相辅,造成视觉上独特的美感。而且临江都是水门,直面宽广的江面,城门码头上下货物非常方便,想来涨水时节,船只是可以直入城门的,难怪乐山是川南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了。想到这里,叶先生心中不禁对乐山城的建造者们致以深深的敬意了。


又向前行,不料城墙有数处被拆。到了一处通往城内的宽阔道路,人们正往城里运送河鲜。叶先生想,这大概就是昨天挑夫所说的福泉门了吧。


之前就听说乐山外城城门有十几个,再走下去恐怕时间不够,叶先生打算从这里进城往回走。他拐进福泉门,果然见到一路上的地摊大都是卖鱼的,死鱼摆在大簸箕或竹筛里,活鱼装在黄桶里贩卖。上前一问,自家常吃的那种小白鱼,在重庆要卖二角一条,这里只卖六分钱。


叶先生方向感一直不错,折向左边后,顺着往较场坝方向的街道走,不久就走回了较场坝。这时天已大亮,他才发现较场坝西边不远处还耸立着一长段深红色城墙,城墙上草树间生,还有几座歪歪斜斜的草棚子。蜀地古城多有重城格局,这段城墙看上去颇为老旧,大概是建筑年代较早的内城墙吧。叶先生在旅舍中休息片刻,涂老幺也来了。


这一天,涂老幺就带着叶先生在乐山城里穿梭购物,所购之物就径直送到商务印书馆嘉定分栈后屋。叶先生向来节俭,所买器具大都比较低廉。在较场坝周围的箱箱街、板厂街一带买的家具最多:三张木床,一共花了四元;旧方桌一张,一元半;竹椅六把,有三角的,有二角的;竹书架若干个,每个一元半。其他可以不讲究,看书、写作却不能太委屈,因此叶先生忍痛买了一张广漆帐桌,花去了六元半,这桌子几乎就是奢侈品了。乐山城内可用电灯,但电费太贵,所以买了六个本地的土式菜油灯,看上去与竹器、木器还很相配,移动、放置都很方便,光线竟比重庆的植物油灯明亮些。


家具购置的差不多了,叶先生还想买些米、炭之类。他们又往萧公嘴的米市花七元钱买了一担米,这米价竟抵得上那张上好的书桌了,叶先生暗自心痛。经过涂老幺的介绍,叶先生才知道了今早他沿着走的,是从北至南流过城东的岷江,江水宽阔而平缓。从西边汹涌杀入岷江腹中的河流,就是大渡河了,当地人叫它“铜河”。而两江相会处的山崖上危坐的则是天下闻名的嘉定大佛,数百米的距离之外都能感受到大佛的恢宏庄严,叶先生心想等安顿下来再去游访。


接着,他们沿着大渡河边西行,去水西门附近的炭厂买炭。这一段临河的城墙比岷江边的城墙更为壮观,上千米的红色城墙竟直接落入大渡河的碧涛之中,墙根在怒涛的摇撼下径自岿然不动。叶先生感叹,要抵抗横冲直撞的大渡河水,这城墙需经过多少世代的建修,得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啊!


他们走到了一座高耸的城门,城门洞为四出,所以可以顺路从其中穿过。叶先生见四个门券都呈弧形,门内每块石料皆有不同角度的收杀,最后交汇于穹心的一小方石中。他暗暗纳罕,自己走遍中国大江南北,去过的古城不少,见过的城门数以百计,却还不曾见过这样精巧的设计。涂老幺说这座城门叫“铁牛门”,乐山有一句话叫“好个铁牛门,一脚踏四门”,但他又说不清这铁牛门为啥没有铁牛。铁牛门外泊着好些木船,门内有些农人在贩卖蔬菜。涂老幺说:“先生,你看,河对门是车子,那边的农民种菜的多,平时就坐船到这边码头和泊水街来卖菜,这儿的菜要比其他市场上的要相因些。”听了这话,叶先生一下悟到这铁牛门设计东西南北四出门洞的巧意所在了。


再前行,又经过南门。南门城楼也颇为巍峨,门额上刻着“育贤门”。育贤必定和地方学宫有关,叶先生便问涂老幺:“嘉定府和乐山县的文庙在这附近吗?”涂老幺对先生的问题感到很奇怪:“没有,文庙在城头的月咡塘的嘛。”叶先生也很感困惑。


他们顺着铜河,终于走到了水西门,以二元一担的价钱买了几担条炭。水西门附近一带卖炭的商家颇多,也有很多卖柴的。岸边好几处堆着圆木,有些还是湿漉漉的。码头上停着几只装炭的货船,有船工正在卸货。从水西门往河心眺去,偶见三两根大圆木从上游漂浮而下,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游射去。叶先生也就明白为何这里有炭市和柴市了。


一天繁重的购物活动终于结束了。叶先生给涂老幺结了工钱,谢过他,便约上商务印书馆乐山分店的两位朋友去吃馆子。朋友们都已经在乐山常驻多年,选了凌云门外的三江饭店,据说价廉又物美。饭店临江,是一座虚脚楼,门楣上“三江饭店”的金字招牌十分耀眼。临窗而坐,槛外流水,眼底青山,很有些江南酒家的风味,但又比叶先生家乡的酒家来得更大气些。两位朋友熟悉当地菜肴,尽量点了些清淡的吃食,宫保鸡丁、块鱼、鸭掌鸭舌、鸡汤豆腐等等,还打了半斤大曲,要了三客饭,预估了一下价钱,也不过一元八角左右。


叶先生对吃食的品鉴算是严格的,几样菜尝下来,感觉味道绝佳。席间,叶先生对朋友说到:“我注意到这乐山城虽然不比重庆、成都这样的大城市,但城中也有不少街道是柏油路,路边还有街树,树叶不甚修剪,倒有些意趣。”


朋友黄君说:“绍钧兄的眼光自然是独到的。这乐山城虽然不是大城市,但也是前清嘉定府的府城,乐山县府也在城中,所以城池修得有些气派,有内外两城。民国十七年,驻军蔡玉龙在城中大办马路,拆了些城墙,把很多街道拓宽,改成三合路面。您说的柏油路和街树大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陆续形成的。”


“嘉定城大概战前人口五万,近来武汉大学和一些下江的机关迁来,现在多了一万人,城中热闹了些,但也不很拥挤”,另一位朋友李君说。


叶先生道:“对的,街道上也没有汽车奔驰,只有少数人力车往来,我倒是喜欢这点安静。而且街市看上去非常的整洁,也不见其他城市中常见的乞丐。”


黄君轻轻地一笑:“因为武大迁来,县政府要面子,天天令警察督促居民扫街,叫花子也不许入城。”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说好呢,固然有好的理由,说不好呢,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说,到如今嘉城里还没有地方报,只有民教机关收听无线电广播,挑出比较重要的电讯四五条,写在黑板上,民众才得看到。成都的报纸要隔日才到,重庆的报纸则需要隔五六天。”


李君接话道:“是的。乐山城也瞧不到重庆那样的新建筑,商店的房屋和陈设大都是旧式的,没有百货品的陈饰窗,街坊上摆出来的也大半是土制的手工艺品。街上很少穿道地西服的人,也见不到一个摩登女郎。”


于是,三人的话题转到乐山城与发达城市的落差上来,后来又谈到叶先生儿女们从外地转学到乐山的各种事宜,再谈到武大借文庙办学的种种情形,自然也少不了讨论国内外战场动态。如此酣谈,直到饭店打烊才罢。


叶先生回到旅店,枯躺木床,意兴阑珊。乐山城虽不恶,然而终究并非“吾土”,战事步步吃紧,国土渐渐沦丧,国家前途堪忧,个人如何偷生……城内打更的锣声激荡着耳膜,如豆的灯火随着窗缝侵入的寒风摇曳,他思来想去,填成一阙《鹧鸪天·初至乐山》:


忽讶生涯类隐沦,青衣江畔着吟身。更锣灯芯如中古,翠口丹崖为近邻。


搔短发,顿长颦。雁声一度一酸辛。会看雪冱冰坚后,烂漫花开有好春。


最后一句,叶先生很踌躇,内心其实是灰的、苦的,但总要为这乐山和世界添一点子亮色和希望才行,所以还是缀上一句春花罢。这样想着想着,叶先生迷糊睡去。乐山城暂时安放了他忧虑而悲愁的灵魂。


同时,乐山挑夫涂老幺干完晚上的活路,也回到了外城北端的兑阳湾家中,母亲和妻子早已入睡。他擦了一把脸,倒床便睡,很快就鼾声大起。他的头朝向整座盛放他祖祖辈辈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的乐山古城,此时古城也沉沉睡去,盖着一身斑驳的历史,枕着一片对未来不可预知的担忧与期待。

一、古城的传说与现实


著名人类学家施坚雅(G.William Skinner)曾说,一个宏观区域的历史演变,就如同一个人的生命一样,注定要经受生、老、病、死的考验。乐山古城从形成到兴盛,再到衰落,最终被新的现代化城市所取代,就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如同人的生老病死由自然规律所决定一样,城市的起伏兴衰是由不可抗拒的社会发展规律所决定的。那么,就让我们站在乐山古城诞生的时间点上,去审视这座中国传统州城的生命起始。

古蜀开明王朝故都


大约公元前七世纪初,地球东经103°76\'~103°77\'、北纬29°55\'~29°56\'之间的一块地表,1亿4千万年前的白垩纪地质运动形成的石英砂岩厚达300多米,出露岩层历经亿万年风雨刻蚀,在地表北部表现为一带浅浅的、东北-西南走向的深红色山丘。剩余的地表部分则由三条来自北边山地的大河侵蚀、沉积出一片广阔的河口三角洲,泥沙淤积,卵石堆岸。其中两条河流先在三角洲西边约2公里处腾跃相遇,向东奔袭至三角洲东南角,一头撞入另一条步履渐缓的大江。


汇聚后的大江再一路向南,150余公里之后与另一条大江相汇,继续向东突进至1000公里之外的荆楚。有一支叫开明的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