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城中村”的社会变迁——透过体育看中国城市化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城中村”的社会变迁——透过体育看中国城市化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城中村”的社会变迁——透过体育看中国城市化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城中村”的社会变迁——透过体育看中国城市化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崔雪梅,李婉铭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61611

ISBN:978751155791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20000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城中村”的社会变迁——透过体育看中国城市化发展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世界城市》给“城市化”这样定义:“城市化是一个过程,包括两个方面的变化。其一是人口从乡村向城市运动,并在城市中从事非农业工作。其二是乡村生活方式向城市生活方式的转变,包括价值观、态度和行为等方面。”工业革命前夕的英国还停留在农业社会时期,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地中海沿岸的欧洲南部,不但城市发展缓慢,人口增长也比较迟缓。在乡村中,贵族绅士是休闲生活的主要引领者。在这一时期,以农牧业为主的英国人对于劳动和休闲还没有明确的划分。饮酒成为许多英国人生活中的主要休闲方式。在大量的闲暇时间里,一些体育活动也成为农闲和酒后消遣的内容。特别是在忏悔节、圣诞节等节假日,人们常会在酒后参加一些如足球、板球、赛马、拳击、斗鸡、斗牛等体育活动。由于饮酒和许多体育活动都被安排在礼拜日进行,因此这些行为经常会受到一些虔诚的基督徒的反对,有时甚至会发生冲突事件。


17世纪后期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为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围绕着矿产开发、大工业和铁路枢纽、港口等建设,英国各地逐渐形成了越来越多的大城市,产业工人便成为城市市民。此外大量农村人口迅速流入城市以寻求更好的发展前景。这些越来越多居住在城市中的普通民众逐渐在法律上争得了与昔日贵族在形式上同样平等的权利,与此同时,在生活方式及价值标准等方面也渐渐向贵族和新兴资产阶级看齐。昔日作为贵族象征的某些体育运动方式首先开始了自上而下地传播。例如,在工业革命前夕,到赛马场观赛的群体主要是绅士和贵族,而工业革命期间则有越来越多的富裕阶层和中产阶级前来消费。随着工人阶级的不断壮大,一度被视作难登大雅之堂的一些民俗运动如足球、拳击等,也逐渐开始自下而上的普及并成为全民共同的体育休闲方式。英国多数民众的体育休闲内容在政府的导向作用和中产阶级的影响下逐渐背离传统的野蛮而走向现代文明。


始于18世纪60年代的工业革命使英国在19世纪中期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富裕的国家。这不仅仅是一次空前的技术革命,更是一次深刻的社会变革。它对英国的工业化、城市化和社会生活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工业的快速发展扩大了对劳动力的需求,促使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原有的农牧业休闲文化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也开始了深刻的革新。受中世纪贵族生活方式影响形成的市民体育休闲和体育竞赛逐渐扩散到整个英伦诸岛,这些影响随着工业革命的进程逐渐扩展到欧洲和全世界,对现代体育的形成和传播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到20世纪中叶,西方国家基本上实现了“城市化”。城市人口占全部人口比例分别为:美国72%,英国87%,联邦德国79%,荷兰86%,加拿大77%,澳大利亚83%。20世纪60年代以后,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圈”或“城市群”、“城市带”发展较快。目前美国共有四大城市群,即东部的波士华城市群,中部的芝加哥—匹兹堡城市群,西部的旧金山—洛杉矶城市群,南部的达拉斯—休斯顿城市群。


伴随着西方工业革命、城市化的发展,由于人们不断增加的余暇时间和对体育日益增长的需求,以竞技为主要特征的一种现代体育文化得以诞生和发展。足球、橄榄球、网球、高尔夫球、保龄球、击剑、游泳、划船、舞蹈、田径、赛马、狩猎、篮球以及郊外运动都起源于英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体育运动和户外运动,已经成为欧美以及其他国家国民的一种生活方式。参加体育活动和户外运动逐渐成为现代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的标志。现代体育运动的不断发展,对于培养城市居民的市民化也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城镇化是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开始的,当时的城镇化率是17.9%。改革开放40多年里,我国体育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短短的几十年内,一跃成为世界竞技体育大国。中国城镇化的顶峰值大约是70%(户籍人口)。按此推算,中国约在2050年才能基本完成城镇化。中国农民进城的方式有三种:一种是农转工,一种是农转居,一种是个体主导型居民工。无论居民采取何种方式进入城市,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生活方式的城市化问题。2016年,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7.35%。流动人口2.45亿人。全国就业人员77603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1428万人。城镇化率已达到41.2%,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仅为53.7%,要达到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也就是说在任何一个时代,社会的主流思想都是统治阶2级的思想。从农民到市民的转变,最大、最难、最深刻的莫过于精神层面的生活方式变迁。而体育生活是属于精神层面上的生活方式。约瑟夫斯图特在《体育与国民性》中指出:“要想对任何民族的性格做出公正的评判,就一定要调查在他们中通常最为流行的体育项目和消遣方式。”健康的生活方式是社会协调稳定发展的保障,促进人健康发展的基础。在当代社会,城市化是一种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城市化,不仅仅意味着人口在空间结构上的移动,还意味着人口从一种熟识的生活方式进入一种陌生的生存方式时,要接受新的生活环境、人际关系、社会交往、生活观念、社会习俗以及规则意识的改变等。


崔雪梅是我的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是战略与管理、老年社会学、体育社会学以及体育经济学等。2012年初冬,作者按照我提出的理论假设开始制定调研计划。理论假设是:(1)体育具有促进人城市化的功能;(2)“城中村”没有基本的公共服务体系,“城中村”居民没有体育生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阻碍了“城中村”居民城市化进程。(3)体育在促进人现代化过程中,可以承担培养居民良好的健康生活方式、解决城市化过程中人的一些社会问题。


在完成本书前,作者历时5年多时间,深入基层对我国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居民体育生活状态进行田野调查。


田野调查分为两个时间段完成。


第一阶段(2013.01—2014.06)对我国“城中村”进行田野调查。为了感知整个时代变迁的脉络,作者带着研究任务于2013年1月1日开始对全国“城中村”进行实地考察。历经三个月时间对石家庄、武汉、重庆、长沙、广州、深圳、昆明、贵阳、成都、上海、呼和浩特、沈阳、长春、北京进行田野调查。为了便于研究,作者最终根据实地考察的情况选择北京“城中村”,即高碑店村、树村、南宫村以及东大街村作为研究对象,制订初步计划以后,作者开始有计划实施田野调研活动。此部分内容作者形成了阶段性成果,并以专著的形式出版了该部分内容。


第二阶段(2014.08—2018.05)对城市社区进行田野调查。选取北京城市社区安慧里、芍药居、花园村、双榆树作为重点调查和研究对象。


结合第一阶段研究成果、他人对城市社区体育研究的成果以及我国城市化对居民体育生活变迁的影响,作者在第二阶段把研究重点聚焦在“城中村”与城市社区居民体育生活差异的比较方面上,以期通过观察城市化进程中,二者之间体育生活方式变化的差异,了解城市化进程中,体育对居民健康生活的培养作用。第二阶段的主要田野工作聚焦在作者在第一阶段选取的调查对象“高碑店村”和第二阶段选取的调查对象“安慧里”社区上,在延续前期田野工作的基础上,作者详尽地对调查对象进行了深度研究。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入手,以居民参与体育活动的空间作为一个实地调查的实验室,选用大量的个案研究,在社会空间理论的构建下,以居民的居住空间、休闲活动空间和公共空间作为切入点,调查“城中村”和城市社区居民体育发展现状。研究所得的资料一部分来自村委会、村档案室、地方县志、村志,一部分来源于对居民的实地采访,一部分是作者的实地考察,还有一部分是互联网文献资料。尽量做到资料无限接近事实的本来面目,为研究提供详实、可靠的资料准备。作者田野笔记和访谈记录累计有100万字,照片有1万多张,录音、录像200多次。


作者用客观的态度和严谨的科学范式,综合运用社会学和人类学方法,以参与观察法为主,从底层参与观察居民的体育社会空间结构、体育社会空间关系、体育社会空间制度体系以及居民体育活动的轨迹和方式,全面考察他们体育生活互动方式以及社会关系构成,以期揭示城市发展过程中,国家、群体、个人在居民体育生活的实践中具有支配性意义的历史构建,揭示居民在生活区、休闲区和工作区三个空间从事的体育活动的形式及变化过程,揭示居民体育活动的实际图式、策略,将居民参与体育的空间过程与城市社会结构结合起来,通过体育纽带把城市居民连接起来,促进社会融合,加速中国城市化进程。


凯文·林奇指出,“无论在任何社会背景中,空间的控制对环境品质都很重要……尤其在一个变迁、多元、权力分配不均、问题尺度大的社会中更是关键……使社区控制自己的空间成为事实,需要在我们经济、政治权力与生活方式中有一些剧烈的变革”。从城市社会空间视角出发,将“城中村”居民看作一个主动寻求现代化的“主体”,结合宏观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变迁,对这一过程进行合理解释,描述城市化过程中,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体育活动的参与和抉择,以此来说明居民的体育生活和体育世界观,进一步为丰富城市社会空间理论研究,提供一种新的观察、体验和理解,超越传统的理论视域,无疑具有深刻的理论价值。


城市居民都是从农村社会进入城市社会,从传统农业社会进入现代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它包含着居民由农业活动向非农产业活动的转变,生活方式由农村单一性向城市生活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的转变,以及文化活动方式、思维方式、各种价值观念的转变和再社会化等等。


在实际调查中,作者发现,“城中村”体育公共产品供给是一个薄弱环节,提供给居民的体育公共品相当匮乏。主要原因是在我国城市体育统一规划中,由于城4市发展的需要,体育公共品供给机制先讲求效率,其次才是公平,造成政府对“城中村”体育资源与城市社区体育资源分配差异,使我国体育公共服务的发展呈现出明显的非均等化态势,导致了体育要素流动、体育资源分配以及体育权利的安排等方面出现了不均衡现象,使“城中村”居民无法参与体育运动,由此还产生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另一种情况是,在“城中村”中最主要的节俗体育活动就是依托庙会而进行的体育花会表演,它是几千年来中国代代传承下来的对自然的一种敬畏。这种依托庙会而进行的民俗体育花会表演,不仅可以增进“城中村”居民的身体健康,而且有利于促进居民之间的凝聚力,因为共同的信仰,也促进了外来打工者的社会融入。


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城中村”被纳入城市中来,在统一规划城市体育建设中,无论是健身设施服务方面、健身组织服务方面、健身指导服务方面、体育活动服务方面还是体育信息咨询服务方面,都要把“城中村”体育发展纳入城市发展的统一规划中。关注“城中村”居民的体育生活方式,为推进城市化健康发展,把“城中村”体育资源配置纳入城市整体规划中,实现“城中村”体育公共资源与城市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将居民体育生活这一构成要素,纳入城市社会空间理论分析中来,从某种意义上讲,既丰富了社会空间理论,又发展了体育社会理论,为体育社会理论研究拓展了新的研究领域。


回顾百年来体育运动的发展,从地域、民族走向世界的实质就是精神价值符合时代的发展要求,确定了正确的社会价值取向,同时也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相互作用的过程,体育活动在培养人们的良好道德品质上有着显著的作用。由于体育与社会的密切关系,体育获得发展并被赋予了一定的象征意义,体育中那些经典的、有社会价值的浅显易懂的名词构建了一个社会子系统,在这个子系统中不同类型的身份加固和社会认可都变成可能。通过成为一个体育社会团体的一员,一个特定的社会角色或者进行一场体育表演,或者作为现场和电视观众,都可以加固自己的身份认同。


体育的社会意义从个人层面上意味着角色、规范、交往、荣誉等,从社会层面上意味着人与社会、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人的社会归属感等,从国家层面来看意味着文化交流和经济一体化等内容。体育的精神内涵是塑造公开、公平、公正的行为品质,它并不看重所选择体育行为的结果,而是着重对人格精神的追求和完善。


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如何寻求有效的资源积累结构,确保现代化的顺利推进,以达成有效的国家治理,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与关键。大国治理是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基本特征,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战略选择深深受制于其历史传统、现实国情以及时代使命。


体育生活作为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重要的特征之一。人们通过参与体育活动,可以愉悦身心、提高生活质量、提升生活幸福感以及实现自我发展。作为现代社会恢复体力、发展智力的社会性活动,体育必将成为未来社会的变革引擎,促进环境、经济、政治、社会、科技与文化各方面的发展。因此,当代中国国家治理的战略选择就是通过以现代价值体系的塑造、现代制度体系的构建和现代治理结构的培育为核心内容的政治建设,实现政治建设与大国治理的和谐互动,最终达成有效而民主的国家治理。


杨 桦


2018年8月2日于草木斋

摘要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与城市化发展相生的“城中村”日益成为带有普遍性的社会现象。城市社区与“城中村”体育差异问题逐渐成为专家们探讨的议题。了解体育在促进居民城市化中具有的社会功能,旨在为城市体育整体规划发展提供理论依据以及为“城中村”居民社会融入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新的理论视角,为实现居民向“市民化”转变提供一种思路和例证。


研究选取城市社区“安慧里小区”与城中村“高碑店村”为个案考察对象,以居民参与体育活动的空间作为调查的对象,运用参与观察的方法,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反映主体真实的体育生活体验,来考察城市社区与“城中村”居民的体育生活方式。


研究表明:


一、居民体育活动实现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个体的体育观念和态度以及客观的社会环境。


城市社区居民都有比较清晰的体育观;而“城中村”居民对于体育的认知还比较模糊;城市社区体育组织是向心空间分布状态,其反映了城市社区体育的供给是一种有序供给的状态,是社区的内聚力和动力系统支配影响的结果;“城中村”的体育组织散乱分布于村内,呈不规则的碎片化状态,体育组织分布是社会离心空间。这种空间离散性质的排列所反映的是“城中村”居民社会心理的离散性,这是由于村委会的内聚力和动力系统支配弱化而产生的结果;城市社区体育空间的圈层模式使社区内部体育社会结构关系相对稳定;“城中村”体育空间的扇形模式使村内部体育社会结构关系分散、隔离;城市社区居民参与体育活动的方式呈多样化,多是个人行为;“城中村”居民更热衷参与带有节俗庆典性质的体育活动,参与内容和形式都很单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