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性别的历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性别的历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性别的历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性别的历史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破解所有你不知道的性别的秘密!

作者:(英)马特·里德利,刘茉,褚一明等译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9-01

书籍编号:30562141

ISBN:978722909143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3716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cover









致谢


这本书绝对是集思广益的结果——我本人的观点很少。科普作家一贯被视为高智商的抄袭者,他们善于从那些忙于思考而无暇发表高见的思想者那里挖掘材料,并归纳到自己的书里。能把每章写得比我更好的人大有人在,但我自认为是能够谋划全篇的那个人。当然这是自我安慰的一种说法。总的来说,我的角色就是把别人发现的一块块零碎骨骼,拼凑成它的原始模样。


但我仍然对那些被我“抄袭”过的人表示深深的感激。在做调查的过程中,我采访了60多个人,他们对调查所表现出的尊重、耐心和对世界的强烈好奇心让我感动。我和其中的很多人成了朋友。我尤其想感谢那些忍受我“死缠烂打”般的追问,直到让我搞清楚他们想法的人:劳拉·贝齐格,拿破仑·沙尼翁,雷德·考斯米德,海伦娜·克罗宁,威廉·哈密顿,劳伦斯·赫斯特,博比·洛,安德鲁·波米安可夫斯基,唐纳德·西蒙斯,约翰·图比……


我还要真诚地感谢那些同意接受面对面采访或电话访谈的朋友们,一共63位。


同时我也要真诚感谢那些与我通信交流或为我提供论文和书籍的朋友们,一共10位。


感谢在我完成书稿之后给我评价和建议的63名朋友。


还有一些朋友帮助我阅读各章节的初稿,并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这些工作耗费了他们的宝贵时间,对我来说可谓弥足珍贵。


我同样感谢我的妻子和经纪人对我的无限支持与鼓励,我也要感谢那只松鼠,在我写作时它会时常出现在窗边陪伴我,只是我还不知道它是雄还是雌。

译者按:作者对以上126个曾帮助过他的人都一一列出姓名,表示感谢。考虑到人名实在太多,且单纯的人名清单并非读者感兴趣的信息,故而略过。

第一章 人性


最奇怪的是,周围的树木和其他事物所在的位置从未发生改变,不管他们行进的速度有多快,却仿佛仍在原地。“我想知道是否所有的事物都在和我们一起向前移动?”可怜的爱丽丝疑惑不解。皇后好像猜出了她的心思,对着她大喊:“快点儿!不要说话!”


——路易斯·卡罗尔《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

当一名外科医生做手术时,他知道病人体内有什么器官。比如说,如果要寻找病人的胃,他很确定每个病人的胃基本都在相同的部位。每个人都有胃,胃的形状和位置都大致相同。当然,其中也会存在一些差异——有的人胃不太健康,有的人胃比较小,有的人胃有点儿畸形。但这些差异和相同之处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相对于外科医生而言,兽医或屠夫了解更多不同种类的胃:牛胃大且多室,老鼠胃较小,猪胃有点儿像人胃。可以肯定地说,确实存在典型的人胃,它不同于其他动物的胃。


同理,本书的研究也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即有所谓典型的人性的存在。这也是我贯穿全书想探讨的问题。例如,当一位病人去看心理医生时,精神科医生和外科医生一样,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假设这个病人有人类的基本情感和认知功能。他懂得什么是爱、嫉妒、信任、思考、说话、害怕、微笑、讨价还价、觊觎、梦想、记忆、唱歌、吵架和撒谎。即使是与世隔绝很久的“桃花源人”,也不会丧失这些功能和情感。20世纪30年代,长久以来与世隔绝地生活在新几内亚岛的若干部落被外界发现,这些生活在部落当中的人们与同时代的西方人有着同样的笑容与悲伤的表情。他们与西方人拥有共同的祖先,尽管那已是10万年前的事情,对于狒狒而言,“微笑”是一种恐吓对方的手段;对于人类而言,微笑是心情愉悦的表现,这是全世界人类的本性。


我并没有否认文化差异的存在,比如说,有些地方用羊眼做汤,有些文化中摇头表示赞同,东西方对隐私的重视程度,割礼仪式,午睡习惯,宗教信仰,语言习惯以及美国和俄罗斯餐馆服务员微笑频率的差异等。由此可见,人类有很多的共同点,但的确也存在着许多不同之处。不过,人类文化的差异自然有文化人类学家去研究,我所关心的是人类那些相似之处的基石——人类所共有的特质。


本书旨在探讨人类的本性。想要了解人类特殊的本质,我们必须首先从人类的进化入手。在探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我们又不能不提人类的“性”进化。所以总的来说,我们的焦点在于“性”的进化。


为什么我们要谈“性”呢?它可不是人类特质中最有“卖点”的。许多其他特质都比人类繁衍的曝光率更高,“绯闻”更多。虽然如此,人类的发展过程却永远离不开它。其他特质都是为这个终极目的服务的。人类继承了生存、吃饭、思考和说话等技能,但最重要的是继承了繁衍子孙的本能。祖先的特征通过繁衍传承给子孙后代,若没有繁衍则无法传承。因此,在进化过程中,任何可以提高繁衍成功率的因素都会被无条件地保留。我们可以确定地说,人类的特质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而保留下来的,其目的都是为了保障繁衍过程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对于这个说法,有人会说未免过于霸道。似乎忽略了每一个人在“性”选择上的自由,更有许多“贞节烈女”会出来反对——她们会说人类不是一台生育的机器。难道莫扎特和莎士比亚的才气也是由“性”激发出来的吗?在这里我唯一的辩护是,没有人类的进化就没有现在人类的特质,而且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只有通过竞争性繁衍,人类才能不断地进化。有繁衍能力的种族会继续生存,反之,无生育能力的将消失殆尽。生命体和石头之所以不同,就是因为生命体可以繁衍。当然每个理论都有它的局限性,但是在这里,我并不认为这和“性自由”有什么冲突。人类的繁荣与才能都与创造和性息息相关,因此自由的意愿不仅仅是茶余饭后消遣的话题。祖先给予我们创造能力与思考能力,是为了让我们可以更好地去利用它们在同类中竞争和处理危机事件,并最终战胜不能生育的对手,繁衍出更优秀的后代。所以自由的意愿离开繁衍后代就脱离了它本来的意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说一名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一到考试就紧张,发挥失常,那他就是再优秀也无据可依。同理,又如一种生命力超强的动物,几乎可以说拥有不死之身,但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不能孕育后代,那么,再优秀的基因也无济于事。总而言之,如果想研究人类特质的进化绝对绕不开繁衍,在繁衍的过程中我们才可以一步步观察到人类特质的改变,进而认识人类是怎样通过繁衍筛选出那些“精英”特质、成功地在自然界立足的。离开繁衍,人类的其他任何特质和精神都无从谈起。谈“性”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有些人要问,难道繁衍就必须要和“性”画等号吗?我的解释是生育和性不能等同——自然界存在许多无性的生殖方式,但有性生殖一定会提高个体繁衍的成功率,否则性将无法存在。如果没有性竞争因素的存在,那我们人类就不会进化得如此聪明。


《圣经·旧约》第一篇里,狡猾的蛇悄悄告诉夏娃一个秘密,让她偷尝禁果。“禁果”在这里只不过是一种委婉的说法。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从著名的神学家圣托马斯·阿奎那到跟莎士比亚齐名的诗人弥尔顿,都提到过这个秘密。可是《创世纪》并没有透露这个秘密,大家怎么会都知道呢?众所周知,人类繁衍是靠“性”,这个性就是所谓的禁果了。

先天与后天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Charles Robert Darwin)提出,人类是由过去的经历设计而成的。他首次指出,我们应该放弃神创论,却不应该放弃这种“设计”的概念。每种生物都是其祖先为适应特定生活方式在“选择性繁殖”过程中进行无意识设计的结果。正如为杂食且喜肉类的非洲人猿“设计”了一颗适应这种饮食习惯的“人胃”一样,自然选择也精心地为这种社会化的两脚直立的非洲人猿“设计”了一套“人性”。


以此作为出发点估计已经激怒了两类人:一类是对上帝造人说法深信不疑的人,对他们这种信仰,我不予争辩,因为思想根基就不同,那必然“志不同道不合”。至于另外一类人,他们认为人不是进化而来的,人应该是由某种文明创造出来的。对于说服后一类人,我还是持乐观态度的。说到底,文明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产物,文明又促进了人类特质的发展,追根溯源,二者都离不开进化。以上我所说的一切不代表我赞成人类文明和人类特质都早已刻画在基因里面——恰恰相反,我强烈反对人类任何心理特征和共同特质都由基因一锤定音的观念。人类文化的与众不同绝对不是单纯的基因作用。如果说基因是基础颜色,人类文明则用它们塑造出万花筒般多样美丽的光芒。人类的近亲黑猩猩的生活混乱不堪,雌猩猩不断地寻求多位性伴侣,雄猩猩则会残忍地杀害未与其交配的雌猩猩所产下的幼崽。而人类社会完全不同于黑猩猩这种特殊的生活模式。为什么呢?因为人性与黑猩猩的本性截然不同。


如此看来,人类特质的研究对于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还有心理学都有着深远的意义。这些学科无一例外,都想了解人类的种种行为及其背后所反映的人类进化的结果,接下来我们就需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促使了人类的进化。我逐渐意识到,在1859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之后,社会学科中的此类研究就没有进一步飞跃式的进展。究其原因,它把人类文明归结于人类的创新和自由意愿。它坚称,社会不是人类心理的产物,相反,人类心理应是由社会塑造的。


这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若该说法真的成立,那些信奉社会工程学的人士会欣喜至极,但事实绝非如此。人性当然可以几乎无限次地进行自我塑造和再造,但实际上我们并没那么做。我们保持着人类独有的单调不变的处事风格。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变得冒险成性的话,人类世界可能就没有了爱,没有欲望,没有婚姻,没有艺术,没有文法,没有音乐,没有笑容,而充斥社会的将会是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怪事。很有可能,女人比男人更加血腥、更为好斗,世人公认老人比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更美丽,富人失去了购买力,朋友和陌生人没有区别,那将是一个怎样黑白颠倒、错乱交替的世界。


我并不是想声嘶力竭地呐喊:“你永远不能改变你骨子里的东西!”也不是说,因为种族歧视是人性固然,将其列为非法只是徒劳之举。实际上,法律对于种族歧视的规范是有效的,因为人类总是为自己的行为考虑后果或者付出代价。但是我们能说种族歧视在多少年后的今天已彻底解决、可以废弃相关法律了吗?恐怕答案是否定的。但社会学家总是坚持认为人性是社会发展的结果。


生物学家们也犯过同样的错误,他们认为进化的过程是由个体的经历累积而成的,就是所谓的“用进废退”理论。让-巴普蒂斯特·拉马克(Jean-Baptiste Lamarck)对此阐述得最为明确而具体,达尔文偶尔也会引用该理论。经典的例子就是:铁匠的儿子一出生就继承了父亲强劲的臂力。现在我们知道拉马克的理论是立不住脚的,因为人体就好像蛋糕,每种口味的蛋糕自有它特殊的配料,不会因为蛋糕师傅把蛋糕的形状改变了,而导致其口味也随之变化。达尔文的德国支持者奥古斯特·魏斯曼(August Weismann)在1880年出版的书中,首次挑战拉马克这一理论。他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就是所有性生物的性细胞,即精子和卵子,从出生起就独立于体细胞而存在并发育。他写道:我相信在卵子变为生物体的过程中,有一小部分没有改变的遗传物质保留了下来,这些遗传物质成为新的生命体胚胎的基础。这种遗传过程,确保这些遗传物质得以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换句话说,就是你的遗传基因来自你妈妈的卵巢,而和她的身心变化毫无关系(当然我们不排除后天因素可以影响你的发育,比如,你妈妈如果有毒瘾或酗酒,那么无疑会影响你的健康)。“人之初,性本善”,魏斯曼的理论当时遭到了唾弃与鄙薄,但随着基因与DNA的发现,还有一系列关于基因密码与传递的研究,都验证了魏斯曼的理论是正确的。生殖细胞的确与身体的其他部分相分离。


直到20世纪70年代,这些谜团才逐渐被解开。牛津大学的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卓有成效地指出,人体本身不是“复印机”,可以复制与遗传的是基因,所以人体本身只是基因在延续进化过程中的一个载体。如果人体做出符合基因规律的选择,比如正常的饮食、性生活及抚养子女,那么基因就会“长命百岁”。只有使基因延绵不息的生物体才能存在下去,违背规律者难逃灰飞烟灭的命运。


从那以后,道金斯所捍卫的这个理论给生物学带来了质的变化。一门本质上描述性的科学——尽管达尔文对其做了些改变——从此着重于研究生物功能。这一转变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比如,汽车工程师不可能在描述一辆车的发动机的时候不提及它的功能(转动车轮),同样的道理,生物学家也不可能单纯地描述胃却不提及胃的功能(消化食物)。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几乎所有的动物行为学和人类行为学专业的学生都只局限于描述他们所发现的现象,而对于其功能却只字不提。幸好以基因为中心的观点永久地改变了这一切;20世纪80年代,关于一切动物繁殖的研究都围绕着基因的优胜劣汰;到了90年代,人类是唯一幸免于基因优胜劣汰的物种,这一说法变得很荒谬。如果说人类在进化过程中跨越了一切障碍成为佼佼者,那必定也是因为人类的基因有其卓越之处。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的种种行为符合了基因复制的规律,于是人类的基因得以传承、发展为今天的模样。


在300万年前到10万年前这段时间中,我们头颅中的大脑是为了探索非洲热带草原而设计的。约10万年前,我的祖先迁徙到欧洲(我是欧洲血统的白种人)。短时间内,他们进化了一系列生理特征来适应北纬地区缺少阳光的气候——白色的皮肤用来预防佝偻病,男性的络腮胡以及良好的循环系统用来抵御霜冻。但大部分特征依然如故:他们的头颅尺寸、身体比例以及牙齿与10万年前的祖先,甚至与更久远的南非部落的祖先大致相同。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大脑并没有多大的变化。10万年看似很长,其实也只有3000个世代,对于整个进化史来说就是弹指一挥间,近似于细菌生命中一天半的时间。我们可以说欧洲人和非洲人没有天壤之别,大家都会去打猎、种庄稼,都生活在社会群体里,孩子在成人以前都依靠父母,都使用工具,智慧都经由复杂的语言而世代相传。而那些所谓更高级的农业、金属工具和文字等出现还不到300个世代,还不足以在心智上留下深刻痕迹。


由此可见,共同的人性确实存在。如果说中国还存在着百万年前直立人(1)的后代,如果他们和现代人具有同样的智商,那么可以确定的是,虽然存在差异,但直立人的后代一定会有某种人性,只是他们大概没有我们今天所谓的婚姻,没有浪漫的爱情,没有家庭的概念,也没有父爱的关怀。我们可以称其为“不一样的人类特质”。我们可以饶有兴趣地讨论这些事情,但事实上他们并不存在于今日世界中,现在的人类都是一万年前来自非洲的智人的后代,身体里流淌着他们的血液,习惯上带着他们的影子,都有智人的人性。


世界各地的人性都大致相同,过去和现在的人性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莎士比亚的戏剧让人深感熟悉,因为其中关于动机、困境、情感和个性的描绘,活脱脱就像在描绘我们自己。福斯塔夫的浮夸,埃古的狡猾,莱昂特斯的嫉妒,罗塞德林的强悍和马波里奥的尴尬……这些人物的性格特征让我们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