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奥)利奥波德·萨克·莫索克,胡正娟译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5-06-01

书籍编号:30562226

ISBN:978753667181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882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原版序言


我最珍爱的幻想


“我认为把这种性变态者称为莫索克主义者——‘性受虐狂’是合适的。”理查德·凡·克拉夫特-爱宾写道。“性受虐狂”是其在著作《性变态》中首次提到的一种临床性变态的新类型。“因为作家萨克-莫索克经常就有这种性变态行为。到莫索克生活的时代为止,这种性变态仍然没有被诸如他作品中所描述的社会底层人物所认识到。”1890年克拉夫特-爱宾发明“性受虐狂”这个术语的时候,不只是借用了利奥波德·凡·萨克-莫索克的名字作为“性受虐狂”的一个便利标志;而且在《性变态》多个版本的历史案例中指出,萨克-莫索克通过其发表的作品甚至通过与他人接触训练了一批性受虐狂信徒,这些人通过萨克-莫索克的文学作品认识到自己的性倾向。1893年第8版的案例114描述了“一个渴望当爱人奴隶的男人,他特别提到了萨克-莫索克的小说《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1903年第12版的案例57写道:有一个男人还是男孩的时候读了《汤姆叔叔的小屋》,最初幻想当一个奴隶,希望受到鞭打;后来他就想知道能否找到“萨克-莫索克小说的女主人公那样的虐待狂似的女人”,并且能否享受到那样的性满足感。“是否的确有那样的女人?我是否幸运(!)能够找到一位?”案例68讲述了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当他面对天使般的女性时才能够兴奋起来,他“认为只有萨克-莫索克小说中女主人公那样的女人才能够吸引他”。案例80描绘了一个和萨克-莫索克一样有喜欢舔女性的脚这种特殊癖好的男人,他实际上是受了萨克-莫索克的影响才这样做的。

这些信中,日期标明是1888年的那封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丰满的女人,具有皇帝般的姿态,裘皮大衣半掩,手拿着马鞭,好像准备随时鞭打谁似的。萨克-莫索克声称“扮演奴隶的热情”是随处可见的,尤其是德国人和俄国人中居多。这封信上说,历史上一个俄罗斯贵族喜欢被几个漂亮女人捆着鞭打。有一天,他发现了漂亮的法国梦中情人,于是把她带回了家!

显然,萨克-莫索克乐意和他的小说迷们通信,并且看起来他是性受虐狂运动的领导者,他用特别设计的信纸显示了他的喜好。和克拉夫特-爱宾一样,萨克-莫索克似乎也喜欢收集案例,以此来证明他的性倾向是大众化的,并不只是少数几个人才有。最后,当一个精心挑选的公众代表怀疑他们是否不够幸运从而找不到类似其小说女主人公那样拿鞭子的女人时,他回答并强调这样的梦中情人就像愿意被带回家的法国美人儿一样是存在的。在性受虐狂小说《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中,他为读者生动描述了梦中情人的形象。


“你已经激起了我最珍爱的幻想。”小说的男主人公萨乌宁说,并且他详细描述了其幻想的基本特征:

“我愿意做女人的奴隶,一个漂亮女人的奴隶,一个我所爱的,所崇拜的女人……”


“一个为此虐待你的女人。”旺达打断我的话,大声笑道。


“是的,一个把我捆起来用鞭子抽我的女人,一个当她和别人相好的时候一脚把我踢开的女人。”


“并且是一个使你嫉妒得发狂,逼迫你面对胜利的情敌,走得如此之远以至于残忍地抛弃你转而投向他人怀抱的女人。难道不是吗?难道你不喜欢看到这最后的生动场面吗?”


我狠狠地瞪了旺达一眼:“你所说的超出了我的想像。”


“当然啦,我们女人善于想像嘛,”她说道,“当心。当你找到梦中情人的时候,她对待你的方式可能比你想像的还要残忍得多。”


“恐怕我已经找到她啦!”我嚷着,把滚烫的脸贴到她的膝盖上。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为我们展现了一位一心追求要实现幻想的主人公,用同情的笔调刻画了一群性变态者对幻想做出的精确反应,为大家虚构了一个理想的伴侣。1870年这本书出版了。促使萨克-莫索克写这本书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这本书描写了一些声名狼藉的东西,而且是由于一些小说迷的来信给了他写作的灵感。年轻女子沃若拉·吕梅琳居住在格拉茨,一个萨克-莫索克曾经呆过的地方。她读了萨克-莫索克的小说后给他写了一封信,信是和一个年长女友合写的。“她坐下来写这封信,一点也不感到羞耻,我简直不相信她会把信邮出去——更不用说收到回信了。”吕梅琳回忆道。但是萨克-莫索克立刻就回了信,说他“兴高采烈地”读了这封信。这封给萨克-莫索克的信现在已经被命名为“旺达·凡·杜拉耶”,旺达·凡·杜拉耶就是《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中那个无情的女主人公的名字。后来,沃若拉·吕梅琳遇见了萨克-莫索克并嫁给了他。她把名字改成旺达·凡·杜拉耶,试图不辜负这部小说所描绘的女性形象。萨克-莫索克去世后,她发表了名为《旺达·凡·萨克-莫索克的忏悔》的回忆录。回忆录讲述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事,包括做家庭主妇的悲伤,抚养孩子的艰难和怎样苦苦挣扎使收支平衡。在一天的劳作之后仍然清晰记在脑海里的是她还必须穿上裘皮大衣,拾起鞭子,做她丈夫残忍的梦中情人。


萨克-莫索克接到信之后最初的喜悦变成了狂喜,因为他猜测这个与之通信的人是一位俄国公主。小说中穿裘皮大衣的女主人公旺达性感、残忍的原型,就是一个斯拉夫人。在小说臭名昭著、拥有强权的所有女人中,从梅萨利纳、黛利拉到曼侬·莱斯戈和蓬巴杜侯爵夫人,她们没有一个比凯瑟琳大帝更加频繁地被提及或被强调。旺达出现时,“她穿着白色绸缎做的袍子,披着装饰了貂皮的红色外套”,头上扑了粉,戴着镶宝石的冠状头饰。萨乌宁发现“她让我想起了凯瑟琳大帝”。凯瑟琳是萨克-莫索克非常感兴趣的一个人物,他把凯瑟琳写进了小说《俄国法庭的候补陪审员》中。这部小说在《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之后很快就发表了。例如,在中篇小说《圣彼得堡的狄德罗》中,凯瑟琳是一个无聊的人,她老是幻想别人起来造反从而她能用皮鞭来惩罚反叛者,把他们的头领斩首;后来,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哲学家狄德罗被缝上猴子皮,误当作一只大猿猴,用皮鞭训练了在法庭上表演恶作剧。当然,沙皇皇后的绝对权力似乎吸引了萨克-莫索克,就像在18世纪她吸引了萨德侯爵的文学兴趣一样。在《朱丽叶的历史》一书中萨德把她描写成一个手拿皮鞭的荡妇。


在《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里,旺达穿着装饰了毛皮和小饰物的服饰,不时让萨乌宁高兴地回想起凯瑟琳大帝:

一套奇特的新式服装:俄国式齐脚踝的靴子是用装饰了貂皮的天鹅绒做的,呈紫罗兰色;同样质地的袍子,装饰有窄带和貂皮做的帽章;一件特别合身的短外套,同样用貂皮做了花边和垫肩;凯瑟琳大帝带的那种高高的貂皮帽子……


凯瑟琳作为俄国人或者更普遍意义上说作为东欧人的梦中情人,她具有以下基本特征:穿着装饰毛皮花边的衣服,喜爱奴隶制,爱鞭打人,贬低人。一天,旺达拉着萨乌宁去逛当地集市:

在那儿她看中了一根皮鞭,一根带着短把儿的长皮鞭,经常在狗身上使用的那种。


“这会让您满意的。”卖主说。


“不,它太短了,”旺达回答,斜视了我一眼,“我需要一根大的。”


“毫无疑问,是用来对付牛头犬的那种鞭子吗?”卖主问道。


“是的,”她嚷道,“就是在俄国专门用来抽打反叛奴隶的那种鞭子。”

因而,萨克-莫索克利用俄国野蛮主义的道具和形象使他的幻想既增加了浪漫的残忍又增加了性奴役。同时代的批评家很容易就看出他作品中的这一点。《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一书从1870年出版的那一天起,就受到维也纳最大的德国民主党派报纸——《新自由报》的谴责。他们责难萨克-莫索克是“共产主义”和俄国虚无主义在艺术界的危险代表人物。

任何一个热爱民主热爱祖国的人都必须全力以赴地反对虚无主义入侵德国的任何尝试行为……假如他(萨克-莫索克)仍然继续扮演虚无主义者的话,我将建议他不仅要用俄语思考而且要用俄语写作,因为在德国没有他和他的作品宣扬俄国野蛮文化的地方,在其作品中旺达·凡·杜拉耶鞭打她的爱人,这就是俄国野蛮文化的代表。


的确,为了给19世纪欧洲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中产阶级介绍一种偏离阶级传统的罗曼蒂克式的恋爱方式,萨克-莫索克利用俄国人的详细资料,甚至利用那个时代的人对俄国的敬畏和幻想作了道具。但是萨克-莫索克坚持认为德国性受虐狂的人数和俄国的不相上下。世纪之交克拉夫特-爱宾的一个被调查者认为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引证他的话说:“事实上每个有经验的妓女都有几样合适的工具(通常是皮鞭)用来鞭打客人。”他写道:“所有的妓女都同意这个观点,即许多嫖客喜欢玩‘奴隶’的游戏。例如,喜欢被叫做奴隶,喜欢被训斥,喜欢被用脚踢,喜欢被鞭打等等。”结论令人担忧:“性受虐狂的数目远比想像的还要多。”很明显,批评《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宣扬极权主义和虚无主义的评论家也暗示盘旋在欧洲上空的幽灵可能就是性受虐狂。

雄伟的喀尔巴阡山脉


1836年萨克-莫索克出生在伦贝格的加利西亚城,也就是现在乌克兰的利沃夫,这个城市位于19世纪哈布斯堡王朝和俄罗斯帝国的边界线附近。利沃夫是波兰式的称呼,1772年被奥地利从波兰第一次分割出去吞并之前,利沃夫一直属于波兰-立陶宛共和国。后来这座城市变成了加利西亚城哈布斯堡省的行政中心。萨克-莫索克是德国吉卜赛后裔哈布斯堡省一个警官的儿子。为了维护梅特涅在维也纳的统治,吉卜赛人遵守伦贝格的法律法规。那个年代,这个城市大约有5万居民,即使把奥地利皇族官员算在内,迁到市内的少数民族也在增加,但波兰人仍然占大多数。无论是对鲁塞尼亚人、乌克兰人还是犹太人来说,这个城市正在成为一个民族文化中心。19世纪30年代,一伙从伦贝格东正教神学院或希腊天主教神学院来的牧师开始促进乌克兰语言文化进入这个城市。哈布斯堡的官员,例如萨克-莫索克的父亲之流,打算限制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进入,他们把这看成是镇压波勒斯民族运动阴谋的平衡术,因为波勒斯鼓吹波兰(加利西亚包括在内)恢复独立。


就萨克-莫索克而言,尽管12岁以后就离开了加利西亚,但他一生都对这里的人民保持着好奇和同情的态度,尤其对犹太人和鲁塞尼亚人更是如此。哈西德教派运动对他的触动特别大,当然这个运动在加利西亚犹太人的心目中无疑是一个重大事件。萨克-莫索克在其描写犹太人的小说中十分同情族人,以至于人们都普遍怀疑他是犹太人,就像怀疑他是虚无主义者和极权主义者一样。他描写了哈西德教派领导人,萨多格纳地区精神领袖的一群女人出庭时的情景,他不由自主地把迷恋的目光聚焦在她们的裘皮大衣上:

精神领袖的妻子、儿媳、女儿和侄女都到齐了。我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君士坦丁堡苏丹的一群妻妾中。这些女人没有一个不漂亮,或者说没有一个不可爱。她们个个都用黑天鹅绒般的大眼睛看着我们,令我感到既震惊又愉快。她们全都穿着丝质晨袍,带腰带的长袖衣裳,这些衣裳或者是丝做的,或者是天鹅绒做的,装饰着昂贵的毛皮做成的花边。你能看到各种颜色和式样的毛皮:黄色和粉红的丝绸,绿色、红色和蓝色的天鹅绒,松鼠毛、白貂皮、紫貂皮和黑貂皮。

大家很容易就能想到萨克-莫索克是如何把这一幕加进他的浪漫幻想的,大家想像一下哈希德教派性受虐狂的说一口希伯来语的妻妾就明白了,但是在小说中他抑制住自己的文学天性和冲动。《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中加利西亚的犹太人处于次要地位,他们从来不穿毛皮;一个犹太商人卖给萨乌宁一幅画:提香的《镜中的维纳斯》。另一个犹太人卖给他一本二手书,这本书显然包含了卡萨诺瓦的回忆录。离开加利西亚的时候,萨乌宁坐的是三等火车车厢,扮演着旺达仆人的角色。一路上他必须和波兰农民和犹太小贩一起忍受洋葱的味道。在萨克-莫索克的作品中,他的幻想无拘无束,实际上其作品准确描述了加利西亚的风土人情。尽管他强调自己不是犹太人,但萨克-莫索克自豪地声称自己是鲁塞尼亚贵族后裔,因为他母亲具有莫索克血统。这仕人真假,因为他的莫索克外祖父出生在泰梅什堡的哈布斯堡省,这个地方是现代罗马尼亚的一部分,他可能是捷克人或斯洛伐克人的后裔。萨克-莫索克的民族特质和他的性倾向一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想像。因此他想像他的莫索克祖先是鲁塞尼亚人,同样他也想像他的萨克家族来自西班牙的哈布斯堡。“人们通常认为萨克是犹太人的名字,事实上它起源于东方。”他写道,坚持自己是西班牙穆尔斯家族的异国后裔。“把我想像成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认为我是犹太人,有的认为我是匈牙利人,有的认为我是吉卜赛人,甚至还有的认为我是女人。”对于一个多民族的王国中效忠于哈布斯堡王朝的家族来说,拥有令人困惑和让人觉得复杂的特质绝对是不平常的。萨克-莫索克一直很热爱哈布斯堡王朝,他曾经在作品中探寻了这个王朝的历史,其范围囊括了查理五世到玛丽亚·第崔泽的统治时代。虽然他和性伴侣签订合同时一直谨小慎微,但1880年萨克-莫索克和出版商还是就合同问题发生了纠纷,被判入狱8天。他请妻子旺达去维也纳当面向国王弗朗茨·约瑟夫替他求情,国王取消了对他的宣判。1881年萨克-莫索克因为沉溺于捆绑、鞭打和辱骂的性游戏被判流放德国,而不是投进哈布斯堡王国的监狱。


萨克-莫索克具有斯拉夫鲁塞尼亚人的特质不仅仅因为他是鲁塞尼亚后裔的缘故,而且受他婴儿时期的保姆、一个加利西亚农村姑娘的影响:

在我吸吮奶水的同时,我也把俄国人民,我的省,我的家乡……对我的爱吸吮了进去。由于保姆的缘故,俄语也成为我掌握的第一门语言,尽管我父母家主要讲波兰语、德语和法语。是保姆给我讲述了那些美丽的俄罗斯神话,唱那些美丽的歌谣。当她摇摇篮的时候,那些俄罗斯民歌就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我的耳朵,我的感情世界,甚至我后来的文学作品里。

因而他认为自己是斯拉夫人,实际上他没有严格区分鲁塞尼亚人和小俄罗斯人,鲁塞尼亚人现在可能应该称作乌克兰人,后者可能并不居住在现在的加利西亚省和他的故乡哈布斯堡。同样,小说中旺达·凡·杜拉耶的俄罗斯特性可能更多地来自东欧的斯拉夫人。毕竟,即使是与旺达有几分相似的凯瑟琳大帝实际上也不是俄国本土人,而是一位远嫁到俄国的德国公主。


尽管萨克-莫索克在德国的职业是一个作家,可实际上直到他的父亲1848年搬到布拉格之后他才开始接受正式的德国教育;年轻的莫索克最终在格拉茨大学完成了学业。19世纪的布拉格是捷克人和德国人的城市,奥地利施蒂里亚州的格拉茨就在斯洛文尼亚的哈布斯堡附近。总而言之,19世纪的哈布斯堡君主国德国人和斯拉夫人混居,这样来理解萨克-莫索克为什么同时具有德国人和斯拉夫的特质就显得合情合理了。《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虽然是用德语写的,但它不仅描写了萨乌宁·凡·库什姆斯基这样的加利西亚性受虐狂,而且也描写了作者家乡普通斯拉夫人的形象。19世纪60年代,萨克-莫索克和鲁塞尼亚的政治领导人米可亥尔·库兹姆斯基保持通信往来。


在《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中,萨乌宁被看做是“一个加利西亚贵族和地主”,他的田产使其更像一个波兰人而不是鲁塞尼亚人。因为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加利西亚的波兰人是尊贵的地主,而鲁塞尼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