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心理学 > 情绪心理学(化解负面情绪,激发正面情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情绪心理学(化解负面情绪,激发正面情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情绪心理学(化解负面情绪,激发正面情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情绪心理学(化解负面情绪,激发正面情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耀翔著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1-01

书籍编号:30562356

ISBN:978754844885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369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心理学

全书内容:

情绪心理学(化解负面情绪,激发正面情绪)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序


本书写作,前后十余年之久,为什么写得这样慢呢?因为这只是一部全书的一编,而今分开刊行,其经过见《感觉心理》序文,不再细述。


作者每写心理学文稿,总想尽量采用中国材料,一则互相印证,一则亲切易解。为了这一点,曾费不少时间向故书堆中发掘。偶有所获,惊喜莫名。中国古代哲学家最重情性研究。其中谬论固多,卓见亦复不少,本书所引不过九牛一毛耳。


假若将人类心理生活分作理智与情绪两类,并承认情绪对人生的影响还较理智为大的话(理由见第一章),则人人有研究它的必要。依靠情绪发展其事业的人,例如教育家、宗教家、文学家、艺术家、政治家、演说家及一切居领导地位的人,尤当注意这一类的研究。本书除传之同好以外,并献给上述各界人士参考。

第一章 什么是情绪?


情绪的定义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还是指狭义的爱情而言。其实各种情绪一人莫不俱备。说某情绪在某个人或某种族身上不发达是可以的,说在他们身上完全缺乏,则除极少数变态情形(尤指白痴)外,从无其事。因为情绪起于生活的变化,吾人生活既不能绝对单调,至少也不能逃避得、失、荣、辱、生、死诸情境,自然不免常有喜、怒、哀、惧诸情绪的发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这是庄子的养生哲学,但寻常人都办不到。“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李后主词),就是专制时代的帝王也免不了愁恨。


各家对情绪的界说很不一致。有的说它是许多感觉的聚合;有的说它是过去苦乐联想的再生;也有的说它是意志力量的一种,有特殊行为的倾向。就中以近人伍德沃思的“一般机体的骚扰”和华生的“多量机体变化的反应”两个界说较为清楚,引用的人最多。其实这种解释,中国数千年前早有人道破。形而上的研究,尤指情性,是中国古代学者所最注重的一个研究。他们有些地方确实见得到。作者至少发现三人对情绪的定义,与现代西洋心理学者所拟的不谋而合。


最早的一位是《关尹子》作者(是尹喜或他人让史学家去考证,我们只要知道他是千载以前的古人就够了),他说:“情,波也;心,流也;性,水也。”这个比喻是何等切当。他所谓“性”,就是指有机体的平时状态。这状态像江河的水,虽然时刻在流动,但在无风时是很平静的流动。他称这流动状态为“心”,现代的人则称它为“意识”或“思想”。名称虽异,所指则同。现代心理学家詹姆斯也称“心”为“流”。“思想流”便是他倡出来的一个名词。“情”是一种非常流动,好像平静的水遇到了大风而起的波浪。水的扰乱叫作波浪,有机体上的扰乱则叫作情绪。大风是指情绪的刺激。


第二位是宋朝程颐。他说:“性之有动者谓之情。性之有喜怒犹水之有波浪。”第三位是朱熹。他说:“性是未动,情是已动,心包含已动未动。”三人对情绪的解释大致相同,不过一个比一个说得更清楚些。“情绪”的英文字emotion,在字典上的普通解释为agitation(扰乱),disturbance(骚扰),并且本身显然包含一个“动”(motion)字。从英文“情”字里看出“动”的意义不难,从中文里看出则非大用心思,实际观察不可。


情绪与感觉的区别


感觉需要一个“对外来刺激起特殊作用”的机体,原始情绪也需要这种机体,这是感觉和情绪相同的地方。所不同的:视、听、嗅等感觉各有其特殊固定机体——感官;喜、怒、惧等情绪各为若干感觉的连合,其机体则散布周身。甲情绪的机体和乙情绪的机体之不同,不在其成分而在其组织上。就甲情绪机体原有的成分加以改组,可得到乙情绪的机体。感觉不但有感官,且在大脑外皮有固定中枢;情绪则无此中枢。


哲学家论情绪


有以情绪为下流生活者,柏拉图便是其中一人。柏氏置理性于第一,意志第二,情感第三。他说富于情感的人(教徒、军人等)应当受富于理性的人(哲学家)的统治。理性管辖情感,是哲学家极通常的主张。十八世纪的休谟哲学和二千二百年前的柏氏哲学何等不同,但在这一点上则完全一致。休氏认群众乃情感的产物,所以他最反对群众运动。我国哲学家也充满类似论调。姑以庄子做代表。他说“喜怒者道之过,好恶者德之失”,喜怒好恶都是道德的过失。还有人佩服这种哲学!其实是反情绪反自然大同盟。今人称它是吃人的东西,其实连灵魂也常被它吃掉。


更有认情绪为变态者,哲学家康德便是其中一人。他把一切情感都列在心疾类,概认为于人有害。只有受严格理性控制的心才是健全心(见康德著《人类学》)。这种学说和柏、休的学说同为理想派伦理学家的见解,若从今日实在派心理学去看,很觉特奇。实在派心理学家不谈抽象的理想人,只谈实际有的大多数人。实际有的大多数人之心理生活中,情绪分明远较理性为重要。由暴发的情绪所丧失的生命,比洪水猛兽所丧失的尤众;那些只能思想、认识、判断而无忧虑、恐惧、喜乐的人,到底不是真实、健全、完备的人。不偎不爱,不畏不怒,只有华胥国的仙人才是这样。


宗教家论情绪


大哲学家一念之差,流毒无穷。宗教家继承哲学家的思想,变本加厉,公然提倡禁欲主义,终身不许结婚,等于惨刑。一般人只知道世上最苦的所在是监狱,但监狱只束缚人的身体自由,若庙宇及修道院则连人的心理自由也加束缚。英国名作家麦凯布参观了某修道院以后,发愤著论数十篇反对宗教,可知他当时所受的打击。假使天堂就像修道院或庙宇的话,我愿世人尽堕地狱。地狱只给人肉体的痛苦。如果做圣人的条件是“不动心”,是“心如止水”,是寡欲,是压迫一切情绪,我愿圣人永不诞生。正常的人民不需要他。


浪漫派论情绪


反对哲学家及宗教家对情绪之见解的,只有十八与十九世纪的浪漫派。这派颇具心理学眼光,对情绪生活十分重视。倡言以表现情绪为自由,以服从理性为迂腐,并说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尽在情感中。这种见解恰和哲学家相反。造成这相反见解的,是他们对人性的态度。哲学家和宗教家以人性为恶,所以防它如防大敌,时刻想把它征服于他们所说的“真理”之下。浪漫派相信人性自能完美,不需神力,所以要求自由表现,最好假借各种情绪来表现。这派的缺点在过于相信人性是善的。他们只顾要求解放,不管解放以后的结果。心理学最重适应,不忘情境。研究情绪心理的人最好打破一切性善性恶的成见,留心事实。人的本性没有绝对的善恶可言。


情绪的任务


情绪在我们生活中的任务很多:做我们工作的动机,增加我们的幸福,帮助我们身心的健康。欲谋健全生活和社会效能,非善控制情绪不可。所谓自制及管辖人,其大部分工作乃在管辖其情绪。


情绪天生


情绪乃天生的反应,其发生不靠练习。我们只学怕什么东西,何事宜忧,不学怎样怕法,怎样忧法。


情绪最难实验


情绪是心理现象中之最难受实验者。其象忽起忽灭,稍纵即逝,很难控制。人当真正悲哀、忧虑、恼怒、恐惧时,不容他人试验。容他人试验时,其情绪早经过去,或正在消灭。喜乐之人较适于受试验,但在不惯见的实验室内难免发生疑惧。


情绪的刺激


情绪无非内官感觉及外面动作的总经验。一切内官感觉的起始都是化学的活动。其刺激都是化学性的。分气体与液体两种。乍由户外走进充满瘴气的室内得第一种。饮酒,打麻醉针,得第二种。凡补品、毒质、兴奋剂、麻醉药,如烟、酒、咖啡之类,都足以改变内官活动,所以都影响情绪。


化学的刺激又有自外来和自内发生的两种。适才所说的都属第一种。心脏是毒质的收藏所,化验室。这里的化验工作在影响情绪。循环的急、缓,血液的盈、亏、清、浊,无一不使情绪生活起变化。总动脉有病,血亏,则容易发怒;贲门力弱,血盈,则不爱讲话,多忧郁。患神经病、痛风症、风湿症的人,其性情也随着病症改变。胃汁的分泌关系感情(苦与乐)。罹胃病的人容易流于悲观。这些都是医家久经指明的事实,其刺激都发自体内。


许多动物当性欲冲动时,体内起强烈的化学变迁。这变迁不限于性官,可扩至全身。显诸外的有皮肤颜色的改变及体气(俗称狐臭)的改变。这时所得的鹿、兔、鱼等多不可食,因为肉内有毒。动物同时也变野蛮、暴烈、好斗,危险了。人在青春、怀孕、哺乳及经期内,性情也与平时大不相同。


常态和变态情绪


情绪又有常态和变态两种。凡情绪反应与其刺激之力量太不相称。刺激取消以后而情绪久不消灭,或伴随情绪而生的身体状态异常强烈,该情绪即属于变态类。


情绪的公同性


情绪虽各有其特性,但亦有其公同性。意识起特别状态,机体起特别作用,有活动或活动的倾向,有阻止某活动或阻止的倾向,这些都是它的较广泛之公同性。若就几种原始情绪加以研究,还有下列各点。


(一)同一情绪,可由各种刺激唤起。譬如愤怒,可由任何反抗唤起;恐惧可由任何危险激动。享人以老拳,败坏人的名誉,凌辱人的妻子,毁坏人的祖坟,甚至掠夺人的玩物,伤害人的牲畜,阻拦人的去路,都足以惹动人的气忿,触人恼怒,一直到和人口角,动武,打官司为止。


(二)同一情绪,可由各级意识——从最低的感觉到最高的意志——唤起。譬如愤怒,可由伤痛或打击引起,也可由正义或真理激动,快乐可由好消息引起,也可由吸烟、饮酒或用其他兴奋品激动。


(三)无论刺激的性质属哪一类,同一情绪内的表现总是一样。身体受侵害和精神受侵害同使人咬牙、切齿、磨拳、擦掌。情绪的表现是一种普通适应,不对特殊刺激起特殊反应。乍听雷声,独在暗室,从高处向下看,遇着毒蛇猛兽,临深渊,履薄冰,航海遇着飓风,走旷野碰见强盗,第一次登台演说,大考的前若干时,清夜谈鬼,这些同样可使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四)同一情绪,可向各种对象发泄。怒者打人,打畜,打家具,打自己。曾在外受责备或委曲的人,归家鲜有不向其妻子、儿女咆哮的。和暴躁的人共事,动辄得咎。悲哀成性的人望明月思乡,见杨柳怨人——触目伤怀。乐观的人,妻梅,子鹤,侣鱼虾而友糜鹿,看万物无不自得。无子息者养他人之子亦如己子,甚至代以小动物。西妇养狗猫,多缘无儿,或无幼儿。无爱人者每寄其情于风、月、诗、歌,各种学问,各种事业。

第二章 情绪分类


情绪分类的困难


做情绪分类有三种困难:(一)情绪的范围不清楚。有将快感、不快感、疲劳、努力等经验也列在内。(二)各个情绪(尤指复杂情绪)的意义不分明。其名称也从未划一。(三)无独立的器官和可划分的机能。但尝试这种工作的仍大有人在。兹举五式代表一切。


杜蒙的分类


杜蒙以苦乐(即快感与不快感)为标准,分情绪为积极的苦(包含努力、疲劳、憎恶、丑陋、不道德、虚伪等),消极的苦(软弱、无聊、身体的痛苦、迷惑、怀疑、不耐烦、期望、忧愁、恐惧、悲哀、惋惜等),积极的乐(各种感觉的满足,各种游戏、运动及幻想的愉快,美术及知识的快乐,包含爱美、赞扬、被人尊敬等),消极的乐(休息、舒畅等)四类。情绪品目的乱杂,以此分类为最。


梅西耶的分类


梅西耶仿效生物学家的办法,分所有情绪为若干纲、亚纲、目、科、属、种。作成17表,计6纲、23属、128种,都属于我们共同经验及流行语言中所常见的。


第一纲关于机体的保全,包含2亚纲(按主要刺激发自环境或生于机体自身而分),2目,9属。惧、怒、恶等都是。


第二纲关于种族的绵延,分首要(性爱)与次要(孝、慈等)2亚纲。


第三纲属于公共(家庭、地方、国家)幸福,已脱离原始及基本情绪的范围了。分2目、若干属。爱国及道德情绪都是。


第四纲关于他人幸福(与第三纲界线欠明),同情、仁爱、惋惜,及其反面都是。


第五纲所包含的既非保全亦非破坏性的,越出个人或社会纯粹实利范围以外。分2目,5属,即赞扬、惊讶、爱美情绪、宗教情绪等。


第六纲关于抽象或知识的情绪,未分科目。信仰、怀疑等都是。


纳洛夫斯基的分类


纳洛夫斯基按内容或品质分所有情绪为低等(或感情的)与高等两类。高等类包含知识、道德、艺术及宗教四种情绪。以唤起某情绪的观念属于真、善、美或绝对体为断。又按形式或经过分(a)期望与焦急,(b)惊讶与怀疑,(c)厌倦及(d)爽快四类。都以知的状态为分类标准。这种分类发源于赫尔巴特心理学,盛行于德国。


上述三式都是直列分类(即按主要及隶属性质,分为若干纲、目、科、属),但情绪不能受真正直列分类。真正直列分类须(1)界线分明,(2)同一事物不能属于二或二以上纲目之下,(3)详尽。情绪的界说模糊,各个情绪向无一定定义,是对第一条难行。复杂情绪乃二、三单纯情绪演成,既不能统归一类,也不能分归数类,是对第二条无望。每种情绪(单纯的或复杂的)因个人、种族、时代及文化的差异,可容无数变化,是对第三条为不可能。


麦独孤的分类


麦独孤舍弃直列而以发生程序为分类标准。分所有情绪为单纯(又称为原始或基本)与复杂(又称为演成)两大类。计单纯情绪有七,即恐惧、厌恶、好奇、愤怒、自卑、自尊、慈爱。(按儒教和释教都说人有七情。儒教的七情是喜、怒、哀、惧、爱、恶、欲。释教的七情是喜、怒、忧、惧、爱、憎、欲。想都是指单纯情绪而言。内容虽不尽同,数目则同,也是一件趣事。)其他一切情绪都是这七种混合而成,名为复杂情绪,最复杂的叫作情操。例如,赞扬是好奇和自卑情绪的混合;惊愕是恐惧和赞扬情绪的混合;感激是慈爱和自卑情绪的混合;虔敬是惊愕和感激情绪的混合。很复杂,包含好奇、恐惧、慈爱两重自卑,所以常被称为情操。轻视包含厌恶和自尊。侮慢包含愤怒和轻视。怨恨包含愤怒和自卑。痛恨包含愤怒、恐惧和厌恶。嫉妒、报复、愤慨三种都含有愤怒和自尊,不过配合的分量不同,所牵涉的他种活动也不同罢了。害羞和羞耻都是自尊和自卑冲突的结果。快乐乃各种情绪或情操调和的意思。如果某人忠孝不能兼顾,或欢乐与责任心矛盾,这人便是一个极不快乐的人。忧愁和抱歉都含有慈爱和自卑。悲哀包含慈爱和愤怒。父母对于方死的爱子槌床顿足,怒不可遏。怜悯包含慈爱和由同情引起的痛苦。懊悔包含羞耻、厌恶、愤怒、忧愁、自尊等,也可称为情操。士气包含愤怒、厌恶和恐惧。恋爱、仁爱或对神的爱包含慈爱、好奇、恐惧(患得患失)、自尊、自卑等,是一切情绪中最复杂的。麦氏这一系统不仅是情绪的分类,也是情绪的分析。


按活动程度分类


有以活动的程度做标准,将情绪分为兴奋和消沉两类的。有些情绪自始至终都是兴奋,例如喜乐和愤怒。这两种情绪,尤其是愤怒,都能引起强有力的活动。有些情绪开始兴奋,继而变为极端消沉,例如悲哀。当慈母乍丧其爱子时,哀恸若狂。搓手、毁发、撕衣、绕室乱跑——十分兴奋。继而深觉无可奈何,渐由失望而静坐,由静坐而平卧;循环则变迟缓,筋肉脱力,两眼暗淡,呼吸带吁叹——十分消沉。有些情绪开始消沉,继而变为极端兴奋,例如慈爱。当慈母怜爱其婴儿时,除抚摸、微笑、凝视外并无其他外面表示。这时如有人故意伤害其儿,情形便立刻改变了。她会跳起示威,两眼发光,面红、胸挺、鼻孔伸张,心头乱跳,作积极抵抗。在习惯上只有愤怒才能引起上述诸表现,纯粹慈爱则不能。恋爱比慈爱兴奋。当爱人初相遇时,面红、心跳、呼吸急促。又有自始至终都是消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