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挺经冰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挺经冰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挺经冰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挺经冰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30岁之前一定要逼自己读懂《挺经冰鉴》,学前人智慧,才能少走弯路!多数人并不比你聪明,而是掌握了比你多一些洞悉人心的妙法。

作者:曾国藩著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12-01

书籍编号:30562400

ISBN:978750572660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6040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挺经冰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挺经


挺经 内圣



细思古人工夫,其效之尤著者,约有四端:曰慎独①则心泰,曰主敬则身强,曰求仁则人悦,曰思诚则神钦。


慎独者,遏欲不忽隐微,循理不间须臾②,内省不疚,故心泰。主敬者,外而整齐严肃,内而专静纯一,斋庄③不懈,故身强。求仁者,体则存心养性④,用则民胞物与⑤,大公无私,故人悦。思诚者,心则忠贞不贰,言则笃实不欺,至诚相感,故神钦。


四者之功夫果至,则四者之效验自臻。余老矣,亦尚思少致吾功,以求万一之效耳。


【注释】


①慎独:古人的一种修身方法,指个人独处时能自觉律己,谨慎所思所行,修持道义。泛指持守自我道德本性和本心。语见《大学》:“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②须臾:梵语,外来词。指极短的时间,片刻。语见《荀子·劝学》:“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③斋庄:斋,斋戒。指使自己身心清洁、言行规整、精神专注的行为和活动。《说文解字》:“斋,戒洁也。”庄,庄重。


④存心养性:保存赤子之心,修养善良之性。旧时儒家宣扬的修身方法。语出《孟子·尽心上》:“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


⑤民胞物与:语出北宋思想家张载《西铭》:“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意为民为同胞,物为同类。泛指爱人和一切物类。


【译文】


仔细思索古人修身方面的要义,其成效特别显著的约有四个方面:谨慎独处,则心胸安泰;庄严恭敬,则身体强健;追求仁义,则众人爱戴;正心诚意,则神灵钦敬。


独处时谨慎不苟,就是遏制欲念,连最隐蔽微小处也不忽视,遵循自然之理而行,一刻也不间断,这样自省才无愧于心,心胸安泰。庄严恭敬,就是仪容整齐严肃,内心宁静专一,修养心性,端正庄重不懈怠,所以身体强健。追求仁义,保存赤子之心,修养善良之性,视百姓为同胞,以万物为朋友,大公无私,做到如此,自然人民爱戴。正心诚意,即内心忠贞不贰,言语笃实无欺,以至诚之心感应天地万物,因此神灵钦敬。


如果真能达到上述四方面的修身功夫,那么效验自然显现。我已年迈了,却还想在修身方面下功夫,来求得万分之一的成效。



尝谓独也者,君子与小人共焉者也。小人以其为独而生一念之妄,积妄生肆,而欺人之事成。君子懔①其为独而生一念之诚,积诚为慎,而自慊②之功密。其间离合几微之端,可得而论矣。


【注释】


①懔:畏惧,害怕。②慊(qiàn):憾,不满。《礼记·坊记》:“贵不慊于上者。”


【译文】


我曾说过,“独处”是君子和小人都能感受到的。小人会因为自己独处而产生非分的念头,非分之想积聚多了就会任意妄为,由此欺人的坏事便常常发生。而君子忧惧自己独处,所以会生出诚敬的念头。诚敬的念头积聚多了就会处事更谨慎,由此对自己不满意的德行下功夫匡正。君子和小人两者的差距,可由此来评判。



盖《大学》自格致①以后,前言往行,既资其扩充;日用细故,亦深其阅历。心之际乎事者,已能剖析公私;心之丽乎理者,又足精研其得失。则夫善之当为,不善之宜去,早画然其灼见矣。


而彼小人者,乃不能实有所见,而行其所知。于是一善当前,幸人之莫我察也,则趋焉而不决。一不善当前,幸人之莫或伺也,则去之而不力。幽独之中,情伪斯出,所谓欺也。惟夫君子者,惧一善之不力,则冥冥者有堕行;一不善之不去,则涓涓者无已时。


屋漏②而懔如帝天,方寸而坚如金石。独知之地,慎之又慎。此圣经之要领,而后贤所切究者也。


【注释】


①格致:即格物致知。语见《礼记·大学》:“至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意谓推究事物,方能获得事物的知识。


②屋漏:古代室内西北角设小帐,安放神主的地方。泛指暗处。《诗经·大雅·抑》:“相住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毛传》:“西北隅谓之屋漏。”


【译文】


自从《大学》提出穷究事物的原理获得知识,以往的言论行为都可用作个人开阔眼界充实知识的资料,日常处理的琐事问题,更可深化个人的阅历见识。这样,人在遇到实事时,就可以剖析公私的区别;在涉及道理时,又足以精辟地研究其得失。那么对于善事应当做,不善的坏毛病应改正,这些我早已清楚地认识到了。


而那些小人却不能有此见识,去实行他所知道该做的事。于是做一件好事,唯恐别人不知道是自己干的,去做时迟疑不决。而做了一件坏事,深怕别人细察知道了,所以改正得很不彻底。自己独处的时候,虚假的情弊自然会产生,这就是欺骗啊!而君子,唯恐做一件善事不彻底,在晦暗中会做出堕落的行为;一个坏毛病不改正,就会像涓涓流水一样长年犯错。


暗室之中懔然不动如同面对天神,心意坚硬如同金石。在他人不知道的地方单独行事,也要慎之又慎。这是圣人遵奉的准则,也是后世贤人切实研究的问题。



修己治人之道,止勤于邦,俭于家,言忠信,行笃敬四语,终身用之有不能尽,不在多,亦不在深。


古来圣哲胸怀极广,而可达天德者,约有四端:如笃恭修己而生睿智,程子①之说也;至诚感神而致前知,子思②之训也;安贫乐道而润身睟面,孔颜曾孟③之旨也;观物闲吟而意适神恬,陶白苏陆④之趣也。


自恨少壮不知努力,老年常多悔惧,于古人心境,不能领取一二。反复寻思,叹喟无已。


【注释】


①程子:北宋思想家程颢、程颐。此派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圣人,“君子之学,必至圣人而后已。不至圣人而自已者,皆弃也”,要使受教育者循天理,仁民而爱物。


②子思:孔子嫡孙。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学派思想家。上承曾子,下启孟子,在孔孟道统的传承中有重要地位。


③孔颜曾孟:孔子、颜子、曾子、孟子。皆儒家学派思想家。


④陶白苏陆:陶渊明、白居易、苏轼、陆游。四者均为著名诗人。


【译文】


自身修养和治理国家的道理,有四句话终身适用且受益无穷,这就是:勤于政事,节俭治家,言语忠实守信,行事笃实无欺。可见话不在多,也不在于多么深刻啊。


古往今来圣哲们的胸怀极为宽广,而可达圣德境界的,约有四种:笃实谦恭,注重自我修养而聪明睿智,是二程的主张;精诚感动神灵而生而知之,是子思的遗训;安贫乐道而身体健康面无忧色,是孔子、颜回、曾子、孟子的要旨;欣赏大自然的美妙,吟诗作赋,而心意安适、精神愉悦,是陶渊明、白居易、苏轼、陆游的人生乐趣。


我常悔恨自己少壮不知努力,而到老年往往多生悔惧之心,对于古代圣哲们的心境情趣,不能领略一二分。如今反复寻思,感慨不已。



挺经 励志



人苟能自立志,则圣贤豪杰何事不可为?何必借助于人!“我欲仁,斯仁至矣。”我欲为孔、孟,则日夜孜孜,惟孔、孟之是学,人谁得而御我哉?


若自己不立志,则虽日与尧、舜、禹、汤同住,亦彼自彼,我自我矣,何与于我哉!


【译文】


一个人如果能够自己立志,那么像圣贤豪杰那样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呢?何必一定要依靠别人呢?“我想为仁,仁也就来了。”我想继承孔子、孟子的道义,那么我就日日夜夜孜孜不倦地学习和研究孔孟之道,又有谁能够阻挡我呢?


如果自己不立志,即使天天跟尧、舜、禹、汤在一起,也依旧是圣人是圣人,自己是自己,圣人与我又有什么相干呢?



君子之立志也,有民胞物与之量,有内圣外王①之业,而后不忝②于父母之生,不愧为天地之完人。


故其为忧也,以不如舜、不如周公为忧也,以德不修、学不讲为忧也。是故顽民梗化则忧之,蛮夷猾夏③则忧之,小人在位、贤才否闭则忧之,匹夫匹妇不被己泽则忧之,所谓悲天命而悯人穷,此君子之所忧也。若夫一身之屈伸,一家之饥饱,世俗之荣辱得失、贵贱毁誉,君子固不暇忧及此也。


【注释】


内圣外王:“内圣”乃人格理想,表现为“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至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外王”为政治理想,表现为“以法为分,以名为表,以参为验,以稽为决,其数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齿;以事为常,以衣食为主,蕃息畜藏,老弱孤寡为意,皆有以养,民之理也”。内圣外王,即将人格、事功贯通为一,美美与共,以成天地久大之业。《庄子·天下》云:“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道)。”此即“内圣外王之道”。


忝(tiǎn):辱,有愧于,常用作谦辞。《说文解字》:“忝,辱也。”


蛮夷猾夏:外族侵扰中原。《尚书·舜典》:“帝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宅,五宅三居。惟明克允。”


【译文】


君子立志,应有包容万民万物的气概,成就自身内在格和外在事功大业的雄心壮志。这样奋发,才无愧于父母的养育之恩,不愧为人世间完美的圣人。


所以,君子忧虑的是事业成就不如舜帝、不如周公,是不修道德不精通学业。因此,当社会腐败、刁民顽固不化他就忧虑;外敌入侵,干扰人民他就忧虑;小人当道,有才德的人被排斥埋没,他就忧虑;平民百姓没有得到自己的恩泽,他就忧虑。常说的忧国忧民、怜悯贫弱,这才是君子应当忧虑的大事呀。


至于个人的成败,自家的温饱,世俗生活中的荣辱得失、地位名誉等,有壮志的君子是没工夫去忧虑的。



明德、新民、止至善①,皆我分内事也。若读书不能体贴到身上去,谓此三项与我身了不相涉,则读书何用?虽使能文能诗,博雅自诩,亦只算得识字之牧猪奴耳!岂能谓之明理有用之人也乎?


朝廷以制艺②取士,亦谓其能代圣贤立言,必能明圣贤之理,行圣贤之行,可以居官莅民、整躬率物也。若以明德、新民为分外事,则虽能文能诗,而于修己治人之道实茫然不讲,朝廷用此等人作官,与用牧猪奴作官何以异哉?


【注释】


①明德、新民、止至善:《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明明德”,意指彰明美德。“亲民”又为“新民”,意为启迪百姓心智,使其弃旧图新,去恶从善,这就是将自己的美好道德推己及人,不断求取进步。“止于至善”,宋代朱熹在《大学章句》中解释说:“止者,必至于是而不牵之意;至善,则事理当然之极也。言明明德、新民,皆当至于至善之地而不迁。”也就是说,修身育人,必须达到完美的境界。


制艺:即八股文,又称时文、制义。中国明清两代科举考试采用的一种专门文体。


【译文】


培养美德,教化民众,达到最完善的境界,这些都是我们分内的事。如果读书不能落实到自己身上,以为上面三项与自身毫不相干,那么读书又有什么用?即使能作文赋诗,洋洋自得于自身的渊博高雅,也只算得认识几个字的放猪仔罢了,哪里能称得上是深明大义的有用之才呢?


现今,朝廷依据科举文章的优劣选用人才,正是认为这些人既然能按照圣贤的意图立论写文章,必定也能明白圣贤奉行的道理,仿效圣贤的行为,可以官居显位而不脱离百姓,鞠躬尽瘁地遵循正理办事。如果认为培养德行、教化民众是分外的事,那么虽能写诗作文,但对修养自身、治理国家的道理茫然无知,国家用这种人作官,和用放猪仔作官又有什么区别呢?



累月奔驰酬应,犹能不失常课,当可日进无已。人生惟有常是第一美德。


余早年于作字一道,亦尝苦息力索,终无所成。近日朝朝摹写,久不间断,遂觉月异而岁不同。


可见年无分老少,事无分难易,但行之有恒,自如种树畜养,日见其大而不觉耳。进之以猛,持之以恒,不过一二年,精进而不觉。言语迟钝,举止端重,则德进矣。作文有峥嵘雄快之气,则业进矣。


【译文】


成年累月地奔走应酬,还能坚持学习,当然能日日长进。人生唯有做事持之以恒是第一美德。


我早年对于书法一道,也曾苦力探索,却终无成就。近日来天天摹写,从无间断,就觉得有所长进,可说日新月异。


可见年龄无论大小,事情无论难易,只要持之以恒地做了,就像种植畜养一般,天天看它长大却感觉不到。尽力前进,坚持不懈,不过一二年工夫,自然有无形的长进。言语沉稳,举止端重,则德性长进。作文章有峥嵘雄快之气,则学业就有长进。



挺经 家范



家中兄弟子侄,惟当记祖父之八个字,曰:“考、宝、早、扫、书、蔬、鱼、猪。”又谨记祖父三不信,曰:“不信地仙、不信医药、不信僧巫。”


余日记册中又有八本之说,曰:“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戒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此八本者,皆余阅历而确有把握之论,弟亦当教诸子侄谨记之。


无论世之治乱,家之贫富,但能守星冈公之八字、余之八本,总不失为上等人家。


【译文】


家中兄弟子侄,应当牢记祖父训诫的八个字:考、宝、早、扫、书、蔬、鱼、猪。即敬奉祖先、礼让亲邻、早起、洒扫、读书、种菜、养鱼、养猪。又当谨记祖父的三不信:不信地仙、不信医药、不信僧巫。


我日记中又有八本的说法: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侍奉长辈以令其欢心为本,修养身心以戒怒为本,立身以诚信为本,居家以早起为本,做官以廉洁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这八本,都是我亲身经历、行之有效的经验之谈,弟弟也应当教育众子侄谨记实行。


无论治世还是乱世,家贫还是家富,只要能遵守祖父星冈公的八字与我的八本之说,总不失为让人尊重的上等人家。



士大夫之家不旋踵①而败,往往不知乡里耕读人家之耐久。所以致败之由大约不出数端。家败之道有四,曰:礼仪全废者败;兄弟欺诈者败;妇女淫乱者败;子弟傲慢者败。身败之道有四,曰:骄盈凌物者败;昏惰任下者败;贪刻兼至者败;反复无信者败。未有八者全无一失而无故倾覆者也。


【注释】


①旋踵:掉转脚跟,比喻时间极短。


【译文】


士大夫之家不顷刻衰败,往往不知道乡村耕读之家的家运耐久。导致衰败的缘由大约不出这几个方面。使家业凋敝的原因有四条:不讲求礼仪的人家必衰败;兄弟彼此欺诈不和的人家必衰败;妇女淫荡秽乱的人家必衰败;子弟傲慢轻侮他人的人家必衰败。使自身衰败的原因也有四条:骄傲自大、恃才傲物的人必衰败;昏庸懒惰、偏信下属的人必衰败;贪婪苛刻、求全责备的人必衰败;反复无常、不讲信誉的人必衰败。从来没见过以上八种弊病一丝不染而无故倾家败身的。



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尽,其子孙始而骄佚,继而流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贾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谨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


我今赖祖宗之积累,少年早达,深恐其以一身享用殆尽,故教诸弟及儿辈,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起见。若不能看透此层道理,则虽巍科显宦,终算不得祖父之贤孝,我家之功臣。若能看透此道理,则我钦佩之至。


澄弟每以我升官得差,便谓我孝子贤孙,殊不知此非贤孝也。如以此为贤孝,则李林甫①、卢怀慎②辈,何尝不位极人臣,舄奕③一时,讵得谓之贤孝哉?予自问学浅识薄,谬膺高位,然所刻刻留心者,此时虽在宦海之中,却时作上岸之计。要令罢官家居之日,己身可以淡泊,妻子可服劳,可对祖父兄弟,可以对宗族乡党。如是而已。


【注释】


①李林甫:唐玄宗李隆基时著名奸相。为人忌刻阴险,极尽逢迎谄媚之能事。时人称之“口有蜜,腹有剑”。


②卢怀慎:武则天时任监察御史,后历任侍御史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