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美的玄机:白石衰年变法的启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美的玄机:白石衰年变法的启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美的玄机:白石衰年变法的启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美的玄机:白石衰年变法的启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二可著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7-27

书籍编号:30567050

ISBN:978720014156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6182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美的玄机:白石衰年变法的启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们都知道齐白石,并且不少人也听说过齐白石艺术道路上的“衰年变法”。然而在众多的专业分析中,大都把他变法的成就归为开创了红花墨叶一派,以及题材的乡土气息等。


而我认为,恰是把金石印章排在自己艺术成就第一位,自诩为“三百石印富翁”的齐白石,经大彻悟后,把金石的章法经营之“道”,运用在其画面的“结构经营”中,用花鸟鱼虫取代印章文字的笔画,开始了变法的大动作。


从表面上看,还是那些枝,那些叶,那些笔墨,但结构出的画面所呈现的精、气、神,却焕发出内在的审美气质。这具象背后的支撑,这无形之“象”的悟到,才是齐白石变法成功的真正“玄机”!


中国的传统审美,早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但由于种种原因,往往是谬种流传。更有辛亥后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再加之现代西方文化的强势袭来,业界思维已是一片混乱。


中华文化不是“博大精深”的套话所能概括的,也不是水墨书法、京剧脸谱等表面符号所能代表的,而是深层的审美意识和表达。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表面的、形而下的“器”,在美术作品中,就是直观的造型笔墨等,容易搏眼球。


而背后的“道”却很少有人能悟到。


多年来对视觉艺术的片面认知,使我们的美术教育和从业人员把手上功夫看成一切;或是玩观念情怀所谓“当代”的一路,基本上没有从形而下的认知局限中走出来。理论认知的误导,加上市场迎合的扭曲,我认识的某大牌美院的副院长说:当下99.9%的专业人员,都不懂美!并且说:“美”只可“悟”,不能教。


我以为然。


但还没有那么绝望,以为还是可以找到入门的途径的。


多年来,虽是谬种流传,幸还有不绝如缕的大家的传承,比如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还有已经在民间广为传播的文化积淀。


被历代习画之人奉为经典的《芥子园画谱》,就是其中出色的代表。


《芥子园画谱》虽为当下那些自以为紧跟国际潮流的人士所不屑,但书中所传授的画法、思路,其审美高度却是可以甩下各类所谓大师几条街都不止!


画谱中画兰叶的“交凤眼”,画竹叶的“介字”“个字”组合,就是从万千纷乱的兰叶、竹叶中归纳出的基本组合形态。


这个基本形态须是符合审美的:比如组成“交凤眼”这三片叶子的长短、方向的对比协调,其形成的夹角也有讲究。这里,虽是抽象的思维,却以具象的“凤眼”名之。


我们传统的审美,往往是抽象的意识、具象的表述。比如“疏可走马,密不通风”,表达的是疏密的对比;“万绿丛中一点红”,表达的是色彩和面积的对比。虽是生动的具象,传达的却是抽象的、对立统一的美学概念。而对比和谐,就是最基本的求美之“道”啊!


把抽象美感用带有技术规范的“程式”来传达,把深刻的审美概念以口诀的平易形式来表述,是中华文化的一大特色。


“程式化”作为中国艺术特有的形式,在绘画中的体现是多方面的,无论是画法还是画面结构。《芥子园画谱》不但可以作为入门的教材,也是中国画形式美的表现基础。


齐白石画作中,就有这种程式美的直接运用。


更有中国金石印章的修养。


作为中国所独有的艺术形式,金石印章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高度,齐白石、吴昌硕就是其中最杰出代表。


这里不谈刀法,只讲“章法”。


金石的章法,就是小小的方寸之间的文字笔画的位置安排。


一般人都知道中国传统绘画的“六法”——应物象形、随类赋彩、骨法用笔、传移模写、气韵生动、经营位置。


前四项属具象技法部分,这里不谈。另外一项“气韵生动”是画者最爱说的,但文学性太强,此书暂略。


唯有“经营位置”这一项,需要形而上的理性思考,却正是一般画者的短板。他们只重视画面上看得见摸得着的具体形象和笔墨效果,而对位置结构的安排之道却不通不悟,无序而随意。所以,针对短板,我在本书中,“六法”只谈一法——“经营位置”。


金石印章正是把形而上的结构思考,用文字笔画的线与点等元素的可视形态呈现出来。所以这方寸之间的章法结构,正可以作为六法之一的缺门——“经营位置”的教材。


同时,本书也着重分析了给齐白石以深刻影响的两位大家——吴昌硕和八大山人在画面“经营位置”方面的独到与高明。


“三百石印富翁”的齐白石,不单深谙金石章法的经营,对前辈大师的学习,也不再停留在表面造型和水墨技法的表现上,而是从画面背后的形式结构中悟到了其“道”,从而完成化茧成蝶的“变法”,成为一代宗师大家的。


变法“玄机”在此,无他。

第一章
触目千万 赏心两三


《芥子园画谱》不单是中国画技法的入门,更是中国传统审美的入门。其“程式化”的审美思路,会指导训练你迈入真正的美的殿堂。


但书太厚,内容庞杂,你不需要逐篇模习。或者说,择其要才是聪明做法。因为其中有些内容繁冗重复,甚至也有不少僵化的套路,务避之。


我这里只强调最开脑洞的几篇,而已。


首推兰谱中的“交凤眼”。


中国画的写实,不是像西方那种对物写生。而是先大量观察,找出规律。


比如画兰,面对纷披无序的一丛,如何下手?直接写生显然是笨办法。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


这两三枝的选出,是要心中先有审美判断的,不然只会目迷五色,手足无措。


中国艺术的“程式化”特色,特别出色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就这“两三枝”,看它如何汇聚了审美的要素与精华。


兰叶的“交凤眼”,竹叶的“个”字组合等,就是从“触目横斜千万”的纷乱中,提炼归纳出的符合审美规律的那“两三枝”。然后再把这基础组合叠加变幻,形成丰富并具美感的画面。


所谓“程式化”,就是在大量自然形态的素材中,按照审美原则予以提炼、概括,使之成为形态鲜明、带有技术性规律的形式。


尤其有特色的是,我们常把这种按审美逻辑构成的程式,以具象比喻名之,比如“交凤眼”“个字”“介字”……还有画谱中之后的一系列树叶的点法、山石的皴法,等等。


把抽象的形式规律具象化,并用生动的形象喻之、名之。这一点在《芥子园画谱》中体现得很充分,对中国式审美的理解,应该有启示意义。


p3


美感的形成,有赖于各种元素的对比和谐;


这里体现的是线的长短、方向,角度的大小等。


p4


p5


把复杂纷乱的自然之态,根据审美原则提炼出如此精练的形式。这种“程式化”的造型方法,是中华文化宝库中极有价值的智慧结晶,必识之!


p6


古人很有意思,抽象要具象化,具象还要拟人化;


一株如人之站立,或挺拔,或婀娜;


如是二株,则大加小是为“负老”,小加大是为“携幼”,


树的姿态要“左顾右盼”,相互还要“当争当让”。


p7


三株是组合的基础。“攒三聚五”以至无数。


其交叉聚散的原则,可参照兰竹法。


《芥子园画谱》是中国绘画程式的宝库。这里只谈到形态结构的程式原则之一二。至于画法的程式,如山石的各种皴法等,此处就不涉及了。


并且,大家都知道,中国戏剧艺术更是程式化的集大成者。理解中国传统审美,进入程式化的思路是必经之途。


程式化是把自然形态提炼升华为具有形式美感的形态模式。同时通过技艺化、规范化,使其便于掌握和普及。


这个程式化的审美单元再通过各种叠加组合,就可以实现丰富的画面表达。


但物极必反,如果走入极端,使程式化变为一种僵化的模式,而没有与生动多样的自然感受相辅成,就会成为“套路”。所以,过度程式化也会成为问题。这一点从古至今,在画界屡见不鲜。

第二章
方寸之间 气象万千


金石篆刻,一般人叫印章。如果只从雕刻技法角度看,会以为是雕虫小技。


但是,从章法艺术方面看,虽只是“方寸之间”,却包含着形式结构、章法经营的大格局,所以下半句是“气象万千”——无数的美的形式由此而生。


作为独特的传统艺术,金石印章在我国已经发展到很高的境界,甚至可以说,就是中华审美的精华所在,可惜这一点尚未被广泛认知。


印有章法布局的设计和刻制完成的技艺两部分。我这里只谈章法布局,也就是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标准“六法”中的一法——经营位置。


我以为这是最关键的一法,也是那些只得意于拼技法、玩观念,却在画面整体构成上不觉悟的审美的蒙昧者,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国从商朝开始,就出现了印章,到战国时已普遍使用。在实用的同时,就已经显现出其美不胜收的异彩,加上岁月的斑驳,使其更具美感。


p10


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文字不统一,所以古玺印字形字体变化多端,印章形状自由,给后世文人制印以启示与借鉴。


印章就是文字笔画的排列组合。单纯元素的组合,能够出现如此丰富的形态,可见古人对抽象形式有很高的审美领悟。


p11


值得一提的是汉朝的“急就章”,由于军中“急于行令”急就而成。仓促中笔画疏密虚实不均,但劲拔挺健,更具别样美感。后世金石印章的刚劲之风即由汉印而来。


唐宋后,印章渐用于书画,文人雅士开始刻制。


自元代始,尤其发现可用花乳石刻印后,才确立了以石质为材料,能表现出刀笔之趣的艺术形式。


之前用青铜金属,之后多以乳石为材,故称“金石”。


p12


明代,文人篆刻艺术兴起。清到现代,进一步发展,进入艺术创作的自觉,达到金石篆刻艺术的高峰。


印章太美,放大就是一幅画。


p13


结体吞吐大气,笔画腾挪游戏。


文字可用象形甲骨,偏旁部首也已不受汉字的方形所囿,


而是作为一个个审美元素,打散构成,飘动重组。


恍兮惚兮,如梦如画——美哉!金石!


p14


只见线的疏密断续,形的方圆跳跃。


古人不懂“科学”,却懂“美”。


p15


平而险,正而斜;疏而密,方而圆;静而动,巧而拙


——辩证统一,对比协调,大美之道也。

金石印章的结构经营,使你开始“形而上”的思考,如同打开“天眼”,真正进入审美的殿堂。


p16


不谈刀法,只悟章法。


犹如造屋,全局在胸,


何处为堂,何处为室;何处开门,何处启窗,


预先在图样上反复斟酌。


这一步是隐形的结构经营,却是根本的、决定性的


——“经营位置”是也。


吴昌硕、齐白石都是具有深厚修养的金石篆刻大家,并且都把自己在“印”方面的成就排在了画之前,为何?


从传统画理“六法”之“经营位置”的角度看,金石印章就是以文字笔画的简单元素构成的画面,印之成败,全在“经营”。

p17


p18


此两方印章文字相同,但处理多有不同。


此页印,二字间虚空,而两边紧实;


布白分割,较为均衡。


p19


此页印则二字间紧实、两边虚空。


笔画“密者密之,疏者疏之”,对比成趣。


p20


此页印的笔画,密者愈紧密,疏者反舒张,


字的大小与笔画多少成反比。


p21


此页印文,笔画多者则扩张,笔画寡者则缩小;


各字占位与笔画的多少成正比


——法无定法,各成其趣


p22


小小方寸间 堂堂象万千


p23


印文虽相同,变化却无穷

齐白石这枚印章的小小方寸之间,章法布白讲究到极致。

p23


章法大疏大密


密处的笔画密致粘连,节奏紧凑;


疏处形成大小不同的不规则块,空灵活泼;


把虚处当成实处来处理,“计白当黑”,正是位置经营之道。

p23


整体团结一气,结字错落腾挪


此印五字“吾奴视一人”,大小悬殊,互让互依;


笔画长短相间,穿插成趣;

p23


“造险”“破险”,险中求势


全印斜笔取势——几笔竖画的长短斜度不同,集中在印的上方,


形成倾斜之势——是为“造险”;


但“人”字右边的竖画和“一”字稳定的一横,在左下成支撑势


——是为“破险”,使此印充盈力的美感。

p23


边框处处变化,增损合度


上边笔画冲出印面,而下部完整厚重的边稳稳托住


——四边的处理各不相同。

中国近现代篆刻家中,成就最大的,除了吴昌硕,就是齐白石了。


白石的篆法独具一格,汲取汉印急就章的雄肆不拘;一改前人的细碎刀法,洗尽凡力,截玉露泥;单刀直入,痛快淋漓。


更重要的是他的章法。以线条的正斜疏密造成种种“险势”,再以整体的巧妙处理“破险”。白石印的雄奇之美,每每给人以充满生命张力的感受。

p25


p26

白石的印章多气势开张——首先每个字大都开张;


相反,字与字之间却常粘连,不时又与边框粘连。


刀笔痛快,团结大气。

p27


密者密之,疏者疏之;


字体斜而不斜,笔画齐而不齐,


恰似线段的交响……

p28


同样的字,在印中的结构章法多有不同,


东升西坠,皆成文章。


p29


大大小小、横横竖竖几何形状的组合,比蒙德理安的“抽象构成”更有趣吧?

“点、线、面”的意识全从传统金石中得来,


似不必受什么西来的“现代设计意识”之启发。


我们的传统审美,比西方现代构成更有别致的“讲究”。


p30


洗尽凡力,截玉露泥;单刀直入,痛快淋漓。


白石的印章太美,再欣赏一下。


p31


印章必有文字的限制。


在限制中做文章,在被动中求创造;


所谓戴着镣铐跳舞


——文字限定是成就印章丰富之美的必要条件。


中国传统绘画“六法”,除去四法为技巧,一般就是习惯讲“气韵生动”。这当然是画者追求的主旨,亦是一般论者所津津乐道的方面。但说来却常是云山雾罩,无边无际,不是此书重点,不谈也罢。


唯有“经营位置”一法,很少论及,遑论谈透。


但在金石印章这里,却逼你必须在小小方寸中,去反复地调整文字笔画之点线的结构安排


——经此历练,方懂“经营”。

第三章
变法“玄机” 位置“经营”


印章的文字笔画单纯,在小小的方寸之间,之所以能营造出万千气象,靠的是对单纯笔画元素的百般经营——笔画的大小长短,疏密聚散;各种对比协调,各种位置关系。


而绘画就不那么简单了。如果是一幅画,人们往往首先关注画中的造型和技法。应物象形,骨法用笔,画者沉迷于具象的描绘和笔墨功夫之中。白石之后,更有“似与不似”之间的纠结……


其实从“经营位置”的角度看,这些花鸟鱼虫都是构成画面的元素。不过,相对于金石印章的单纯笔画,绘画的构成是更“复杂的元素”罢了。这些复杂的元素吸引了过多的注意力,甚至成了最终的目标,那么画面整体秩序的无章法就是必然的了。


与金石印章同理,绘画中图形元素的位置,也是需要“经营”的。


此经营是隐性的,


外行看不出,


庸人悟不透;


唯高人经顿悟后,方能在此间游刃,


所以白石至衰年,才有他的“变法”。


分析了齐白石的印章艺术,再来看他的绘画。


齐白石的画名在中国甚至可称第一。但他在自己的排序中,却自诩“印第一”,画只排在三四位。可见他对金石印章在自己艺术中所起作用的看重。


都知道齐白石的衰年变法。其实变法之前,他已有画名。但他“始知余画犹过于形似,无超凡之趣,决定从今大变”……


他的这个变,不单要解决似与不似之间造型和笔墨的问题,更是要解决“经营位置”这个画面的根本问题。


白石的变法,是有相当过程的。


“三百石印富翁”骨子里的修养开始起作用


——他把花鸟枝叶的具体笔墨形象,置换成印章的笔画,以经营金石章法的意识,不顾植物具体生长的形态所限,来主动安排画面结构(现代可以理解为“打散构成”)。


无论是小小印章,还是大的画幅,位置经营好了,气势就已经在那里了。如此,才不会被绘画的表面形象和笔墨趣味所误,而乱了方寸。


所以他 曾强调再三说:


“其在斯,其在斯,请事斯”……


“斯”为何?正是“三百石印富翁”悟出的画面结构之道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