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乡土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乡土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乡土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乡土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教育部统编高中语文教材指定阅读图书,特别编写四十多位所涉人物简介!在乡土中理解传统,读懂中国!

作者:费孝通,刘豪兴编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568338

ISBN:978720816160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333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乡土中国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重读《乡土中国》


欣闻最新发布的由教育部组织编写的普通高中教科书《语文》(高一必修,上册)第五单元内容为“整本书阅读”费孝通的《乡土中国》,这进一步说明《乡土中国》是一本很值得阅读的社会学经典著作。


抗日战争时期,费孝通在云南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讲授“乡村社会学”,自成一体,历经数年;战后在清华大学任教,继续讲授“乡村社会学”。1947年暑假,《世纪评论》总编辑张纯明约费孝通为之长期撰稿,并设“杂话乡土社会”专栏恭候。费孝通将“乡村社会学”讲稿整理,“随讲随写,随写随讲,随寄随发表”,从1947年8月至翌年1月,先后发表了十多篇。《观察》杂志创办人储安平欣赏费孝通的这组文章,费孝通应允将所发文章进行整理,调整结构,以《乡土中国》为书名纳入“观察丛书”,于1948年4月出版发行。


《乡土中国》全书共计十四篇文章,六万余字,1948年小开版本仅有106页,可谓是一本小书;但其内涵丰富,理论深刻,历久弥新,堪当宏观巨著。费孝通舍弃美国《农村社会学》教本,甚至撇开他非常熟悉的农村经济问题,“另起炉灶”,尝试回答他自己提出的:“作为中国基层社会的乡土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这个问题。篇篇一气呵成,没有条条框框,彼此构成独特的中国乡土社会结构,彰明较著,概念新颖,所述所议,常读常新。


费孝通一生“志在富民”,把“认识中国社会,改造中国社会”作为从事社会学人类学的方向。费孝通遵从老师派克、史禄国和吴文藻的教导,终生从事社会学人类学门内的工作,成为世界社会学人类学大师。


费孝通把自己早期认识中国社会的过程概括为两期(阶段)。“第一期的工作是实地的社区研究”(也称社区分析),他自觉地把社会学和人类学合为一家,打破“文野之别”,采用实地(田野)调查方法,从本民族村民的生产实践和生活状况观察、思考、吸取科学滋养,产生了《花篮瑶社会组织》(和妻子王同惠合著,1936年)、《中国农民的生活——一个长江流域乡村生活的田野调查》(Peasant Life in China:A Field Study of Country Life in the Yangtze Village,英文版,扉页中文书名为《江村经济》,1939年;中文版,1986年)、《云南三村》(Earthbound China,英文版,由《禄村农田》和学生张之毅的《易村手工业》《玉村农业与商业》三书合集,1943年;中文版,1990年)等描述、分析中国农村社会的著作,被世界著名大学列为社会学人类必读参考书,影响深远。第二期工作是社会结构分析,“偏于通论性质”。也就是对这些实证研究进行理论概括,“以中国的事实来说明乡土社会的特性”,并进而开导实地研究。通论性研究成果突出体现在《生育制度》和《乡土中国》两书,从婚姻家庭专题和综合角度阐述了中国社会结构及其特性,这是以前典籍难以见到的。费孝通坚守“从实求知”,走的是实地研究—理论概括—实地研究的学术道路。两期的研究工作各有偏重,但在性质上是连贯的,对中国社会的认识由浅入深,由感性到理性,由个别到一般,开辟了社会学人类学研究的中国时代。


费孝通认为了解中国,认识中国,也应尽可能多地了解别国,要知己知彼。因而他的分析研究不仅密切联系中国实际,而且还密切联系西方社会实际,在东西方社会比较中凸显中国乡土社会的特性。怎样知彼呢?费孝通观察敏锐,研究勤奋,把握出国学习访问机会,通过实地观察、与人交流和当地书报、文献等了解西方社会的社情民意,并用笔记述、发表,让国人多了解他国他人的生活和问题,分享其所得所悟。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在英国留学、访问和美国访问、研究,发表了系列文章和著作,如《旅美寄言》(1943年9月至1944年11月)、《初访美国》(1945年8月5日)、《重访英伦》(写于1946年4月至1947年5月,1983年10月出版)、《美国人的性格》(1947年7月)等,为认识中国社会积累了丰富的比较资料。费孝通在《美国人的性格》的后记中说:“我在这几年里利用了旅行的机会一再访问了英美两国,使我更切身地觉得了解别国文化的重要和不易。因之,我曾不因自己才学的限制,一再写了几本分析英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小书。我的目的其实并不完全在介绍‘西洋景’,而是在想引起读者对于文化和社会生活分析的兴趣,进而能用同样方法去了解自己。”[1]从1933年至1947年的持续观察和英美社会的体验中,费孝通切身感受到世界在快速变小,一个世界性的大社会已经开始形成。“在这门户洞开、瞬息可至的小天地里。人们的生活自然会密切得像在一个家里一般;痛痒相关,休戚相系。”[2]毫无疑义,费孝通对“四海一体、天下一家”的世界大家庭的领悟,有着过人的洞察力,走在学人的前列,长期把中国乡土社会置于世界格局予以比较认知,也就特有见解。不固步自封,也不“全盘西化”,东西文化,兼容并蓄,这就是一种文化自觉。


中国五千年文明,城乡相成相克,长期存在“城里人”骄傲和“乡下人”卑微之观念,并由此产生许多差别、阻隔和误会。费孝通在《乡土中国》前三篇文章中用城市和乡村的比较,凸显乡土社会的特征。书中开宗明义,“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乡下人”也就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农民聚村而居,早不见晚见,自然而然地形成了熟人社会,生于斯、死于斯,终老是乡。社会和个人在这里浑然一体,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乡土”两个字形象、恢宏、幽默、生动。“土”是乡下人的命根,“土气”成为乡下人的特性,不为人后,不为人先,人与人相处,彼此信任,待人接物不用“契约”。城里人和乡下人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乡下人到城里走马路不知道靠左还是靠右走,并不是“愚”,而是缺少现代都市生活知识,同样城里人在田野里分辨不了包谷和麦,也不是“愚”,是缺少农业知识。费孝通认为,这“是知识问题,不是智力问题”。“智力是学习的能力。”在基层社会里有语言而无文字,究其原因是农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产生活中形成了四季如常的习惯(规律),似乎没有用文字的需要,文盲充盈。费孝通基于这种乡土性社会的历史与现状,展开了后面的社会结构、家族制度、道德伦理、社会规范、权力结构、社会变迁等方面的剖析,传承了中华传统文化,贴近现代,新见独树一帜。


“差序格局”和“团体格局”是《乡土中国》中的两个重要概念,解说甚多。“团体格局”是西方社会结构的格局,人与人之间、人与团体(群体)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彼此如一捆一捆扎好的柴,每一根柴都可找到自己的位置,彼此有一定的界限,在社会,这些单位(捆)就是团体。这一种社会格局,费孝通称为团体格局。但在中国,我们的格局主要的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犹如我们儒家所讲的“人伦”,包括君臣、尊卑、左右、上下等以己为中心、以家庭为中心推出去的“人伦”波纹,费孝通喻之为差序格局。本篇和后面三篇,通过与西洋团体格局的层层比较,将中国社会结构的差序格局的传统、利弊和盘托出。团体格局中的家庭和国家两大单元,家是家,国是国,有着明确界限;差序格局中的家庭和国家两大单元,家国同构,讲家国情怀。存在为了家,可以牺牲国的现象,但更多的是崇扬修身齐家,治国平太下。这种“自我主义”,能伸能屈,与西洋社会的“个人主义”有别。“在西洋社会里争的是权利,而在我们却是攀关系、讲交情。”由此产生的“公”与“私”、道德、家族、法律、权力等的差别,给社会发展和社会治理增添了阻隔和困难。诚如费孝通指出的,团体格局在乡土社会的中国也是存在的,同样差序格局在西洋社会里也有,只是比较上不重要罢了。


《乡土中国》文笔流畅,通俗易懂,寓理于案例之中,深受读者的欢迎。1948年4月面世,3000册很快告罄,至11月重印4次,发行11000册,成为畅销书。后因时局变化,没有再版。1984年10月11日,费孝通应三联书店计划重刊《乡土中国》的要求写了《旧著〈乡土中国〉重刊序》,该书于1985年6月再版,后来七八年间没有重印。我们教学中指定其为参考书,难以购买。费先生送我的《乡土中国》,逐在同学中传阅(复印),包装的书套破损了,换了又换。可喜的是同学都很爱惜,很守信,原书送还。


然而近几年许多出版社争相再版《乡土中国》,专业的和非专业的读者覆盖各个社会阶层,今之畅销远胜于当年。究其原因在于它的生命力,“乡土社会”的特性文化仍然在现代的中国社会中潜在,时隐时现,影响着人民的生活和工作,更引起认识中国社会的探索。


诚如费孝通在《重刊序言》所说:“我愿意把这不成熟的果实贡献给新的一代年轻人。这里所述的看法大可议论,但是这种一往无前的探索的劲道,看来还是值得观摩的。让我在这种心情里寄出这份校订过的稿子给书店罢。”


今重读《乡土中国》,学习费孝通社会学学术思想和治学方法,感慨万端。原本积弱积贫的中国,已迈向现代繁荣富强社会,屹立在世界舞台中心。费孝通在这本薄薄的书中,包括“后记”,有机地嵌入四十多位中外名家、学人,讲中西文化及其多样性、讲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变化、讲事件的来龙去脉,娓娓而谈,增强了知识性、可读性,丰富了内涵,足见他知识的渊博、历史文化功底的深厚。愿与读者同学、同思、同行,踏着前人的脚印,关注社会基层,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奋斗!


刘豪兴


2019年9月

重刊序言


这本小册子的写作经过,在《后记》里已交代清楚。这里收集的是我在四十年代后期,根据我在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所讲“乡村社会学”一课的内容,应当时《世纪评论》之约,而写成分期连载的十四篇文章。


我当时在大学里讲课,不喜欢用现存的课本,而企图利用和青年学生们的接触机会,探索一些我自己觉得有意义的课题。那时年轻,有点初生之犊的闯劲,无所顾忌地想打开一些还没有人闯过的知识领域。我借“乡村社会学”这讲台来追究中国乡村社会的特点。我是一面探索一面讲的,所讲的观点完全是讨论性的,所提出的概念一般都没有经过琢磨,大胆朴素,因而离开所想反映的实际,常常不免有相当大的距离,不是失之片面,就是走了样。我敢于在讲台上把自己知道不成熟的想法,和盘托出在青年人的面前,那是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教育方法。我并不认为教师的任务是在传授已有的知识,这些学生们自己可以从书本上去学习,而主要是在引导学生敢于向未知的领域进军。作为教师的人就得带个头。至于攻关的结果是否获得了可靠的知识,那是另一个问题。实际上在新闯的领域中,这样要求也是不切实际的。


在教室里讲课和用文字传达,公开向社会上发表,当然不能看作一回事。在教室里,教师是在带领学生追求知识,把未知化为已知。在社会上发表一种见解,本身是一种社会行动,会引起广泛的社会效果。对实际情况不正确的反映难免会引起不良的影响。我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在发表这些文章之前,犹豫过。所以该书初次出版时在《后记》中向读者恳切说明:由于刊物的编者“限期限日的催稿,使我不能等很多概念成熟之后再发表”。“这算不得是定稿,也不能说是完稿,只是一种尝试的记录罢了。”尝试什么呢?尝试回答我自己提出的“作为中国基层社会的乡土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这个问题。


这书出版是在1948年,离今已有三十六年。三联书店为什么建议我把这本小册子送给他们去重刊,我不知道。我同意他们的建议是因为我只把它看成是我一生经历中留下的一个脚印,已经踏下的脚印是历史的事实,谁也收不回去的。现在把它作为一件反映解放前夕一些年轻人在知识领域里猛闯猛攻的标本,拿出来再看看,倒另有一番新的意义。至于本书内容所提出的论点,以我现有的水平来说,还是认为值得有人深入研究的,而且未始没有现实的意义。


这本小册子和我所写的《江村经济》《禄村农田》等调查报告性质不同。它不是一个具体社会的描写,而是从具体社会里提炼出的一些概念。这里讲的乡土中国,并不是具体的中国社会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体的中国基层传统社会里的一种特具的体系,支配着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它并不排斥其他体系同样影响着中国的社会,那些影响同样可以在中国的基层社会里发生作用。搞清楚我所谓乡土社会这个概念,就可以帮助我们去理解具体的中国社会。概念在这个意义上,是我们认识事物的工具。


我这种尝试,在具体现象中提炼出认识现象的概念,在英文中可以用Ideal Type[3]这个名词来指称。Ideal Type的适当翻译可以说是观念中的类型,属于理性知识的范畴。它并不是虚构,也不是理想,而是存在于具体事物中的普遍性质,是通过人们的认识过程而形成的概念。这个概念的形成既然是从具体事物里提炼出来的,那就得不断地在具体事物里去核实,逐步减少误差。我称这是一项探索,又一再说是初步的尝试,得到的还是不成熟的观点,那就是说如果承认这样去做确可加深我们对中国社会的认识,那就还得深入下去,还需要花一番工夫。


这本书最初出版之后,一搁已有三十六年。在这一段时间里,由于客观的条件,我没有能在这方面继续搞下去。当三联书店提出想重刊此书时,我又从头读了一遍。我不能不为当时那股闯劲所触动。而今老矣。回头看,那一去不复返的年轻时代也越觉得可爱。我愿意把这不成熟的果实奉献给新的一代年轻人。这里所述的看法大可议论,但是这种一往无前的探索的劲道,看来还是值得观摩的。让我在这种心情里寄出这份校订过的稿子给书店罢。


1984年10月11日

乡土本色


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我说中国社会的基层是乡土性的,那是因为我考虑到从这基层上曾长出一层比较上和乡土基层不完全相同的社会,而且在近百年来更在东西方接触边缘上发生了一种很特殊的社会。这些社会的特性我们暂时不提,将来再说。我们不妨先集中注意那些被称为土头土脑的乡下人。他们才是中国社会的基层。


我们说乡下人土气,虽则似乎带着几分藐视的意味,但这个土字却用得很好。土字的基本意义是指泥土。乡下人离不了泥土,因为在乡下住,种地是最普通的谋生办法。在我们这片远东大陆上,可能在很古的时候住过些还不知道种地的原始人,那些人的生活怎样,对于我们至多只有一些好奇的兴趣罢了。以现在的情形来说,这片大陆上最大多数的人是拖泥带水下田讨生活的了。我们不妨缩小一些范围来看,三条大河的流域已经全是农业区。而且,据说凡是从这个农业老家里迁移到四围边地上去的子弟,也老是很忠实地守着这直接向土里去讨生活的传统。最近我遇着一位到内蒙旅行回来的美国朋友,他很奇怪地问我:你们中原去的人,到了这最适宜于放牧的草原上,依旧锄地播种,一家家划着小小的一方地,种植起来;真像是向土里一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