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沈国威著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9-10-01

书籍编号:30577932

ISBN:978756759689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75722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汉语近代二字词研究:语言接触与汉语的近代演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先秦儒者、古希腊哲人直面天地大块,思索无极自然。东贤西哲虽相隔万里,所论却似曾相识。此丛书的标志预示着“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研究丛书”将冲破民族国家的藩篱,从互动中来理解历史,从更加广阔的视域,探寻东西文明间的互动与共生规律。


Despite the geographic distance,the philosophies of ancient China and Greece present similar views on matters relating to the nature of the cosmos. This implies that any approach to an historiography of all civilizations naturally spans all geographical and political borders. Our Studies of Global History and East Asian Cultural Interactions Series takes readers on an intellectual journey across East Asia and beyond. Each volume is placed in an historical context that emphasizes the ideals of East-West interactions. Thus,the logo expresses exactly our attempt to draw a new outline of history as a continuous change emanating from inter-and transnational correlations.

总序



跟以往分裂来研究世界各个部分以及不同领域的世界史相比,全球史研究打破了民族国家的界限,以跨国家、跨地区、跨民族、跨文化的历史现象为研究对象。全球史学科的观念,同时也打破了在东亚史和世界史之间的学科界限,从而将东亚历史纳入到全球史之中进行整体研究。


大航海以来,欧洲习惯于将自身的利益通过国家或宗教的意识形态扩展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这是现代性的一个特点,同时也形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贸易。世界贸易体系的形成,使得世界资源得以重新分配,欧洲的技术得以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民族国家的形成,使得西方国家通过签订各种合约确定主权国家间的外交关系。对于以欧洲为中心的殖民扩张来讲,世界仅仅是一个海外的存在而已。全球史学科的建立,在于以跨文化互动的发展,来破除欧洲中心主义的论点。以往以欧洲的历史经验作为其他社会发展程度的标尺的做法,已经被当今学界所摈弃。作为全球史之父的麦克尼尔(William Hardy McNeill,1917—2016)认为,“与外来者的交往是社会变革的主要推动力”[1],因为特别是与异质文化的接触与交往,往往会引起对很多约定俗成惯例的调整和改变。历史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与外来者的交往而引发的,也正是这一动力,推动着欧亚共生圈(ecumene)的形成和发展。霍奇森(Marshall G. S. Hodgson,1922—1968)甚至认为,“西欧的演变取决于欧亚非作为一个整体的发展过程”[2]


全球史的理念超越了以往人们看待世界和空间的方式。尽管现代性产生于西方,但却是在西方与其他异质文明的接触中产生的。芝加哥大学的德裔欧洲史教授盖耶(Michael Geyer,1947—)和芝加哥的另一位历史学家布莱特(Charles Bright)甚至认为,“作为一种反作用力,包括中国在内的这些非西方国家,才是产生全球一体化的力量源泉,正是它们在一体化进程中让世界逐渐融合,而世界各地区的历史也因此同世界历史产生了关系”[3]


作为方法论和研究领域的全球史实际上是一个上位的概念,也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广阔学术空间,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穷尽这之中的所有学问。目前我们仅仅是从学术史的角度对全球史与东亚的各个研究领域的成果进行整合,以期能够出现一些全球史与东亚的研究新成就。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研究这一题目,并非某一学科的某一人可以从事的专业,它必然是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的学者积极参与及密切互动的结果,同时它也必然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初见成效。



东亚文化交涉学是关西大学研究团队提出的重要学术概念。之所以使用“交涉”,而不是“交流”,是团队将自己的研究特色定位于:越境、互动、周边和中心的互视。2007年6月,关西大学历史、思想史、东西语言接触研究的学者共同申请的文化交涉学教育研究基地(ICIS)的计划获得日本文部科学省的批准。同年10月的成立大会上,余英时(Yu Ying-shih,1930—)教授在主题报告中精辟地论述了汤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和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1927—2008)的文明论,并指出文化交涉学的建构以及为了推动相关研究而设立的东亚文化交涉学会所具有的重要意义。2009年6月,东亚文化交涉学会(Society for Cultural Interaction in East Asia,SCIEA)正式在日本大阪成立。学会的宗旨是为了对东亚内部文化的形成、接触、冲突、变迁、融合等现象进行动态的把握,并且综合多种人文学科的方法论对文化交涉的形态进行多方位的阐释,以推动东亚各国学者相互之间的学术交流为目的。


在学术研究方面,团队学者主张,应力求研究活动拥有全球化视野和创造性。学会虽然将研究对象设定在“东亚的文化交涉”上,但也包括“东亚范围内的东西文化交涉”和“东亚各地域间的文化交涉”两方面。同时在对该文化交涉的实际特征进行分析时,将超越、突破两个国家或两个地域之间的所谓“一对一”研究的局限,尽可能地灵活运用多国间或者多地域间的“多对多”研究的方法。那种以国家、文明或陆地空间为标准的地域划分,并不能构成今天学者研究的界限。[4]



因此,在全球化背景下,人文学科的整合研究,已经成为趋势。当代全球化背景下历史学“全球转向”(global turn)展现了作为全球史观和研究对象的全球史:前者是一种历史研究及历史书写的新视角、新方法,从整体观和联系观来编纂宏观世界史或考察微观个案,或者以超越民族国家的视野来看待一些跨国历史现象;而后者则是研究领域和历史学分支学科——超越民族国家范围的历史研究。全球史和东亚文化交涉学希冀打破民族国家的界限,以整体观的大视野,将研究对象置于广阔的相互关系情景之中来予以理解和考察,突破以往人类认识的各种中心主义偏见。“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研究丛书”(Studies of Global History & East Asian Cultural Interaction)计划收录以上述背景为研究立场和方法的全球史和东亚文化交涉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从根本上来讲,全球史与文化交涉所强调的是全球范围内的互动。“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研究丛书”所涉及的内容,实际上是对大航海以来东亚与不同地域、民族、文化的人群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所形成的互动情况的考察。除了通史性、区域性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的著作外,这套丛书也涵盖世界与东亚文化的专题性研究,其中包括:贸易史、移民史、传教史、语言交流史、知识迁移史、科技史、疾病史、概念史、翻译史、留学史等内容。之所以有这些专题,是与法国年鉴学派所倡导的“问题史学”相关的,年鉴学派强调“分析”、“提问”对史学研究的重要性。


刘新成列出了西方全球史学者所表达的互动模式的八种形式:1. 阐述不同人群“相遇”后,文化影响的相互性和双向性;2. 描述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的各种类型的“交往网络”或“共生圈”;3. 论述产生于某个地区的发明创造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连锁反应;4. 探讨“小地方”与“大世界”的关系;5.“地方史全球化”;6. 全球范围的专题比较研究;7. 生态史、环境史研究;8. 探讨互动规律与归宿。[5]上述全球史与东亚的专题都可以归纳到刘新成所列的互动模式之中。美国历史学家本特利(Jerry H. Bentley,1949—2012)就认为世界史(全球史)所考察的是“超越了民族、政治、地理或者文化等界限的历史进程。这些历史进程已对跨地区、大洲、半球甚至全球范围内的各种事物都产生了影响,其中包括气候变迁、物种迁移、传染病蔓延、大规模移民、技术传播、帝国扩张的军事活动、跨文化贸易、各种思想观念的传播以及各种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的延展”[6]。东亚的文化发展的历史,是既有自己的独特传统,同时也通过东亚内部以及与世界的交流和互动而不断创新和突破的历史。正是通过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的研究,才能看到今天的东亚文明是与不同文化交流的结果,并揭示出东亚文化的全球性意义。


这套丛书所关注的是大航海以来的欧洲与东亚的文化交流,即便涉及古代东亚历史、思想、宗教、文化的内容,也是在西学思潮影响之下的再阐释或重构。东亚思想由于脱离了原有的情景和脉络,在新的语境中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新的阐释和理解。任何思想都有其滋生和发展的社会和学术土壤,这一土壤发生变化显然会产生“橘枳之变”。任何的问题意识都是基于时代和环境的刺激而生发出来的思考。正是由于融入了本国文化的脉络和情境,原本陌生的思想、概念在新的脉络下重新变得鲜活起来,继而起着重要的作用。西方学者对东亚的很多研究都将东亚文化带入到他们的语境之中,这便意味着,经过这些学者们的努力,东亚文化超越了其产生的特定的历史时空,获得了另外的价值。


现由中日两所高校研究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与关西大学东亚文化交涉研究院——携手合作推出系列丛书,目的是推动上述领域的成果出版,侧重方法论上的探索,促进学术资源的共享。入选的书稿计划在中日两国同时出版,有日文也有中文著作,在于突显东亚文明形态的多元性特征。罗马时代的思想家塞涅卡(Lucius Annaeus Seneca,4—65)在《道德书简》(Epistulaemorales)中谈到哲学时说:Non in verbis,sed in rebus est.(Ep. 16)意思是说,哲学不在于耍嘴皮子,而在于实际行动。我们希望“全球史与东亚文化交涉研究丛书”能真正为东亚的学术界带来一些改变。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李雪涛


关西大学教授 沈国威


2016年岁末于北京/大阪



[1] 麦克尼尔著《变动中的世界历史形态》,载夏继果、本特利主编《全球史读本》,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3—21页,此处见第45页。


[2] 霍奇森著《历史上各社会之间的相互联系》,载夏继果、本特利主编《全球史读本》,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22—43页,此处见第43页。


[3] 盖耶、布莱特著《全球化时代的世界历史》,载夏继果、本特利主编《全球史读本》,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172—202页,此处见第186—197页。


[4] 如贝利爵士(Sir Christopher Alan Bayly,1945—2015)著《现代世界的诞生》一书的副标题“全球互动与比较”(global connections and comparisons)所示。Christopher Bayly. The Birth of the Modern World 1780-1914: Global Connections and Comparisons.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2004.


[5] 刘新成撰《在互动中建构世界历史》,载《光明日报》2009年2月17日。


[6] 夏继果、本特利主编《全球史读本》,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45页。

第一章 汉语与二字词


我们首先对本书的书名略作说明。本书的“近代”与汉语史研究的断代不同,主要指19世纪。笔者认为,19世纪是前近代汉语向现代汉语演化的重要时期。至于“二字词”,汉语史研究中多称“复音词”,词汇研究的专书、论文也称“双音词”或“双音节词”。本书除了引用外,一般使用“二字词”这一术语。[1]这主要是基于以下两点考虑:一、“音节”一词作为语音学的术语使用是在20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后,直至“五四”期间,讨论此问题只用“字”,而不用“音节”。二、与汉语不同,在日语、朝鲜语里,汉字和音节并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而本书所讨论的二字词化问题同时也是东亚汉字文化圈其他语言所存在的现象,这也正是下文标题中“我们”的意义所在。本书讨论的二字词化所涉及的二字词,实际上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类是名词,主要表示新出现的事与物,这是社会发展、科学进步的结果;另一类是同义词群内的新增成员,虽然有大量的名词,但更主要的是现代话语叙述行为得以成立的动词和形容词。前者是社会史、科学史、概念史乃至所有冠以“近代”的学术史研究的对象,笔者从近代中日词汇交流史的视角,对此也有所探讨(参见书末参考文献);后者是近代书写语言成立及言文一致相关研究的对象。就现状而言,研究成果还显薄弱,而本书的重点毋宁是后者。


第一节 我们为什么需要二字词?


现代汉语是从19世纪以前的近代汉语发展而来的,其基本架构在直至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的完成过程中,词汇体系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词语的二字化。二字化不仅仅限于词汇的层面,同时作为横跨语法、文体的现象,赋予了汉语最显著的近代特征。词汇的二字化为汉语带来了以下一系列根本性的变化:


1. 谓词体词之间得以实现词性转换;


2. 促进了词缀及类似成分的发达;


3. 二字形式动词“进行、给予、受到、开始、结束、引起……”[2],复合介词“关于、对于、基于、由于……”等的频繁使用改变了汉语传统的句子结构,促进了定语修饰部的复杂化;


4. 二字词形式为学术用语体系的建构准备了必要条件;[3]


5. 二字词提供了大量同义词、近义词,提高了汉语的表达性、描写性和精密性;


6. 促成了基于言文一致的科学叙事的实现。[4]


汉语词汇的二字化早在先秦已经初现端倪,晋唐的佛经翻译大大地促进了二字词的产生;始于16世纪末的耶稣会士的西书翻译,尤其是进入19世纪以后,新教传教士主导的宗教的,或者世俗书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