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孙雯著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01

书籍编号:30578794

ISBN:978730521935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7833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言


作为文化遗产的一种,水下文化遗产体现了特定国家、民族的历史发展脉络,凝聚着民族情感和文化认同,具有珍贵的历史、文化、考古和科学等价值,为我们提供了解历史的途径,亦丰富了我们对民族甚至整个世界文明的理解。任何国家都无法否认水下文化遗产这一概念的重要性。这一概念不仅与物质有关,更为重要的是,它与文化主义、民族主义和国家遗产都有关联。对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涉及多方面的利益,包括国家主权、私人财产权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


正是由于其本身固有的特殊财产价值和文化价值,近年来,水下文化遗产受到国内外学者的诸多关注。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不断推进,对包括水下文化遗产在内的文化财产体系不断进行系统研究,具有极大的内生性需求和现实紧迫性。虽然国际和国内层面已经构建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法律框架,但是近年来的理论研究和经验分析亦表明,我国对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导向和制度建构尚需要得到进一步突破。


作为一个海洋大国,我国拥有着数量庞大的水下文化遗产,在水下文化遗产保护问题上同样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也需要制度进一步完善。我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但尚未加入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公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建设海洋大国和海洋强国的一部分,而包含南海在内的“一带一路”区域是国家发展战略的重点,蕴含了极其丰富的水下文化遗产资源,这使得加强水下文化遗产保护、构建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框架成为现实之所需,也给水下文化遗产的研究提出了新的挑战和新的研究命题。


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已经成为备受社会关注的问题。我们不仅需要考古学或文物学方面的研究,也需要更多人文、经济、法学、外交等跨学科方面的研究;不仅需要大量的基础理论研究,也需要更多具有综合性、应用性的研究。为此,我相信,《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的出版,应该会是我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进程中具有开创性的令人惊喜的成果。 


孙雯博士的《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一书是近年来其对水下文化遗产持续关注和研究的成果,也是涉及水下文化遗产法律保护的又一力作,给我们带来了创新性的理念和具有开拓性的国际视野。本书通过对水下文化遗产独特价值和法律性质的剖析,探讨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国际法理念和国际水下文化遗产法的立法建构,并从程序法和实体法两方面着手,就水下文化遗产的管辖权、水下文化遗产的法律适用、水下文化遗产的所有权归属及转让、水下文化遗产的商业开发等重要法律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并结合中国水下文化遗产的现有法律保护框架,就如何完善水下文化遗产法律制度的理论架构及模式构建提出具体建议。书中不仅对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及相关国际国内立法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梳理,更重要的是,作者对包括水下文化遗产商业开发及水下文化遗产的团体人格属性等问题的专门研究,具有较强的理论前沿性和开拓性,本书希望可以为完善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制度抛砖引玉。


我认识孙雯博士多年,她接受过系统的国际法及国际关系的教育,从事国际法教学研究工作近二十年之久,深谙国际法基础理论,近年来一直从事国际法和文化遗产法的研究和写作。本书很好地体现了她在水下文化遗产方面对文化与法律进行跨学科交叉研究的最新成果。此书即将付梓之际,我欣然为之作序,并推荐给学术界各位同仁共享。


水下文化遗产国际法律问题研究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2019年5月10日

  • 尽管本书的焦点是保护水下文化遗产中的有形物部分,但我们应当注意到无形文化遗产与水下文化遗产之间的联系。
  • 关于沉没遗迹的一个例子是伊朗的Siraf港口,现今该港口大部分都已经沉没,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
  • 参见Gaffney,Fitch,Smith,“Europe\'s Lost World,”Europe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Archive,vol.14(2009),pp.202-284.
  • Thomas对此做了区分,参见Thomas,R.M.,“Heritage Protection Criteria:An Analysis,”Journal of Panning & Environmental Law,vol.7(2006),pp.956-963.
  • “残骸”一词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定义,但是为了立法的目的通常会规定为广泛包含船体、固定装置、设备、货物和贮藏物,以及甲板上的其他任何部分。参见Dromgoole,“A Note on the Meaning of Wreck”,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autical Archaeology,vol.28(1999),pp.319-322.
  • 参见Braekhus,“Salvage of Wrecks and Wreckage—Legal Issues Arising from the Runde Find,”Scandinavian Studies in Law,vol.20(1976),pp.37-68.
  • 1973年的《沉船保护法案》仍然有效并且未被修改。
  • Jeffery,“Australia”(1st edn)in Legal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Hague,London and Boston: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9,pp.5-7.
  • Jeffery,“Australia”(1st edn)in Legal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Hague,London and Boston: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9,pp.5-7.
  • Forrest,“South Africa”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Perspectives in Light of the UNESCO Convention 2001,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2006,p.252.南非国家纪念碑法案被1999年国家遗产资源法案代替。
  • O\'Connor,“Ireland”(1st edn)in Legal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Hague,London and Boston: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9,p.89.
  • Le Gurun,“France”(1st edn)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Perspectives in Light of the UNESCO Convention 2001,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2006,pp.45-46.
  • Ibid.,p.45.
  • 日本潜水艇I-124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一艘沉没的澳大利亚皇家舰队的船舶。
  • Anastasia Strati,The Protection of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An Emerging Objective of the Contemporary Law of the Sea,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1995,p.297.
  • Ibid.,pp.297-298.
  • 在一些案件中,文物和货物的数量上百甚至上千。
  • 见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条第1和3款。
  • 这些内容讨论了一个有意思的英国案例Elwes v.Brigg Gas Co.(1886)和之后的一个美国案例Allred v.Biegel(1949).
  • Oxman,“Marine Archaeology and 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Columbia-VLA Journal of Law & the Arts,vol.12(1987),p.364.
  • O\'Keefe,Shipwrecked Heritage:A Commentary on the UNESCO Convention on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UK:Institute of Art and Law,2014,p.17.
  • Oxman,“Marine Archaeology and 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Columbia-VLA Journal of Law & the Arts,vol.12(1987),p.364.
  • Oxman,“The Third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he Law of the Sea,”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vol.69(1975),p.241.
  • Ibid.
  • Oxman,“Marine Archaeology and 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Columbia-VLA Journal of Law & the Arts,vol.12(1987),p.364.
  • Ibid.
  • 事实上,Strati认为在确定救助法的范围内,100年是一个“合理的时间限制”。Anastasia Strati,The Protection of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An Emerging Objective of the Contemporary Law of the Sea,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1995,p.173.是否有必要区分救助法的范围和第303条的范围是一个事实问题。
  • Caflisch,“Submarine Antiquiti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Sea,”Netherlands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vol.130(2009),pp.8-10.
  • Aust,Modern Treaty Law and Practice,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p.241.
  • Le Gurun,“France”(1st edn)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Perspectives in Light of the UNESCO Convention 2001,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2006,pp.47-8.
  • 根据Varmer的观点,尽管相关法规——1966年国家历史保护法案——在适用范围上不包含时间限制,但50年的规则被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实践。参见Varmer,“Unites States”(2nd edn)in The Protection of the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National Perspectives in Light of the UNESCO Convention 2001,Leiden and Boston:Martinus Nijihoff Publishers,2006,p.375.
  • 参见1978年第848号建议附件二。
  • 专家法律咨询意见提出了几个人类制造的物品,建议“保护在水下超过100年的所有人类制造的物品”。
  • 参见1978年第848号建议附件一。
  • 对于有很多内陆湖泊和河流的国家来说,这一问题尤其重要。例如,波兰在内陆水域发现了无数文物,包括一个9世纪的异教神的雕塑,其被视作波兰最重要的遗产发现之一。
  •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阿姆斯特丹号”(Amsterdam)商船的残骸位于英国黑斯廷的前滩,在退潮时可以到达。
  • 参见“Purton Hulks-maritime History Sunk by Neglect,”Daily Telegragh,October 18,2008.
  • 参见欧洲理事会1978年4200-E文件,第61页。
  • 参见解释性报告第12页(最初版本)。
  • 参见Prott and O\'Keefe,“‘Cultural Heritage’ or ‘Cultural Propert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ural Property,vol.2(1999),p.XXX.
  • 在非法交易文物的语境中,仍然存在使用“文化财产”一词的趋势,这就很容易产生所有权的问题。
  • 参见解释性报告第12页。
  • 参见解释性报告第12页。
  • 有意思的是,这份声明只出现在解释性报告的最终版本中,而不在解密版本中。
  • 参见《瓦莱塔公约》第1条第2款。
  • 参见《瓦莱塔公约》第1条第3款。
  • 参见《瓦莱塔公约》第1条第2款和解释性报告。
  • 参见《瓦莱塔公约》解释性报告第5页。
  • 参见Gaffney,Fitch,Smith,“Europe\'s Lost World,”Europe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Archive,vol.14(2009),p.63,讨论了中石器时代保留在淤泥中的人类足印的重要性。
  • 参见《瓦莱塔公约》解释性报告第5页。
  • 同上。
  • 至少存在一个这样的矿井,内有烧焦的骨头和打火石。
  • 由于矿井具有自然特性而并非挖出来的,有人可能会质疑这是否构成“人类踪迹”。我们假设这属于公约第1条第3款的“成熟的遗迹”的概念范畴,因此构成《瓦莱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