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治理绩效:以农田灌溉系统为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治理绩效:以农田灌溉系统为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治理绩效:以农田灌溉系统为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治理绩效:以农田灌溉系统为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杨柳,朱玉春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581148

ISBN:978752015470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196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治理绩效:以农田灌溉系统为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管护研究:资源禀赋、组织支持与治理绩效”(批准号:7177309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基于农户收入差异视角的农田水利设施供给效果及改进路径研究——以黄河灌区为例”(批准号: 71273210)

第一章 导论


一 研究背景


农田灌溉系统的有效治理既是提升农业物质装备水平和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关键途径,亦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支撑(Sinyolo et al.,2014;刘辉,2014;陈雷,2015)。“十二五”以来,国家加大了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农田灌溉系统的供给水平得到了有效提升。但由于“重建轻管”或“只建不管”等现象的存在,很多农田灌溉系统并没有充分发挥作用,有些甚至在建成之后很快“瘫痪”,究其原因,主要是未有效解决农田灌溉系统的管护治理问题。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用水者的参与,即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的管护治理。由于政府自上而下的治理机制难以有效对接农户的实际需求,单靠增加政府投资不足以有效提升农田灌溉系统的治理绩效,农户的积极参与是农田灌溉系统有效治理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Ostrom,1990;Lam and Ostrom,2010)。但是,由于农田灌溉系统的公共产品属性和农户家庭生产经营的私人产品属性的冲突,同时存在管理机制不健全、维护责任不明晰等问题,这大大削弱了农户参与管护的积极性(蔡荣、蔡书凯,2013;刘敏,2015)。另外,在农田灌溉系统治理过程中,忽视不同社会信任水平农户在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管护治理方面的异质性,以及不同组织支持在农户参与管护治理方面作用的差异,致使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管护治理的路径发生偏差,进而降低了农户的心理预期和个人贡献(Ostrom et al.,1993;蔡荣,2015;杨柳等,2018a),其治理绩效亟待提升。


理论上,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是以地域为基础的众多农户个体自主选择参与从而实现农田灌溉系统自主治理的过程。由于存在农田灌溉系统自主治理困境——农户个体的理性会诱发村庄集体的非理性,这会导致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难以达到最优的水平,并且其可提升的空间受到较大限制,而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为提升管护治理绩效提供了新的路径(Ostrom,2010)。社会信任包括人际信任和制度信任两个重要维度,人际信任作用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管护治理的个人动机及集体贡献,制度信任可通过契约、法规、规则等制度对农户的管护行为进行约束,最终可减少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搭便车”行为(Ostrom,1995;McCarthy and Kilic,2015;郭珍,2015;何可等,2015)。组织支持包括情感支持和工具支持两个重要维度,情感支持作用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中社会信任、关系网络及互惠心理的形成,工具支持影响着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过程中灌溉技术的可获性及劳动力分配情况(Tang,1991;Ostrom,1998;Cai et al.,2016)。从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视角研究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将能为提升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提供新的思路。


综上所述,社会信任决定着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初始选择与集体贡献,影响着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策略选择机制的建立(Doss and Meinzen-Dick,2015);组织支持则限制着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依赖性与持久性,制约着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互惠心理契约的达成及有效合作行为的形成(杨阳等,2015)。因此,把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引入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研究中,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那么,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能否真正激励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其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影响程度及方向如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提升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这些都是提升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然而,现阶段有关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影响缺乏全面的理论分析及实证研究。


二 研究目的及意义


(一)研究目的


本书从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视角出发,研究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问题,分析农田灌溉系统的治理绩效,考察不同社会信任、组织支持水平下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设施维护程度、灌溉供水状况与农业产出水平,分析社会信任、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影响,寻找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低下的症结,探索改进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合理路径和政策途径。具体研究目的如下。


(1)阐释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关系,构建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指标体系,分析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水平。


(2)研究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影响,揭示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设施维护程度、灌溉供水状况和农业产出水平的影响。


(3)结合实证分析和实地调研情况,从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视角,提出提升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政策建议。


(二)研究意义


本书从社会信任、组织支持视角,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进行深入探究,以期为破解农田灌溉系统治理困境提供新的思路,为基于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视角的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提升提供理论和现实依据。


本书的研究意义在于以下方面。


(1)基于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视角,识别影响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设施维护程度、灌溉供水状况与农业产出水平的因素,揭示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影响,为建立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长效机制提供理论支撑。


(2)探究社会信任、组织支持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之间的关系,构建相对系统的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理论分析框架与实证分析体系,以丰富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研究的理论与方法。


(3)运用微观农户调查数据,阐释社会信任、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影响,为政府相关部门建立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有效激励机制提供决策参考。


三 国内外研究现状与述评


农田灌溉系统的良好运行对农业可持续发展以及农民增收具有重要影响,而有效的治理是农田灌溉系统充分发挥其功能的关键。国内外学者对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农户参与治理的现状和影响因素方面,而较少关注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对农户参与治理的影响。本书在综述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现状及影响因素的基础上,重点阐述社会信任与组织支持双重视角下,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绩效。


(一)国内外研究现状


1.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现状


农田灌溉系统是通过人工灌排的方式为农田补充所缺水分或为农田排除多余水分的各种水利基础设施的组合,包括农田灌排设施与拦截取水设施,譬如小水源工程、渠道及与渠道相应配套的建筑、小型泵站、直接用于农田灌溉和排水的小河道等(刘俊浩,2005)。典型的农田灌溉系统包括灌溉渠道系统和排水渠道系统,它们相互补充、协同运作,形成一个完整的农田灌溉系统(胡雯,2008)。农田灌溉系统结合农业技术措施,共同为农作物生长创造适宜的环境条件,如水、土壤、肥料、气体和热量等,以促进农作物的生长,提高农作物抵御恶劣自然条件的能力,提升农业的综合生产能力,促进和保证农业生产的可持续和高效发展。


农田灌溉系统是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其运行要依次经过投资建设、管理维护和灌溉使用三个环节,投资建设是农田灌溉系统有效供给的前提和基础,灌溉使用是最终目的,管理维护则是连接投资建设与灌溉使用的中介环节(杜威漩,2015),是农田灌溉系统有效利用的关键。在农田灌溉系统的供给中,政府先后采取“民办公助”和“一事一议”等激励政策,弥补了自上而下供给模式的不足(王蕾、朱玉春,2013;Cai et al.,2016),有效缓解了农田灌溉系统的供需矛盾(杨阳等,2015)。然而,农田灌溉系统建成后的治理没有实现良好衔接,“重建轻管”和“只建不管”等现象加快了设施的损耗速度(柴盈、曾云敏,2012),最终导致农田灌溉系统年久失修、损坏严重及运行效率低下,严重制约了农田灌溉系统功能的发挥,难以满足农户农业生产的真实需求(Tang,1992;Rosegrant and Ringler,2000;Meinzen-Dick et al.,2002;徐双敏,2006),而采用合理的治理方式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


现有的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模式主要包括私人治理模式、农户参与治理模式以及集权治理模式。政府将包揽的部分或全部治理职责转移给农民的自治模式是最有效的治理方式(Ostrom,1990;Huang et al.,2009;Muhammad et al.,2014)。作为直接用水者,农户直接关系到灌溉系统的质量维护与灌溉管理的成本收益,因此,政府应给予农户相应的权利,并给予一定的激励,鼓励农户积极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解决了管护主体缺位的问题,有利于实现农田灌溉系统有人用、有人管的良性运行(方慧欣,2014)。这将有利于改善渠道质量,提升灌溉水利用率,并满足农户实际的灌溉需求(Johnson and Joop,2008;Wang et al.,2010;赵连阁、王学渊,2010)。


20世纪60年代,农田灌溉管理权开始从政府转向农户。20世纪80年代初,农田灌溉管理进入了授权参与阶段(Vermillion,1997)。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充分结合大中型灌区更新改造与续建配套等工作,基于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支持,中国对用水户参与灌溉管理进行了试点改革。作为灌溉系统的提供者,政府提供资金和设计,使农田灌溉设施的供给达到一定水平后,授权当地的农民对灌溉系统进行管护治理。长期存续的自主组织和自主治理是有效解决水利设施治理的途径(Ostrom,1990),只有建立合理的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机制,提高参与者的积极性,才是最有效的自治模式。但现实中,由于农户自主治理意识薄弱和治理资金缺乏等现象的存在,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仍然存在搭便车和参与程度低等问题(吴清华等,2015),而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新的视角。从社会信任和组织支持视角对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进行研究,有助于完善农田灌溉系统自主治理模式,可以更大程度地发挥农田灌溉系统的功能(Huang et al.,2010;王昕、陆迁,2015;Ricks,2016)。


2.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绩效


有效的管护治理是影响农田灌溉系统功能发挥的关键,是指对农田灌溉系统进行必要的建设、维护、更新和改造,有利于保障农田灌溉系统持续有效的正常运行,实现农田灌溉系统的有效供给和高效利用,促进灌溉事业的蓬勃有序发展,进而提供更为有效的产出与服务(周晓平,2007;徐洁,2008)。农田灌溉系统作为与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紧密相关的基础水利工程,对其治理应当进行全面的绩效评估。绩效强调行为应达到的有效结果与实现的最终目标,是组织为实现目标而展现在不同层面上的有效输出(陈一恒,2012;Gomo et al.,2014)。对于农田灌溉系统而言,治理绩效由治理结果来体现,表现为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所取得的成果或实现的目标(郑华伟,2012)。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的治理绩效体现在农户参与治理状况、设施维护状况、灌溉供水状况和农业产量变化等方面(Lam,1994;楚永生,2008),它不仅包括直接与有形的投入和产出,还包括间接与无形的投入和产出(施昭、陈炜,2008;Ghumman et al.,2014)。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可着眼于以下几个维度:农田灌溉系统设施是否维护良好,灌溉用水的供应是否充足,以及农业产出水平的变化(Lam,1996;刘辉,2014)。因此,用设施维护程度、灌溉供水状况以及农业产出水平来衡量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的治理绩效。其中,设施维护程度是农户参与治理的直接体现,灌溉供水状况是农户参与治理的间接体现,而农户参与治理最终将作用于农业产出水平的变化,因此可以据此将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的治理绩效划分为直接绩效、间接绩效和最终绩效。


设施维护程度是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直接体现,可以表征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直接绩效。农田灌溉系统充分发挥作用的基础是良好的设施维护,农户参与管护治理有利于农田灌溉系统设施维护程度的提高,可减少因设施失修出现的运行障碍或损耗(徐洁,2008)。农户积极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可以促进农田灌溉系统设施维护程度的提高,有利于农田灌溉系统功能的有效发挥。


灌溉供水状况的改善是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间接体现,可以表征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间接绩效。灌溉供水状况可以通过灌溉用水的供给充足程度和可靠程度、灌溉用水的分配公平程度进行衡量。灌溉用水在传递过程中损耗越少越有利于保障灌溉用水的充足供给,供给越及时越有利于提升灌溉用水供给的可靠性,个人越遵从规则越有利于灌溉用水的公平分配,也越能满足农户的灌溉需求(Lam,1994),从而有利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有效提升。灌溉供水状况的结果客观存在,而对结果的判断却是农户从自身利益出发做出的主观评价(曾国安、洪丽,2010)。农户的行为遵循对等原则(Fehr and Schmidt,1999;董志勇,2006),如果农户认为其在灌溉中得到的结果符合投入的成本且供水结果能满足农业生产的基本需求,则农户倾向于认为灌溉供水状况是良好的(Seiders and Berry,1998;武志伟、陈莹,2010;Holmes,2015)。


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最终体现于农业产出水平的变化,而粮食作物单位面积产量和经济作物单位面积产量是农业产出水平的重要表征,因此粮食作物单产和经济作物单产可以体现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最终绩效。有效的农田灌溉系统治理可以保障农业生产所需的灌溉用水,增强农业生产抵御恶劣自然环境的能力,能促进农业产出水平的提高(邱士利,2013;Yang et al.,2015),有利于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绩效的提升。


3.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的影响因素


农户参与农田灌溉系统治理是一种相互的协作行为(韩洪云、赵连阁,2002),是具有共同利益的农户为实现农田灌溉系统的良好运行而自主选择参与的集体行动(郭珍,2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