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论丛(2019年第3辑/总第3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马克思主义哲学论丛(2019年第3辑/总第3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马克思主义哲学论丛(2019年第3辑/总第3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马克思主义哲学论丛(2019年第3辑/总第3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王伟光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581184

ISBN:978752015725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4326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马克思主义哲学论丛(2019年第3辑/总第32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马克思《资本论》与世界历史理论


“再读马克思:文本研究与哲学创新系列”总序


郭湛[1]


在以往的二百年间,给予世界和中国影响最大的思想家,非马克思莫属。用马克思的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不同于以往的哲学家,马克思不仅以创新的理论方式解释世界,而且以现实的实践方式改变世界。诉诸实践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等为行动指南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群众的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们对于这种实践改变的解释可以多种多样,但这种翻天覆地的改变却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哲学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它的时代。40年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精神面貌,不愧为时代精神的精华。在新时代中国的发展中,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马克思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不仅不减,反而日益凸显。哲学是文化的活的灵魂。展望未来,在我们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中,更需要发挥马克思主义哲学这种基本的文化程序和取向的引领作用。


面对新时代的新境遇和新问题,我们在立足实践、关注现实的基础上,必须深入思考、分析、概括、把握国内外发展的方向和道路,审时度势,探索创新,坚定前行。以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息息相关;未来中华民族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同样离不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个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证明,要能够从思想上引领我们实践的发展,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学说能够取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地位。能够发挥实践引领作用的绝不是凝固僵化的教条,而只能是充满活力的、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一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历史,始终是在实践中研究和回答时代的迫切问题,同时也不断实现自身创新发展的过程。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发展的源头活水,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更是透过这些著作能够感受到的产生这些思想的历史时代。在哲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继承始终是创新的前提,没有充分的理论继承,不可能有真正的理论创新;而不包含理论创新的理论继承,也不可能是真正的理论继承。继承与创新的辩证统一,是文化存在和发展的内在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存在和发展也是这样。割裂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必然危及哲学的存在和发展。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来说,首要的是继承马克思的哲学思想,结合历史时代研究经典文本,解读马克思哲学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形态;进而要结合当今时代的实践与问题,推进理论和方法的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形态。


马克思逝世之后的一百多年间,中国乃至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既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真理性,也涌现了马克思当年未曾遇到的许多新的迫切问题,需要从马克思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加以解决。时代的发展呼唤全面而又深入的马克思哲学文本研究,以及在此基础上得以实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创新。为此,我们以部分在京高校和科研院所学者为主体,策划和编写了“再读马克思:文本研究与哲学创新系列”丛书。


这套丛书的策划缘于两年前的201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强调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为了落实这一讲话精神,也为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组织选题策划研讨,决定于2018年推出“再读马克思:文本研究与哲学创新系列”丛书。丛书编者与作者共同的目的在于,通过深化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究,解读其文本与思想,拓展当代中国的哲学创新之路。这些著作分别研究了《德意志意识形态》《资本论》《1857—1858年手稿》《1861—1863年手稿》《人类学笔记》《历史学笔记》等经典著作,对其理论线索、思想脉络进行了深入剖析。作者们试图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方法,进一步探讨当代中国哲学创新的方法论,从比较哲学和应用哲学的角度,分析当代中国哲学创新的可能路径,探索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几种新形态。


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博大精深,相关的文本研究面向的是一个开放的领域。以此为重要前提的当代中国哲学创新,更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随着学者们研究的推进,我们将陆续推出新的书目。“再读马克思:文本研究与哲学创新系列”丛书第一批,涉及的主要是目前学界研究较少又有迫切理论需要的经典著作。这一批著作从文献、文本、方法论等方面,对马克思哲学进行深入研究与探索,并将马克思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进行比较研究,力图在大哲学的视野下更好地进行理论创新。相信这些研究成果将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马克思的思想,推进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的发展,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期待这套丛书编者和作者的辛勤努力,能够得到广大读者的理解和回应,产生良好的社会影响。


2018年5月2日于中国人民大学人文楼



[1]郭湛,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资本论》的目的:寻求人类自由与解放的根据


王荣[1]


【内容提要】马克思将《资本论》的目的概括为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资本论》对“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的揭示指向马克思哲学的根本旨趣:人类的自由与解放。《资本论》所研究的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不是表层的“发财致富”规律,而是触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的本质性和历史性的规律。通过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的揭示,《资本论》为人类的自由与解放找到了根据。


【关键词】经济规律 生产方式 生产关系 人类解放


马克思在《资本论》德文第一版序言中明确指出:“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2]这使《资本论》的研究目的看似就是对资产阶级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的纯粹经济学研究。因此很多人将《资本论》仅作为经济学著作来解读,造成这种误读的根本原因在于,认为“早期马克思”与“成熟马克思”是断裂的,从而不明晰《资本论》的真正目的。将《资本论》解读为一部哲学著作,不在于其经济分析中内在蕴含丰富的哲学思想,而在于它本身就是马克思哲学发展历程中的内在环节。从本质上说,马克思的哲学就是关于人类自由与解放的哲学,对“人的自由与解放何以可能”的探寻贯穿马克思理论活动之始终,是其全部理论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资本论》的最终目的也指向这一根本旨趣。


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从“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出发论证具有“人的高度”的革命是“必须推翻使人成为被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3]。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又将自由与解放的依据奠基在最深层的人类本性之中,从而将人的自由与解放定义为“人向自身、也就是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4]。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言明他的哲学是站在人类理想的生存状态“人类社会或社会化的人类”之上,在此高度上将人的自由与解放诉诸人的实践活动。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以人类理想的生存状态反观现实,指出作为出发点的是因分工而片面化、异化的“现实的个人”,人的自由与解放建基于生产力发展之上的分工的消灭。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将现实的个人处境界定为“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在此基础上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物的依赖性”所造成的人的异化并为人类走出这种“异化”寻求出路便成了《资本论》的理论聚焦点。人的自由与解放的理论旨趣在《资本论》中现实化为“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从而“通过批判旧世界发现新世界”[5]。因此,《资本论》的目的不是研究劳动价值论或价格决定论,也不是预言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崩溃,而是在对现代性之深层结构的历史分析和辩证呈现中为人类的自由与解放寻找根据。


一 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


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论》的研究目的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即“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6]。但是我们知道,资产阶级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并不是马克思首次发现的,李嘉图最重要的理论洞见就在于将政治经济学及由此对资产阶级社会的理解还原为一条经济运动规律——劳动价值论。李嘉图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讨论是一种定量规则的诠释。对李嘉图而言,劳动决定商品的价值及其相对的交换价值,凝结在商品中的劳动时间的数量决定商品在市场中的价格。他对劳动和价值的单向度诠释使其没有真正理解资本主义社会中劳动的社会本质与历史形式。这使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流于表面,完全是对商品中所包含的劳动数量作实证性考察。价值与价格的量化规律仅仅是已经扭曲了的资产阶级社会“异化现象”的规律,完全不触及社会缘何如此的本质。


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不同于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研究经济现象的规律,马克思按照“事物的真实面目及其产生情况来理解事物”[7],而深入“历史的本质性”的维度中去了。李嘉图的经济规律从商品的交换价值由劳动量决定这一点出发,是预设了资产阶级社会的合理性。因此他所研究的也仅仅是资产阶级社会“发家致富”的规律。马克思却揭示出在价值、劳动、数量、工资、价格等经济规定背后隐藏着的是特殊的“社会生产形式”,它以歪曲的现象形式表现出来。商品的功用或者其价值定量原则都不是马克思的兴趣所在,马克思的兴趣在于考察使广泛的商品交换、商品生产、“商品拜物教”现象得以可能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条件和社会结构基础。马克思所揭示出的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具有比古典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表层现象更深层的历史维度。


马克思真正关注的是现实的人的生存困境,但他认为对现实的人的揭示必须从其所生活的社会关系入手,否则只能从表象中的人达到“越来越稀薄的抽象”。因此他选择资产阶级社会最简单的经济规定,即商品,作为分析的起点,回过头来考察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在马克思的分析中,商品及劳动的二重性理论在《资本论》的开篇就展现了他历史的视野。劳动产品作为使用物品为一切社会状态所共有,但只是在历史一定的发展阶段,即资产阶级社会,劳动产品才广泛地以商品存在。从商品的二重性自然过渡到劳动的二重性,劳动二重性的分析为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赢得了枢纽。劳动作为制造使用价值的有目的的活动是人类生活的永恒的自然条件,为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形式所共有。但是,“把劳动产品表现为只是无差别人类劳动的凝结物的一般价值形式,通过自身的结构表明,它是商品世界的社会表现。因此,它清楚地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中,劳动的一般的人类的性质形成劳动的独特的社会的性质”[8]。李嘉图从价格决定因素的角度对劳动作量化分析,而马克思却是对资产阶级社会以及它具有的独特的劳动形式作出了定性的判断。由此,马克思指出商品具有价值并非因为劳动本身,而是由于社会关系,使交换价值得以可能的是在历史上唯独出现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的抽象劳动。抽象劳动统治具体劳动,这构成资产阶级社会中劳动独特的社会本质和历史形式,也构成从结构上剥夺了人类自我实现条件的经济运动规律。


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交换价值(货币)至上的社会,交换价值至上最鲜明的表现正是劳动力成为特殊的商品,以雇佣劳动的形式为资本家工作。劳动力商品的交换价值以工资的形式支付给工人,但劳动力的使用却为资本家生产了一个超过其预付工资的剩余价值。这是资本增殖的条件,从而也是资本主义社会得以可能的基本条件。发现资产阶级社会特殊的劳动形式,即抽象劳动,是批判地理解问题的全部秘密。资产阶级社会得以可能的条件是货币不断转化为资本,这要求剩余价值的生产。而这个社会形态能否继续存在,关键在于资本能否一直积累下去。资本积累的规律与生产力的发展和资本有机构成的变化直接相关。从资本逻辑中生长出来的各种生产力要素会通过改变资本有机构成从而实现资本更加快速的积累。物质生产力以技术上更加完善的形态使少量的可变资本能够与大量的不变资本结合,从而减少资本对“活劳动”的相对需求。随着“资本集中运动”而更新的资本的大量积聚,对“活劳动”需求的相对减少必然转变成绝对减少。由此可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生产力和资本积累互为因果,逐渐改变着资本的有机构成,使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比例大幅提高。这意味着两方面的结果,一方面是生产作为“产业后备军”的过剩的工人人口,他们成为资本积累的杠杆,通过竞争增加就业工人的劳动压力,由此成全“资本的专制”。简而言之,阶级对抗与资本积累一同增长。另一方面,劳动生产力促使资本有机构成提高不仅表现在“单个资本”上,更重要的是“社会资本”的有机构成大幅提高,而这意味着资本的“平均利润率”的普遍下降。生产力的发展与利润率下降的矛盾只能通过一次次的经济危机缓解;由资本增殖的原动力所推动的商品无限制的生产要求社会购买力的不断增强,而这又与资本榨取剩余价值的目的相矛盾。阶级对抗、“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生产过剩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都暴露了物质生产力的社会化发展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间的深层矛盾。这是马克思描画的资产阶级社会衰亡的规律。


马克思所揭示的“资产阶级社会特殊的运动规律”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矛盾的理论,呈现为这一社会形态存在的前提、发展的动力及消亡趋势的客观规律。这不同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价值理论和经济现象的规律,因为马克思揭示经济规律,目标是要批判它、消解它,而不是为它提供正当性的依据。正确理解这一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目的,只有将经济规律背后隐藏着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生产关系的独特性真相揭开之后才有可能。


二 解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通过对《资本论》所研究的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解读,资本主义社会组织的独特性已经从经济运动规律的层面初步显露。马克思将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作为《资本论》的目的,不仅要阐述一条经济运动规律,更要将“现代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来解剖。经济运动规律勾勒出社会组织的独特性,刻画出现代性。对现代社会生产方式的总体把握是《资本论》进一步的研究目的。


马克思所考察的生产方式是“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其核心内涵是“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结合的社会方式”[9]。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考察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借以形成的技术和社会条件。劳动资料从手工工具发展到自动机器体系,生产的组织形式和劳动的社会结合形式由工厂制代替了手工业作坊,以机器体系为核心的机器大工业标志着劳动对资本的从属从形式到本质的蜕变。除此之外,马克思还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历史的、具体的形式进行了考察。他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解剖是丰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