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 > 建设性新闻实践:欧美案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建设性新闻实践:欧美案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建设性新闻实践:欧美案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建设性新闻实践:欧美案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殷乐,唐绪军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581269

ISBN:978752015768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804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新闻传播

全书内容:

建设性新闻实践:欧美案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建设性新闻”研究丛书编委会


主 任 唐绪军


副主任 殷 乐 陆玉方


委 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陈卫星 陈 龙 陆玉方 季为民 赵天晓


   殷 乐 唐绪军 黄楚新 崔保国

总序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整个世界开始进入快速而多向度的结构变迁和关系重构,国家与国家、国家与社会、权力与权利、文化与历史、制度与技术……既有破坏又有创新,解构和建构往往同时进行。


传媒行业和新闻领域亦然。


众所周知,在互联网的助推下,传媒业正处在一个快速变革的时期。媒体生态在变,新闻场景也在变:传统媒体信任度下降、影响力弱化,社交媒体迅速崛起、广泛应用,人工智能大举进入,假新闻四处泛滥,算法新闻喜忧参半……当互联网赋予所有人以传播信息的权利,既有的传播格局必然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可以预判的起码有三点:其一,大众传播时代正在向着公共传播时代演进和跃升;其二,公共传播时代的新闻产制方式将不同于大众传播时代;其三,公共传播时代的媒体角色也将不同于大众传播时代。面对大环境的转换,全球媒体都在寻觅新的生存方式,探索如何在公共传播时代重建公众信任。其中,建设性新闻(Constructive Journalism)正成为近年来国际新闻实践和学术探讨中的一个聚焦点。


什么是“建设性新闻”?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加以理解。狭义来看,“建设性新闻”指的是在新媒体环境下一类积极参与解决社会问题的新闻实践的新探索。这类新闻实践强调在新闻报道中除了要坚持内容的客观真实外,也应拓展报道的思路,要以解决问题为报道宗旨。与之相仿的另一个经常被人提及的概念是“解决之道新闻”(Solutions Journalism),亦有将其译为“解困新闻”“解题新闻”“方案新闻”等。此外,还有些相关的概念,如“方案聚焦新闻”(Solutions-Focused Journalism)、“好新闻”(Good News)、“积极新闻”(Positive Journalism)、“和平新闻”(Peace Journalism)、“恢复性叙事”(Restorative Narrative)等。如果我们将视野放宽,甚至还能追溯到“公共新闻”(Public Journalism)、“公民新闻”(Civic Journalism)等。


广义来看,建设性新闻则是在近年来此类新闻实践基础上将其宗旨抽象概括而形成的一种新闻理念。无论是“建设性新闻”,还是“解决之道新闻”,抑或是其他什么名目的新闻,均强调两个重点:其一是积极;其二是参与。所谓“积极”,即以正面报道为主,给人以向上向善的信念和力量,即便是揭露问题的报道,出发点也是为了解决问题,因而在报道问题时会同时提供解决问题的策略或方案,而不是把问题一揭了之。所谓“参与”,指的是媒体和记者不再置身事外,而是作为社会成员之一,介入到社会问题的解决过程之中,与其他社会成员一起共筑美好生活。这两点其实都是对传统西方新闻理论所强调的“坏事情就是好新闻”“媒体记者必须中立”的观点的一种扬弃。简言之,建设性新闻并非要取代批判性的“守门人理论”,也并非仅仅局限于只能报道正面新闻,它强调的是,好的新闻报道可以激发公众对话和参与,能解决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推动媒体在公共传播时代社会价值的重新定位。这也是诸多研究者将这一类新闻实践探索冠之以“建设性新闻”名称的原因。


综上,建设性新闻指的是媒体着眼于解决社会问题而进行的新闻报道,是传统媒体在新媒体时代立足于公共生活的一种新闻实践或新闻理念。


建设性新闻的理念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根本政治制度,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政党制度。这种制度既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两党或多党竞争制,也有别于有的国家实行的一党制,它是非对抗性的、合作性的、建设性的。与这种非对抗性的政治格局相适应的社会主义新闻媒体,既是党的耳目喉舌,也是人民的耳目喉舌,更注重新闻媒体广泛凝聚共识、增进发展合力的社会建设功能,力求最大限度地促进各种公共资源的优化配置,有效地保持政治稳定与社会和谐。因此,以正面报道为主一直是我国新闻媒体的重要报道方针。但是,由于长期的惯性使然,我国部分媒体也存在着对正面报道的片面理解和僵化执行,如选题流于形式,语言陈旧落后,报道手法拘于八股模式,甚至于一味歌功颂德、害怕暴露问题而粉饰太平,未能真正实现正面报道、正能量新闻应有的正向传播,受众的参与分享度低,未达到应有的社会效果。某种程度上,传统媒体正面报道在新媒体环境下的不适应是当前新闻报道中一个亟待解决的紧迫问题。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众声喧哗的公共传播时代的来临,新闻媒体的社会责任该如何体现?媒体和职业新闻人应该以何种方式参与到行动中去推动社会问题的解决?新闻报道与社会治理之间到底应该有何种关联?这一系列问题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缘于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自2014年开始,在“公共传播时代的新闻实践研究与传播理论创新”的总题目下,推进了一系列与互联网治理与建设性新闻相关的研究项目。在对不同媒介环境中的新闻传播现象进行持续性跟踪和研究的基础上,展开了多个面向的探索:有对全球主流媒体、新媒体前沿议题的持续追踪与解析,有对新闻传播经典理念的爬梳与反思,有对建设性新闻与社会发展的比较研究,有对中国媒体融合和民生新闻发展的调研与探讨,更有在实践层面与媒体机构合作的建设性新闻试点……不同研究项目各有其侧重点,但其共通之处在于,以“建设”为核心概念来关注和探讨互联网治理和新闻传播,把建设性新闻作为研究新闻业务发展、研究互联网治理的一个重要环节,探寻传统主流媒体在公共传播时代的立足点,发掘社会发展中的媒体角色,追问智能互联时代媒体的初心与使命。通过深入的理论探讨和试点实践,我们获得了一些初步的思考结果。


其一,推进建设性新闻的发展是顺应信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在当前学界和业界提出的林林总总的新闻发展趋势中,新媒体给新闻带来的本质冲击在于从告知到参与,而且这一参与的深度和广度远甚于技术门槛降低之初的参与表达,媒体需要重新定位与受众的关系。媒体的价值不仅在于选择和彰显问题,更在于就问题与公众进行深度对话,将公众所关注的问题作为报道核心,在挖掘问题成因的同时,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设性方案,这样才是能启迪人心的新闻。鼓励参与,有助于把握人心。由是观之,建设性新闻开辟了公共传播时代新闻业务发展的新思路,改变了传统媒体时代“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递方式,鼓励公众共同参与新闻制作及线下方案活动,从而推动整个社会的变化与进步。


其二,推进建设性新闻也是强化问题意识的一种举措,有助于媒体设置议程引导舆论。在公共传播时代,单纯对某些事件进行新闻报道已经远远不够,好的媒体应该有更积极的角色定位,将报道中心转移至发现问题、设置议题,通过专题策划和采访报道,架起多方沟通的桥梁,同时还需要在报道之后进行持续跟踪,促成议题得到正向发展。社会发展永远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人与人的问题,老年人与青年人的问题,人与自然的问题,人与科技的问题……而每解决一个问题都能促使社会向前发展一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问题的存在是社会发展的前提条件,而发现问题、引导问题的解决是新闻媒体存在的社会价值,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之一。


其三,以建设性新闻的理论探讨和实践为基础,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闻学。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将新闻学列入对哲学社会科学起支撑性作用的十一个学科之一,这表明了党对新闻学的重视。中国新闻学发展百年,为中国新闻事业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在大众传播向公共传播演进的过程中,应当也亟须有新的新闻传播理论观照新现象、解释新问题、指导新实践。开展建设性新闻实践,是当前探索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一条路径。传统的主流媒体具有政府背景、政治优势,可以协调社会各界的力量;而新兴的社交媒体具有互动和参与的优势,可以广泛调动民众参与社会治理的活动。因此,把建设性新闻的倡导与实践作为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的一个切入点,有助于加快媒体融合。新闻学本来就是实践的产物,是实践经验的规律性总结,也必定在实践中不断发展。


这套丛书既是我们对上述一系列问题的梳理、思考和阶段性研究成果的呈现,也是我们继续不断努力的一种动力。我们希望通过这套丛书能够拓展媒体从业者和学界同人的视野,引发更多的思考和创造,同我们一起为推动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贡献智慧。


是为序。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唐绪军


2019年10月

绪论


当前,全球越来越多的媒体机构投身于建设性新闻实践。对这一现象,我们可以用24个字来加以概括:积极踊跃,范围渐广,效果初显;名目各异,方法有别,宗旨一致。


所谓“积极踊跃,范围渐广,效果初显”,指的是这一潮流在全球发展的总体态势。在欧洲,在美洲,在非洲,哪儿有媒体,哪儿就有建设性新闻的实践。英国、丹麦、芬兰、瑞典、比利时等公共电视台都开设了建设性新闻栏目。美国主流媒体近年来也兴起一股报道“好新闻”、传播积极乐观精神的潮流。2012年,《纽约时报》的“解决”(FIXES)栏目记者在该栏目基础上创办了“解决之道新闻网”,专注于帮助读者和社区解决他们遇到的各种问题。《西雅图时报》等多家媒体成为其合作伙伴。该网站进行的有关解决教育问题的系列报道引发了很大的社会反响。2014年,《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在其网站上推出了“行动”(Take Action)板块,积极参与社会问题的治理。《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等也均有动作。不仅老牌的传统媒体如此,新媒体更是踊跃参与。2015年,《赫芬顿邮报》(HuffPost)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编辑方针的转变:报道那些能够激发人性、鼓舞人心的新闻。这股潮流迅速在互联网上蔓延。美国的Buzzfeed、Upworthy、ATTN:、Yes!,荷兰的De Correspondent,德国的Spiegelonline、Perspective Daily,英国的INKLINE,南非的South Africa:the Good News,法国的SparkNews、Reporters d\'Espoirs和阿根廷的Noticias Positivas,等等,都宣称自己加入了建设性新闻实践的行列。我们可以看到,这股建设性新闻实践的热潮不仅参与的媒体数量在扩大,覆盖的人群也正从欧美延及亚非,其所产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正在显现。


所谓“名目各异,方法有别,宗旨一致”,指的是这一潮流的形式和本质。参与到这股潮流中的并非只有“建设性新闻”(Constructive Journalism)这一个名称,还有“解决之道新闻”(Solutions Journalism)、“方案聚焦新闻”(Solutions-Focused Journalism)、“好新闻”(Good News)、“积极新闻”(Positive Journalism)、“和平新闻”(Peace Journalism)、“恢复性叙事”(Restorative Narrative)等多种旗号。在欧洲,建设性新闻是其中影响较大的一个流派,其倡导者以丹麦广播电视台前新闻部总监乌瑞克·哈根洛普(Ulrik Haagerup)为代表。在美洲,“解决之道新闻”更为流行。这一概念的源头可以追溯至20世纪90年代。1998年4月,《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曾刊发一篇文章:《解决之道新闻正在兴起》[1],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但彼时这一实践尚处于零星状态,未成规模。及至21世纪头十年以来,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共同尝试,使得解决之道新闻再度火了起来,似有燎原之势。


有论者一一比照了这些概念间的差别;亦有论者以建设性新闻为主概念,囊括其他各子概念。美国建设性新闻的倡导者凯伦·麦金泰尔(Karen McIntyre)就认为,建设性新闻是运用了积极心理策略的一种新闻形式。她将建设性新闻分为解决方案新闻(及其分支解决问题新闻)、预期新闻、和平新闻和恢复性叙事四个类别[2]。总体来看,这些概念在名目上大同小异,在具体实践方法上也各有千秋,但就其本质而言,无论是“建设性新闻”,还是“解决之道新闻”,抑或是其他什么名目的新闻,都是对传统媒体主流文化的一种纠正,其中蕴含的核心理念即强调积极向上,主张新闻报道要参与社会问题的解决,而不仅仅只是作为“第三者”揭露社会问题。较之于西方传统新闻学,建设性新闻强调的是从关注现象,到发现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从告知信息,到参与对话、推动社会发展;赋予新闻信息以社会意义和公共价值,从而提升新闻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社会影响力。


如前所述,当前全球,尤其是欧美一些国家的主流媒体已经开始正视这一新闻理念的变化,并着重与新媒体结合推进建设性新闻的发展。这也是本书着眼于欧美案例分析的原因。如英国《卫报》及其网站推出了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新闻报道系列,《纽约时报》《西雅图时报》等也在其合作的“解决之道”新闻网中持续聚焦于民生问题。一些公共广播电视机构尤为重视建设性新闻的发展,以此重建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公共价值。如英国广播公司(BBC)回应受众的吁求,推出了方案驱动新闻项目;丹麦广播电视台(DR)新闻部门将建设性新闻理念贯穿于各种新闻的报道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芬兰广播电视台(Yle)将建设性新闻报道理念与社交媒体相结合,发展出一套新的报道模式,迄今已经进行了400余个建设性新闻的报道实践。其议题多为热点社会问题及对多元人群的关注,如芬兰人口老龄化严重,老年人的赡养问题是社会的重要议题,在其新闻杂志节目A Studio中有一个单元就是聚焦老年人护理问题的。节目组预先对老人们进行访谈,收集他们关于养老问题的观点及各自需求,在充分发动民众、专家参与的同时,将节目素材分成1~2分钟的片段,频道播出的同时,也通过Yle的社交媒体推出。整个过程是一个不断推进的连续报道,同时也是一次社会行动——媒体、政府、民众、专家共同参与的社会治理行动。瑞典电视台(SVT)也将建设性新闻报道作为新闻部门的重要宗旨。比利时公共电视台(VRT)新闻部门的非洲系列报道“另一个非洲”(The Other Africa),让人们看到了与想象中不一样的非洲,深受观众好评。其新闻部门负责人称:“建设性新闻让VRT新闻达到更高的新闻水平,这是更好的新闻,更深入的新闻,多层次的新闻,更吸引人的新闻。很多观众在社交媒体分享这些建设性报道。”[3] 荷兰《记者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