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曾子学刊(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曾子学刊(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曾子学刊(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曾子学刊(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曾振宇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93721

ISBN:978752013782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8092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曾子学刊(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曾子学刊》编辑委员会(按姓氏拼音排序)


主任:彭国翔 朱瑞显


副主任:黄玉顺 颜炳罡 朱险峰


委员:白彤东 蔡家和 陈壁生 陈晨捷 丁四新 杜 崙 杜保瑞 方朝晖 郭沂


金圣基 江林昌 林安梧 韩星 梁涛 黄怀信 贾晋华 江曦 李贤中


刘光胜 李素金 欧阳祯人 阮玉诗 山口谣司 沈效敏 唐文明 王琛发


吴进安 温海明 王平 王成 肖永明 徐庆文 杨海文 杨世文 曾振宇


张涛 郑炳硕 曾亦 翟奎凤 曾令霞


主编:曾振宇


执行主编:陈晨捷


副主编:江曦 沈效敏 翟奎凤

《曾子学刊》发刊词


曾振宇


朱熹的弟子,有姓名可考的有490多人,留下著述的超过100人。根据《汉书》记载,孔子弟子三千,宓子贱、漆雕开和曾子有著述流传于世。但是,隋朝之后留下著作的孔子弟子,或许只有曾子一人。宋度宗在《加封郕国宗圣公制》中说:“孔氏之道,曾氏独得其宗。”朱熹也说:“只观孔子晚年方得个曾子,曾子得子思,子思得孟子,此诸圣贤都是如此刚果决烈,方能传得这个道理。”曾子对儒家文化的传承之功于兹可见,其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贡献与地位,主要表现为五个方面。


1. 曾子及其弟子参与纂辑《论语》,继承、传播与光大孔子思想。


2. 曾子开思孟学派之先河,发宋明理学、心学之先声。


3. 《大学》“三纲领”“八条目”,旨在彰明人类天赋的光明纯莹心灵。《大学》之“大”,在于为人类树立了生命意义与理想境界,引导人们追求真理,涵养德行,砥砺奋进,臻于至善至美的理想生命境界。


4. 孔子孝道传诸曾子,养亲、敬亲、谏亲与慎终追远,构成孔子、曾子孝道的基本内涵。培育感恩之心,践履仁道之本,“立身行道”,成就自身进而报效家国天下,是孔子、曾子孝道“一以贯之”之精华。


5. 曾子力倡君子人格,慎独省察,“吾日三省吾身”,尚忠信、崇仁义,“诚于中,形于外”,夙夜不忘“仁以为己任”,方能成就大丈夫恢弘刚毅“浩然之气”。《大戴礼记》“曾子十篇”,每篇都谈“君子”,君子人格贵在从生活方式到终极关怀全幅贯注儒家精神,以自我生命的存在形态,展示德慧生命的宏大气象。


由此可见,在儒家思想史上,曾子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思想家。源于此,中国哲学史学会曾子研究会、山东大学和山东省嘉祥县合办曾子研究院的相继成立,可谓恰逢其时。《曾子学刊》的创办,并非仅仅关注曾子思想研究,而是给学界与社会大众搭建一个论说的平台,“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正是本刊的宗旨与奋斗目标。


五四运动已届百年,白云苍狗,世事如棋。五四新文化运动讨论的热点问题,百年之后仍然是中国人关注的焦点。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中国人仿佛从一场大梦中惊醒。“天朝帝国”为什么战胜不了“蛮荒小夷”?一部分先进的中国人痛定思痛之后,提出“以夷为师”“师夷长技以制夷”。换言之,就是要打破天朝虚骄心态,虚心向西方学习。但是,西方的“长技”究竟是什么?人们的看法大相径庭。冯友兰先生分析说:“首先有人认为,要学习西方的兵器;其次有人认为,要学习西方的宗教(如太平天国);再有人认为,要学习西方的工业(如洋务派);也有人认为,要学习西方的政治(戊戌维新派)。旧民主主义革命家提出要进行更全面的革命,更全面地向西方学习,但没有成功。”五四前后的新文化运动提出西方的“长技”就是文化,中国社会要在世界上生存下去,就必须彻底废除传统的旧文化,全方位学习与吸纳西方新文化。新文化运动的这一观点极其深刻,因为它真正把握了问题的要害之处。


由此须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何谓“文化”?当时有人认为西方文化是物质文明,东方文化是精神文明,梁漱溟则认为“所谓‘文化’就是一个民族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其范围是极广泛的”。新文化运动对“新文化”的界定令人耳目一新:“新文化运动把新文化的要点归结为两件事:民主与科学。民主,并不是专指一种社会制度,而是一种人生态度和人与人的关系;科学,并不是指一种学问,而是一种思想方法。新文化运动讲到这里,可以说是把西方的长处认识透了,把向西方学习说到家了。它所要求的实际上是一种比较彻底的思想改造,要求人们把封建主义世界观和人生观改变为资产阶级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就是所谓‘攻心’与‘革心’的真实意义。”基于此,在新文化运动过程中,所有对传统旧文化的批评、批判与否定的言辞至少在社会政治层面上,具有历史进步意义。它对于冲决思想网罗、涤除旧的价值观念、全方位汲取西方先进思想与文化功不可没。


但与此同时,在学术的层面上,我们也应当清醒地认识到,陈独秀、胡适、钱玄同、吴虞等人对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批判存在着诸多片面与极端之处,所谓“深刻之片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猛烈批判儒家的学者,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结束之后,大多进入了自我反思与检讨的心路历程之中。20世纪初的这一奇特文化现象,可概括为“集体反思”。譬如,章太炎早年曾激愤地批孔非儒,在1902年撰写的《订孔》一文中,借日本人远藤隆吉之口驳难孔子:“孔子之出于支那,实支那之祸本也。”在1906年撰写的《诸子学略说》等文中讥讽孔子为“湛心利禄”的“国愿”。孔子以“富贵利禄为心”,是“儒家之病”;孔子“湛心荣利”,有甚于乡愿,是“国愿”。孔子思想与近代民主革命所追求的“民权”“民主”精神相颉颃,因此,“孔教是断不可用的”。然而迨至晚年,其立场与观点大变。1914年章太炎对《订孔》作了修订,把“孔氏”改称为“孔子”,称赞孔子的“圣人之道,罩笼群有”,孔子“洋洋美德乎,诚非孟、荀之所逮闻也”。1933年,章太炎在苏州成立“国学会”,此后又创设“章氏国学讲习会”。章太炎在这一时期讲学的目的,在于弘扬民族文化、呼吁尊孔读经、激励爱国热情。在1935年《答张季鸾问政书》中倡言:“中国文化本无宜舍弃者。”章太炎站在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立场上,将读史与爱国相联系,“中国今后应永远保存之国粹,即是史书,以民族主义所托在是”。章太炎将经籍归为史类,读史即读经。因此,章太炎在晚年不遗余力地呼吁尊孔读经。“儒家之学,不外修己、治人,而经籍所载,无一非修己、治人之事。……夫如是,则可以处社会,可以理国家,民族于以立,风气于以正。一切顽固之弊,不革而自祛,此余所以谓有千利无一弊也。”前有《訄书》,后有《检论》,以今日之是非昨日之非。立场与观点的改变,体现的不仅仅是学问的日益渐进,也是人格的日臻完美。像章太炎先生这样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猛烈批孔反儒,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又反思自我,在思想上经历了否定之否定心路历程的人,大有人在。甚至可以说当时绝大多数“先进的中国人”,经历了这一从批判到反思、再到辩证认识的心路历程。胡适早年主张“全盘西化”,呼吁批孔:“捶碎,烧去!”晚年却一再申明:“有许多人认为我是反孔非儒的。在许多方面,我对那经过长期发展的儒教的批判是很严厉的。但是就全体来说,我在我的一切著述上,对孔子和早期的‘仲尼之徒’如孟子,都是相当尊崇的。……我不能说我自己在本质上是反儒的。”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中,钱玄同可以说是一员骁将,多次撰文呼吁废除汉字,“汉字之根本改革的根本改革”。不仅如此,对历史上的孔子与儒教,要“摔破,捣烂,好叫大家不能再去用它”。但是,在1926年4月8日致周作人的信中,他对待孔子和传统文化的心态已趋向平和、宽容:“前几年那种排斥孔教,排斥旧文学的态度很应改变。”陈独秀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是“打倒孔家店的英雄”,叱咤风云、名盛一时。早年曾断言“倘以旧有之孔教为是,则不得不以新输入之欧化为非。新旧之间,绝无调和两存之余地”,但是,晚年陈独秀又撰文指出,在现代知识的评定之下,孔子思想仍有其现代价值:“在孔子积极的教义中,若除去‘三纲’的礼教,剩下来的只是些仁、恕、忠、信等美德。”在尘埃落定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进入了集体反思之中。因为如果不能从片面激愤地批评中国传统文化的心结升华到对传统文化有一全面、辩证的认识甚至“同情之理解”,就无法在知识和人格上实现自我超越。可喜可贺的是,当时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已实现了这一内在自我超越。

学者访谈


寻找诗意栖居的大地与家园:从中西间视野看“家”与“孝”


——张祥龙教授访谈录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复兴,作为儒家思想核心之一的孝道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学界与社会各界围绕儒家孝道的探讨不绝如缕。在此背景下,张祥龙教授的大作《家与孝:从中西间视野看》甫一出版便激起巨大的学术反响与社会关注。通过中西比较,张祥龙教授认为,对孝现象和孝意识的体会,是理解家和人类独特性的一个关键,也是认识儒家及其未来的一个要害。针对张教授的观点,学界数次召开学术会议,围绕儒家孝道展开深入的探讨。


有鉴于孝道对于儒家思想的根本性意义及其在当代社会的争议性地位乃至其对于未来人类文明走向的深远影响,2018年4月21日,本刊特委托博士研究生李富强、硕士研究生刘飞飞在曲阜尼山书院酒店对张祥龙教授进行采访。感谢张祥龙教授在会议间歇抽空接受访谈以及对文稿的细心审阅!也感谢李富强、刘飞飞两位同学在整理与校对文稿中所付出的辛劳!


以下问题由本刊提出,由张祥龙教授作答,对此在文中不一一标出。访谈资料主要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问:首先,非常感谢张老师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知道您一开始主要是从事现象学研究的,与此同时也研究道家思想,您的第一本著作就是《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影响很大,但是在那之后,最近这十多年,我们注意到您主要从事儒家方面的研究,并且特别关注孝道思想研究,我们想知道,您的这一思想转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什么思想契机?


答:其实《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里面也有儒家,并且在那个时候,我对儒家的评价已经是非常高的了,绝不比对老庄的评价低。当然了,你说的转向也有某种兴趣上的转向,或者加强。以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常被问这个问题,我也说到过。当然首先是家庭经验,今天就不详说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个人遭遇使得我对亲子经验有了切身的领会,它(亲子关系)是超越其他的社会关系的,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只有这种经验、这种关系是最经得住考验的。另外就是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后,我对儒家的体会整个的就深了一层,这是人生经验的背景。如果从学理上讲,也有一些契机,一个是我对儒家很有好感,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开始读儒家的一些书,也受到当时“港台新儒家”的影响。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有个同学,从台湾大学过来的,他就给我讲了一些牟宗三先生的著作,还有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还有其他现代新儒家的一些思想。台大旁边还有毓老(毓鋆)教他们儒家的一些东西。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便对儒家有了感情,然后就想了解现代新儒家。虽然我读他们的书,也很有收获,但是感到他们在家与孝道这个问题上的思考与研究还有所欠缺。


后来阅读儒家的典籍,有了更多我个人的体会,感觉到儒家是以亲亲(亲爱你的亲人)、家庭、孝悌为本的,但是现代的新儒家,都不讲这个了,甚至号称现代新儒家的熊十力先生还对家庭进行谴责。所以我感到这是一个学理上涉及儒家当前和未来命运的关键问题。儒家和其他宗教的区别,或它自己的特点,就在于它从“亲亲”讲到“仁民”,从“仁民”讲到“爱物”,“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不讲家庭、不讲亲子关系、不讲亲爱,那叫什么儒家呢?而且有的现代新儒家学者把儒家尽量往自由主义那边拉,这样的儒家将来就不可能有自己的生命力了,改造出来的那个还是不是儒家都难说了。所以这是一个学理上的考虑,要为儒家重新寻找它的生命之根。


另外一个就是现象学,它对我的影响是很深的。现象学里讲究原初经验,从胡塞尔讲意识经验到后来海德格尔讲生存经验,后来像舍勒和列维纳斯都讲伦理经验是极其关键的。现象学家所讲的这些,隐含着对儒家有意义的东西。虽然他们没有按照儒家的方式讲孝悌。由这些经验发展过来,海德格尔已经讲“家”,但还是不讲具体的“家庭”。到列维纳斯,他已经开始讲“家庭”,讲夫妻关系,甚至讲到亲子关系,不过他讲的跟儒家所讲的不一样。但是你可见得,只要是重视人生经验的,它不是一上来就是靠那些哲学理论或者政治学理论来构建,那么这个家的关系、亲子关系是不可避免的。由于这些机缘,这十几年或近二十年来,我对“孝”的研究就很突出了,因为我在摸索,从这儿是不是能够让儒家的这条老根在现代社会和未来发出真正的新芽和新枝?还有一个就是通过这个研究为现象学开出新的东西来,西方现象学虽然讲到了家、家庭、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等,但是他们毕竟没有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家庭、亲子关系,尤其是亲子关系对伦理与人生的塑造作用。


问:您的研究理路大致来说是采用现象学与儒家哲学中西互鉴、互发的研究方式,一方面它能挖掘出儒家哲学“日用而不知”的深层内涵,发明“家”与“孝道”的人性依据,认为家和孝是人类生存乃至理解世界的源头;另一方面也推进了西方现象学的发展,指出胡塞尔、海德格尔等现象学家对家与孝的重视不足。这是否是您的书的副标题——“中西间视野”之“间”的用意所在?如何看待孝道思想在西方传统文化中的缺失及其可能后果?


答:我治学的一个特点就是比较自觉地做一些中西的对话和交织,用“对比”已经都不够了。我并不是作现成的对比,而是说希望在两边的源头处发现某种思维、话语的内在的交织,达到这么一个境界。所以你刚才问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对的,“中西之间”当然——就我讲的这个层次——也是有深意的。讲“家”,中西之间是怎么看的?而且不光是对比着看,它们之间达到一个什么程度?比如海德格尔他是怎么讲“家”的:海德格尔已经活生生地脱开了一点儿西方的传统,因为他以往的西方哲学不讲“家”,他开始讲“Heim”“home”,所以他已经站到某种“之间”,我叫它“范式间”。不同的文化范式、不同的哲学范式真正发生交织、实质性交往,应该是在“范式间”:既不在某个范式内,比如说对外来的东西搞“格义”,又不是“反向格义”(用另一个范式对自己搞“格义”),而是说一定要站在这个“之间”,才会出现一些真正的、新的思考。


历史上最成功的典型,就是能站在“之间”思考的佛家在中国的命运。当时来了很多印度、中亚或者是波斯的思想与宗教,但是只要不能站在这个“范式间”或者“对话间”的这么一个位置上的,最后在中国就消失了,或者是不算很成功,成为很弱的一个流派。佛教里面的大乘般若派,它最后能打动中国知识分子,产生那么大影响,生出新枝、新种,就是因为它能站在这个“之间”。所以我确实是有这个用意,我阐发的儒家,也是希望不只是重复以前儒家的经典、话语,而是要通过这种阐发真正地能够站在中西的范式之间来思考。


后面这个问题也蛮重要的,就是孝道思想在西方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