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日)铃木崇弘,潘郁红译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93749

ISBN:978752014067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9194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当现实国家的行动和态度扑朔迷离时,我们思考国家的理想;当现实国家动荡不安时,我们思考理想的国家。这并非逃避现实,而是为了对现实做最强有力批判所必需的飞跃。身居现实方能批判现实,但执着于现实之中则无法批判现实。亦即我们不能就现实来批判现实,唯有通过理想才能批判现实。


(矢内原忠雄:《矢内原忠雄全集十八卷》)

序言


最近几年,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股智库热,即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各类国内和国际问题的增多,从政府到民间对这些问题的关注度都在提升,自然而然对内外各类问题的研究以及寻找应对之策就有了极大的社会需求,因此各类智库便应运而生。然而,与大量智库出现形成鲜明对照的却是对智库本身的研究并不多见,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可能是大部分研究者都沉醉于初期的智库建设和试图很快做出重大研究成果和拿出惊世之作,而对智库本身却没有给予应有的关注。因此,在遍地出现智库的热潮中,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想要去弄清楚究竟应该如何去定义智库,真正的智库应该是什么样的,以及智库主要的功能有哪些,等等。然而,一种社会现象的出现,除去要了解其出现的背景和原因之外,也需要对这种现象做出一些基本的研究和界定。由日本学者铃木崇弘所著、中共中央党校副教授潘郁红女士翻译的《何谓智库:我的智库生涯》一书的出版,应该说恰逢其时,某种程度上弥补了国内对智库本身缺乏研究这方面的不足,能够让我们在一片智库热的氛围之中稍稍冷静下来去研究智库本身,比如什么才是真正应该有的智库、智库的主要功能是什么、建成有效智库所需的社会条件是什么,等等。而且,相信本书的翻译出版对在认识理解和研究智库的基础之上使已有或未来的智库运作得更好也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价值。


那么,究竟什么是智库呢?简单地说,所谓智库,顾名思义就是智慧之库或思想之库,即能够为社会提供智慧和思想或者能够为某一层次的决策机构或决策者就某一事项提供解决问题的意见或具体计划方案的机构。不过,就像给任何事物下一个明确无误又不会引起争议的定义都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一样,对智库的理解也是见仁见智,因人而异。尤其要给出所谓“真正智库”的定义,就更加不容易。比如,本书作者在书中列举了美国、日本、欧洲和亚洲其他众多国家或地区的一些智库,作者本人也亲自参与了一些智库的研究活动,本书其实就是作者在亲身经历了若干智库的活动乃至组建基础之上写成的,然而作者对智库的定义却严格得多,用作者的话说,真正的智库应该是“在民主主义社会中,非政策执行者运用学术的理论和方法,为保障在准确数据基础上的科学决策,开展有时效性的政策建言、提案、政策评价和监督等工作,使政策制定过程充满多元性和竞争性,促进市民参与政治,抑制政府垄断的组织”,并且认为智库应该是民间的、非营利的、独立的和公益性的,按照如此严格的定义来看,作者自己列举的一些智库就难以被称为智库了,在书中其实作者也一再地认为日本缺乏真正的智库,或者至少缺乏美国式的智库,因为只有后者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智库。


其实,对智库本来就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来理解,这样就可以消除人们对智库定义的困惑了。广义上的智库应该包括所有通过研究拿出报告或方案的机构,而狭义上的智库才应该是那些具备了所谓“民间的、非营利的、独立的和公益性”特点的智库。作者书中所说之智库,应该说既包括广义上的智库,也包括狭义上的智库,即作者在列举各国和各个地区的智库时基本上是指广义上的智库,但是在论述想要建成的智库时又使用了狭义上的智库概念。也就是说,作者为了研究智库,对现有大部分的智库都进行了列举和论述,其中使用的当然是广义上的定义,但是同时对现有智库的现状,尤其是对日本自身的智库现状又有很多的不满意之处,因此要追求一种理想状态的智库,即所谓“真正的智库”,这时所指的智库就是狭义上的定义了。


如果按照作者书中所给出的严格意义上的智库概念,要建成真正的智库需要具备很多严格的条件,比如需要一个民主多元的社会制度或社会体制,需要政府之外的机构对某些社会内外事务进行公开讨论和提出建议,需要社会的开放和包括媒体及市民在内多种意见的参与,等等,而且其目的不仅在于为政府或其他部门的决策提供方案,更在于对政府的决策进行监督以避免政府对决策的垄断。当然,即使理想中的真正智库,也未必一定要具备如此严格的条件,尤其对那些不同于日本乃至西方国家社会制度或社会体制的国家而言就更是如此,难不成不同于西方社会制度或社会体制的国家就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智库了吗?不过,作者对建设真正智库的追求,仍然显示了作者的一种社会责任感,即既认为智库是社会组织构成的一部分,也想要通过建设理想中的智库追求一种理想社会的实现。


而且,不论作者对智库的定义有多么严格,日本同中国的社会制度或社会体制有多么不同,作者在本书中对智库的研究内容或结论对中国的智库研究肯定会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或启示作用,因为毕竟日本同中国在文化上同属于东方国家,存在众多文化上的共同性,从社会发展的发达程度而言,日本总体上也要比中国发达,在智库的出现和对智库的研究方面应该说日本也要早于中国。对眼下中国社会智库大批涌现的现象,如何在对智库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之上让这些智库健康有效地运行并为政府决策和社会发展做出贡献,应该是中国智库发展的应有之义,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研究和借鉴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智库运行情况和关于智库的研究结果。比如,本书除去提出建立真正智库的社会制度和环境以及主体、运作方式及其功能和作用外,还认为独立、客观、真实和公正是作为智库所必需的,其中尤其是独立,堪称智库的生命所在。当然,这里的独立并非指不受任何管束和约束的独立,而是指研究的独立,即依据充分的资料和调查研究客观独立地得出研究结果并提出相对正确度高的可行性方案,为某项决策提供服务。应该说,不论在何种制度和体制之内,独立的研究而非依附于权力或为了迎合某种势力需要所进行的研究,都是所有智库的生命所在。


何况,智库也确实与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智库的建设其实应该是一项社会的系统工程,既需要某种制度的保障,也需要社会的开放和宽容,还需要关于智库的宣传教育和人才培养,当然更需要必要的资金来源和社会网络的建立,等等。总之,良好的社会环境才能够促使真正智库出现,也才能够使智库正常运转和为政府决策、社会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催生了大量智库,如何借鉴国外已有智库的运行经验和教训,使中国的智库在质量上有所提高,可能是未来中国智库发展应该予以思考的问题。


尽管我已经通读了本书的译稿,也对本书的内容做了以上的一点评述以及提出了一点自己的看法,但是实际上我对本书作者铃木崇弘先生并不了解,而只是通过本书的译者潘郁红女士和一些公开的资料以及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才对铃木崇弘先生有了一点了解,知道铃木先生生于1954年,毕业于著名的东京大学法学系,早年曾留学马来西亚和美国夏威夷,在留学期间就开始对智库充满兴趣并投身参与各种智库的活动,其后曾在日本综合研究开发机构、日本国际论坛、笹川和平基金会、日本基金会等机构工作并担任其中的一些要职,还曾担任东京基金会研究事业部长、“亚洲论坛·日本”的高级研究员、大阪大学特聘教授、日本中央大学大学院公共政策研究科客座教授、日本城西国际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学院客座教授、日本国际论坛政策委员和财团法人日本政策学校共同代表、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智库“智库2005·日本”的理事兼事务局长等,其作品除去本书之外还有与别的学者共同写作出版的《世界的智库——连接“知识”与“治理”的机构》等,以及译著《美国动员市民参与政治的方法》等。一些资料显示,目前铃木先生关注的研究领域为民主政治建设、政策基础设施建设、新社会建设人才的培养、教育及国家治理的新体制建设等。正像本书书名所显示的那样,作者是以一种自传体的方式来论述智库的,即通过描述自己从事智库研究和建设几十年的经历来论述智库,因此相信读者通过阅读本书也能对铃木先生本人有所了解。


本文是受本书译者潘郁红女士委托而写,所以在此要感谢潘女士对我的信任,尽管我想在仔细阅读和理解本书内容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对本书给予全面的介绍和评论,但总是感觉力不从心,没有能够将作者和译者想要表达的思想和意思充分地展示出来,这些遗憾只能交给诸位读者通过阅读本书自己去弥补了。


是为序。


梁云祥


2018年10月9日于北大燕东园

前言


为了在日本创建智库,近二十年来我做了很多工作。这个目标很难说已经达成,但在这本书中,我想在自己多年经验的基础上,探讨一下何谓智库的问题。不仅是智库的话题,我还希望就当今日本所面临的诸多问题、课题和今后的发展方向,提供自己的一些思考。


迄今为止在日本,只有议员和公务员等极少数一群人,才能从事终身雇佣、收入稳定的与公共事务相关的工作,特别是与政策相关的工作。但看看国外的事例便可知道,社会上与公共事务相关的工作及活动异彩纷呈。在日本尽管也有部分NGO和NPO的活动受到了关注,但依旧很少有人能够因此获得足以维持生计的收入。


我的人生和事业经历了不少挫折,把它部分地呈现出来,就是想给未来打算从事公共事业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参考的例子,告诉他们应该如何思考未来,路应该如何向前走。虽然我的人生尚未“守得云开见月明”,讲述它多少觉得心有不安,但是如果我的经验能够给年青一代以某些启发,唯愿他们一定利用好这些经验!通过年青一代让日本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这既是我的一个夙愿,也是我的一份责任。


如果下一代年轻人并不喜欢现在的日本,他们的才华在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施展,我想这将是我们以及我们上一代人沉甸甸的负担。但年青一代也不要以为,自己能够活跃的社会环境只能依靠别人施舍。他们应该主动地融入社会,积极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期望和想要的未来。今后的日本主要属于现在的年青一代。从这个意义上说,思考将日本建成一个怎样的社会,也是他们自身的重要责任。


如果这本书确实能够为我们、我们的上一辈,以及下一代年轻人思考日本社会时提供某些有价值的参考,我将格外欣喜。


我对青年一代充满期待!

第一章 情系智库之前


飞赴海外——决定留学马来西亚的原因


从小我就常想着要以某种方式贡献社会,而不是赚大钱。也许是受此影响,上大四的时候,我便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去海外,而且是去非发达国家生活一段时间,从那里来思考日本这个国家。


去哪里好呢?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去亚洲的国家比较合适。因为日本地处亚洲,和亚洲国家的关系比较近。那么亚洲里面,又去哪个国家或地区好呢?从通用语言、国家的发展状况、其在亚洲的文化、位置以及历史等方面综合考虑之后,我选择了马来西亚,尽管当时的日本人对这个国家还比较陌生。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主要居住着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等。因此,使用的语言也以马来语、英语、华语、泰米尔语为主,是一个宗教和文化多元并存的国家。这是马来西亚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因素造成的。


马来西亚因为地处东南亚,所以它与深受中国、日本历史文化影响的韩国并不相同,它还受到印度以及伊斯兰文明的影响。也就是说,虽然地处东南亚,它却是一个中华文化与印度、中东文化相互碰撞、相互接触、相互交融的地区,这造就了前面提到的马来西亚的多样性。


现在的马来西亚在经济上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在1982~1983年我留学马来西亚的时候,它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色彩比较浓厚的国家,后来被称为亚洲奇迹的那一经济发展阶段尚未到来,或者说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吉隆坡等大城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但南国粗犷的气息犹存;而在被称为kampong(音译:甘榜,马来语中村庄的意思)的农村,贫穷与悠闲仍在。城市近郊中产阶级居住的住宅街区空地上,一到傍晚时分,还可以看到妇女在大圆铁桶里沐浴的情景。


1981年,马哈蒂尔就任马来西亚第四任总理,为了学习日本和韩国的发展模式,他推行了“看东方”政策。这既是日本和马来西亚两国关系走向深入的时期,也是后来马来西亚转向经济腾飞的肇始阶段。


吉隆坡近郊有一个叫Petaling Jaya的地方,我就寄宿在那里的一户华人家里,我就读的马来亚大学就在附近。留学马来西亚期间,我不仅在马来西亚国内,而且还到泰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地旅行,努力了解当时的亚洲现状。在马来西亚的这些经历对我思考日本当时的经济和国际地位非常有帮助。为了对在马来西亚所学知识进行一个总结,我有了想继续深造的欲望。


留学夏威夷东西方中心——开始接触智库


于是,在马来西亚留学期间,我申请了美国夏威夷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奖学金。该中心由美国议会于1960年成立,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教育研究和交流机构,目的在于加强美国与亚太地区各国的关系和相互理解。夏威夷原本是一个独立王国,经过共和制时代和美国占领时代,于1959年成为美国的一个州。据说就是为了纪念这段历史,该中心被赠送给了夏威夷州。


该中心地处夏威夷,作为“东方”和“西方”的交汇之所,有其独特的地理优势。以亚洲太平洋周边国家为中心,许多优秀的留学生或学者聚集于此,继续求学或研究。1983年至1985年我到该中心学习。那时获奖学金在此学习的日本学生,连我在内,一年有五个。而该中心刚成立之时,在此学习和研究的日本人,据说达几十个。其后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为日本人提供奖学金的必要性下降,受资助的日本学生人数便随之减少。富布赖特奖学金也是一样。有关奖学金的国家政策与美国的国家方针是配套实施的。


在我留学期间,每年有约一百名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在该中心学习。其中美国学生占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三分之二是来自亚洲太平洋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学生。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几乎无须再为学费、生活费发愁,除了必须参加该中心活动之外,其余时间便可以在夏威夷大学里潜心钻研学问。


不同于“富布赖特奖”一类的奖学金,该中心不仅仅只是为很多海外学子提供奖学金,汇集人才。它的特色还在于促进了亚洲太平洋周边国家人才的相互理解。所以在夏威夷大学,只要你说得出理由,你就可以学习任何东西。但它鼓励学生参加中心活动,并在这些活动中同其他国家来的学生展开讨论,交换意见;鼓励学生尽量在中心的宿舍(Hale Manoa)过集体生活,增进彼此了解。尽管宿舍都是单间,但厨房和浴室是公用的,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让学生之间有一个可以互动的公共空间。


当然,如果有人不愿意过宿舍生活,也可以在外面租公寓住。虽然中心也尊重个性,但个性碰撞后的相互理解被认为是理想状态。宿舍生活当然免不了发生口角和争执,但我记得当年并未发生过什么大的冲突。一来或许是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