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行龙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93752

ISBN:978750976332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3345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社会史研究》学术委员会


主任 行龙(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


委员(按姓氏拼音排序)


安介生(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


郝平(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胡英泽(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


〔美〕李中清(James Z. Lee,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祁建民(日本长崎县立大学国际社会学部)


邱仲麟(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英〕沈艾娣(Henrietta Harrison,英国牛津大学东方学系)


张俊峰(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


仲伟民(清华大学历史系)

《社会史研究》编辑委员会


主编 行龙


编辑委员(按姓氏拼音排序)


常利兵 郝平 胡英泽 李嘎


马维强 张俊峰


本辑执行编辑 张俊峰

致读者


我们很早就想创办这样一份学术刊物了。按照章法没有刊号不称其刊,“发刊词”之类更是不敢攀援的,但还是有几句话需要向读者做个交代。


刊物取名《社会史研究》,宗旨是不言自明的,那就是刊登与社会史研究的理论、方法、实证、评论等有关的研究成果,是社会史研究同仁学术交流的共同平台。就像社会史研究的五彩缤纷一样,《社会史研究》持守开放的姿态,绝不以学科画地为牢。


鉴于社会史研究现状的纷繁芜杂,也就是人们担心的“碎化”,《社会史研究》每辑突出一个主题,但这个主题又必须是我们以为的研究前沿和热点,也就是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以质量求生存,以特色求发展,是本刊取舍稿件的唯一标尺。


除了每辑刊登相关的学术论文外,《社会史研究》专设两个小栏目。一曰“学术评论”,以本辑主题为中心展开有关学术史的评论;一曰“资料选编”,以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所藏资料整理选编。适当与否,有赖以教。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取得了长足的进展。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人文社科类刊物已有数千种。《社会史研究》能否在林林总总的刊物中立住脚跟,有赖学界同仁的支持和呵护。我们是要把她作为严肃而又可亲的刊物来培育的。


行龙


2009年12月

·专题论文·


战争、迁徙、复业原籍与宗族再造


——以12~15世纪的安徽宿州闵氏宗族为例


杜靖[1]


摘要 北宋末年,宋金战争爆发,宿州闵祠村闵氏族人从淮河流域南迁至长江流域。而后他们又经历了宋元战争和元末农民战争,复从长江北岸再迁长江南岸。在长达三个多世纪的历程中,他们始终不放弃回归祖籍复业的念想,在多次尝试失败后终于明成化年间北归成功,并借助了帝国的力量再造了宗族。在这项历史人类学的考察中,特别强调了“祖籍”或“祖籍认同”这一本土观念对中国宗族建造的意义。过往的中国宗族研究侧重于功能的解读,即把宗族理解得过于实在或实体化,而“祖籍”或“祖籍认同”则强调了宗族成员的主观信念或理念价值。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对西方人类学族群理论中的“族籍”(ethnicity)或“族籍认同”等术语进行了中国经验反思,认为“祖籍”和“祖籍认同”虽与“族籍”和“族籍认同”在概念内涵上有相叠合处,但又不是“族籍”和“族籍认同”。


关键词 北宋 祖籍认同 闵氏宗族再造


宗族的迁徙大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迫于生计而做的播迁运动,流散出去的宗族成员希望觅到一处生存资源更好的环境安顿下来以图未来发展;另一种情况是战争或战乱给人们带来的流离失所。笔者称前一种情况为“生存性移民”,后一种情况为“战争性移民”。人们通常说的“走西口”、“闯关东”和“下南洋”大致属于前一类,而本案例研究的则属于后一种情形。


移民运动,对于中国历史上的宗族建设有着特殊文化意义。约略有三种情形,[2]第一种是移民并没有在移居地制造新的宗族,而是回到原来聚居地开展祭祖等宗族活动,他们保留着祖籍认同意识。像华南人群初到台湾就属于这一类型。[3]陈其南称这种情况为“移民社会”或“垦殖社会”,而不是“土著社会”。[4]其实,南洋也大多属于这一类型,至今他们仍回到大陆祭拜祖先。[5]


到了后期,当移民发展到足够人口规模时,就不再回到原来的地方祭祖了,而是在新的移民地点建立宗祠而开展宗族活动。如陈其南所云:“宗族活动则由前期的以返唐山祭祖之方式渐变为在台立祠独立奉祠。”[6]这是第二种情形。在第二种情形里,这些移民往往会诉诸共同的祖籍来完成凝聚。在此,祖籍是个很重要的概念。诚如庄英章和陈其南所云:“汉人社会越是历史悠久而社会稳定,越倾向于以本地的地缘和宗族关系为社会群体的构成法则;越是不稳定的移民社会或边疆社会,越倾向于以祖籍地缘或移植性的宗族为人群认同标准。”[7]


第三种情形是移民回到原祖籍地重建祠堂,重新造族。这与第一种情况并不一样。因为第一种情况是,老家的族人已经把宗族建好了,移民只是回去参与宗族活动。即便是在当下宗族重建活动中,部分华侨重返大陆参与宗族“复兴”活动,但并非重建宗族的主体,重建的主体仍然是居住在原地的人群,祖籍地的宗亲主导了宗族“复兴”运动,而华侨只是“回老家”参与。也就是说第三种情况是,祖籍地的族人并没有造出宗族来,或者祖籍地已经没有宗族成员了,移民重新返回故地造族,返回的移民是重新造族的主体。


前两种情形在过去已经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而第三种情形学界探讨的案例不多,只是提一下而已,至今未见专门的案例研究。本文试图通过安徽宿州闵氏宗族的一系列迁徙运动,即“初迁-再迁-回籍复业”的历史过程来探讨战争、迁徙以及由此带来的“祖籍”感受等历史事件和因素对中国宗族的影响。在时间意义上来说,它发生在清以前(清代和南洋的相关研究对象多集中在清以前);在空间意义上讲,它发生于中国腹地的淮河流域,而不是中国的边疆或海外。


本文所依据的历史资料是《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收录的明代宿州人张云汉所撰的《闵子世谱》,凡十二卷。其中有《迁九华始末》、《迁抚州始末》和《复业宿州始末》三篇重要文献,并且被归为第八卷而标明为“迁徙”。另外,该书第二卷《里居》和第六卷里的《闵振芦传》也是极其重要的撰述依据。这是中国宗族研究史上发现的非常完整而系统的宗族迁徙资料,弥足珍贵。本文就以这五篇文献以及《闵子世谱》中的其他材料(包括现在地方文史学者发掘出来的清代部分史料)来重书宿州闵氏的移民运动与回籍重建宗族的过程。


在研究方法上,笔者深受结构主义语言学启发。结构主义语言学主张,任何词语或短语不能自生意义,只有将其放置在一定的语言结构中,它才被赋予意义。这是自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8]到雅各布森(Roman Jakobson)、特鲁别茨科依(N.S. Trubetzkoy)再到乔姆斯基(Noam Chomsky)[9]发展出的一套智慧,后来直接影响到列维-斯特劳斯而产生了结构主义人类学。[10]马歇尔·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将这套理论迁移到美国服饰系统研究中。他说:“在服装中,有几个层次的语义产生。作为一个整体的一套服装是一种陈述,它来自于各个衣服部分的特定安排,同时也与其他整体的搭配形成对立。再次,存在着一种各部分之间的逻辑,其意义是以一种索绪尔式的方式通过这一层面上的不同对比而确立起来的。”[11]本案例将“战争”、“迁徙”、“移民”、“原籍”与“宗族再造”作为一个语义链去研究。在笔者看来,没有战争,就没有宗族迁徙,没有迁徙也就谈不上移民问题,没有移民也就无所谓原籍或故里等感受和观念,没有对原籍或祖籍的强烈认同并在内心积淀为一种历史情结,很可能也就谈不上“回籍复业”和“宗族重建”。它们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陈述句而述说着中国宗族叙事的内在语法逻辑,任何“原子主义”的研究是没有意义的。


一 世系结构和迁徙前的家园


为了讨论方便,首先介绍这一宗族的世系结构和迁徙之前的家园状况。


《闵子世谱》第七卷专讲世系。具体以《迁九华世系图》(图1)、《再迁临川世系图》(图2)和《复业宿州世系图》(图3)[12]来呈现。


在这三份世系图前有一个简短小序:


谱为费公作也。费公而上费公而下,世系当井井薪传,眉列也。历代久远,兵燹屡矣,无可考矣!世系可附会乎?无已,自近代始宋,传为奉祠八品散官者非昶乎?迁九华者亦昶也。迁临川者亦桢也。复业宿州者思政也。具呈请衣巾主祀事、获守祠墓者学与可敬等也。是为井井薪传,眉列也。[13]


这份序言清楚表明如下几点:


(1)不论是宋帝国还是宗族人群本身都承认他们是费公闵子骞的后裔。而闵子骞在唐代被封为“费侯”,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被进封“琅琊公”,宋度宗咸淳三年改封“费公”,明世宗嘉靖九年改成“先贤闵子”。这里张云汉既不用最早的也不用最晚的,而是用与本案例研究时段有关的南宋度宗时期的一个称谓,似乎也能表明闵族对于宋朝廷的认同态度。


(2)这一世系群虽然承认是闵子的后裔,但无法具体与闵子通过清楚的世系联结起来,并将原因归为“历代久远”,且多遭战火。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 迁九华世系图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2 再迁临川世系图


社会史研究(第6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3 复业宿州世系图


(3)因而,该世系群可靠的世系是自宋代开始。结合下面的三份世系图表(图1、图2、图3)可知,宿州世系群是闵子四十八代孙闵昶、闵旭兄弟俩的后裔。这里再次出现了像江苏沛县那样的旁系宗族,而不是追溯至一个共同的父系顶点的问题。[14]


(4)结合世系图表可以看出:闵昶、闵旭是九华的始迁祖,中有闵昌这样的硕儒和名隐,对于保族发挥了重要作用;闵有斐是临川抚州的始迁祖,中有闵桢这样的乡村儒生;闵思政是宿州的复业祖,而闵学、闵可敬对于宗族重建即把闵族重新挂靠在帝国的怀抱里立下了功劳。


(5)就世系群规模而言,迁九华世系包括48代至53代,达到6世规模,若从52代闵昌来推算,则是两个本宗五服九族构成的小规模世系群体;再迁临川(抚州)世系包括53代至58代,同样达到6世规模,若从56代闵桢计算,则是一个共曾祖的小规模世系群;而复业宿州世系群则包括58代至67代,达到10世规模,显然已经是一个超越本宗五服九族概念的世系群体了。若把它们合起来,即从48世连续排至67世,那么,显然这是一个世系深度涉及20世的较大规模宗族了。


另外需要说明,该宗族宋代以前无征,至宋代始设“守墓奉祠散官”一员,属正八品。另设有引礼、署户、执事、人役,凡四名。当时有祭田八顷,有家谱。[15]家谱对姓氏、世系沿流嫡派、礼乐、典籍、法器等记载甚详。显然,帝国根据其礼制,和族人共同制造出了闵氏宗族。这是战争来临及迁徙之前的情形。


北宋末年,宋金战争爆发,族人南逃。当时家园的情形是:第一,有祖先闵子骞的祠堂和墓茔,有大量庙地,以及聚居村落。第二,在地域社会内(围绕祖先墓祠)留下大量民间传说,这些传说附会在当地的地理山川风物上,成为后人的“历史文物古迹”或“人文景观”。如骞山、洗砚池、洗絮沟、晒书台、摸儿寒山、没绵贤山、两子山、姚婆山、闵子埔集、闵子桥、沙门寺、孝义乡、闵子乡、闵孝乡、莲花池等。[16]这些传说,大多围绕祖先闵子骞及其父母兄弟而叙述,部分是关于逃难族人的故事。第三,地方社会中还有他们的姻亲。这些构成日后南迁族人及其后裔的家族集体记忆。


明万历奉直大夫宿州牧熊钟弘在为《闵子世谱》所作的“序”中说:“拓基启圣则以闵子为始,远害图存则以昶为始,述前传后则以昌为始,归宗绍祀则以思政为始,章服恩荣则以可传、光先为始。呜呼,此仿春秋重五始之意也!”[17]那么,接下来我们将详细地考察这“五始”。


二 迁九华始末


《迁九华始末》[18]由闵子52代孙闵昌撰写。这篇文字作于元至正十七年(1357)十月。


据《迁九华始末》载,宋建炎元年(1127),金兵入单州[19],徐、宿[20]震荡。当时闵氏阖族有人口百丁,于奉祠署内聚议迁徙避难问题:“吾居襟喉之地,往来率先受兵,事急矣。趋避何方,保我血属?”起初,就去留问题存有争议。


闵子四十八代孙、守墓奉祠散官闵昶主张,留守祖茔祖祠。昶曰:“猥以祖庇世、沐恩、光义,当与社稷存亡,去将安之?”闵昶留守的理由是出于对国家的“报恩”之心,因为国家尊崇祖先闵子骞,而族人又因为始祖闵子得帝国褒崇而“庇世、沐恩、光义”。


但是,引礼[21]闵典(闵昶的从弟)却力主迁徙。他说:“池州九华山,深谷奇峰,海内灵境,其间可避。且有宗派在焉。俟兵静复归,守径行权,两尽其道矣。”闵典的话表明,当时宗族迁徙需要考虑的关键点有:第一,要寻觅一个可以安全躲避战乱的去处,这样,山区的地理环境最为相宜;第二,要奔有同姓,最好是同宗居住的地方;第三,待战火过后可以方便回归故里。


建炎二年(1128),粘没喝大举入寇兖州,孔子后裔孔友端不得已南渡。闵典趁机又来商议南迁一事。曰:“孔圣公南矣,不去奚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人家孔圣人的后代都往南跑了,我们还在这里坚持什么?”


闵昶这时说出了迁徙所面临的一些具体困难和麻烦:“吾太孺人风烛残年,途次缓急可虞。本庙历代昭穆神主、宗谱、祭器会须负载而行,且吾业备职官,车马、仆婢、囊橐之费不赀。干戈何时定?家园何日返?度支何自给乎?此吾介介衷怀,反复而不能成寐者也。”太孺人(即下文的宝孺人)风烛残年,经不住路途颠簸;转移历代神主、宗谱、祭器和行李,再加上路途上的吃喝拉撒睡等,需要足够的盘缠。这些成为闵昶迟疑不决的原因。


结合前面闵昶的理由可以看出,这里塑造出一位孝义皆全的宗族领袖形象。“与社稷共存亡”,是出于忠君大义,也是曾子《孝经》里的“大孝”;体恤太孺人的“风烛残年”是出于人伦之孝道;躲难而不忘祖先牌位、族谱和祭器,忠于守墓奉祠官职守;大难来临而不遗弃奴仆,于下人有情有义。


等到粘没喝大军奄至,徐州陷落(案:徐州城距离闵子集村仅30公里),他们来不及收拾一切。仓促间,闵昶和他的弟弟闵旭将成串的铜钱沉入洗砚池底,仆役们抬着宝孺人,简单包裹了一些路上吃的干粮,掩护着家口,一路仓皇逃到黄山谷沙门寺石室中避难。


战争间歇之际,他们抽空赶回老家,但见林木、坊表、神主、族谱、典籍、器什、居室、帷榻皆毁于战火。可怜一片焦土,众人拊膺痛哭。他们担心金人再次袭掠,急急忙忙打捞出先前沉溺于洗砚池中的钱财,背在肩上,抬起宝孺人,告别祖先墓穴,一路向九华山而去。在离别家园之际,为了日后复业张本,他们用朱砂把此次迁徙的时间和缘由书写在十余块砖上,且将这些砖块深埋于僻静之处。


除了闵昶、闵旭兄弟一支奔九华山外,其余房支也四散各处。如,闵慎之鄂州、闵修之济南、闵聪之徽州、闵读之金溪、闵惠之幽州、闵典之抚州。临别之际,他们相互密约:“我曹皆亲支老佛祖派,他日子孙相认,亡相望也。”说毕,族人泣血啮臂而别。可见,战争对于宗族的摧坏之烈。


闵昶、闵旭一支到达九华山后,访得同宗所在。加之“爱其江山佳丽,峰峦秀蔚”,遂置产营宅。此时,闵昶之子闵弁仅13岁,次子闵异方在襁褓中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