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儒学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儒学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儒学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儒学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魏义霞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93757

ISBN:978752014077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4515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儒学新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序


黑龙江大学哲学学科建立于1958年,历史悠久。1958年原哈尔滨外国语学院扩建为黑龙江大学,当年便组建了哲学系。黑龙江大学成为全国较早建立哲学系的高等院校之一。全国统一恢复高考后,1983年,黑龙江大学哲学系获批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点,1986年获批中国哲学硕士点,1993年组建哲学与行政管理系,1996年获批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点,1999年获批中国哲学博士点。2000年哲学系发展为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2003年获批哲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2006年获批外国哲学博士点和一级学科博士授予权。2007年马克思主义哲学获批为国家重点培育学科。2011年独立为哲学学院,下设1个哲学本科专业,1个哲学硕士学位授予权一级学科,1个哲学博士学位授予权一级学科。


纵观60年的发展历程,黑龙江大学哲学学科历经三个阶段:1958年~1978年为“艰难的初创期”,以张奎良先生和张锡勤先生等为代表的老一辈学者从祖国各地来到冰城哈尔滨,扎根龙江大地,为龙江哲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78年~1998年为“起步的发展期”,以丁立群教授和柴文华教授等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学者或毕业于这里,或来到这里参加工作,接续龙江哲学的发展传统;1998年~2018年为“跨越的转型期”,一批“70后”和“80后”青年博士群体开始回流龙江,加入龙江哲学传统创新发展之列,成为传承龙江哲学血脉的生力军。


毋庸置疑,老、中、青几代“黑大哲学人”共同塑造了黑龙江大学哲学学科“爱智致用、批判创新”的学术传统,即“龙江哲学传统”。这一传统具有如下几个特点:第一,从学科门类上来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和外国哲学三大主干学科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形成“文化哲学”和“实践哲学”两个特色研究领域,从而把伦理学、美学、科技哲学等不同二级学科有机结合起来,逐渐呈现打破原有二级学科壁垒的研究态势。第二,从学术研究方法来说,龙江哲学注重史论结合,既关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中国伦理思想史和西方哲学史的学术史梳理,又强调从哲学问题出发创新性转换对哲学史的研究,即转换哲学史的研究范畴,转换哲学史的研究视野,转换哲学史的研究方法,转换哲学史的研究目的,从而达到以哲学的方式研究哲学史,将对哲学史的研究转化为哲学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第三,从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来说,龙江哲学始终关注现实,强调理论要走出“书斋”,积极参与到中国社会的发展实践中去。无论是80年代初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的争论,还是90年代关于实践唯物主义的讨论、中国现代化路径的文化反思、中国传统伦理思想的再认识、实用主义思想的再评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的诸种探讨,以及21世纪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探索等,都有“黑大哲学人”的积极参与。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和恢复高考40周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举办之年,是黑龙江大学命名并确定为综合性大学60周年,是黑龙江大学哲学学科建立60周年。值此60周年之际,学院统一组织出版“龙江哲学研究丛书”,以更好地发展和彰显“龙江哲学传统”。


丁立群 罗跃军


2018年9月

第一部分 人物聚焦


第一章 孔子


孔子是儒家的创始人,孔子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框定了儒学的主体内容、致思方向和价值旨趣。在这方面,天具有典型意义。天是孔子哲学的基本范畴之一,天命论构成了孔子自然观和本体论的主要内容。因此,无论对于孔子还是儒家人物来说,天都不可或缺,天命论是不可逾越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只有从天命论入手,才能真切地领略孔子本体哲学的特征和精髓所在。与此同时,在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中,尊天奉天法天的还有墨子。孔子对天的理解与墨子不尽相同,与道家之天更是相去天壤。事实上,孔子的天命论不仅在先秦是儒家与墨家、道家的学术分水岭,而且内含着孔子与孟子思想的差异以及有别于后儒的鲜明个性。这一切都使天对于孔子具有了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


第一节 天本论的隐晦表达


孔子断言:“巍巍乎!唯天为大。”(《论语·泰伯》)在他看来,天是宇宙间最神圣的存在和人类社会的最高主宰。这就是说,孔子把天说成是第一性的存在,孔子的思想在实质上是天本论。尽管如此,综观孔子的思想可以发现,他对上天的本体地位和存在状态的阐释并不多。在孔子的学说中,最能体现天之本体地位和绝对权威的是天命论。因此,了解孔子的天本论必须从天命论入手。具体地说,孔子的天命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 天决定人的生死和寿夭


孔子认为,人的寿命长短、健康良否都是上天注定的,生病也是命运的安排。根据《论语·雍也》篇的记载,有一次孔子的学生伯牛生了重病,孔子前去探望,从窗户外握着伯牛的手说:“难得活了,这是命呀!这样的人竟有这样的病!这样的人竟有这样的病!”在孔子的意识深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看到自己的学生病情严重,孔子马上确定这是命运的安排,对上天安排的命不禁脱口而出:“这样的人竟有这样的病!”


二 天决定人的家庭组成和社会地位


孔子不仅认为人的死生寿夭等自然属性由天注定,而且宣称人的家庭成员组成以及贫富贵贱等社会属性也逃遁不了上天的安排。《论语·颜渊》记载,司马牛忧愁地说:“别人都有好兄弟,单单我没有。”对此,子夏劝慰说:“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子夏的回答是说,正如人的生死是命运的安排一样,人的贫富贵贱由天注定,一切都是命该如此。循着这个逻辑,人究竟有无兄弟或兄弟几个,当然也归于天命了。值得注意的是,子夏声称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思想,而是听说的。那么,子夏听谁说的呢?子夏是孔子的高足之一,子夏之所闻十有八九来源于孔子。由此可以推想,子夏的这一观点基本上代表了孔子的看法。


三 天注定人的智力学识和德才贤良


孔子认为,人的才华和品德是天生的,上天在生人之时,就赋予他们不同的才华和品德。这用孔子本人的话说便是:“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论语·季氏》)由此看来,人分为四等,由高至低分别是“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学之”和“困而不学”。孔子虽然非常谦虚地声称自己不是“生而知之”者,只是“敏以好学”而已,但是,孔子对上天给予自己的偏爱很自负,总好以上天委任的承命者自居。例如,《史记·孔子世家》有这样一段记载:


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大树下。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拔其树。孔子去,弟子曰:“可以速矣。”孔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论语·述而》中也记录了孔子的“天生德于予”这句话。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的才德是上天注定的,任何人(包括桓魋在内)都不能把我怎么样,对于他们的挑衅和非难根本就用不着害怕和恐慌。又有一次,孔子离开卫国准备去陈国时,经过匡。匡人曾经遭受鲁人阳货的掠夺和残杀。孔子的相貌与阳货酷似,匡人误认为孔子即是阳货而囚禁了孔子。孔子说:“周文王死了以后,一切文化遗产不都在我这里吗?天若是要消灭这种文化,那我也不会掌握这些文化了;天若是不想消灭这些文化,那匡人又能将我怎么样呢?”这就是说,孔子认为,是主宰人类命运的上天把人类的一切文化遗产都托付给了自己,从保护人类的文化遗产计,上天也会保佑自己平安无事的。因此,匡人根本无法奈何自己。


四 天决定人的际遇成败和国家政治


孔子认为,人的际遇如何、主张能否实现都是上天的安排,并非人力所及。据《论语·宪问》记载: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孔子话语的言外之意是,一个人政治际遇的成败得失、主张能否被采纳而得以推行都由上天操纵,他人的挑唆和诋毁无法改变上天既成的安排。


总之,正因为天把持着人的命运和祸福吉凶,因此,一旦遇到不幸或不公正,天便成了孔子哭诉的对象和诅咒发誓的凭证。《论语》中记载了这样两则小故事: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颜渊死,子哭之恸。(《论语·先进》)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


颜渊即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孔子对其赞誉甚高。颜渊死了,孔子伤心已极。按照他的逻辑,颜渊之死是天意,上天让颜渊死于自己之前、自己又对颜渊割舍不下,这简直是老天爷在要自己的命。


南子是卫灵公的夫人,当时把持着卫国的政治。传说南子有不正当的行为,名声很不好。心直口快的子路觉得老师去拜见南子这样的人简直是荒唐,脸上自然流露出不悦。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孔子便亮出了最后的王牌——上天,发誓说,我假若做得不对的话,那就让天厌弃我罢!


总之,孔子笃信天命论,断言人的寿夭、富贵、贤否、吉凶等都是上天的安排,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孔子一面断言天命是存在的,人的一切吉凶祸福、生死寿夭都是天的安排;一面又宣称天对人之命运的安排是在冥冥之中进行的,没有任何规律或因果必然性可言。这使随机成为上天注定人的命运的唯一方式和基本原则,也成为孔子天命论的典型特征。因此,孔子的天命论是一种随机天命论。按照这种理论,上天在注定每个人的命运时没有统一或固定的标准和凭证,一切都是随机的。第一,在先天的层面上,人与人之间的命运差异是随机的,其间的富贵贫贱之别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完全是随机的。第二,在后天的层面上,人的命运与其德行操守无关。因此,一个人的寿命、际遇与其才华和品德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进而言之,德行好、才华高的人不一定富贵长寿;行为否、才华浅的人也不一定贫贱命短。在这方面,颜渊是最典型的例子。有一次鲁哀公问孔子:“您的弟子之中,谁最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论语·雍也》)颜回即颜渊。作为孔子最得意的学生,颜渊不论是人品还是学识都在七十二子之首。但是,这个卓然超群的人命运却不佳——不仅穷居陋巷,而且英年早逝。颜渊的遭遇形象地道出了孔子天命论的随机法则。其实,在孔子看来,人的生死寿夭由天注定,人的贫富贵贱由天注定,人的品德才华也由天注定……对于每一个具体的人来说,其命运只能是各种因素的随机组合:或长寿富贵且德高,或短命贫贱且德浅,或长寿贫贱而德高,或长寿贫贱而识浅,或长寿富贵而识浅,或短命富贵而德高,或短命贫贱而识浅……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其中,善有善报(即德高且长寿富贵者)和恶有恶报(即德劣且短命贫贱者)只是少数。对于多数人来说,组成命运的各种因素不和谐(如德高命短、富贵德劣、长寿识浅或如颜渊那样德高命短而贫贱)也就不足为怪了。


第二节 “畏天命”的待命之方


作为天本论者,孔子从不怀疑宇宙万物是上天派生的。尽管如此,他强调天不言而物生,作为天地万物和人类主宰的天总是在冥冥之中施展自己无所不至的威力,从不用语言向人暗示或交流什么。他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论语·阳货》)天不言语,人便得不到暗示。这在增强天的神秘感和魅力的同时,无形中感染了人对天的恐惧、压抑和无助。作为天命论者,孔子断言天注定人的命运采取随机的方式,没有因果规律可循。这更增添了天的神秘莫测,甚至也阻止了人借此窥视天机。如果说在孔子对天和天命的理解中、天的不言不语表明了天的冷漠孤傲的话,那么,天的随机行事又预示了天的高深莫测。天的这种既无任何暗示又无一定之规的特性划定了一道天人之间的无法逾越的鸿沟,使天永远躲藏在其神秘的面纱之后。至于它有什么喜怒好恶和必然法则,人们永远不得而知。上天的这种存在方式和行为法则注定了孔子对待天命的基本态度和做法。


一 “知天命”


毫无疑问,待天命以知天命为理论前提。为了了解孔子的待命之方,必须先分析孔子认为天命是否可知。孔子自身的经历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在回忆自己的学道和修养过程时,孔子曾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论语·为政》)这表明,孔子从15岁开始致力于学习,到了30岁有所建树,40岁不再迷惑,到了50岁才“知天命”——整整用了35年的时间!这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在古代那种社会条件下,大概有许多人还没知命就早已毙命了。并且,35年的时间还是就孔子而言的——孔子虽然否认自己是生而知之者,但是,他却自诩其才华和德行由天造就,并以文化救世者自居,这已远非常人可比了;此外,孔子还孜孜以学、废寝忘食。在孔子如此出众的先天资质和后天努力下,“知天命”还得用35年的时间。如此说来,对于天资不殊、困而不学的一般人而言,即使是寿比彭祖恐怕也难知天命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孔子说自己“五十而知天命”。这里的知究竟何意——知晓耶?懂得耶?换言之,孔子宣布自己“知天命”是说自己明白了天命是存在的、知道了人的一切命运都由天定呢?还是说弄懂了命运的真谛、洞彻了天注定人的吉凶祸福的规律呢?根据孔子的一贯主张和做法可以推定,答案只能是前者。因为弄懂了天命,便可依此而行,则不必敬而远之地“畏天命”了;弄懂了天命,便可谈论和讲述天命。种种迹象表明,孔子并非如此。


在《论语》和其他关于孔子的思想资料中,孔子对天与命的阐释并不多。在收徒讲授中,孔子以文行忠信为教学内容(《论语·述而》),却很少谈天命之事。难怪其学生子贡说:“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论语·公冶长》)子贡是孔子平生最得意的几个弟子之一,说他颇得孔子真传并不夸张。就连子贡都说孔子的性命天道之说不得而闻,孔子罕言天命也就可想而知了。


进而言之,既然天命无所不在、人的一切命运都在天的操纵之中,人对此既无法摆脱,又无法逃遁,那么,聪明人和道德修养高的人只有确信命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孔子断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论语·尧曰》)


二 “畏天命”


在孔子那里,知命并不是目的。在笃信天命无所不在的前提下,时时处处以天为本体依托和行为准则来寻找安身立命之所才是其立言宗旨。其实,孔子为人类所勾勒的天是一个冥冥不得视、默默不得闻的神秘主宰。在安排人的命运时,天的随机而行更加剧了它高深莫测的神秘感。这样的天,人们无法接近和了解。在这样的天的面前,人永远无法摆脱的是无名的恐惧和莫名的悲哀,无助、卑微和渺小是人改变不了的命运——圣鲁皆同、藏否无异。孔子对天的勾画和描绘是其对待命运的理论前提和思维定格。有鉴于此,孔子提出了如下的待命方法。


1. 畏


既然天命不可逃遁又不可确知,那么,人只好终日战战兢兢、谨慎从事,唯恐越雷池一步而触犯天命。这使“畏”成了孔子对待天命的主基调。孔子宣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