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当代广州学评论(2019年第1辑/总第5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当代广州学评论(2019年第1辑/总第5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当代广州学评论(2019年第1辑/总第5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当代广州学评论(2019年第1辑/总第5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涂成林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593841

ISBN:978752015557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090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当代广州学评论(2019年第1辑/总第5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广东省教育厅广州学协同创新发展中心


广东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广东省高校“城市综合发展决策咨询团队”


广州市新型智库建设试点


研究成果

学术委员会


(按姓氏拼音字母排序)


卞利(南开大学)       曹建文(光明日报社)


陈桂炳(福建泉州师范学院)  陈剑晖(华南师范大学)


陈金龙(华南师范大学)    陈泽泓(广州市地方志办公室)


丁旭光(中共广州市委党校)  方家忠(广州市广州大典研究中心)


顾涧清(广州市政协)     郝立新(中国人民大学)


何一民(四川大学)      纪德君(广州大学)


李翔(广州市政府文史馆)   李文新(广州市政府研究室)


林少川(福建泉州学研究所)  刘晓敏(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穆荣平(中国科学院)     彭诗升(中共广州市委政策研究室)


丘树宏(中山市政协)     邱捷(中山大学)


屈哨兵(广州大学)      饶涛(北京师范大学)


沈奎(广州市人大常委会)   孙麾(中国社会科学院)


谭苑芳(广州大学)      田丰(广东省政协文化文史委)


涂成林(广州大学)      涂文学(江汉大学)


谢曙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徐吉军(浙江省社会科学院)


仰海峰(北京大学)      衣俊卿(中共中央编译局)


尹涛(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禹奇才(广州大学)


张宝秀(北京联合大学)    张其学(广州大学)


张跃国(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编辑委员会委员


主   编 涂成林


编辑部主任 谭苑芳 丁艳华


责任 编 辑 周雨 粟华英 汪文姣 曾恒皋 张辛


编辑委员会委员(按姓氏拼音字母排序)


陈佑武(广州大学)     傅元海(广州大学)


龚伯洪(广州市政府文史馆) 黄石鼎(广州市社科院)


冷东(广州大学)      李钧(《城市观察》杂志社)


刘聪敏(广州大学)     卢护锋(广州大学)


聂衍刚(广州大学)     汤萱(广州大学)


王朋(广州大学)      肖风华(广东人民出版社)


肖坤学(广州大学)     姚俊生(广州大学)


郑念军(广东美术学院)   钟洁玲(广东科技出版社)


周林生(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

发刊词


当今世界,国际的竞争往往表现为城市间的竞争,而城市间的竞争最终是“以文化论输赢”。故此,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以城市为研究对象的各种学科不断涌现,并逐渐从特色城市研究(如敦煌学、延安学)过渡到对重点城市的综合性研究。于是,以国际知名城市或特色城市为研究对象,深入城市的历史脉络和现实问题,试图构建一门综合性学科的尝试,在国内外不同城市和地域迅速展开。国际上出现了“伦敦学”“东京学”“巴黎学”等学科研究,国内则有“北京学”“上海学”“杭州学”“武汉学”“成都学”“泉州学”等方兴未艾,渐成声势,并推出了不少研究成果。


然而,当我们反观广州这个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时,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作为长期雄踞国内综合实力第三位的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海内外学界对广州的研究虽然汗牛充栋,但直到前些年仍鲜有人提出研究“广州学”的明确倡议,也很少见“广州学”研究的具体成果。这不仅与广州当下在国内的总体实力和城市地位不相称,也与广州自秦代以来一直是华南地区中心城市和综合门户城市的地位不相称,更与广州作为岭南文化中心地、近现代革命策源地、改革开放前沿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的地位不相称。可见,在当前国际竞争格局、城市发展趋势和广州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开辟“广州学”的研究领域不仅必要,而且及时。


值得欣慰的是,广州在22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虽然城市定位与功能多有变化,但其作为商贸中心的地位一直没有变化,这使得广州在中国对外商贸、对外交流中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如果我们以“Canton”为关键词搜索海外研究广州的资料和成果,就会发现关于广州的史料和研究卷帙浩繁,不胜枚举,特别是近400年来国际学术界不乏研究广州的高端成果。这些研究成果再加上国内千年以来特别是近现代学界广州研究的丰硕成果,不仅为“广州学”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为“广州学”的成熟确立了国际视野,开启了“广州学”无限发展的可能。


因此,就有了研究“广州学”的倡议和探索,就有了“广州学协同创新发展中心”的制度建构与安排,它将扭转和改进当下广州研究中研究机构条块分割、专家学者各自为战、研究成果重叠分散的现状,从学科高度和学术框架来统摄广州研究的不同方面,并遵循严谨的学术态度对广州发展的历史和现实问题研究进行系统的梳理和规划。


因此,就有了“广州学论坛”的举办,就有了《当代广州学评论》的诞生,它将作为“广州学”协同创新的公共平台,汇集海内外“广州学”研究的专家学者,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努力汇聚和传播“广州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打造“广州学”研究的高端学术品牌。


衷心期望海内外学者关注和参与,让我们共同见证《当代广州学评论》的发轫、成长和成熟。


《当代广州学评论》编辑部


2015年10月

学科前沿


广州学:当代城市研究的学术镜像


涂成林[1]


摘要:城市研究需要在学科建制和方法论意义上有更为深入的拓展,广州学可以作为其镜像。在研究的展开上,城市研究可以分为专业、个案和综合三个维度,在广州学的研究中则从城市过往的记忆、当下的感知、未来的构想三个层面展开。城市研究的未来建构应从学科建设的内外建制、理论与实践的无缝对接、本土化的坚守与国际化的拓展、学者与学术共同体的成熟四个方面进行深度和广度的拓展。


关键词:城市研究 广州学 方法论 学术镜像


城市研究是人文社会科学的前沿领域。围绕具体城市而展开的研究,在不同的学术维度中可以形成彼此契合的对话空间和学科领域,这早已为东京学、纽约学、北京学、上海学等学科的建立所证明。而从针对一个城市的研究出发,可以将这一场肇端于20世纪初期的区域主义运动在当代学科建设与学术研究之中的内涵与外延加以呈现。本文尝试以广州学为例,将其作为当代城市研究的学术镜像,力图通过讨论学术界近年来对“广州学”这一学科领域的具体建构过程,为城市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拓展提供思路、范例与批评。


一 当代城市研究的多个维度


从传统学科体系来看,当代城市研究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领域,如关于城市史、城市文化、城市经济、市民政治等,这种视角可以被称为“专业的维度”。而针对城市的讨论,显然早已超出这种带有特定学科立场和方法的视角,显现出多维度并存的研究局面。大致来说,当代城市研究至少有以下三种维度,可以供不同学科背景者切入“城市”研究。


(一)专业的维度


这一维度是从传统学科体系切入对城市的观察。其研究历时最久,由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历史等诸多学科合力对城市进行开拓性研究,形成了研究当代城市的重要文献基础。但值得指出的是,从专业维度讨论城市往往不以城市为核心,其视野更为广阔,只是例证不可避免地涉及城市。比如马克思讨论资本主义的萌芽而不得不涉及伦敦,美国学者彭慕兰讨论农业而不得不涉及北京。可是,晚近以来,这种研究愈发专注于城市,显现出城市自身在传统学科领域中的特殊地位。典型者如从政治经济学角度考察城市的著名的美国学者大卫·哈维,其研究开篇即明确指出:“我将只讨论城市化的资本主义形式,因为我接受这样一种观点,即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下的‘城市’有其特定的含义。”[2]


(二)个案的维度


这是针对关于城市的具体个案展开的分析。这种研究自新史学或称“新文化史”的研究方法兴起以来,就具有颇为重要的学术地位。这种研究的基础是地方性知识的合法性得到确认,并随着人类学兴起而成为显学,其多是针对城市中发生的具体事件、具体年代、具体人物所展开的讨论。例如,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马钊关于20世纪40年代北京青年男女交际纠纷的研究、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孟悦关于19世纪30年代至20世纪初上海繁华景象的研究,都属此类。[3]


(三)综合的维度


这是对城市化进程在21世纪以来于信息化技术手段下逐渐加快而形成的研究新取向。它的出现是为了适应当前城市发展的新需求、新趋势,为了解答城市在当代出现的新问题、新困境而不得不进行的视野拓展和技术综合。例如,关于创意城市、智慧城市、海绵城市、全球城市的研究,都离不开人文社会,乃至工程学、信息学等多个学科。而不同学科的涉及,乃是围绕关于城市发展的同一问题所展开的,这是它与专业维度的不同之处。


二 广州学维度的城市学术镜像


大体来说,上述三种研究维度,大致是关于城市学发展的研究方法论递进过程。早期关注城市的学者,多是从专业背景进入的,而在20世纪中后期随着区域主义而兴起的人类学视野,则可能多关注个案。晚近以来,由于技术的推进,上述两种研究都有统合进“综合维度”的趋势。从这个角度来反思广州学的学术建构,可以看到一种关于城市学术想象的展开,往往也包括了三个层面,即过往的记忆、当下的感知、未来的构想。这与城市学本身的研究方法演进形成对照。


从关于城市研究的历史记忆来说,广州学研究,一方面依托《广州大典》这个千卷典籍,寻求城市发展的历史、文化记忆;另一方面通过广州2000年城市对外交流史,以“Canton”为关键词搜寻西方海量的历史研究文献,实现对广州的贯通古今、洞悉中外的历史、文化理解和阐释。


就前者而言,广州市有关方面多年前就开始立项资助“《广州大典》研究专项”,取得了一系列明显的研究成果;就后者而言,广州大学广州学协同创新发展中心已经立项推出《广州学译丛》,精心搜罗国际上关于广州研究的权威资料并付梓出版,自当产生积极的国际文化学术交流效应。


而针对城市研究的当下感知来说,广州学研究,一方面坚守城市研究的现实取向和文化追求,致力于打造广州城市的文化品牌,利用学者的研究聚焦和成果,推出《广州学研究丛书》《广州学·广州万象丛书》《当代广州学评论》等;另一方面又关注和研究广州城市发展的现实问题,推出“广州蓝皮书”系列和“决策内参”系列。这种兼顾学理与应用的研究,旨在通过历史与现实、经济与文化的对接和兼容,来提升广州城市整体发展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从关于城市研究的未来想象来看,广州学研究致力于协同创新平台建设和体制机制创新,以期展示广州学对城市研究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这大体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广州学协同创新发展中心、广州学与广州大典研究会及其他系列平台,构建可持续发展能力,形成一种“深耕机制”;二是打造广州学国际论坛及相应学术论坛,通过制度化的学术交流建构可持续发展能力;三是建构人才引进和人才培养机制,依托多途径的人才队伍(包括高校、科研机构、政府政策研究部门、群团组织等),形成广州学人才梯队,打造广州学研究的人才可持续发展能力。


三 城市研究的广度与深度拓展


广州学是当代城市研究的代表之一,但有关其发展历程的研究并不能代表城市研究的全部。自后现代思潮流行以来,以地方性知识为象征的具体城市研究,才是城市学作为一个整体学科命名的全部内涵。而以广州学的发展为镜像,综合东京学、伦敦学、北京学、上海学乃至泉州学、温州学等学科的已有成果,可以展望未来城市研究在广度与深度两个方面的拓展。简要而言,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值得深思。


(一)学科建设的内外建制


城市研究虽然有时也被称为“城市学”,但这一学科式的命名并没有进入经典学科规范体系,也不在国务院学位办学科目录之列。这是因为很难将各地情况不一的“某某(城市)学”综合成一门完整的学科,“城市学”这样的命名有架空之嫌。因此,转而深耕某个具体城市的学科研究,是当代城市研究的有效路径。而这一路径是需要在学科建设内外进行多重合力的。也就是说,除了高校本身的学科建制(如专业院系、学位方向的建立等)努力之外,还需要学科建设之外有相关建制,比如探索建立地方学的研究会、图书馆等公共文化机构,以及与地方政府政策制定部门的充分、有效沟通机制建立等。


(二)理论与实践的无缝对接


之所以需要学科建设之外的建制,是因为在问题取向、综合研究成为城市研究主要维度的当下,缺乏实践基础的讨论很难具有理论反思价值。无论在服务国民经济,还是推进社会进步领域,城市研究都应该倡导有理论高度的“接地气”。而倡导“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看似老生常谈,实则有更为深远的学术意义。就城市研究而言,在该领域比较专注实践的是城市规划等工科研究,而相比之下,其对人文社科理论的关切就显得颇为不足。如果能够通过强化问题意识,促进工科与人文社会科学的深入对话,其实是强调理论与实践无缝对接的学科关怀,也是学术社会意义的实际显现。


(三)本土化的坚守与国际化的拓展


城市是普遍的,也是具体的。说它是普遍的,是因为城市化进程是人类发展的整体趋向,而其结果则是全球关注城市,因为全球人口多半生活在城市。说它是具体的,则是因为没有一个人生活在抽象的城市概念里,我们都是在某个或某几个有限的具体城市中落脚、安家。前者决定了城市研究必然有国际化取向,因此需要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中来反思具体的城市,同时要承接人类文明交流史上更为深厚、丰富的文化成果来支撑具体的城市,如海外对“Canton”的认知演变;而后者则意味着我们讨论城市问题仍需要从在地关怀出发,在将具体问题普遍化的同时,把普遍理论具体化。这是当前城市研究亟须拓展的两个方向,从而为其学科建设积累各种资源。


(四)学者与学术共同体的成熟


自现代学科分类体系建立以来,我们长期在某个经典学科内学习、工作,学者身上的学科标签往往已经根深蒂固,既有的学术“地盘”也都各自划出疆界,突破不易。但城市的发展,尤其中国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围绕相关问题展开研究的学者也日渐增多,更遑论学者早已指出,“恋地情结”(Topophilia)乃人类共有的精神现象。[4]在此基础上,经过相关学科和学术平台建设,推进研究人才和学术共同体的形成,已在进程之中,而就我国城市研究发展现状来看,这一进程实有加快之必要。


以广州学的建构为镜像,确实可以看出当前我国城市研究的一些成绩、问题与方法、路径,但无论如何,更为深远的讨论仍有待更多有识之士的参与。因为,毕竟我们将长久地生活在城市,我们也都期待“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1]涂成林,博士研究生导师,二级研究员,广东省广州学协同创新发展中心负责人,主要研究领域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文化批评、科学学与科技政策、城市综合发展等。


[2]〔美〕大卫·哈维:《资本的城市化:资本主义城市化的历史与理论研究》,董慧译,苏州大学出版社,2017,第1页。


[3]载杨念群主编《新史学:感觉·图像·叙事》第一卷,中华书局,2007,第251~330页。


[4]〔美〕段义孚:《恋地情结》,志丞、刘苏译,商务印书馆,2017,第136页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