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世界银行经济评论(2018/No.1/第32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世界银行经济评论(2018/No.1/第32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世界银行经济评论(2018/No.1/第32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世界银行经济评论(2018/No.1/第32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埃里克·埃德蒙兹,(美)尼娜·帕维克里克,徐广彤、等译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2-01

书籍编号:30593876

ISBN:978752015444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68095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世界银行经济评论(2018/No.1/第32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编委会


主  编 埃里克·埃德蒙兹(Eric Edmonds,美国达特茅斯学院)


     尼娜·帕维克里克(Nina Pavcnik,美国达特茅斯学院)


副 主 编 弗朗西斯科·H·G·费雷拉(Francisco H. G. Ferreira,世界银行)


     卡拉·霍夫(Karla Hoff,世界银行)


     利奥拉·克拉珀(Leora Klapper,世界银行)


     阿尔特·C·克雷(Aart C. Kraay,世界银行)


     戴维德·J·麦肯齐(David J. McKenzie,世界银行)


     路易斯·塞尔文(Luis Servén,世界银行)


编辑团队感谢前主编安德鲁·福斯特(Andrew Foster)监督本期文章的审阅。


编辑助理 马尔贾·凯珀(Marja Kuiper)


编辑委员会


洛丽·比曼(Lori Beaman,美国西北大学)


哈龙·伯拉特(Haroon Bhorat,南非开普敦大学)


尼古拉斯·布卢姆(Nicholas Bloom,美国斯坦福大学)


昆特·阿斯里(Asli Demirgüç-Kunt,世界银行)


阿什维尼·德什潘德(Ashwini Deshpande,印度德里大学)


帕斯卡利娜·杜巴斯(Pascaline Dupas,美国斯坦福大学)


爱德华多·恩格尔(Eduardo Engel,智利大学)


克劳迪奥·费拉斯(Claudio Ferraz,巴西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


弗雷德里科·菲南(Frederico Finan,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安德鲁·福斯特(Andrew Foster,美国布朗大学)


贝亚特·贾弗克(Beata Javorcik,英国牛津大学)


艾普拉吉特·马哈詹(Aprajit Mahajan,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斯泰利奥斯·米哈洛普洛斯(Stelios Michalopoulos,美国布朗大学)


艾哈迈德·M. 穆巴拉克(Ahmed M. Mobarak,美国耶鲁大学)


耀·尼亚科(Yaw Nyarko,美国纽约大学)


艾伯特·帕克(Albert Park,香港科技大学)


桑迪普·苏卡塔卡(Sandip Sukhtankar,美国弗吉尼亚大学)


罗曼·瓦克扎格(Romain Wacziarg,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克里斯托弗·伍德拉夫(Christopher Woodruff,英国牛津大学)

文前辅文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The World Bank


This edition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2018.This translation is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本书根据牛津大学出版社The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 2018年第1期译出

发展中国家迁移人口劳动力市场与农村家庭福利:来自中国的证据


阿兰·德布劳(Alan de Brauw) 约翰·加奥斯(John Giles)[1]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迁出农村地区,推动了非耐用品和耐用品人均消费量的增长,这对于迁移限制放松之前相对更为贫穷的家庭而言,影响更大。随着外迁人口的增多,相比于富裕家庭,贫穷家庭在住房和耐用品方面的投资更多,而富裕家庭则明显更多投资于非农业生产资产方面。随着迁移的便利性提高,贫穷家庭的外出就业参与度从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提升,与此同时,更加贫穷家庭也减少了其务农劳动天数。JEL代码:O12,O15,J22,J24。


关键词:迁移,迁移人口网络,消费增长,不平等性。


在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流动障碍是可能造成地理性贫困陷阱的一项常见制度特征。无论是由于各种正式制度、区域间的语言或文化差异,还是纯粹因为寻找外出务工机会的交易成本较高,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流动约束都可能会加剧区域间资源配置的低效性,影响贫困地区的投资水平,并可能会阻碍经济增长(Jalan and Ravallion,2002)。倘若劳动力跨区域流动的障碍得以消除,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就可能对农村生活水平产生重要影响(Yang,2008)。汇款给在农村地区留守的住户或家庭成员,可以补充其在当地获得的收入,并直接减少贫困现象的发生。迁移的实现形式无论是随当地劳动力大量减少而其工资收入得以提高,还是通过将外出务工的收入投资于当地生产,都可能对家乡社区内家庭和个人的福利造成间接影响[可参见伍德拉夫和森特诺(Woodruff and Zenteño,2007)的研究]。


越来越多的学者探讨了国际和国内人口迁移对投资、增长等的影响。有大量研究把焦点放在了人口网络对迁移的促进作用(Munshi,2003)和对迁移决策的影响(Munshi,2011;Munshi and Rosenzweig,2016),以及风险和流动性约束在塑造迁移决策方面可能发挥的作用(Bryan et al.,2014)方面。在研究中国问题的文献中,近期研究聚焦于迁移人口与贫困之间的关系(Du,Park and Wang,2005);移民、汇款与家庭收入的关系(Taylor,Rozelle and de Brauw,2003);迁移与风险应对的关系(Giles,2006;Giles and Yoo,2007);以及迁移可能性与生活满意度的关系(Frijters,Liu and Meng,2012)。然而,在这些文献中,对迁移的识别都要满足一些不太合理的假设。到目前为止,已发表的关于人口迁移影响的文献既没有考虑到迁移在村庄内部的分配效应,也没有考虑在整个村庄内部的财富分配中,迁移对家庭生产领域的分布造成的影响。


本文填补了以上这些文献的空白,为了解中国城乡人口迁移对消费和行业选择的影响做出了以下重要贡献。第一,本文首先强调了迁移对1988~2002年的对数消费年度变化所产生的正向影响:人口迁出解释了年人均消费增长的2%~2.9%,以及1988~2002年样本村庄年消费增长的65%~93%。


第二,正如早期研究所表明的,村外工作(无论是通过外出打工还是往返上班)的收入有助于降低不平等程度(Benjamin,Brandt and Giles,2005),本文借此机会利用匹配村庄调查,考察在整个初始消费分布中,迁移对家庭人均消费的局部一般均衡影响。对于初始平均消费分布百分位数中的贫穷和中等收入家庭,无论其是否实际参与了迁移,其消费增速都表现得更为迅猛。


第三,本文始终聚焦初始消费分布的村内差异,考察了迁移对收入、劳动力供给和投资决策的影响。尽管其他学者已经发现,迁移有助于提高留守居民的劳动力供给水平(Mu and Van de Walle,2011),但本文认为,人口从乡村迁出导致劳动力在不同生产活动之间重新配置,且劳动力分配的变化在财富分布百分位数上各有不同。贫困家庭人口的农业劳动天数减少,而他们在家乡以外工作的天数相应增加。相比之下,更加富裕的家庭人口则加大了对当地非农活动的劳动力供给,这可能反映出随着外迁人口汇回收入,产生了本地就业机会增加的一般均衡效应。在投资决策方面,较贫穷的家庭更多地投资住房和耐用消费品,而富裕家庭则更多地投资非农业生产性资产。如果只关注人口迁移迅速扩张的时期,也就是1995~2002年,则迁移对劳动力供应和投资决策的影响更加明显。


第四,在对村庄层面迁移怎样影响居民消费和其他结果加以识别时,本文采用了相比其他研究而言更独具特色的工具变量(IV)方法。这一方法利用了一项早期的中国户籍(户口)制度改革。自1988年起,拥有中国居民身份证的农村迁移人口更加容易获准在城市合法居住。1984年,城市居民率先获得中国居民身份证,但直到1988年,农村地区都还不能申领身份证。虽然允许身份证发放时间可能与村庄的固定不可观测特征相关,但仍可以看出,从某县居民拿到身份证起,农村人口外出打工比例的年际变化是时间的一个非线性函数。鉴于构建城市的迁移人口网络需要一段时间,这种非线性函数关系应该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在控制了家庭固定效应、具体村庄层面趋势以及省域宏观经济冲击之后,利用身份证颁发时间的差异,以及农村迁移人口比例与身份证颁发时间之间的关系,能够识别迁移成本的变化。由于身份证的发放时间并非随机分布,本文认为,身份证发放时间与可能影响迁移及福利的其他政策和经济冲击没有关系。


一 背景


在本研究主要数据源所涵盖的时期(1986~2002年),转移到城市地区的农村迁移人口数量快速增长,标志着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性质发生了巨大变化。利用1990年和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的百分之一样本以及1995年人口抽样调查数据百分之一样本综合估计可知,县际迁移人口数量从1990年的刚过2000万人增加到了1995年的4500万人,且在2000年达到了7900万人(Liang and Ma,2004)。在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所做的各项调查中,由于包含了关于过去短期迁移的更加详细的回顾资料,因此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劳动力迁移水平(Cai,Park and Zhao,2008)。


中国城乡人口迁移、人口迁移网络和幸福感


城市地区人口迁移网络和就业机会转介的利用,是中国城乡迁移的重要方面。罗思高等人(Rozelle et al.,1999)强调,1988年迁移人数更多的村庄,到1995年时迁移人数增长更加迅速。赵(Zhao,2003)表明,一个村庄的早期迁移人口数量,会影响先前没有迁移经验的人选择迁移的可能性。孟(Meng,2000)则进一步指出,迁移人口流向不同目的地的规模,可以部分由潜在目的地的已有移民人口规模所解释。最后,德布劳和加奥斯(de Brauw and Giles,2017)的研究文章附录表A.1表明,2001年在中国五个大城市进行的迁移人口调查显示,在从老家迁移出来之前,迁移人口中超过90%的人已经结识了某个熟人。


在放松劳动力流动限制之前,中国偏远地区的农村家庭在当地从事经济活动的回报率很低,这加剧了“地理性贫困陷阱”(Jalan and Ravallion,2002)。在本研究所涉期间,城乡居民人均家庭收入都在增长,但城市地区人均收入的增速明显更高。在对生活成本的差异进行了空间平减之后,到2001年,城乡人均收入差距已从38%扩大至71%。因此,正如大量描述性证据所表明的,中国迁移人口的增长,使迁移机会更有可能成为农村地区重要的减贫机制。关于中国问题的最新研究成果则表明,迁移带来了更高的收入(Taylor,Rozelle and de Brauw,2003;Du,Park and Wang,2005)、有利于风险应对和风险管理(Giles,2006;Giles and Yoo,2007)、能够提升当地对生产活动的投资水平(Zhao,2002),以及还可能影响家庭劳动分配决策(Mu and Van de Walle,2011)。


关于中国城乡迁移的早期研究已表明,迁移人口对家庭收入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所采用的一些识别策略,可能会使迁移影响的估计值存在较大偏误。例如,泰勒、罗思高和德布劳(Taylor,Rozelle and de Brauw,2003)发现,有家庭成员迁移的住户相比于(非本村)样本家庭,其在第25、第50和第75百分位数上的人均收入分别高了22%、26%和29%。然而,笔者对于住户迁移情况所采用的工具变量仅衡量了7年前村庄迁移人口的网络规模,因此无法控制村级固定效应,诸如邻近城市(及市场)以及影响当地经济的其他因素等,这会导致迁移对收入影响的估计值上偏。


还有一项研究考察了整个收入分布中的迁移参与和收入情况(Du,Park and Wang,2005),研究者发现贫困家庭不太可能进行人口迁移,但迁移的主要障碍在于其缺少有能力的劳动者,而不是因为去城市地区工作面临的其他障碍。笔者以一阶差分形式估计了模型,并以滞后一年期的农村迁移人口网络变量来界定迁移状态,发现有迁移人口的家庭,其人均收入比没有迁移人口的家庭高出8.5%~13.1%。然而,这种方法需要留意的问题在于,影响村庄经济的冲击也会影响迁移决策,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还会持续产生影响。现有人口迁移情况和家庭在收入分布中所处的位置,都很可能受到村庄先前迁移情况的影响。


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家庭和村庄调查


本文分析所采用的主要数据源于中国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RCRE)在1986~2002年进行的家庭和村庄调查。本文使用了16年间在8个省(安徽、吉林、江苏、河南、湖南、山西、四川和浙江)88个村庄调查所得数据,平均每年调查的家庭数为6305个。根据村庄规模,每个村庄随机抽样调查了40~120个家庭。样本中的每个村庄都位于不同的县,因此,县一级政策对此样本中每个村庄的影响存在差异性。


RCRE的入户调查在家庭层面收集了关于收入、支出、受教育程度、劳动力供给、资产拥有状况、土地持有情况、储蓄、正规和非正规借贷以及汇款的详细信息。与国家统计局(NBS)农村住户调查一样,受访家庭每天都记录收入和支出日记,住在县城的常驻管理员每个月收取日记。与国家统计局农村住户调查一样,对于目前移居外地生活和工作的家庭成员,其收入和支出的估计数也被记入家庭收入和支出中。调查的这一不同寻常的特点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样记录的家庭规模不会随着外出迁移而改变。关于消费支出价值如何计算的详细说明,以及住房和耐用消费品信息,可参见在线补充性附录S1。在下文的分析中,收入和消费按1986年的价值进行了折算。


本文还利用了年度村庄调查数据,数据来自村会计和其他关键信息提供者,他们提供了关于当地经济、土地、生产和工作地点(外出、本地还是本村),以及登记在册村民的职业情况等重要的村一级信息。在控制了其他随时间变化的村级人口和经济因素之后,该调查中随时间变化而变化的信息,对于刻画其与迁移人口网络的联结特征而言就变得至关重要。村一级的调查包括关于在村外工作的当前在册村民的全部信息,同时也包括举家搬迁的家庭(在这一时期的中国农村,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最后,识别策略也利用了回顾性信息,特别是开始可以办理身份证的时间,这些信息来自笔者在2004年进行的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