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语言文字 >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张培翠,庄会彬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8-01

书籍编号:30593927

ISBN:978752014539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1616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语言文字

全书内容: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引言


自吕叔湘(1965)以来,伪定语句式吸引了学界的诸多目光。然而,对于什么是伪定语,伪定语包括哪些类别,伪定语是如何得来的等诸多问题,学界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或者观点。本研究不揣谫陋,将致力于厘清类似问题,并通过韵律语法对伪定语的推导做出解释。


本章布局如下:第一节开宗明义,先对伪定语现象做出界定,而后对伪定语做出分类;第二节就本书的研究目标和研究内容做一交代。


第一节 伪定语的界定与分类


先观察以下几个例句,体会其定语的特殊性:


(1)他的老师当得好。


(2)你别泼他的冷水。


(3)他卖了三年的鱼。


(4)他唱了两次歌。


以上四句中的定语,从语义上来说颇为特殊。其中,(1)中“他的老师”显然不是指“教他的老师”而是指“他当老师”这件事;(2)中“他的冷水”显然并非表明“冷水”是“他”的,而是指“向他泼冷水”;(3)中“三年”也不是指一条“鱼”,而是指卖鱼这件事他做了三年;(4)中的“两次”也不是真正修饰“歌”,而是指唱歌唱了“两次”。以上这些特别的定语,都可以归入伪定语范畴,在学界常被称为“伪定语”或“形义错配”。


那么,什么是“伪定语”呢?伪定语的“伪”该如何断定?按照以往的研究,我们可以初步断定,伪定语之所以被称为伪定语,实际上是由于它们在形式上虽是定语,在语义上则不然。如在(1)中,“他的”并非真正修饰“老师”,而只是形式上充当了“老师”的定语,语义上仍是该句的主语;(2)中,“他的”在形式上充当了“冷水”的定语,而语义上为该句的宾语(其中“泼冷水”的意思为“打击”,“泼他的冷水”即为“打击他”);(3)和(4)中,“三年的”“两次”在形式上充当了“鱼”“歌”的定语,而在语义上实为该句的补语。


由此,对于伪定语,我们有了以下定义,即指那些形式上为某一名词性成分的定语,而语义上并非修饰该名词,但出于某种原因出现在该名词定语位置的成分


尽管有些文献在谈及伪定语时只拘泥于“他的老师当得好”这类句式,如邓思颖(2008,2009,2010)、刘礼进(2009)、程工、熊建国、周光磊(2015)等,但多数研究(Huang,1991,1997,2005;Tang,1998;黄正德,2004,2008;沈家煊,2007;吴怀成,2008;邓思颖,2008,2009,2010;庄会彬、刘振前,2012;Zhuang,2017;等等)都会把伪定语分为两类讨论,即伪领属和伪名量,前者如(1)、(2)所示,后者如(3)、(4)所示。本书也采取这种做法,但有时为了深入讨论,会把(1)称为“主语定化”现象或直接称为“他的老师当得好”现象,把(2)称为“宾语定化”现象,或直接称“泼他的冷水”现象;(3)和(4)则根据黄正德(2004,2008)的做法,分别以“期间短语”“频率短语”来指称。


另外,除了以上两类伪定语,学界还提到第三类伪定语——状语定化(刘辉,2009)。举例如(5):


(5)a. 走夜路


b. 开夜车


c. 洗冷水澡


d. 吃开口饭


e. 告地状[1]


f. 打雪仗


g. 吃白食


h. 吃独食


i. 打群架


j. 拜晚年


k. 喝倒彩


l. 帮倒忙


m. 喝喜酒


n. 打零工


本书也把这类伪定语一并考虑在内,并尝试做出统一解释。


第二节 本书的研究目标和研究内容


伪定语现象引人入胜,然而,要真正对其展开研究,我们需要首先明确两点:第一,要研究什么;第二,该怎么研究。只有先确立目标,才可以为全面展开讨论提供标杆,并为深入探讨提供动力:


统观以往的研究,我们设立目标如下:


(1)探求“伪定语”现象的本质及形成机制;


(2)尝试构建一套理论框架,并探讨其适用性问题。


为此,我们将逐一思考以下问题,并做出回答。


(1)伪定语是如何形成的,是句法原因还是韵律原因所致?


(2)具体到各类伪定语现象,其句法结构、音系结构分别是什么样的?两者之间既然无法匹配,如何能够恰当地表达语义、传递信息?这一过程是如何实现的?


(3)为什么汉语多伪定语现象?该用哪些因素解释这一现象?汉语的具体特点(如韵律特征、话题凸显、词汇根性特征等)是否对伪定语现象的形成有所影响?


(4)具体到伪定语的推导,是否存在某些成分,为推导形义错配结构而被插入或者删除?


(5)从跨语言的视角来看,其他语言中是否存在形义错配?这些语言与汉语的异同何在?对解释汉语的形义错配有什么启示?


(6)有了对形义错配现象的深入探讨,句法、韵律、语义之间的关系是否该重新思考?


由此,我们的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对现代汉语伪定语的界定和分类。


在生成语法框架下研究伪定语,首先要对伪定语进行界定和分类,这是做进一步研究的前提。对于伪定语的界定,可以借助伪定语的特征来完成。而伪定语的分类,则免不了要参考伪定语的句法位置及其内部语义关系特征。本书主要参照以往的方法进行分类,如第一节所示。


第二,建构伪定语研究的理论框架,引入韵律考量。


以往的研究表明(详见第二章的文献综述),各种伪定语虽然表面类似,但其产生机制并不相同,不宜一概而论。由于句法、韵律、语义等各种因素错综交织,纷繁复杂,要揭示其内部的推导机制,单纯在句法内部完成还存在一定的困难,只有将句法、韵律、语义等多方面的因素考虑在内,才有可能真正做出满意的解释。其中,韵律便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以往的研究已经表明,伪定语(部分)是句法、语义与韵律交互作用的结果,其语音形式的推导最终在句法-韵律(音系)接口完成。因此,要对伪定语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必须把韵律因素纳入考量范围。


本书在对伪定语进行界定和分类的基础上,采用韵律语法理论展开研究。这一理论框架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本着“伪定语是由普通句式推导而来,是语法、韵律运作的结果”这一基本原则,从句法-韵律接口着手,探求伪定语产生的最根本的动因;


(2)审视从词库(Lexicon)到语音形式(Phonetic form)的完形推导过程,探讨伪定语的产生轨迹;


(3)解释短语在句法与韵律层面运作完成后的拼出过程中如何推导,并最终形成伪定语;


(4)解释伪定语这一形式是否会影响语义的传达,以及如何满足信息加工和语义传达的需要。


第三,总结伪定语的形成机制及其进入自然语言的规律。


根据建构的理论框架和对该框架的论证,总结伪定语从词库到语音形式的推导过程,以及伪定语在各个推导阶段上反映出的转换特征,特别是句法-韵律接口、句法-语义接口问题,伪定语的句法结构在深层、表层中的语音形式和语义形式分别是什么样的?伪定语是如何推导的?“的”是怎么来的?伪定语的语义传达与理解是如何完成的?



[1] 指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写在地上,向路人诉说不幸的行为。

第二章 文献回顾


以往对伪定语现象的研究明显分为两个阶段。早期的研究以吕叔湘(1965)、赵元任(Chao,1968)、黄国营(1981,1982)、朱德熙(1982)等为代表,他们虽然已触及伪定语的多个方面,如伪定语的定性、伪定语的次类划分、伪定语的语义特征、伪定语产生的动因及形成机制等,但当时这些研究主要还是停留在描写的层面,对相关现象缺乏应有的解释,在学界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最近十年来,伪定语再次引起学界的重视,学者们就伪定语的定性(彭兰玉,2001,2005;黄正德,2004,2008;钱书新,2005;沈家煊,2007;刘礼进,2009;邓思颖,2009,2010;等等)、伪定语的内部关系(Chao,1968;朱德熙,1985;张伯江,1994a;张伯江、方梅,1996;钱书新,2004,2005;李绍群,2010;等等)、伪定语的次类划分(黄正德,2004,2008;沈家煊,2007;邵敬敏,2009;等等)、伪定语结构的语义指向(张伯江,1994b;李敏,1997,2006;金镇宇,1999;傅满义,2003;吴早生,2012;等等)、伪定语的语义关系(萧国政,1986;李锦望,1993;张其昀,1996;陆汝占、靳光谨,1996;吴怀成,2007;邵敬敏,2009;等等)、伪定语产生的动因及形成机制(朱德熙,1982;李锦望,1993;张云徽,1996;黄正德,2004,2008;沈家煊,2007;吴怀成,2008;邵敬敏,2009;刘礼进,2009;邓思颖,2009,2010;李绍群,2010;潘海华、陆烁,2011;许歆媛、潘海华,2014;Zhuang,2017;等等)、“的”的特性(刘公望,1984;曲凤荣,2002;钱书新,2004;庄会彬、刘振前,2012;Zhuang,2017;等等)做了深入讨论。


总体而言,伪定语的研究日渐深入,并越来越彰显了其研究的价值和独特的魅力。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学者们的研究视角也日趋多样化。


(1)生成语法视角,如黄正德(2004,2008)、邓思颖(2009,2010)的“名物化”,刘礼进(2009)的“关系化”,韩巍峰、梅德明(2011)的“主题化”。


(2)认知语言学的视角,如沈家煊(2007),吴怀成(2008),史金生、邝艳(2010)等所倡导的“糅合”,郝静、贺麟茜(2012)提出的“构式”等。


(3)句法为主,兼顾韵律的视角,如程工、熊建国、周光磊(2015)、Zhuang(2017)等。


(4)其他视角,如彭兰玉(2005)等从语用的角度,吴垠(2007)等从修辞的角度,刘辉(2009)等从事件量词语义的角度,萧国政(2010)等从语言信息处理的角度,杨炎华(2013,2014)、胡建华(2016)等从语法中的显著性和局部性的角度也做出了各自的解释。


目前,伪定语现象研究已初具规模,并已成为汉语研究的热点之一。这里,我们只对与本研究有关的方面进行分析。


本章将分三部分对以往的研究进行回顾。第一节主要回顾形式句法推导的思路,第二节回顾认知糅合的思路,第三节回顾句法结合韵律的研究思路。通过以上三部分的回顾,本章试努力阐明韵律语法已经成为伪定语研究不得不使用的手段。


第一节 形式句法推导思路


(一)黄正德的解释


2004年夏,黄正德先生在“吕叔湘先生100周年诞辰暨《现代汉语词典》发行30周年纪念大会”上报告了《他的老师当得好》一文(该文定稿后全文发表于《语言科学》2008年第3期),立即引起学界热议(沈家煊,2007;吴怀成,2008;邓思颖,2009;刘礼进,2009;潘海华、陆烁,2011)。虽然,黄文之前,学界对伪定语现象已经有所关注(吕叔湘,1965;Chao,1968;黄国营,1981,1982;朱德熙,1982;等等),但当时的研究主要停留在描写层面,对相关现象缺乏应有的解释,在学界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此可以说,伪定语研究能够在近十年成为热点,当得益于2004年黄正德的《他的老师当得好》这一报告。


时隔十年,我们再来读这篇文章却发现黄先生虽然努力对伪领属和伪名量做出统一解释,但例外频仍。我们先看他对伪领属的推导,以“他的老师当得好”为例,其推导过程如下:


(1)a. 他DO[他的当老师](得好)。(深层结构)


b. 他当i[他的ti老师](得好)。(动词核心移位)


c. [e]当i[他的ti老师](得好)。(受事主语句步骤一:主语省略)


d. [他的t老师]j当tj(得好)。(受事主语句步骤二:宾语提前)


e. 他的老师当得好。(表面结构)


应该说,黄先生的这一分析方法较好地运用了句法来推导伪定语句式。然而,面对新的语料,这一方案仍然显得左支右绌。请看下面的例句:


(2)你别泼他的冷水。


(3)小王总是吃我的醋。


(4)王先生一直在打李小姐的主意。


(5)小沈阳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1]


例(2)~(5)显然是地道的汉语,然而,用黄正德(2004,2008)的方案来推导却格外困难。既然黄先生认为伪定语是谓语名物化所致,这就意味着如果出现伪定语,那么也应该在谓语名物化后,由其主语转为该名物短语(Gerundive Phrase)的领属语(possessor),而不可能凭空冒出其他领属语。如此一来,“你泼冷水”名物化的结果只能是“你别泼你的冷水”,而不会是“你别泼他的冷水”。因此,也就不会有例(2)~(5)这样的伪定语结构(刘振前、庄会彬,2011)。当然黄先生(Huang,1997)也曾尝试用Larson的VP-壳假说(Larson,1988)来分析“他们绑了我的票”,但对于“的”的由来却语焉不详。


再来看一个伪名量例句(6):


(6)李老师教了我们三年的语文。


然而按照黄先生的分析方案,这一例句的推导颇有难度。根据黄先生的思路,它应该源自下面的结构:


(7)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也就是说,名词化的谓语“教我们语文”会被置于GP之下,动量短语“三天”则占据其定语位置。然而,如(7)所示,虽然“教”可以移至语音上为空的V位置(标记为DO),“我们”却不能提升到高于“三年”的任何位置。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黄先生的推导方案不仅有其不及之处,还会导致过度生成,如我们会说(8)a、(9)a,但不会说(8)b、(9)b。


(8)a. 他的老师当得好。


b. *他的老师当了。


(9)a. 他的媒人当成了。


b. *他的媒人当了。


然而,根据黄先生的推导方案,(8)b、(9)b完全可以推导出来,如(10)所示:


(10)a. 他DO[他的当老师](了)。(深层结构)


b. 他当i[他的ti老师](了)。(动词核心移位)


c. [e]当i[他的ti老师](了)。(受事主语句步骤一:主语省略)


d. [他的t老师]j当tj(了)。(受事主语句步骤二:宾语提前)


e. *他的老师当了。(表面结构)


不仅如此,根据黄先生的方案,(11)、(12)也可以推导出来。


(11)*他的李四打得好。


(12)*他教了三年的我。


其推导过程分别如(13)、(14)所示:


(13)a. 他DO[他的打李四](得好)。(深层结构)


b. 他打i[他的ti李四](得好)。(动词核心移位)


c. [e]打i[他的ti李四](得好)。(受事主语句步骤一:主语省略)


d. [他的t李四]j打tj(得好)。(受事主语句步骤二:宾语提前)


e. *他的李四打得好。(表面结构)


(14)a. 他DO(了)三年的教我。(D-结构)


b. 他教i(了)三年的ti我。(动词核心移位)


c. *他教了三年的我。(S-结构)


d. *汉语伪定语现象之韵律语法阐释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可见,黄先生的这一分析方案还面临着一些亟须回答的问题。


(二)邓思颖的解释[2]


邓思颖(2009)修改了黄正德的分析方案,并设置了参数以解释南北方言的差异。他提出,动名化是通过动词移位产生的——动词提升到名物化词头Nom的位置。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