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周亚敏著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593944

ISBN:978752014822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00361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社会学

全书内容: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本书受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学术出版资助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借助‘一带一路’构建中国的全球环境治理战略研究”(项目编号:17CGJ005)资助。

序言


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从矛盾冲突到和谐共融,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历史性跨越。在开放经济条件下,随着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和国际贸易的深化,具有强势地位的发达国家不仅可以将其环境成本转嫁给发展中国家而加速这一跨越进程,而且还通过占据价值链的高端地位和规制话语控制权,制约发展中国家的跨越发展。发达的经济与优质的环境是各国发展的目标指向;但在资源约束条件下,如何和能否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双赢,是国际博弈和全球治理的核心议题。在学术层面,以气候变化问题为例,美国主流学界非常明确地将温室气体排放定义为外部性问题,强调效率优先,避免涉及公平和发展权益问题。而发展中国家的学者多考虑公平与发展权益问题。可见,关于环境问题的理论认知与经济分析,是有明确的国家发展权益和国际政治立场站位的。


发展低碳经济是全球各国的共同愿景,但不同国家面临不同的资源约束,特别是在全球化背景下,发展中国家面临更多机遇还是更多挑战?南北国家可能因此而站到同一条起跑线上,后发国家因此可以吸取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从而获得优势,还是因为因循发达国家过去的发展模式而被锁定在高碳发展的路径上?从南北竞争格局的视角来看,发达国家所期望实现的经济与环境双升级战略会对发展中国家带来复杂的影响,特别是将重构发展中国家发展低碳经济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最关键的是要在各种约束条件下实现发展,提高生产力,低碳排放作为新的外部性约束条件,若要不重走发达国家过去“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则必须要创新发展路径。


通过创新路径实现人类发展向经济与环境双升级的方向转型,需要南北国家的共同努力。这种路径创新,不仅取决于微观层面的技术创新,更取决于宏观层面的制度创新。周亚敏博士从这一具体问题入手,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来探讨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国内矛盾的国际渊源和全球绿色治理的南北矛盾。特别是以贸易协定为载体所形成的环境规则的收敛化和非中性化,进一步挤压了发展中国家的议价空间,打压经济和环境双升级的能力。她的研究具备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虽然不尽完善,但也可以引发读者对如何摒弃两个世界在绿色治理领域的“二分法”进行深入思考。


全球绿色治理:直面经济增长与环境升级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2019年3月2日

摘要


在国际分工和全球化日益深入的21世纪,任何环境问题都已不再是一国的国内问题,全球价值链的分割、转移和延伸已经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国内矛盾转化为国家间矛盾,特别是转化为南北矛盾。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以来,南方和北方国家都被纳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但只有北方发达国家收获了经济升级和环境升级的双重红利,南方国家却以沉重的环境代价只分得了全球分工的一小杯羹。总体而言,当今全球价值链仍然是由北方国家主导,南方国家虽然被纳入了全球生产分工体系,但主要承接的是价值链的灰色甚至黑色环节,即排放水平高、污染强度大、环境破坏程度明显的部分。与此同时,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将根植于本土的环境规则和治理机制嵌入特惠贸易协定的环境章节中,以经济制裁“硬机制”或对话沟通“软机制”促成缔约国国内环境法律及政策的变化,造成了全球绿色治理的规则趋同化和政策收敛化。


虽然早在20世纪中叶,全球多边环境治理和多边气候治理就已经起步,但半个多世纪的进展并不理想。究其原因,既有国际政治对于关乎发展空间的环境议题的割裂,也有全球价值链转移本身所衍生的全球环境治理的结果碎片化和规则非中性化。虽然以规则为导向的多边环境谈判框架进展缓慢,但以市场权力和资本权力为导向的全球价值链构建中却嵌入大量环境治理的内容。嵌套式规则不仅将南方国家锁定在价值链的灰黑色环节,而且逐渐削弱了发展中国家在环境议题和发展议题上的议价能力,全球性绿色治理沦为空谈。发达国家所主导的全球环境基金并未真正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环境治理,而是演变成为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奖励。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经济与环境双重压力的窘境非但没有改善,而且进一步恶化。南方国家必须探索出新机制、新路径来满足自身社会对于经济增长和美好环境的双重愿望。


全球绿色治理的内容分为两个维度,一方面立足于过去的针对已有环境问题的挽救性治理和恢复性治理,另一方面放眼于未来的针对实现绿色发展的创新性治理和公平性治理。人类在工业文明时代以库兹涅茨曲线为代表的发展路径,对气候环境容量造成了累积性的影响,有些是可以通过治理恢复原貌的,而有些则逼近临界值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需要转型发展来扭转局面。生物多样性减少、臭氧层耗竭、全球变暖等问题,一旦破坏程度超越阈值,将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必须凝聚全球共识,汇集全球力量实施挽救性治理;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过度砍伐等问题,只要人类能够主动积极地采取措施加以遏制就能取得显著效果,可以采取恢复性治理;全球未来能否走上绿色发展道路,还取决于南方和北方国家是否能够在绿色治理框架下实现公平性治理,包括公平参与制定环境领域“游戏规则”的机制设计、依据发展阶段适用可承受的环境规则,以及绿色发展收益在南北方国家间公平共享的分配。


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全球各个国家参与欧亚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平台。绿色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龙头的绿色融资机制,为保障绿色丝绸之路的建成提供资金。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发展经验表明,“要想富,先修路”,确保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沿线国家经济升级的前提条件;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发展理念,则表明生态质量的提升本身就是一种无形财富。在绿水青山中铺就绿色基础设施,改变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提升生态效率和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只有在可持续发展理念指引下对全球绿色治理做出变革性创新,才能实现在当前资源和环境紧约束条件下的经济与环境双升级。


本书的结构安排如下:第一章“全球绿色治理:概念、路径与挑战”界定了相关概念、实现路径、历史成果回顾以及面临的挑战。第二章“自由贸易协定中的全球绿色治理”首先指明环境条款大量出现于南北贸易协定中,并分析美欧在贸易协定中嵌套绿色治理方案的做法,分析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中环境条款的进展,并指出气候治理条款也逐渐出现于新近签署的贸易协定中。第三章“全球价值链中的绿色治理”通过分析全球价值链分析框架中的绿色治理定位,来理解南北国家在全球绿色治理中的站位与相互关系,以及美欧环境规则沿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的外溢成就,指出南方国家迫切需要重塑全球价值链,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绿色重塑全球价值链提供中国方案。第四章“国际气候谈判中的全球绿色治理”首先分析了全球气候变暖引发的经济成本和潜在影响,简单回顾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进程,分别以经济学框架和政治经济学框架来应对气候变化的困境,前者的核心难题在于气候问题的全球外部性,后者的关键则在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于发展权益的争论。第五章“实现绿色治理的辅助路径”指出应该重视减排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作用,并指出要积极在全行业各个层面推进绿色就业。第六章“绿色金融与全球绿色治理”对绿色治理的融资机制进行讨论,简要介绍了德国、英国、美国和日本的绿色金融实践,指出亚洲绿色能源项目发展的金融障碍,应通过机制设计释放私人投资对绿色金融的促进作用,并回顾了中国的绿色金融实践与政策。第七章“中国对全球绿色治理的贡献”概述中国绿色发展对全球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贡献,中国参与全球绿色治理的历程,以及实现绿色发展的指导理念,特别是中国循环经济模式和理念的创新式发展。第八章“绿色丝绸之路”则从学术文献和政策文件两个方面,挖掘“一带一路”倡议蕴含的绿色治理思想,中国将国内和国外两个层面的绿色转型议题结合起来,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等一系列深入浅出的理念为指引,致力于构建更具包容性的绿色价值链,强调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发展模式,将中国绿色治理方案通过G20、APEC、金砖合作、国际产能合作融入全球价值链,并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使绿色基础设施的倾斜性投资得以保障,使“一带一路”建设稳步朝着全球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迈进。

Abstract


In the 21st century,when the 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labor and globalization are deepening,any environmental problem is no longer a domestic problem for a country.The segmentation,transfer and extension of global value chains have transformed the domestic contradiction between economic growth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to a contradiction between countries.In particular,it turned into a North-South contradiction.Since the world entered the era of globalization,both the countries of the South and the North have been integrated into the global value chain system,but only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of the North have benefited from the dual dividends of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upgrading.The countries of the South,however,took a small share of the global division of labour at a heavy environmental cost.


In general,the global value chain is still dominated by the northern countries.Although the southern countries have been incorporated into the global division of production system,they are mainly engaged in grey or even black parts of the chain,that is,with high emission levels,high pollution intensity,and a significant degree of environmental damage.At the same time,the developed countries,represented by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embed environmental rules and governance mechanisms rooted in their own countries into the environmental front of preferential trade agreements.The “hard mechanism” of economic sanctions or the “soft mechanism” of dialogue and communication promote the changes of environmental laws and policies in Southern states parties,resulting in the convergence of environmental policy and the rules of global green governance.


Although the process of global green governance originated from the middle of 20th century,the progress of more than half a century has not been satisfactory.On the one hand,the international geopolitics regard environmental issues as development space and make a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North and the South.On the other hand,the dynamic transfer of global value chains leads to the fragmentation and non-neutralization of the rules of global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The framework of rules-based multilateral environmental negotiation moves at a slow rate,however,a great deal of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is embedded in the construction of global value chain based on market power and capital power.The nested rules not only lock the southern countries in the grey and black links of the value chain,but also weaken the bargaining power of the developing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