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少儿 > 传统文化 > 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周松,才让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593957

ISBN:978752015475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2092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传统文化

全书内容:

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民族史文丛(2019年第1辑/总第1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编委会


集 刊 名:民族史文丛


主办单位:西北民族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


主  编:才让 周松


COLLECTION OF ETHNIC HISTORY STUDIES


编辑委员会


主  编 才让 周松


编  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赵学东 尹伟先 朱悦梅 胡小鹏 宗 喀 阿旺嘉措


杨富学 熊文彬 陈庆英 马 德 敖特根


编辑部


俄琼卓玛 答小群 彭晓静


2019年第1辑(总第1辑)


集刊序列号:PIJ-2018-335


中国集刊网:www.jikan.com.cn


集刊投约稿平台:www.iedol.cn

发刊词


20世纪80年代,西北民族学院(后改名“西北民族大学”)历史系(后改名“历史文化学院”)曾编辑发行内部刊物《西北民族文丛》,刊载过不少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和译文,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可惜由于经费等问题,出版几期后,未能赓续。此次我们编辑《民族史文丛》时,有学者建议采用《西北民族文丛》的原刊名,但鉴于现在国内类似的刊物不少,遂以《民族史文丛》为刊名,我们希望对我校的学术传统有所继承,同时,又能体现本刊侧重西北民族历史研究的特色。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建设,为西北地区的振兴提供了重大的历史机遇。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物理上的“互联互通”,更离不开心灵上的“互联互通”,这就对我们从事民族问题研究的学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赋予了更大的责任。怎样把握时代的律动,如何继承和发扬优良的学术传统,成为每一位心系国家、民族的学人必须面对和深入思考的问题。必须看到,西北地区民族历史文化的深厚传统和积淀与研究现状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在史料的挖掘与整理、理论的创新和发展、方法的多样与成效、研究的深度和广度诸多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只有扎扎实实、脚踏实地地做好基础研究工作,才能为学术话语权的提升创造前提条件,才能为顺应时代要求、经得住历史检验的成果夯实基础。


为此,本刊确定以下三个方面作为办刊的努力方向。


第一,夯实基础,侧重于史料的整理和研究。西北地区是内亚与中原的结合部,是欧亚大陆文明互通的舞台。有着不同文化传统的人类活动都在西北地区留下了丰富的文献典籍资料,如敦煌-吐鲁番文献、黑城文献、拉卜楞寺等藏传佛教寺院所藏文献、民间所藏苯教文献等,今后还会不断出土新文献,它们为西北民族史、区域史的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史料支撑。虽然敦煌-吐鲁番文献、黑城文献的研究可谓成果辉煌,但仍有众多的各类文献尚未被学界所触及,有待于今后的发掘和整理。此外,明清以降,西北地方传世文献更是家底不清,其数量、性质、内容都没有经过系统性的梳理,举凡传世方志、家族谱、明清档案等,都有待抢救和整理。因此,本刊十分重视和支持稀见文献的公布、少数民族历史文献的翻译和解读、档案文献的整理和研究,以此切实推进西北民族史研究。


第二,立足西北民族史研究的基本面,突出“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史、文化交流史的研究。西北民族大学的民族史研究中,以部分族别史的研究为特色,诸如藏族、蒙古族、回族等民族的历史研究有丰厚的学术积累。在延续学术传统的基础上,我们要加强“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史的研究,注重围绕“丝绸之路”民族文化交流史的研究,梳理相关史实,彰显各民族在共建中华文化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文化的交流与共享,是“丝绸之路”历史发展的特点。我们不仅要重视物质文化方面的交流,还要重视非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方面的交流,不断拓展研究领域。尤其深入挖掘宗教、档案、考古、图像等方面的资料,深刻揭示现存“丝绸之路”沿线文化遗存中存在的多民族因素。


第三,开阔学术视野,注重新方法、新思路。民族史的研究在最近30多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成绩斐然。然而,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考古学的最新资料与文献对接和解读上还存在明显的脱节,新方法的运用、新思路的展开也存在明显的不足。如何从中国历史发展脉络,从东亚文明演进,从旧大陆东西部的交流,从区域史向全球史的转变等角度审视西北民族史,探索文明繁荣与衰落的变迁规律,多元化解读古代丝绸之路之兴与今天欧亚大陆内部联系再强化的内在逻辑,都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重大课题。所以,西北民族史的研究不仅是西北的,也是全国的,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因此,摆脱单一视角的束缚,广泛吸收国内外新近研究成果,消化吸收,取长补短,增强研究方式的分析性、批判性,以此持续、深入地耕耘民族史研究领域,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创新性成果。


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热切盼望以《民族史文丛》为平台,能有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加入西北民族史、地方史研究的行列中来,共同努力,携手前行,推进民族史学科的发展。

藏学研究


俄氏世系谱中的吐蕃史料考辨[1]


才让[2]


内容提要:俄氏世系谱所记俄氏先祖历史中,多有与吐蕃历史相关的内容。所述俄氏起源于天的神话传说,与吐蕃悉补野王室神话相类似。俄氏家族先后两人出任泥婆罗地区的官员,反映了吐蕃对泥婆罗的经营。俄氏家族成员参与攻占河州之战役,其中提到了“凤林”这一重要的古地名。记述俄氏家族成员担任过的多种官职,如佛教宗师、大贡论等。俄氏世系谱所涉吐蕃的对外战争、职官制度、法律制度等,可与其他文献相印证,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对研究吐蕃历史有参考价值。


关键词:俄氏世系谱 吐蕃 职官制度


吐蕃史研究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因资料所限,仍存在诸多疑问或未解之谜。吐蕃分裂以后出现的史书中,除学界熟知的王统、佛教源流类史书内有吐蕃史记述外,一些家族世系谱中亦偶见与吐蕃史相关的资料,但此类文献的真实性到底如何、研究吐蕃史方面是否有参考价值等问题,似未引起学界之注意。本文就俄氏(rNgog)世系谱中所见吐蕃史料予以摘录翻译,并就其内容略加梳理和考辨,进而揭示其所含史料价值。


一 俄氏世系谱文献概述


百慈藏文古籍研究室所编丛书“先哲遗书”之《俄派师徒文集》第2册中有两种俄氏世系谱,即《上师俄巴父子历代传记·大宝饰鬘》(Bla ma rNgog pa yab sras rim par byong pa\'i rnam thar rin po che\'i rgyan gyi phreng ba bzhugs pa yin no,以下简称《大宝饰鬘》)和《尊者玛尔巴至俄雄巴父子间的上师传记·宝鬘》(rJe Mar pa nas brgyud rNgog gzhung pa yab sras kyi bla ma\'i rnam thar nor bu\'i phreng ba bzhugs so,以下简称《宝鬘》)。[3]编者将《大宝饰鬘》排在了前面(第1~34页),实则《宝鬘》(第35~68页)的问世早于前者。


《宝鬘》后记云:“诸上师圣者之传记,名宝鬘者,由密咒师贝吉多杰编纂。对此(内容)略加增减后,由俄师二次第瑜伽师菩提释编写。”可知,《宝鬘》是以贝吉多杰所编本为基础,由菩提释修订而成。“菩提释”是梵语名,其藏文名是绛曲贝(Byang chub dpal,意译“菩提祥”)。其为俄氏传人仁波切顿珠贝之子,《青史》称为“仁波切绛曲贝”。他生于金鼠年(1360),去世于火虎年(1446),享年87岁。绛曲贝通达俄宗(rNgog lugs)之学,继承父亲的法座,主持寺院,成为俄宗传承的代表人物,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宗喀巴大师在准布龙(Grum bu lung)讲法时,绛曲贝曾前去拜会,颇得宗喀巴之礼遇。宗喀巴之弟子妙音法王等从其学法。[4]


《大宝饰鬘》后记云:“金阳鼠年完成。虎年向俄仁波切绛曲贝(Byang chub dpal)求俄宗诸法时,由我布纳亚释书写。”[5]“布纳亚释”(PuN+ya shri)亦是作者的梵语名,意译“福吉祥”,藏文应是bSod nams bkra shis。其为俄宗传人绛曲贝之弟子,生平不详。《大宝饰鬘》完成于金阳鼠年(1420),而且是在《宝鬘》的基础上完成的。就此可推断《宝鬘》完成于1420年之前。


此两种著作既是法脉传承史(Chos brgyud),又是俄氏家族世系谱(gDung brgyud)。首先简述了噶举派祖师玛尔巴之事迹,包括玛尔巴之前的四代祖先的名称、玛尔巴的后裔、玛尔巴的主要生平等。之后,讲述玛尔巴四大弟子之一的俄·曲多的家世和生平,是为此世系谱之重点。俄·曲多所传密法被称为“俄宗”,其传承者以俄氏家族人物为主,故俄宗同样是一个家族性的噶举派支派。


此二书之结构和内容大致相同,《大宝饰鬘》实际上就是《宝鬘》的抄本。但是作为写本,免不了会出现抄写之谬误,乃至抄写者有意识的改写或增补,致使原有面貌可能会发生变异。目前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两个本子,相互间也有一定的差别,人名、地名等的拼写多有不同处。两个文本间若做对校,亦可订正部分错误。


二 《大宝饰鬘》中的吐蕃史部分译注[6]


兹以《大宝饰鬘》为底本,选取与吐蕃史相关部分,进行翻译。凡《宝鬘》中与此有不同者,以及部分词语,以页下注的形式加以说明。两种本子中,皆有抄写错误,部分文义难解,翻译时只能大致推测而已。若要完全解决疑惑不解处,尚有待更好的版本之发现。


《大宝饰鬘》:“玛尔巴之弟子为喇嘛俄·曲多。俄氏之祖先俄王森波杰王(rNgog rje Zings po rje)者(与拉脱脱日聂夏同时),从上方(乐化天之神[\'Phrul dga\'i lha])中而来,足踩(为利益众生)九层幻化梯(降临雪域雅东波[Gya\' ltum po]地方)降临大地。姓氏属于四原始姓氏之东氏(sTong),从中(衍生)宗氏(\'Dzoms rus)九姓[7],俄氏是其中之一(从中又衍生出卓聂[sGro gnya\']、玛[rMa]、嘎巴[rKa ba]、甘[Gan]、朗巴[Lang pa]、达[Dar]、郎卓[Lang \'gro]、甲杰[Bya rje]、宁杰[sNyang rje],此等皆源自俄氏)[8]


其中,东宗俄(sTong \'dzom rngog)之子为俄·赞多热弃坚(rNgog Tsan dho re khris \'jam)[9]。其子俄·达聂斯(rNgag rTag snyan gzigs),被封为泥婆罗(lHo bal)之官员,属下无不听命。其从大食(sTag gzigs)地方游历[10],亦有大的(收获),将金玉、绸缎、珍珠、珠宝等大量献与(赞普)[11],(赞普)心欢喜而赐大金文字告身。


其子俄·贝冲木(rNgog dPal khrom)在松赞干布时期,与吞米桑布扎一道从印度将知识幻化之文字学得后,献与国王,遂命吐蕃之尚论、青少年(Bu tsha)、平民(\'Bangs)学习。主持大小计策(\'dun pa)[12]的制定,以聪慧(\'dzangs)[13]分出升和合[14]、两和克等(计量单位);给诸蕃人划分区域和门户(sgo ru?),分如(Rus)[15]和千户(sTong lter)[16]。千户长是琛氏(\'Chims),代理千户长由俄·贝冲木担任。


复次,国王松赞干布和俄·贝冲木二者之时期,俄氏无论出现(财产)散失或人被杀等何种情况时,若(财产)散失,则予‘六寻找’(btsal drug)[17],得万两赔偿(bstod pa)[18];被杀,则获得二万一千(银两)等之赔偿(bstod pa)[19]。男子的(赔偿)是金马(gSer gyi rta)配玉鞍,以金饰银(Phra men)[20]为马镫,以‘塘续’(\'Thing shun )[21]做笼头和嚼子(\'Thur srab),以此为赔偿;给妇女赐以一头螺白色雌犏牛,以黄金做牛鼻圈(rNal \'ju)[22],以丝做鼻绳(rNal thag)[23],牛背上驮以‘缂丝’(Gu zu)[24]和缎子,以此为赔偿。因是国王身边的密咒师,被赐以一把一箭长的黄金之手杖(Phyags shing)[25]


俄·贝冲木之子为俄·朵斯冲木丹(rNgog mDo gzigs khrom bstan),其继承祖父之职务,担任驻泥婆罗之官员,极为聪慧。其有五子,即赞罗那逋(rTsan la nag po)[26]、仁罗那逋(Ring la nag po)[27]、赞聂(bTsan gnya\')[28]、仁丹波(Rin ldan pa)[29](发展到仆跋日地方[Bogs ba ri bya bar chad do])[30]、赞当日界卢(bTsan to ri gel lo)[31](发展到康区[Khams su chad])。赞罗那逋降伏大食国(sTag gzigs kyi rgyal khams),仁罗那逋降伏回鹘国(Hor gyi rgyal khams),仁丹波能背负大象,赞当日界波(rTsan sto ri gel pa)担任国王的大贡论(Gung blon chen po),获得金玉相叠(gSer gyu rtsegs ma)之告身。国王喜勇武之时,降伏突厥国(Gru klu)[32],攻下四大城堡。因其英勇,获得土地之封赏(dpa\' ba\'i la dor?)[33],及豹皮虎皮相间(gung stag spel ba\'i yig tshang)之告身,并将白狮子之足爪作为特殊奖励。


阿戚波(lNga tshigs pa)俄·赞聂在国王赤松德赞在位时期,年十三岁时,替父亲担任庙祝(lDang gnyer)[34],首次到王臣(rje blon)[35]驾前,获得认可,任内侍‘舍独波’(Nang \'khor shan thogs pa)[36]。年十四岁时(bcu gnyis)[37],唐蕃交战,担任夜间巡逻(悉)南纰波(Mel tshe nam phyed pa)[38]。十五岁时,担任‘南热’之祭祀(Nam ral gyi mchod pa)和寺庙等之修缮官。十六岁时,降伏边疆的唐、回鹘( rGya Drug)。进军唐朝时,引蕃军三万,越过扎磨公武铭日(Tra ma gong bu me ru),军队隐匿于中间(dMag thel du spub)[39],王臣、王民三十六人在军队(ru)的背面居住。唐朝之三位游奕使(Gyen po)及属下三十位(bcu rngog gsum)[40]勇士等身带利刃(sku la brdar ba)[41](而进攻),时(俄·赞聂)之属下忠心耿耿,不惜牺牲,因此军威壮大(mnga\' thang che)[42],砍断唐游奕使之脖子,蹂躏唐人为奴,唐之儿童被捆绑(bsdabs)[43]于悬崖,唐狗穿(rGyus)[44]于矛尖(sTong)[45],唐之田地被播种(rGya zho h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