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法律 >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夏吟兰,龙翼飞,李洪祥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书籍编号:30593980

ISBN:978752015110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64039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法律

全书内容: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总第15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文前辅文


《家事法研究》学术顾问


巫昌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杨大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刘素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张贤钰(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陈明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夏 珍(山西大学教授)


扈纪华(全国人大法工委原民法室副主任、巡视员)


Researches on Family Law VOL.2019


《家事法研究》编委会


主  编 夏吟兰 龙翼飞


执行主编 李洪祥


编委会委员(以姓氏笔画为序):


      马忆南 王歌雅 龙翼飞 兰 青


      李明舜 李洪祥 陈 苇 杨遂全


      张学军 林建军 夏吟兰 蒋 月


      郭 兵 曹诗权 雷明光 薛宁兰

前言


正值民法典编纂之际,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2018年年会于7月14~15日在吉林省长春市召开。本次年会以回应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立法重点问题为现实关切,以引导婚姻家庭法学研究的科学化为学术旨趣,主要围绕婚姻家庭编一般规定、结婚制度、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监护、家事审判等问题展开深入研讨。本次会议规模空前,来自全国立法机关、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及法律实务部门的210余位理论及实务工作者与会,共收到学术论文60余篇。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选取论文稿件的原则:(1)选题聚焦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立法重点问题;(2)研究内容具有科学性、原创性;(3)研究视角或研究方法具有创新性;(4)本卷增设“建言咨政”栏目,刊发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近年来就“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征求意见稿)向立法机关提出的立法建议和意见。


《家事法研究》2019年卷有七个栏目。


“婚姻家庭编立法专题研究”,主要收录了五篇年会主旨发言论文,主要有龙翼飞教授《〈民法总则〉的制度创新对婚姻家庭编的影响》,夏吟兰教授《〈民法总则〉监护制度对特定群体之人权保障》,薛宁兰教授《中国民法典夫妻债务制度研究——基于财产权平等保护的讨论》,王丽萍教授《关于民法典中亲子关系的立法思考》,李秀华教授《改革与完善收养人条件的立法进路》。


“理论前沿”,主要收录了蔡立东教授、刘国栋《司法逻辑下的“假离婚”》,金眉教授《论直系姻亲的发生、终止及其法律效力——以儿媳与公婆、女婿与岳父母为重点探讨》,李霞教授、罗宇驰《我国台湾地区2016年“意定监护法草案”评析》,王竹青教授《论成年人监护制度的最新发展:支持决策》等论文。


“司法实务”,这部分选取了部分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经验和对法律制度完善思考的论文。收录了温淑敏法官《吉林法院家事审判改革情况分析》,薛峰、王素南法官《从行政审判角度对我国婚姻制度的考察》两篇论文。


“青年论坛”,这部分选取了部分婚姻家庭法学研究的青年才俊论文。收录了高云鹏、于晓丽副教授《婚姻家庭法中的差异原则》,曹贤信、吴倩倩《我国法定夫妻财产制人本价值的偏离与回归》,陈法法官《论我国非常法定夫妻财产制的立法建构》,陈凌云副教授《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规则中的伪命题》。


“国外法专论”,主要收录了朱凡副教授《法国成年人保护制度现代化述评》,罗冠男副教授《近现代意大利家庭法的发展阶段与借鉴——从与中国比较的角度》两篇论文;刘征峰副教授、胡梅的译文《脆弱性与无法避免的不平等》。


“建言咨政”,这部分主要收录了自2015年至2018年,研究会举全会之力,充分发挥智库作用,及时跟进国家立法进程,形成并提交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的关于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五份立法建议稿。


“年会综述”,收录了曹险峰教授、朱帅对2018年年会归纳整理的会议综述。


值此本卷书稿交付之际,感谢本会会长夏吟兰教授、常务副会长龙翼飞教授对组稿工作的关心、支持和督导;感谢立法、司法、实务界、学界各位同人的积极参与,对婚姻家庭继承法学以及相关社会热点问题的关注,依据法理进行的卓有实效的分析讨论;感谢为本卷会刊出版付出辛勤劳动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刘骁军编审和侯婧怡编辑。


本卷执行主编李洪祥


2019年1月15日

婚姻家庭编立法专题研究


《民法总则》的制度创新对婚姻家庭编的影响


龙翼飞[1]


【内容摘要】《民法总则》中的制度创新对我国婚姻家庭编的编纂具有诸多积极的影响。《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依据的创新性规定为婚姻家庭编的立法提供了崭新的方向;该法有关我国民法调整范围的规定提升了婚姻家庭编的立法地位;该法关于保护民事主体民事权利的宣言拓展了婚姻家庭编的立法空间;该法有关我国民法基本原则的规定与婚姻家庭编的基本法律要求具有内在逻辑联系;该法关于我国民法适用规则的规定为婚姻家庭编的制度设计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立法平台;该法关于民事主体制度的创新性规定应当在婚姻家庭编的编纂过程中进一步细化为具有针对性的立法规则;该法有关民事主体的民事权利、民事法律行为、代理、民事责任、诉讼时效的创新性规定涉及婚姻家庭领域的,均应在婚姻家庭编中作出具有可执行性的特殊制度安排。


【关键词】《民法总则》 制度创新 婚姻家庭编


2017年3月15日通过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作为举世瞩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开启了我国民事立法发展的新阶段。当前,在《民法总则》的指引下,我国民法典各分编正在进入紧锣密鼓的编纂过程中。婚姻家庭编作为民法典中规范婚姻家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备受亿万人民关注,其立法成果必将惠及全国人民,还将对涉外民事法律关系的适用产生相应的调整作用。


《民法总则》并非简单地重复我国以往的民事法律制度的基本规则,而是顺应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需求,进行了诸多的制度创新。《民法总则》中的制度创新,对我国婚姻家庭编的编纂具有积极的影响。


一 《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依据的创新性规定为婚姻家庭编的立法提供了崭新的方向


《民法总则》第一条规定:“为了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调整民事关系,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据宪法,制定本法。”[2]我们在解读这条法律规定时,应当清晰明了我国民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依据包含六个方面:第一,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第二,调整民事法律关系;第三,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第四,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要求;第五,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六,以宪法为根据。该条规定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原有规定的创新。在编纂婚姻家庭编时,我们应当深度思考如何将《民法总则》第一条所规定的内容贯彻落实于婚姻家庭编之中,把握好婚姻家庭编的立法方向。


第一,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首先包括人身权利,其次是财产权利,再次是其他合法权益。婚姻家庭成员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无疑是民事主体合法权益中最具广泛性、最具基础性、最具人权性的部分。如何全面保护婚姻家庭成员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是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时,应当为立法机关提供智力支持的重要方面。


第二,我国民法调整的民事主体间的民事关系包括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涉及的社会成员和社会组织甚广,但是,并非所有的社会成员和社会组织都成为各类民事关系的主体。唯有自然人因婚姻家庭而形成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置身其中作为民事主体的;众多社会组织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人民法院等也都为婚姻家庭关系的建立、维系或终止提供着各类社会资源、社会服务和社会调整。我们可以这样说,婚姻家庭关系网罗天下众生,因而成为民事关系中最宏大的领域,真可谓“包罗万象”。因此,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并为婚姻家庭关系主体设计相关权利和义务规则时,应当充分考虑到所有社会成员和相关社会组织在婚姻家庭领域中所处的相应地位,确定其为构建文明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而承担相应的法律义务和社会责任。


第三,我国民法所要维护的社会和经济秩序,首先是婚姻家庭领域的秩序,其次才是其他领域的社会和经济秩序。正如我们长久以来所说的,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婚姻与家庭构成了社会秩序稳定的不可或缺的基本系统。因此,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并为婚姻家庭关系设计相关规则时,应当充分考虑到婚姻家庭和谐与整个社会良性发展的互动联系,使婚姻家庭成员在婚姻家庭中获得的幸福感与其在整个社会生活中获得的应有社会尊重相匹配、相适应、相融合。


第四,我国当代民法的生命力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客观要求。其中首先的客观要求是亿万人民群众对提高权利保障的法治水平的要求。提高社会成员在婚姻家庭领域的权利保障法治水平,呼声之切、呼声之高更是前所未有。因此,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并为婚姻家庭关系设计相关规则时,应当充分反映亿万人民群众所发出的提高社会成员在婚姻家庭领域的权利保障法治水平的要求,使相关的法律规则发挥更有效的权利保障作用。


第五,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体反映为国家层面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层面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以及社会成员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些核心价值观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要求、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思想灵魂。《民法总则》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我国民法典的立法依据,把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升华为民法的核心价值理念和立法精神。因此,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并为婚姻家庭关系设计相关规则时,应当充分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婚姻家庭法律规则的指引作用,使婚姻家庭编成为规范、指引、促进婚姻家庭关系文明、和谐、平等、公正和诚信、友善的法律制度。


第六,宪法作为我国民法的立法依据,应当成为编纂我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最高立法准则。我国宪法规定了若干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最高准则,包括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合法权益。因此,我们在参与婚姻家庭编立法活动并为婚姻家庭关系设计相关规则时,应当丝毫不差地贯彻我国宪法的上述最高准则,并将其细化为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具体法律措施。


二 《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调整范围的崭新表述提升了婚姻家庭编的立法地位


我国民法的调整功能和定位清晰地反映在《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调整范围的规定之中。我国《民法总则》第二条所规定的民法调整范围与《民法通则》第二条的规定相比较,其创新之处在于将人身关系置于财产关系之前,作为我国民法调整范围的崭新表述。《民法总则》的这一规定,鲜明地表达了我国宪法关于保障公民人权的理念。自然人因婚姻家庭而产生的人身关系是民法所调整的人身关系中最基础的部分之一,同时又是婚姻家庭成员财产关系发生的前提和基础。重新审视婚姻家庭编应规定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应当成为我们研究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具体制度规则顶层设计的首要任务。


三 《民法总则》关于保护民事主体的民事权利的宣言拓展了婚姻家庭编的立法空间


《民法总则》第三条规定:“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3]这一宣言性规定,相对于自然人而言,是我国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人权受法律保护原则的民法体现。在婚姻家庭编中落实《民法总则》的规定,任务相当艰巨,要求我们的立法研究的视野应当更加开阔,相关的立法调研活动应当更加务实,所提出的立法建议更加开放。


四 《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基本原则的规定与婚姻家庭编基本法律要求的内在逻辑联系


我国《民法总则》为民法典确立了六项基本原则:平等原则、自愿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公平原则、守法和公序良俗原则、绿色原则。这六项原则对婚姻家庭编的直接影响是什么?有学者认为,既然《民法总则》已经规定了民法的基本原则,那么,婚姻家庭编就没有必要再另行规定基本原则。但从事婚姻家庭法学研究的学者们一致认为: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的特色及独立性恰好在于民法要调整婚姻家庭成员间特殊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婚姻家庭编的立法必须特别重视这部分社会关系的特殊性。笔者个人认为,我国《民法总则》关于民法基本原则的规定与婚姻家庭编基本法律要求之间存在内在的逻辑联系。由此决定了,婚姻家庭编中的基本法律要求是我国民法基本原则的特殊表达。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合法权益,作为我国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的特有调整要求,是与《民法总则》确立的基本原则毫无矛盾和冲突的。当然,婚姻家庭编之所以能够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就在于它有自己特殊的调整规则和特殊的基本法律要求。因此,在婚姻家庭编的“基本规定”一章中,应当旗帜鲜明地规定这些调整因婚姻家庭而产生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特殊要求,继续规定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合法权益等基本法律要求。如果放弃上述特殊法律规定,我国民法的婚姻家庭编的法律规则便无异于普通的民事法律规定,没有独立存在的必要性了。


五 《民法总则》关于我国民法适用规则的规定为婚姻家庭编的制度设计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立法平台


《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4]在理解该条法律规定时,涉及婚姻家庭法领域的法律渊源会遇到如下问题:除了宪法和民事基本法律外,还有哪些法律规范属于婚姻家庭编中的法律渊源?第一,地方法规应否成为婚姻家庭编中的法律渊源?学术界对民法渊源理解不同,还有学者认为地方法规不应当作为民法的法律渊源。但是,我们注意到,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五十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结合当地民族婚姻家庭的具体情况,制定变通规定。自治州、自治县制定的变通规定,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自治区制定的变通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5]根据该条法律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是有权结合当地民族婚姻家庭的具体情况,制定变通的规定,在报经上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笔者认为:在婚姻家庭编的编纂中,应当将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所作出的变通规定作为处理婚姻家庭纠纷的法律渊源。第二,规范婚姻家庭关系的某些行政法规应否成为婚姻家庭编的法律渊源?为了保障婚姻家庭法的实施,我国的国务院和部分行政管理部门相继颁布实施了一些行政法规,例如《婚姻登记条例》《中国公民收养子女登记办法》《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登记办法》。这些行政法规应当作为婚姻家庭编的法律渊源。第三,哪些符合公序良俗要求的习惯可以作为婚姻家庭编的法律渊源?近年来,许多民法学者都在讨论:什么样的民事习惯能够成为我国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