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王志成新作。真正的瑜伽,需要正念,需要坚持瑜伽原则,需要坚持不懈,需要不执,需要对自己、他人、社会和自然充满慈悲、爱和信心。

作者:王志成著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6-01

书籍编号:30594189

ISBN:978722010160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4440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瑜伽文库”总序


古人云:关乎人文,化成天下。人之为人,其要旨皆在“文-化”也。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含摄深广,在悠悠之历史长河,不断摄入其他文明的诸多资源,并将其融会贯通,从而返本开新、发闳扬光,所有异质元素,俱成为中华文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古有印度佛教文明的传入,并实现了中国化,成为华夏文明肢体的一个有机部分。近代以降,西学东渐,一俟传入,也同样融筑为我们文明的固有部分,唯其过程尚在持续之中。尤其是上世纪初,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并迅速实现中国化,推进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


任何一种文化的传入,最基础的工作就是该文化的经典文本之传入。因为不同文化往往是基于不同的语言,故文本传入就意味着文本的翻译。没有文本之翻译,文化的传入就难以为继,无法真正兑现为精神之力。佛教在中国的扎根,需要很多因缘,而前后持续近千年的佛经翻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没有佛经的翻译,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就几乎不可想象。


随着中国经济、文化之发展,随着中国全面参与到人类共同体之中,中国越来越需要了解更多的其他文化,需要一种与时俱进的文化心量与文化态度,这种态度必含有一种开放的历史态度、现实态度和面向未来的态度。


人们曾注意到,在公元前8-前2世纪,在地球不同区域都出现过人类智慧大爆发,这一时期通常被称为“轴心时代”。这一时期所形成的文明影响了之后人类社会2000余年,并继续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人文主义、新技术的发展,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人们开始意识到我们正进入“第二轴心时代”(the Second Axial Age)。但对于我们是否已经完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学者们持有不同的意见。英国著名思想家凯伦·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认为,我们正进入第二轴心时代,但我们还没有形成第二轴心时代的价值观,我们还需要依赖第一轴心时代之精神遗产。全球化给我们带来诸多便利,但也带来很多矛盾和张力,甚至冲突。这些冲突一时难以化解,故此,我们还需要继续消化轴心时代的精神财富。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需要在新的处境下重新审视轴心文明丰富的精神遗产。此一行动,必是富有意义的,也是刻不容缓的。


在这一崭新的背景之下,我们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理解到:第一,中国古典时期的轴心文明,是地球上曾经出现的全球范围的轴心文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第二,历史上的轴心文明相对独立,缺乏彼此的互动与交融;第三,在全球化视域下不同文明之间的彼此互动与融合必会加强和加深;第四,第二轴心时代文明不可能凭空出现,而必具备历史之继承和发展性,并在诸文明的互动和交融中发生质的突破和提升。这种提升之结果,很可能就构成了第二轴心时代文明之重要资源与有机部分。


简言之,由于我们尚处在第二轴心文明的萌发期和创造期,一切都还显得幽暗和不确定。从中国人的角度看,我们可以来一次更大的觉醒,主动地为新文明的发展提供自己的劳作,贡献自己的理解。考虑到我们自身的特点,我们认为,极有必要继续引进和吸收印度正统的瑜伽文化和吠檀多典籍,并努力在引进的基础上,与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甚至与尚在涌动之中的当下文化彼此互勘、参照和接轨,努力让印度的古老文化可以服务于中国当代的新文化建设,并最终可以服务于人类第二轴心时代文明之发展,此所谓“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基于这样朴素的认识,我们希望在这些方面做一些翻译、注释和研究工作,出版瑜伽文化和吠檀多典籍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组织出版这套“瑜伽文库”的初衷。


由于我们经验不足,只能在实践中不断累积行动智慧,以慢慢推进这项工作。所以,我们希望得到社会各界和各方朋友的支持,并期待与各界朋友有不同形式的合作与互动。


“瑜伽文库”编委会

序言


进入这个时空,进入那个时空,还在时空中;


摆脱这个,摆脱那个,还在束缚中;


爱上这个,爱上那个,还在爱欲中;


理解这个,理解那个,还在观念中;


习练这种瑜伽,习练那种瑜伽,还在习练瑜伽中;


你问:瑜伽究竟是什么?瑜伽将会把我带往何处?习练瑜伽,就会自动成为瑜伽士么?自由,解脱,觉悟,喜乐,都是美妙之词,它们如何成为我的真实状态?


……


作为自由的生命体,同你们一样,我也在不断地探究。圣人瓦希斯塔说,人当具备若干品性。而其中,自我探究是最美好的。


我努力通过持续地自我探究来达成生命的自我更新和自我的扬升。


我一直这么做,也一直这么体验着。


这本小书是我自我探究所留下的印迹,是我灵魂的一场冒险。唯愿你们喜欢。


OM!

瑜伽的路没有等待


瑜伽的路没有等待


我们行走在瑜伽的路上。有人说,我还不明白瑜伽,你等等我。也有人说,你还不明白瑜伽,我等你,到时我们会彼此明白。也有人说,等你自己明白了,等你自己开悟了,我再来跟你学习吧。然而,情况远非如此。


瑜伽的道路上,等待是很少见的。等待只是一个托词,甚至是一种无知,或是愚痴者的说法。事实是,当某人在说等你明白的时候,他却在飞速前进,根本停不下来,因为他对有关他的那种安身立命的“真理”“自由”“家园”的真正渴望是如此强烈、如此真诚,他哪里还能等待呢?——除非他的这一渴望不是真的,或者并不真实或真诚。


如果某个人走得并不远,但却自认为不错、自认为已经走得很远了,他对他人说,我等等你吧——这样的所谓“等待”,其实也是很难的。因为这样,他们彼此只能到达某一个“场地”,根本没有办法走向更加深远的自由之地。他还没有达到天花板的高度,却谈论在楼上等你,这如何可能?最多只是在同一个平面上“纠缠”而已。这样的时候,更多的只是一种期待,期待对方的顺从、跟从、妥协或合作。


瑜伽是一场冒险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对于把这三界视为火宅的瑜伽人来说,他不会等待——无论是等待他人或等待自身,他一定马不停蹄向前奔跑,直到火宅三界的幻影消失,直到看见光明,直到一切都在光明中。

预备性认识


不要用一种眼光看世界。如果只用一种眼光观察这世界,恐怕不仅看不清楚这世界,还会看错了这世界,因为三种德性同时对这世界生发着复杂的作用。在我们人来说是这样,对一个社会来讲也是如此,作为个人和社会所在的地球,亦然。


按照雅斯贝斯(K.Jaspers)的观点,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历史,人类从原始的前轴心意识转到了轴心意识。前轴心时期所经历的时间相对很漫长,而轴心时期以及轴心后时期所经历的时间也已经过了2000多年,而当下的人类正在转向第二轴心时代的路上奔跑。在这一路奔跑的过程中,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失败了,就仍然停留在轴心时期的意识中——人类就可能面临自我毁灭和自然毁灭的混合状态。存在还是毁灭,是需要我们诚实面对的实在问题。这样的问题,如潘尼卡(R.Panikkar)等诸多的思想家都已经明确地分析过。潘尼卡呼吁我们要走向超历史意识时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二轴心时代。思想家卡曾斯(E.H.Cousins)也曾公开呼吁人类需要走向第二轴心时代,共同面对人类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和危机。斯威德勒(C.Swidler)则呼吁我们进入全球对话时代,而神秘主义者、思想家蒂斯代尔(W.Teasdale)呼吁我们进入灵性间时代。或许我们需要不断呼吁,直到这个世界有了真正的回应:强化全球一体的生命意识,强化全球生命体的生态意识。我们人的价值观需要发生彻底的变革。这种变革就是重新实现人—宇宙—神圣之间和谐的存在节律。


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一股第二轴心时代的力量在成长。然而,地球和人类曾经的历史告诉我们,当今时代相比以往是更加不确定的时代。用当下时髦的一个词来说,这一时代是所谓的“黑天鹅”时代。用印度传统的术语来说,这是卡利时代。在这不确定的时代,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努力参与这个宇宙的游戏,我们无须给予任何轴心时代式的期待和判断,我们勇敢面对我们的人生、文化、信仰及我们的共同体。正如刚刚生下的婴儿需要把脐带切断,才能让生命得以真正新生一样,我们要往上,由着我们人生的要求,向上推演和探究,一直抵达宇宙的根源之处,找到我们人的安顿之地,决定我们人生的态度,作为真的人稳稳地站立,活出我们人生的本意。

瑜伽树上两只“鸟”


瑜伽的树上有两只“鸟”,也就是我们的两个“我”。其中一个是纯粹的“我”,这个“我”就是纯意识,是阿特曼,是至上之“我”。另外一个“我”是折射的“我”,是折射的意识,这个“我”似乎是做者(doer)。从根本上说,这折射的“我”


并不是真的“我”,但我们却主要依靠这个不真的“我”猛刷着我们的“存在”感——在宇宙的舞台上,我哭,我笑,我叫,我闹,我恋爱,我追求,我创造,我破坏,我愤怒,我嫉妒……我“展示着”种种,因为我“存在着”,因为这些就是我的“存在”。


一只鸟安安静静,不说不言,默默看着另一只鼓噪着的“鸟”。另外一只鸟不明真理,在二元的对立中,他满是烦恼——他本是梵,但却忘记了他的家园和身份,于是他由梵成了烦。第一个“我”会睡着,会醒来,会处在醒态、梦态或深眠态。第二个“我”不睡不休,没有醒态、梦态和深眠态。


要明白,本质上你不是第一个“我”,你是第二个“我”。但第一个“我”和第二个“我”有着直接的联系。受限的是第一个“我”,不受限的是第二个“我”。第一个“我”的状态是暂时的、不连续的、时间性的、二元性的。第二个“我”才是真的、自由的、超越的、永恒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两个“我”中。这两个“我”如何整合呢?


最简单地说,瑜伽的路或瑜伽修行就是要把这两个分离的“我”做一种联结和整合。瑜伽修行是生命提升的工作,所以这一瑜伽的修行就是立足第二个“我”来处理和协调第一个“我”。第二个“我”就如大海、水坝。大海汪洋,无池塘之边界;大坝决堤,无溪流之局限。也就是说,要让第二个“我”起到决定性作用,在第二个“我”满溢之后,第一个“我”就会发生质变——这就是同质化的修行之道。瑜伽修行,特别是智慧瑜伽修行,是让我们认识到第一个“我”就是第二个“我”,并安心生活在这样的状态中。


《蒙查羯奥义书》说,美羽亲心侣,同树栖一枝,一啄果实甘,一只唯视之。当你觉悟了这个“我”,你就不是刷存在感,而是安住于存在本身中;就不是获得小聪明,而是获得真智慧;就不是收获那一点点果实的快乐,而是获得恒定持久不离的喜乐。瑜伽的路就是这样简单,但为学实难。难就难在你看见了瑜伽树上的这两只鸟,但你的这两只鸟难以做到生命性情的“相应”。瑜伽的联结,说说容易,但只有真正实行起来,才能成为真的瑜伽士,成为默视宇宙的那只鸟。

灯和灯光


走路,你提灯。


但愿你不被这灯光笼罩。


你要成为灯,走过,再走过。

有效的冥想要与至高者对接


我们修习瑜伽的都知道吠檀多。吠檀多的一部根本经典《梵经》告诉我们,冥想时必须把你的冥想对象想成是那至高者,而不是相反。这一冥想思想非常重要。在冥想的初期,我们选择的冥想对象似乎还不够“高大上”,这没有问题,关键的是你要知道或者要有意识,无论是什么对象,它们都是那至上者的显现、都是那至上者。唯如此,我们的冥想才会进步并得以受益、收益。


这让我想到跨文化对话先驱、佛学家、印度学家、神学家、智慧瑜伽士潘尼卡说过的,我们可以把耶稣理解为基督,但不可以把基督理解为耶稣。这是他给神学界提出的“挑战”。类似地,我们可以把历史上的克里希那视为至上的神(毗湿奴),但不能把至上的神等同于历史上的克里希那。我们可以把历史上的释迦牟尼理解为佛,但不可以把佛等同于释迦牟尼。有人觉得很难理解这样的话,说耶稣就是基督、基督就是耶稣,克里希那就是至上的神、至上的神就是克里希那,释迦牟尼就是佛、佛就是释迦牟尼。但是,这样的理解并不符合基本的逻辑,这等于是说,苏格拉底是人,人就是苏格拉底。我们可以说,苏格拉底是人,但是我们不能倒过来说,人就是苏格拉底。


类似地,可以说陶罐是黏土,但不能说黏土是陶罐;我们可以说吉瓦(jiva,即个体灵魂)是梵,但不能说梵是吉瓦。当然,这还只是逻辑上的,而且只是走了一半的路程。


冥想的深刻道理,《梵经》说得很清楚:冥想就是与那至高者对接,并最终融入其中、合而为一。冥想时,我们的冥想对象可能并不是那至高者,可能是一片飘飞的云,一朵芳香的花,一片潺潺流动的水,一座栩栩如生的神像(印度人称为择神),或者是我们尊敬的过世或在世的一位导师、一位古鲁,等等。但我们的脑子要清楚,这些对象都只不过是那至高者显现的征物,这些对象是我们与至高者的接头标记,我们透过这些对象、观察这些接头标记、搭借这些征物来和那至上者接头汇合、联结结合,也就是,和梵结合,和道合一,并成为梵,成为道。

享用瑜伽才是第一原则


有人似乎只想做个成功的瑜伽创业者,当然这很不错。他们成功地打造瑜伽馆,做着教练或“导师”,为众多的瑜伽修习者提供便利、为他人享用瑜伽提供种种方便,但他们无暇或没有想过首先要快乐地享用自己瑜伽的成果或他人教导的瑜伽成果——即便他们可能在无意识地践行着行动瑜伽。很多修习瑜伽的,他们或多或少地享受着瑜伽带来的快乐,但也有不少人“折腾”瑜伽,或“被”瑜伽折腾着而难以享用瑜伽。


第一类,他们吃穿不愁,学习瑜伽完全是为了一种享受。他们可以坦然地接受瑜伽的好处,还可以不断地去吸收瑜伽中的美好。只是他们的享受多是初级的,并且主要限于身体或心理的层面。


第二类,他们愁吃愁穿,他们期待瑜伽可以是他们的谋生之道。他们勤奋用功,也享受着瑜伽中的诸多美好。但因为物质生存压力巨大,他们忙于奔波,心意难以真的安静下来,他们思考的是如何挣钱以满足物质生存的需要。也因此,他们从瑜伽处获得的享受也有限。


第三类,他们有一技之长,具有或体位,或呼吸,或冥想,或其他心理技能,可能在瑜伽界享受着不小的名声和利益,他们可能也已经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但他们获得的瑜伽本身带来的益处很难确定。


第四类,他们有很多瑜伽的信息或知识或学问,但还停留在大脑“知道”的层面,很容易陷入自以为是、刚愎自用的陷阱。他们瑜伽的智商较高,然而瑜伽的情商不够。他们享受的瑜伽成果其实也非常有限。


第五类,他们瑜伽技能一般,但性格不错。他们充分认同瑜伽本身,也能得到很多人的尊重,受益不少。这样的人瑜伽情商较高,但瑜伽智商可能一般。


第六类,他们关注瑜伽之道,从根源处出发理解和处理瑜伽。他们可能明白了瑜伽的真义而努力助人。但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并不太在意自身享受瑜伽而是劳苦奔波。他们可能会早早地献身于瑜伽,他们的身体可能会遇到不少问题。


第七类,他们通过一个时期明白了瑜伽、享受瑜伽,也服务瑜伽。或许这样最理想,但却不容易达成。这样的人也可以分四类:一是明白瑜伽并享用瑜伽,但不会创造和传播瑜伽;二是明白并享用瑜伽,传播瑜伽但不会创造;三是明白并享用瑜伽,也会创造瑜伽,但并不传播瑜伽;四是明白并享用瑜伽,既创造也传播瑜伽。当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