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娄林编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09-01

书籍编号:30594406

ISBN:978750808187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37667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经典与解释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编


顾问/刘小枫甘阳


主编/娄林


重拾中西方古典学问坠绪,不仅因为现代性问题迫使学问回味古典智慧,更因为古典学问关乎亘古不移的人世问题。古学经典需要解释,解释是涵养精神的活动,也是思想取向的抉择:宁可跟随柏拉图犯错,也不与那伙人一起正确(西塞罗语)。举凡疏证诠解中国古学经典,移译西学整理旧故的晚近成果,不外乎愿与中西方古典大智慧一起思想,以期寻回精神的涵养,不负教书育人的人类亘古基业。

论题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

柏拉图式的拉伯雷


马斯特尔斯(G. Mallary Masters)著


孔许友 译


拉伯雷与柏拉图笔下都有一种深刻意义上的游戏。他们作品中的各种意象就在表象与实质之间游戏。他们讽喻式的神话体现了一种游戏性意味,并且源于相反事物之间的辩证关系(dialectic),这种辩证关系基于理智与物质的有序(cosmic)张力。因此,拉伯雷的文学观本质上是柏拉图式的。而且,他的神话也是依赖于最充分意义上的柏拉图-赫尔墨斯秘学(Platonic-Hermetic)传统。[1]拉伯雷的文学作品在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都与这一传统的辩证法极为契合。


从柏拉图辩证法的视角来研究拉伯雷的意象和讽喻观念,为目前的分析提供了一个恰当的出发点。这一考察需要我们首先回顾双性人神话及其所代表的拉伯雷构造的世界的和谐观念,并进一步考察庞大固埃草所象征的哲学,即拉伯雷在庞大固埃传说中提出的游戏哲学与精神快感(voluptas)哲学。


一 柏拉图的意象:讽喻、神话与象征


《高康大》(即《巨人传》第一卷)前言中“被称为西勒诺斯(Silenes)的匣子”和“骨髓”的意象,与这里研究的其他意象一样,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反映了柏拉图传统。两个隐喻都暗示一种表象与实质的游戏,其基础是对立面相统一的辩证法。它们说明了讽喻式象征手法的运用,这种手法是既用赫尔墨斯式的隐秘意象隐藏真相,同时又通过讽喻式的阐释揭示真相。


也许是效仿伊拉斯谟,拉伯雷在这些意象中首先将药盒与《会饮》中阿尔喀比亚德(Alcibiades)描述的苏格拉底做了类比。[2]西勒诺斯表面看起来相互矛盾,它们涵盖了从神话和流行的中世纪民间传说而来的各种怪诞意象,其中也包括珍贵药材的故事。[3]同样,虽然苏格拉底相貌丑陋,一副醉醺醺的登徒子模样,但他实际上呈现了精神之美的所有德性。通过对智慧的哲学式追寻,他体现出爱神的所有特征。但是,他不只是一个沉思的哲人,还是一个教师。正如其外表隐藏了精神之美,他那些率真朴素的话也隐藏了它们内在的真理。他的比喻和意象,虽然照字面看来荒诞不经,但经过象征性的阐释,就发现其中隐含着真正的睿智。因此,拉伯雷对苏格拉底的类比解释表明,我们也需要对他的作品进行破解。


拉伯雷告诉读者,他不会停留在字面的层次,而是要探寻更高深的意义。于是,在第一个比喻之后他又增加了第二个比喻作为例子,即“骨髓”。他把他的读者比作柏拉图笔下的哲学狗。这条狗不能满足于享受吃一根骨头表面的肉那样易得的快乐。它努力地啃这块骨头,直到把它咬开,从而吸出富于滋养的骨髓。所以,拉伯雷的读者完全可以抱有希望,在表面看来只是单纯搞笑的故事背后找到哲学的、政治的以及社会的哲理。拉伯雷通过两个毕达哥拉斯的象征,即他所谓的意象,清楚地将自己的作品置于讽喻象征的传统之中。


吉尔松(Etienne Gilson)指出,拉伯雷的意象使人想起中世纪的三重解释,即讽喻义、神秘义(anagogical)和道德隐喻义(tropological)。[4]基于奥古斯丁的意义与命题(senseandsentence)概念,即圣经与世俗作品中的比喻和字面层次,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主义者认为,讽喻的使用最为重要。[5]像马洛(Marot)这样的诗人就运用了传统的隐喻。波利提安(Politian)和皮科(Pico)则将圣经、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的神话传说与古代神学(prisca theologia)联系起来。[6]希布列奥(Hebreo)指出,对该传统内隐喻的隐秘运用,是为了向无知者隐藏哲学秘密的真相。[8]但是,正如拉伯雷所言,在神话方面,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主义者背离了中世纪的讽喻。


塞兹内克(Jean Seznec)在《异教神的幸存》一文中指出,中世纪时期有一种逐渐强化的倾向,即接受古代神话并根据基督教教义重新阐释。[9]毋庸置疑,这类阐释趋向道德训教且一直延续到文艺复兴时期。但是,正如拉伯雷所论证的,其作用与过去相比已大相径庭。他质疑荷马是否真的在史诗中表达了讽喻之义,即是否具有自普鲁塔克到波利提安以来的注释者所发现的那些讽喻义。这不是因为他像质疑讽喻的运用一样质疑讽喻方法本身。奥古斯丁和中世纪讽喻家在古代神话中发现基督教信条预言,与他们不同,拉伯雷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坚持依据作品本身来看待作品。例如,佛罗伦萨的柏拉图主义者试图找到诸神的内在意义,在他们看来,诸神是诸多德性的体现。因而,人文主义者们回到荷马,回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古代最初的柏拉图主义——例如阿普列乌斯(Apuleius)——所有这些古代的源头,去探寻关于神话中诸神的本质特性的描述。同样,尽管有相反的意见,正如特瑙德(Jehan Thenaud)《诗论》所考察的,他们仍然查阅中世纪的各种集册和道德说教的小册子。[10]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的这般做法,是为了在讽喻中寻找道德真理,而非基督教的预言。因此,拉伯雷对荷马注疏者的质疑,进一步证实了他早期有关意义与命题的陈述,而非否定“咬开骨头”的必要。[11]


然而,拉伯雷在前言中又模棱两可地对讽喻提出矛盾的观点。他的导论大部分是关于更高深的阐释,但在前言的临结尾处他似乎突然又采取了相反的立场。他告诉他的读者无须在表面的令人快活的传记之后再寻找更深的东西。如果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说法,那就会否定前言其余部分的有效性。也许,如特透(Tetel)所言,拉伯雷是在跟他的读者开玩笑。[12]或者,更有意味的理解是,拉伯雷也许在邀请他的读者跟他开玩笑。虽然,关于辩证法和讽喻的游戏的重要性要在后文才能进行充分的讨论,但显然,在讽喻背后有一种游戏。他否认对其作品进行解释的需要,这表面上与他已说的一切都不一致。但从前言和拉伯雷作品的整个文脉来看,这是对其讽喻观点的隐蔽的确认,虽然是以否定的方式。这个说法作为迷惑读者的尝试,实际上进一步证实了他吸取富于滋养之骨髓的努力。拉伯雷的这一否认是表象与实质的游戏的一个例子,和他的五卷书中的许多其他意象和神话一样,它与柏拉图的辩证法有共同的基础。


拉伯雷为高康大选择的双性人意象 (《高康大》,[译按]即《巨人传》第一卷第8章)、体现了庞大固埃式幽默和庞大固埃理想的庞大固埃草(《巨人传》第三卷第49-52章)、蚕豆荚(febves en gosses)(《巨人传》第五卷前言)、数学梯阶(《巨人传》第五卷第36章)、巴布(Bacbuc)神殿的神秘水泉(《巨人传》第五卷第41-42章),这些都是表象与实质的游戏,都是意义与命题的意象。[13]它们不仅通过外表指示一种理念,而且也有具体的体现,恰如庞大固埃在美当乌提岛([译按]或译象似岛)购买的画有柏拉图思想的讽喻画(《巨人传》第四卷第2章),该画具体描绘了绝对理智之国。[14]文艺复兴时期造型艺术的意象和拉伯雷文学文本中的意象,都满足他为象形文字意象而设定的要求。


对象形文字进行讨论的具体文脉,是拉伯雷为高康大挑选的双性人意象,以及与之相关的高康大特制服装的颜色(即白色和蓝色)。这两种颜色象征天上的快乐。拉伯雷在给这两种颜色分配各自的价值时,效仿了赋予象形文字意义的古埃及智者;他吸收的是传统,而非具体观点。[15]与《色彩纹章学》(Blason des couleurs)的作者凭一己之专断不同,拉伯雷选择他的象征符号,是因为它们包含了所代表的东西的“意义、性能和性质”。[16]拉伯雷拒绝宫廷显贵们的一贯伎俩,即根据随意想起的双关语或词语游戏而得出的外在相似来选择他们的意象、颜色和纹章。在他看来,象征符号与其所代表的事物之间必须存在实质的关联。这种关联必须合理,必须如同一个语词与它所传达的观念之间的联系一样富有逻辑(《高康大》第9-10章)。


在有关冻结的语言(《巨人传》第四卷第55-56章)的情节中,拉伯雷将语词与柏拉图的思想和本质形式联系起来。在他看来,就《克拉底鲁》和《蒂迈欧》中的柏拉图而言,语言应该表达对象所代表的观念。[17]在某种意义上,语词也具体体现观念,体现它所代表的事物的本质形式。但是,语词也变成“可见”的意象。拉伯雷隐喻性的冻结的语言融化了,并显露出它们的意义。所以,我们必须超越语词的表面层次,抵达它们的实质涵义。如此说来,语词对拉伯雷而言就不仅仅是一种奥古斯丁教义的记号。和象形文字一样,数字、图画意象、诗的象征以及语词都是表象与实质的游戏。


拉伯雷的所有意象都是表象与实质的游戏。它们具体体现了外在形式与实质意义的动态关联。它们表达了对立面的辩证法,与此同时,它们本身就是辩证法。外表与实际的关系推到顶点就意味着柏拉图-赫尔墨斯秘学二元论的一系列二分法。但同时,这些意象也表示其他事物——它们超越外表,指向一种观念。它们体现了其所代表的任何事物的本质,因而它们传达了真相。由于人与绝对理智之国的鸿沟,意象实际上就是人类对真理的最可靠的表达方式。人不能确信完全根据经验的知识,也不能确信通过推论而来的抽象观念,或者瞬间的直觉幻想。既然逻辑是对真理的不可靠的表达,于是,人们使用意象。意象是描绘真理更可靠的手段,它是外在形式与本质形式的辩证联结。它描绘了逻辑的合理秩序,恰如双性人神话体现了爱的普遍和谐。


二 双性人:世界和谐的神话与博爱


拉伯雷敏锐地将双性人——他为高康大选来佩戴的人像([译按]参《高康大》第8章)——与基督教的博爱相联系。这个人像标记的周围是保罗的小诗:АГАПН О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ZHTEI TA ЕА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ТНΣ[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18]不过,把异教符号与基督教观念并置不是拉伯雷的首创。他像斐奇诺以及其他文艺复兴时期的柏拉图主义者一样,效仿奥古斯丁的做法,在基督教神学思辨的背景中采用柏拉图的爱与和谐概念。在拉伯雷那里,双性人是完整之人的象征,这与柏拉图的《会饮》和希布列奥的《爱的对话》是一致的。[19]最初状态的人是一个好沉思的造物,与自己、与自然、与神同在。但是,自从罪孽与违抗造成的混乱进入他的生活,他就分开了统一的自身,此后便注定要不停地寻找另一半。他在堕落之前的统一状态反映了柏拉图对微观世界秩序与普遍和谐的理想。


拉伯雷通过有关神瓶的情节中数学梯阶和庞大水泉的意象,表现了宇宙论的和谐观念。这两个意象都使人想起《蒂迈欧》。柏拉图在《蒂迈欧》中按照数学符号比喻性地描绘了宇宙论的秩序。[20]拉伯雷效仿柏拉图,通往神瓶之殿的梯阶数目是依据毕达哥拉斯的“最完美的四”:[21]

拉伯雷与赫尔墨斯秘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如拉伯雷所指出,这两组数字(每组四个数)的总和(当然,“1”只算一次)是54或梯级总数108的一半。但这个细节描写本身有着外在的意义。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它包含了七个数字,这七个数字依次建立了音阶和七行星连续排列的方法。柏拉图的厄尔(Er)神话中的天体音乐象征八音度的和谐与万物有秩序的模式。在柏拉图看来,这种秩序反映了纯粹理智的观念世界。[22]同样,拉伯雷将俄耳甫斯音乐与行星水泉联系起来,这也是把和谐原则运用到宇宙论的秩序上。既然水泉的占星学构造是另一章的主题,那么看看这一象征中与柏拉图的厄尔神话类似的秩序模式就够了。柏拉图将和谐视为音乐中协和音的原则、宏观宇宙的秩序、人类关系中的爱、社会中的公正以及微观宇宙的理性。同样,拉伯雷认为,宏观宇宙、微观宇宙与按照节制、和谐以及合理秩序建构的状态之间存在对应关系。在他看来,双性人象征最初之人的和谐自然,这最初之人是模仿宇宙秩序而被创造出来的。因此,拉伯雷选择双性人来体现高康大所代表的理想。


我们已看到,双性人意象是一个表象与实质的游戏,并从而展示了柏拉图辩证法的极致。同样,高康大传说详尽地体现了双性人的拉伯雷式博爱,是辩证法极致(extremes)的修辞性展示。通过对照,拉伯雷制定了高康大的理想教育和哲人王的理想行为。


拉伯雷的读者一定清楚前面一些谈教育的章节(《高康大》第14-24章)中相对立的教育性质。没有意义的诡辩术教育与“新颖”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学习形成对照。在诡辩家土巴·赫鲁费大师(Maistre Thubal Holoferne)以及后来在巴黎的陈旧体制之下,高康大训练的只是记忆而不是理智和身体。尽管他参加弥撒从未间断,但他的精神并没有变得更好。不断重复枯燥的语法和注释使他形同愚蠢、呆滞、精神恍惚的白痴,和中世纪阴影下任何一个粗野的傻瓜没有两样。但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他的新教师包诺克拉特(Ponocrates)的教育下,他锻炼了身体、智力和精神。他把每一刻光阴都利用得充实而有收获。他的“新”教育按照《王制》中所讲的方式,采用人文主义的语言文学和[语法、修辞、论理]三学科,教导他独立思考(《王制》521 c-535a)。对工匠和手艺人的经验观察和对天文学、自然哲学的第一手研究,激发了他的科学好奇心。这样,通过修辞上的对立,拉伯雷描绘了一种教育理想,其与诡辩的头脑混乱状态正好相反。接下来,他用毕克罗寿战争的情节来确立哲人王的理想行为。


毕克罗寿战争是拉伯雷运用修辞到极致的最好例子之一。高朗古杰和高康大与毕克罗寿(Picrochole)及其部下的相反行为突出地表现了理性与混乱脑筋的区别。毕克罗寿是蛮不讲理的家伙。如高朗古杰所言,诽谤之心(l\'esprit calumniateur)已经支配了他(《高康大》第32章)。他抛弃信义、公理、理性、人道和对上帝的敬畏(《高康大》第31章),而这些是其他指导原则的根据。他没有充分权衡形势就袭击了高朗古杰的领土和人民(《高康大》第28章)。毕克罗寿的极端、缺少控制的愤怒促发了他的行动。而且,正如可预料到的,在其最信任的顾问们的建议下,他怒火中烧。他们以马基雅维里的方式怂恿他们的王去做征服世界的美梦(《高康大》第33章)。与此类似,毕克罗寿的士兵也反映了他们首领的这种无限制的实利主义喜好。他的兵士迷信又胆小。他们的攻击没有计划,他们不经大脑就摧毁眼前的一切(《高康大》第35章)。想想他们的混乱行径,谁都不会奇怪,在他们的杰出对手高朗古杰和高康大沉着组织起来的秩序谨严、非常有效的防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