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叶秀山全集(第四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叶秀山全集(第四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叶秀山全集(第四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叶秀山全集(第四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叶秀山著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1-01

书籍编号:30595869

ISBN:978721423546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33888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cover








文前


叶秀山先生遽然仙逝后,在他亲属和学生们的支持下,我们决定出版《叶秀山全集》,以永远缅怀他卓越的学术成就,延续和光大他的学术理念与思想事业。本次出版遵循如下原则:


一、只收录已经公开出版或发表的作品,其余作品(如手稿、书信等)以后择机再出续集。


二、各卷按照时间顺序收录已出版的著作(包括文集)。未收入已出版著作中但又公开发表的文章,按发表时间顺序分类收入最后两卷。


三、已出版的文集类著作中与之前著作收文重复者,只存目,但让《永恒的活火》和《启蒙与自由》二书保持完整收录。


四、编辑过程中,尽量尊重原出版物原貌,只作最小程度的技术处理。


我们向参与具体编校工作的叶先生的学生们,以及为全集的编辑出版提供各种帮助的朋友们表示感谢!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9年7月

叶秀山学术文化随笔


第一编 哲学篇


条条道路通哲学


一提到“哲学”,人们一般会直觉地感到:它离我们的生活太远了。的确,“哲学”太抽象,“哲学”的书太难懂,没有“哲学”,人们也会过得好好的。一位哲学家摆渡,问船夫道:“你懂哲学吗?”船夫回答:“不懂。”哲学家说:“可惜,你的生命的一半就没有了。”霎时狂风大作,船夫问:“你会游泳吗?”哲学家说:“不会。”船夫说:“可惜,你的生命的全部就要没有了。”


作为一门“专业”,“哲学”也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有自己的一套概念、术语,将它们串成语句、写成文章,组织成一本本大书,的确让人望而生畏。对从事其他工作的人来说,不学也罢。“哲学”离我们的生活那么远,何苦费劲去弄懂它?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哲学”与我们的生活又并不是那样遥远,而竟是非常贴近的。


我们知道,我们的“知识”可以分成许许多多学科,有物理、化学、数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再细分还有有机化学、无机化学……越分越细,越写越专门。当然,各学科之间是有沟通的,但分工也是相当严格的。医学家不一定就是政治学家。


然而,我想说,所有这些学科,在研究到相当深入的时候,都会出现“哲学”的问题。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思考他的相对论时,想着想着,就要和哲学家康德(书中的意思)讨论起来。也不仅是各种专业的科学家才会想哲学问题,只要是有生活经验的人,都可能想哲学问题。


哲学和科学离不开“经验”,都是从“经验”中产生出来的。因此有“经验”,就会有“哲学”。但哲学又不是一般的“经验”,哲学甚至是“超越”“经验”的。哲学的“超越”“经验”不是“脱离”“经验”,而是在“总体”的意义上“超越”“经验”。“哲学”的问题涉及到“经验”的“总体”、“经验”的“全部”,涉及到“经验”的“根本”和“本源”,“哲学”的问题在那“经验”的“首”、“尾”处,但作为总体的“经验”无头无尾,“经验”的“全部”为“无限”——“哲学”就是向着那个“无限”,围绕着那个“无限”。


当然,“哲学”的问题虽然与“无限”、“全体”有关,但人们不会也不可能等到“完成”、“穷尽”“全部”“经验”之后再来做哲学。从一般的有限经验到“全部(总体)经验”,到“无限(经验)”,不是数量上的积累,而是质的飞跃。这种“飞跃”又是“思想”的升华。“哲学”需要“思想”。


“经验”的积累可多可少,聪明的人,有哲学“灵气”的人,在一定的“经验”基础上,就能激发出哲学思考的火花来;那绝顶聪明的人,有大智慧的人,甚至很少的“经验”,也会触发他的哲思。我想,维特根斯坦也许就是这样的人。他不能算是饱学之士,但他的《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都是开一代风气的哲学著作。这同时也是古代哲人“生活经验”相对可能比我们现代人更少些,但在哲思上却强于我们之中大多数人的原因——至少是原因之一。所以,“哲学”既离不开“经验”,但更需要“思想”。


所谓“思想”,倒也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人类“思想”哲学问题的历史,是有据可考的,也已经有好几千年。这就是说,“哲学”的“思想”也已经“积累”了好几千年的“经验”,这些“经验”也值得我们去“学习”。在这个意义上,哲学的“思想”也需要“学”,需要“训练”,“学会”如何哲学地“思想”。于是,“哲学”同样是一个“专业”。


学习哲学的主要方法之一是研读“原著”、“原典”——研读称得上“经(古)典”的著作。我们的老师是这样教我们的,我们现在也常以此教我们的学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舍此就没有更好的方法去获得“如何哲学地思想”的“经验”。


读大哲学家的书,主要不是学会他所用的独特的名词术语,更不是要背熟那些历史形成的“哲学”的专业“行话”,而是理解、掌握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看看他们是如何“想”问题的。在读大哲学家的书的时候,我劝大家要有一个基本的信心:这些被大多数人公认的大哲人在表达他们的思想时,即在写他们的书时,都是千方百计要让人懂他的意思的,而不是故意要把人弄糊涂。我不是说,世上就没有人写书是让人糊涂的。相反,我想,让人糊涂的书要比让人明白的书多得多。我是说,凡是被历史肯定的有价值的哲学书,都是要人明白的,只是因为他们有一些独创性的意思,通常的语词不能确切表达它们,不得已才用一些生冷的词,甚至要生造些词,而他们的表述(说话)方式有时也显得不同寻常。但如果我们用心贯通他们的意思,不但可以“明白”,而且在“明白”了某种独特表达方式的不得已处后,还会觉得是很有兴味的。


就名词术语来说,我甚至觉得在各学科中“哲学”是最少专业性的,而是常常借用别学科的名词术语来说自己的意思。譬如古代哲学常借用“物理学”的名词,中世纪常借用宗教方面的词,近代以来则又常引进心理学方面的术语。“哲学”的主要任务不在于去“发现”新的“事实”,因而也不常为“命名”而操心。哲学家倒常遇到“无以名之”的困境,于是不得已就“强名曰”什么什么,像柏拉图的“理念”,亚里士多德的“实体”,康德的“物自体”,黑格尔的“绝对”,基尔克特的“实存”,海德格尔的“(存)在”……而这些词并不像物理学命名新发现的粒子那样专门,却都是本来生活中常用的词。哲学家用它们,也说明他们的思想本没有离开最日常的、最基本的生活。


我们强调各行各业的朋友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工作、生活接近哲学,而一旦接触了哲学问题后,又会发现原来那深奥难懂的哲学问题,原本就在我们自己的思想深处,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哲学的问题原本是最基本、最基础的问题,是人人都可以被激发出来的问题。这些问题一旦被激发出来之后,我们希望朋友们要在可能条件下读一些哲学的书籍,学一点哲学史,不必作一门专业来学,主要是了解“别人”——特别是被公认为有智慧、有学问的人是怎样“想”这些问题的,以便使自己的“想法”更深入、更成熟些。


1996年11月3日

“人”“有”一个“世界”“(存)在”——世纪之交话哲学


20世纪即将过去,这个世纪的西方哲学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在进入下一个世纪之后,还是会不断地回顾、反思它。现在,我们对即将过去的这一个世纪,能有一些什么感想?


在我们回想20世纪西方哲学的情形时,我们似乎可以有这样的印象:本世纪西方的哲学诸家,在反传统的道路上已经走到了一种“混乱”的地步:他们使一切本来是清楚、明白的道理含糊起来,本来是明显的事,玄暗起来。分析学派从坚定的逻辑、公理走向哥德尔的不完全性、奎因的反教条,实证方面则出现了波普的证伪论及至托·库恩的范型论,科学、逻辑从积极的方面,转向消极的方面;而人文学派,则从19世纪强调“主体”结构又转向了“客体”的“无结构”、“不可入”性,“解去”(de)“主体”、“意识”的一切“结构”——包括历史、文化性“结构”,揭示“客体”的“自律”性,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欧洲大陆哲学的一个特点。下面的分析,将集中在从胡塞尔现代现象学以来这个系统的发展,核心的人物为海德格尔。



尽管有各种争议,海德格尔应是本世纪欧洲大陆哲学的不能忽略不计的人物,想来,下个世纪他仍然会是经常被讨论的西方哲学家之一。


海德格尔一直承认他的思想仍属于现象学的家门,但他的学说在兴趣上与胡塞尔已经很不相同。胡塞尔的贡献在于从一个先验的角度对作为“主体”的“人”的“结构”作出了哲学性的研究,而法国的结构主义只停留在经验的层次上,因而只有胡塞尔才能合理地提出建立先验的“人文科学”(精神科学)的问题。胡塞尔这门“严格的”科学,是新康德主义“文化哲学”、“人类学哲学”的总结。胡塞尔的归宿是“知识性”的、“科学性(学科性)”(Wissenschaft,science)的,而“知识”、“科学”是“主体”——“意识”、“(纯)心理(psyche)”的结构性表现体系,这个“结构”和“体系”,有相当的“自律”性。“精神”之“自律”性,是康德以来的一个坚定信念。


20世纪西方哲学的工作就是要动摇此种精神、意识的“自律”性。在这项工作中,海德格尔是最具摧毁性的。海德格尔把思考的重心从“主体”的“自律”性中解脱出来,从而也在整体上从“意识”、“精神”的方面转向“客体”、“存在”的方面。


然而,“主体”与“客体”、“精神”与“物质”之坚硬的对立,从黑格尔到胡塞尔都进行了“消解”,他们都强调“思维”与“存在”的同一性,因而,海德格尔显然已不能在相同的水平上将注意力从“主体”转向与“主体”对立的“客体”,而要在哲理上超越“主”、“客”对立的阶段,使此种对立,此种问题——转向的问题,“消融”在一个更为深入也更为精致的思路之中。这就是海德格尔在写《存在与时间》时面临的任务。


《存在与时间》变革之处在于把胡塞尔的“理念世界”转化为“存在世界”,但这个“存在世界”仍保持着“理念世界”的“绝对性”和“生活性”,而不是“主”“客”分裂的“客观世界”。在《存在与时间》中,“世界”不是作为“理念”显现出来,而是作为“存在”显现出来。


什么叫“存在”“显现”出来?“存在”的“显现”,与“存在”的“问题”分不开。所谓“存在”“显现”出来,也就是“存在”作为一个“问题”被提了出来。按海德格尔的思想,“存在”的“问题”,只有“人”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者”,才能提出来。也就是说,只有“人”,才追问“存在”的问题。“动物”当然也存在于世间万物中,但它混合于万物,因而提不出“存在”的问题来。而只有“人”,既在世间万物中,又不混合于万物。“动物”只“在世界中”,而对“人”则“有”(存在)一个世界(在),所以海德格尔用“在-世界-中”(In der Welt sein)表达这种分合关系,其间连字符(hyphen)至关重要,不是可有可无的。“人有一个世界”也就是对“人”来说,“有”一个“世界”“存在”。


《存在与时间》的重点在研究“人”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者”如何使“存在”的问题成为问题被提出来——也就是使“存在”“显现”。海德格尔的思路似乎是:


作为有思想、有意识、有知识、有技能的“人(种、类)”,其侧重点在对“世界”之探索和研究:一方面,使自己更好地“适应”“世界”,另一方面也改造“世界”,使“世界”也更好地“适应”自己。这是人类科学、技术的任务。指出这一点,并不是海德格尔的贡献。海德格尔的贡献在于:既然对“人”来说,“有”一个“世界”“(存)在”,则此时“人”所侧重的就不仅仅是“世界”本身,而且要追问那个“(存)在”的“根据”。也就是说,“人”作为一个“种类”与“世界”相互间之“更好地”“适应”,并不能真正“满足”“人”的“希求”,不能真正“平息”“人”的“问题”。“人”不仅要“(追)问”“世界”,而且还要“(追)问”“(存)在”。


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指出,自从世上有了“人”作为一个“Dasein”出现,“Sein”的问题就“(明)显(现)”(提)出来了。“Dasein”为一个“特殊的存在”,有了“它”,就有了“Sein”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海德格尔的“Dasein”就不仅仅是有意识、有情感、有知识、有技能的“人(类、种)”。那末,在何种意义上来理解“Dasein”才能使“Sein”的“问题”“明”起来呢?


就某种意义说,“世界”本也就是“Dasein”。“世界”由各种“事物”组成,而“事物”是“具体”的,“Da”本是那个具体性,各种“具体性”概括起来的共同属性——过去传统哲学理解的“存在”(Sein,Being)只是一个抽象“概念”。从亚里士多德以来,哲学家为这个抽象概念的“存在”耗费了许多精神,到头来,从反面揭示了“形而上学”——本体论(ontology)之不通。海德格尔说,人们之所以追问“存在”,初不在追问那万事、万物之“最共同”之“属性”,而在于追问“为什么”(根据)对“人”(作为一个特殊存在)来说,会“有”一个“世界”“(存)在”。这个问题中的“(存在)”,就不是一个抽象概念所代表的“最根本”之“属性”,而是个坚实的、实实在在的“事物”(实在),是“真实的”“存在”。


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认为人们之所以会提出(对人来说有一个世界)“(存)在”这个坚硬的、实在的问题,其根据正在于“人”是一个“Dasein”——不仅是一个有意识、有思想、有知识、有技能的“动物”,而且是一个“有限的”、“时间性的”、“历史性的”、“有死的”具体“存在”。


从一个方面说,“Dasein”既然是“具体的”,似乎就有点像“Seiende”——“存在者”,“Dasein”亦为“存在者”;但“Dasein”之所以是“Dasein”,而不是一般的“Seiende”,在于它不计较诸“存在者”之具体属性,而只涉及其“存在方式”。“Dasein”是“存在”的“方式”,而不是“存在者”的“方式”。诸“Seiende”可按胡塞尔的“悬搁”法“括”了出去,但“Dasein”虽为“具体的”,却不能被“括”出去。


“人”作为“Dasein”这种理解,是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作出的重要贡献,因为“人”之“思想”、“意识”、“知识”、“技能”都不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历史的,这对于人类文化的性质,已有一个不同于传统的视角。然而,我们也应注意到,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的中心问题,是通过“Dasein”来使“Sein”“明”起来。因而我们的理解重点应放在“Dasein”为什么使“Sein”这个问题明白地提了出来。


我认为,从《存在与时间》起,一直到了海德格尔晚年,其思考的重点仍是这个核心问题,即“Dasein”的出现为什么使“Sein”的问题就“显现”出来。



不错,海德格尔自己说,他的思路后期有一个“转向”,即从《存在与时间》侧重Dasein分析而转向侧重Sein的分析。这种“转向”是侧重点的不同,而不是观点、立场、宗旨的“改变”(改宗)。


我认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