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微博历史博主@须菩提小朋友,左丘萌著,负笈道人绘。

作者:左丘萌,负笈道人绘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8-01

书籍编号:30602040

ISBN:978753258905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0673

版次:1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日不显目兮黑云多,


月不可视兮风非沙。


从恣蒙水诚江河,


州流灌注兮转扬波。


辟柱槙到忘相加,


天门徕小路彭池。


无因以上如之何?


兴章教诲兮诚难过。


——敦煌汉简《风雨诗》

自序
古史长流水 人情作扁舟


写这本书的最初目的,是想在日复一日阅读出土文献的过程中苦中作乐。


那些被时间隐藏的、带着简帛陈腐气息的文字,除去因语言古奥难懂形成的隔阂,余下的大部分只是古人琐碎的日常生活图景。好不容易在残帛旧简中寻得一二古人,与他们接谈片时,竟渐渐有了沉浸之感。


从此不再是坐在船上以观望的态度望向历史长河,不再只偶尔从河中掬起一抔来抒发好古之幽情;而是没入其中,与那些淹没在历史角落的小人物们一并沉浮,同宏大历史叙事背后空阔的虚无对峙。甚至到了最后,他们仿佛成了我熟悉的老友,同今人一样,面对着人生的各种不圆满,经历着各自的苦难。


通过情感的相通,我试着以他们的眼光打量过去的世界;但作为今人,我还需时刻警觉,作好从共情中抽离的准备,以免同他们一样被苦难淹没,窒息于其中。他们早已被时代和命运的洪流冲过,因此才有了某种无可弥补的客观。但我还可以与人生讨价还价、彼此较量或和解,还可以通过故事的方式给他们一个略好些的结局。


自作多情地同古人叙旧,带来的只是自身情感上的宽解。碌碌五年,其间数度搁笔,至今终于完成此稿,未免存了田夫野人献曝献芹的心思;同时也希望以这些故事,为如今的人们寻着一些应对人生的方式。


本书是我的探险与发现。敦煌出土汉代简牍上的一首短诗能很好地形容这次经历,因此将全诗抄录在这里:


日不显目兮黑云多,


月不可视兮风非(飞)沙。


(纵)恣蒙水诚(成)江河,


(周)流灌注兮转扬波。


辟柱槙到(颠倒)(妄)相加,


天门徕(狭)小路彭池(滂沱)


无因以上如之何?


兴章教诲兮诚难过。


——敦煌汉简《风雨诗》

引言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在地下出土简帛文献材料日益丰富、秦汉史研究与出土文献研究日益合流的今天,对作为重要史料的简帛文书的释读仍是一个艰苦的过程。研究者将在获得史料的基础之上,仍强调运用现代史学逻辑考察史料,以进一步揭示历史规律。


在研究者注意规律的同时,有时不免忽略了个体的命运——真实存在过的汉朝人不得不投身于其中的命运。他们可以作为今人历史研究的对象;但当时的他们,也认识和构成着自己的历史。


于是,本书虽依托出土文献,但暂时放下现代史学的学术立场,回归到“讲故事”的方式。通过推测,重构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试图了解发生原因,听听当时人怎么说、如何做。经过这一番长久的思考后,试着坦实叙述,让事件合理并且充实。我相信这与既往的历史叙述方法和既有的研究内容相去不远。历史研究常常以事件中所有人都在理性和逻辑之内行动作为假设,但本书试图更多揣测他们情感的动向。


书中作为主体的,是汉朝小人物的故事。八个故事横跨两汉时代,自西汉初到东汉末,发生在汉统治的广阔地域之内。这些故事的讲述者,包括汉帝国统治下的奴婢、庶民、戍卒、宗室、官吏、侠客等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真实存在过,其余则是汉朝人自身书写的故事中的人物。于他们而言,大历史只是画布的底色,其上的图案反而是寻常而琐碎(即便具有冲突也不被他人关注)的生活。


写这些故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探求唯一的“历史真相”,或往旧有的历史研究框架添上多少新的内容。只是希望以一个完全个人的、也许并不客观的视角去再度审视大历史下被忽略的小人物的命运。同时,也希望透过来自汉朝的这几位小人物的眼光,对留有记载的历史大事件进行重述。


日月易逝,寿命无常,他们的悲欣,对今人而言,究竟是“可畏”还是“可怀”,或许很难以说清。若各位读者希望了解更多关于他们的故事,可以对照本书正文中各类出土文献原本的释文,那更接近真实的他们。


每个故事之后的“余话”中,先讲述故事的缘起和一些相关的史事。接下来则更为具体,是与所述故事相关的一个小专题,包括当时人衣食住行、婚丧嫁娶以及律令刑罚、赋税徭役、官制、兵制等方方面面。这一部分,本书尽量做到可靠、真实。不过由于作者的学识尚很浅薄,天分有限,错误难免,挂一漏万,只能尽力将立论所依据的史料出处一一标注于文下,书末亦附有主要参考书目,以便诸位读者对照参考。

第一章
一曲難忘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念与君离别,气结不能言。


各各重自爱,道远归还难。


妾当守空房,闭门下重关。


若生当相见,亡者会重泉。


——汉乐府《艳歌何尝行》


南感觉着他温热的气息与均匀的心跳,想起几十年前的那一次别离,想起那个同样名为南的女子,在几十年后却成全了她和千秋。

到长安去:汉朝简牍故事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


从长安城出来,过了横桥往北走,到长陵那一带的路虽挺长,可白日里喧闹的市声是远远就能听见了。“若不到旗亭关市的时候,陵邑里大概比长安城都热闹吧。”甚至有乡下人这样说道。


自高皇帝起,便在陵园旁划地,徙民起邑以奉山园,便有了如今这长陵邑。其余如安陵、霸陵、阳陵,再如今上所置的茂陵,皆亦类似。住在陵邑的人五方杂错、身份复杂:有好礼文的世家大族,有商贾力利的富人,而游侠通奸的豪杰亦不少。因此这一带的风俗亦有别于他处,即使令人侧目,倒也奈何不得。


可各家的子弟们倒是出奇的一致,平日里赌博游戏倒也罢了,还常作攻剽椎埋、劫人作奸、掘冢铸币之类的恶事,连朝廷颁布的法禁都不避。在这众多纨绔中,唯独有个田氏名千秋的少年,倒是温和敦厚的脾性,唯一爱好便是搜集古时的佚书。可同邑的少年们亦乐于趋奉他——因为长陵邑最有名的“素封之家”,便是田氏了。


何谓“素封”?便是指这家虽无国家给予的封邑俸禄,然而财雄势大,家赀巨万,完全可以和朝廷的封君媲美。这田氏是昔日齐国宗室之后,秦灭六国后凭借近海的盐渔之利,威势不减;汉兴,其被迁往长陵后,仍是以经商广积财富,远近闻名。


如此说来,千秋之妻南,曾经也是因此才认识了他。


南一家是元朔二年才从齐地迁到茂陵邑来的,大概祖先曾与长陵田氏有旧交,虽已不知是哪一辈的事。可宴会上,南那位一向自诩为齐国豪杰的父亲大人,却特意邀了千秋来。


南仍记得那日自己穿着一身华丽的齐紫乘云绣丝衣——虽高皇帝时便有令禁止商人衣丝衣、乘高车,且南之父兄恰恰便有商人的市籍。但经文帝、景帝苦心经营,大汉国势如今日渐兴盛,甚至达到了太仓里的积粟陈陈相因、京师之钱累巨万的程度,昔日国家草创时立下的禁令如今可不算得禁令了。现在是商通难得之货,工作无用之器——父亲甚至开玩笑地对南说道,“即使为父想买寻常的麻布,可市中售卖的全是缯帛啊!”


宴上南偷偷在屏风后窥去,千秋不止身长八尺余、体貌甚丽,那温柔吟赋的模样,真是令她倾心。


南虽谨慎,但父亲早已发现屏风后有裙幅飘闪、环佩叮当。可他亦不为忤,倒好似猜中了南的心思一般,对宴上众人道:“今日让小女为诸君鼓瑟一曲助兴,何如?”


南只好含羞从屏风后出来,伏席稽首,听命行事。一曲之后,众人都哄然叫好,南用余光看向千秋,他仍旧只是微笑着不发一语。南自幼是娇惯的脾气,哪里见得被人轻视如此,那时心中一气,移柱调弦,在瑟声中轻唱起昔日在齐地学的歌谣:


南山有鸟,北山置罗。


念思公子,毋奈远道何!


安得良马从公子,


何伤公子背妾……


彼时汉家风俗,女子并不甚忌讳向中意之人直接表达爱慕之情。于是果真一曲难忘,相思又倍相思,不久后田家便遣人委禽提亲。一切繁琐的昏仪自不消说,转眼已是南归宁的时候。


母亲为她梳妆,还不忘笑她:“咱们茂陵邑的司马相如,曾有琴挑文君的佳话,不想吾子鼓瑟一曲,倒亦寻得了良人!不过你大父生前占卜,倒是决然地说你要嫁与田氏的。”


南听着母亲的话,揽镜自照,只见镜中的女子肌肤白皙,长眉纤纤,嘴虽不甚小巧,带着些男子气,可上了铅粉涂了唇脂倒也俏丽。不由乐道:“那女儿便问问他,到底是看上女儿何处了。”


于是当千秋走近来时,南便这样地问他。


他膝行到南身侧,拂去她额上垂下的一缕发丝,道:“我无数次在梦里见过你!面容虽不清楚,可也是穿着宴上那一领齐紫的绣衣,对我唱着同样的歌。”


梦里?南有些疑惑了。“可妾那时远在齐国,君怎会梦见呢?那歌是妾早已物故的大父教的,君怎会听到呢?”


“这可不知道了!”


南得到这样一个不得要领的回答之后,心中生出了万般疑问。


【2】


又是数年过去,千秋已凭家赀在长安任“郎”,官俸虽不高,却是天子近臣,公务甚多,休沐日也难得归家。南成了一个勤于持家的小妇人,虽已怀胎数月,仍旧忙于整理夫君平日读书的房间。


然而南对于千秋所梦之事却始终未尝忘怀。尽管那可能只是千秋自己编造出来哄夫人高兴的,只是一个无稽的传说,可南觉得,既已听到了,就在心中真实存在着。


侍女送上一笥梅子,南拣了一颗含在嘴里,真酸!南扶着腰探出窗外吐核,不想却撞翻了角落里一个存旧文书的、不起眼的漆箧。侍女急忙扶南坐下,又去收拾地上散乱的竹简。南也定睛向漆箧中看去:箧内共分五格,一格里绘着防虫蠹的玉蟾,一格放着避火的贝壳,两格空着,一格堆满了残断的竹简——它们虽陈旧,但显然是被人精心收藏着的。


“这难道是夫君搜集的什么古书?”南随手拿起一支,可那简上分明写着:


“妾南伏地再拜请公子足下。”


是不认识的女人的笔迹!这下南心里可真是酸酸的了。她曾经随时留意夫君的行动,却从未发现有一处值得怀疑的地方。因此南也颇为自得——千秋是个好夫君,连纳妾的心思也无。这下可好——可是不对,她怎么能叫“南”呢!再看下一支简:


“妾徙处长安,甚念临淄故地。闻公子去,中心不乐,为此悲书,以启公子,愿相图虑。同心而离居……”


名既与南相同,地方亦符合,可字迹偏偏不是自己的!难道真有第二个南?


起先就是若有若无的疑心,可偏偏在如今,在南觉得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却知晓了竟真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还亲昵地称千秋为公子。她是谁?千秋是抛弃她了么?南很想再多知道一点她的身世。


南斥退侍女,自己继续翻找起漆箧里的文书。原来这正是存放那女子书信的地方,虽陈牍旧简悉皆散乱,笔迹亦潦草,南还是试图在只言片语间钩稽出此女的事来。


“妾有遗公子绁小裙一,公子又弗肯有应。妾非爱此也,直欲出妾之所着,以傅公子身也。”


她甚至曾把贴身的小裙送与了他,希望以此束缚他的行程。


“公子纵不爱妾之身,独不怀乎?”


她被公子抛弃了,还悲切地请求他的怜悯。


“公子何之不仁!孰为不仁?爱人不和,不如己多,爱人不怀,如南山北坏,坏而堤之。”


她指责公子的无情,感慨两人间的隔阂,如南山崩坏又形成堤坝阻隔一般。


“军中及舍人之所,嫠女弗欲也!死即行,吾不死,嫠女不能两见!”


她希望公子不要爱上别的女子,除非她死去。


“南山有鸟,北山置罗。念思公子,毋奈远道何!安得良马从公子……何伤公子背妾……”


这句倒真是眼熟,南记得是在哪里看过。


“妻未尝敢得罪,不中公子所也。”


她在感慨自己的无能为力。


“妾送公子,回二百余里,公子不肯弃一言半辞以居妾。妾去公子西行,心不乐,至死不敢忘也。”


她亲自送爱人离去。


“妾闻之曰,朝树梌樟,夕楬其英。不仁先死,仁者百尝。”


生命朝生暮落,多么无常!


这是那女子写给公子的情书,语极哀怨,看起来是公子欲要抛下她去远方了,她才以书札一封寄与公子。南仿佛看到了那个与自己同名的可怜女子,她正望着自己深爱的夫君远去——最后一支简上写着:


“妾非敢必望公子之爱,妾直为公子不仁也。有虫西蜚,翘遥其羽,一归西行,不知极所。”


——她最卑微的请求仍旧没有回应……


南恍惚着把散简装入箧中,心中大乱:千秋竟然曾经是如此薄情的人,自己一片痴心莫不是错付了!


这可如何是好,是等夫君归来,立即下堂自请求去么?但如今朝廷讨伐匈奴,征召士卒,南的自家父兄身处商人市籍,是首要被征发的;朝廷更是选用酷吏,专行镇压豪强大商;兵役虽已花钱雇人代庸,可他们经此一事却免不了低头小心,不复昔日的豪杰模样。自己即便归家,连个可踏实倚靠的人也无!


再说如今已有孕在身,更是牵连一生,不知如何才好。可恨可恨,妾身不幸!


可南再想想千秋同自己数年夫妻恩爱的场景,仍是清晰如在眼前手边,怎会有假?思前想后,总觉不顺。若不是腹中孩儿踢了一脚,南一时难受,恐怕她会一直这样想下去。南随口哼了个曲调,只觉孩儿似乎也在响应着节拍动弹,心情终于晴爽起来。


可是等夫君休沐返家的日子,她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带着怒意向千秋询问起来:“君什么都瞒着妾,难道是与妾见外么!”


千秋正换下一身皂衣官服,漫不经心道:“我怎会和夫人你见外呢?家中一切可都交与夫人打理——除非是宫中的事,那是不能说与你听的。呃——夫人求也不行!漏泄禁中语可是大罪啊!”说罢径自笑着挪到瑟旁随意拨起弦来。弹的是南熟悉的曲调:“南山有鸟,北山置罗。念思公子,毋奈远道何!”


这真叫人受不了!南扶腰起身转入后室,拿出了那装情书的漆箧,放到瑟旁。


“夫君竟是这般寡情的人!”南冷冷地说。


千秋愣了一愣,拾起一支竹简仔细辨认起字迹:“哦?原来是它!竟然是它!”看罢却大笑起来。他侧身到南腹前:“哎!哎!家里大概只有这腹中的孩儿能安慰我了!可为父的怎么偏偏就娶了你那多疑的母亲啊!”他捻着胡须,重新坐回瑟旁,“愿意听这位与夫人同名女子之事么?”


听千秋如此说,南百思不得其解,只红着脸愤愤点头。


“此女同夫人一样,也是齐国人。”眼见南脸色一变,满是醋意,千秋又忙补上一句,“我可没见过她,这书简亦不是她写与我的!她是高皇帝时候的人了,是我大父的女弟——”


【3】


数十年前,这位南是齐国旧王族田氏一族中最小的女儿。若非暴秦灭了齐国,她或许就是一位翁主了。


不管怎样,南在齐地最华丽的宫室中出生。然而她的父母皆在秦末战争中死去,是长兄抚养她。岁月流逝,无可阻挡。南渐由裹在阿缟之饰、锦绣之衣里那个瞪着好奇眼睛的女童,长成了娇俏可爱的美貌少女。


后来高皇帝平定天下,建立大汉之后又恐各地大族再生叛乱,便迁徙楚地的昭、屈、景、怀和齐地的田氏几家大族到关中来,南与长兄亦在其中。


虽说“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长兄亦对此十分谨慎,只想着迁往关中后为她寻得一门好亲事。可迁移途中一切从简,南也常常掀开安车之窗与他人交谈。那时她便爱上了负责遣送田氏一族到长安的狱史,名为阑,甚至在遣送的途中就与他私下结为夫妇。


田氏一族既已被遣送至长陵,那小吏自然得回齐国去复命。谁知南为了一时的恋爱,竟离弃了抚养自己长大的长兄夫妇,径自与阑私奔了。


但那时为防诸侯国谋反,汉设了武关、函谷关、临晋关、扞关、郧关来拱卫关中,平日连金铜马匹都不许出关,寻常百姓也需符传才可出入。至于齐国,是兵家必争的重地,东有琅琊、即墨之饶,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浊河之限,北有渤海之利,地方二千里,持戟百万。因此即便齐王是刘家天子的亲子弟,不同于那些异姓王的,可汉廷仍旧不得不对其死守严防,甚至不允掖庭所出的宫女嫁到诸侯国去。


南盗用了他人的符传,穿着男人的冠服,欲要蒙混过函谷关,与情人逃到临淄去。可惜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