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上海古籍出版

作者:章太炎,曹聚仁,汤志钧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5-31

书籍编号:30602063

ISBN:978753258900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6114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中国传统学术发展到晚清民国,进入一个关键的转折时期。面对“数千年未有之变局”,旧传统与新思想无时不在激荡中融汇,学术也因而别开生面。士人的眼界既开,学殖又厚,遂有一批大师级学者与经典性著作涌现。这批大师级学者在大变局中深刻反思,跳出旧传统的窠臼,拥抱新思想的精粹,故其成就者大。本社以此时期的大师级学者经典性著作具有开创性,遂延请当今著名专家为之撰写导读,希冀借助今之专家,诠释昔之大师,以引导读者理解其学术源流、文化背景等。是以本社编有“蓬莱阁丛书”,其意以为汉人将庋藏要籍的馆阁比作道家蓬莱山,后世遂称藏书阁为“蓬莱阁”,因借取而为丛书名。“蓬莱阁丛书”推出后风行海内,为无数学子涉猎学术提供了阶梯。今推出“蓬莱阁典藏系列”,萃取“蓬莱阁丛书”之精华,希望大师的经典之作与专家的精赅之论珠联璧合,继续帮助读者理解中国传统学术的发展与大师的治学风范。

《国学概论》导读


汤志钧



《国学概论》是根据1922年章太炎在上海的公开讲学记录而成的。


章太炎早年跟随著名学者俞樾在杭州诂经精舍埋头“稽古之学”。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在民族危机深重的刺激下,他毅然走出书斋,参加强学会,编辑《时务报》,基本上赞成维新变法。不久,“百日维新”夭折,章太炎避居台湾,东渡日本,和“尊清者游”,对改良派仍表同情。


1900年,义和团运动掀起,八国联军入侵,慈禧太后一伙丧权辱国、妥协投降,章太炎受到极大震动,从维新梦中醒来。7月,在上海召开的“愚园国会”上,他激烈反对改良派提出的“一面排满,一面勤王”的模糊口号,“宣言脱社,割辫与绝”。接着,树起反清的旗帜,和改良派划清界线。


1902年,章太炎和孙中山订交,共同商讨“开国的典章制度”和土地赋税问题。返国后,于1903年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宣传革命,把康有为、梁启超奉为神圣的光绪皇帝斥为“载湉小丑”,因而入狱三年。


1906年6月,章太炎出狱,在日本主编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深刻揭露改良派,积极阐扬推翻清朝、建立民国的旨意,愤怒斥责革命投机分子“私心暧昧”的劣迹。他在《民报》中发表的文章,大都针锋相对,文字锐利,“真是所向披靡,令人精旺”[1]


辛亥革命前,章太炎对敌斗争的英勇,论战文章的犀利,至今犹感生气勃勃,这些,正是他一生中“最大、最久的业绩”。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但它没有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袁世凯“攘窃国政,以遂私图”,章太炎斥责袁世凯“包藏祸心”,致被幽禁,释放以后,一度参加反对北洋军阀的革命。


此后,章太炎虽退居讲学,但在帝国主义侵略祖国、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的时候,他谴责国民党“怯于御乱而勇于私斗”,临终前主张抗日,保持了爱国主义晚节。



章太炎是辛亥革命的先驱,也是一个精研文史哲学的著名学者。他多次公开讲学,讲学时间较久的有1908年4月至10月在日本东京讲学,讲授《说文》、《庄子》、《楚辞》、《尔雅》、《广雅疏证》等古籍,他还亲笔草拟《佛学讲稿》[2]。听讲的人不少后来成为知名人物,如黄侃、钱玄同、鲁迅、许寿裳、朱希祖、周作人、龚未生等。稍后有汪东。据许寿裳回忆:


章先生精力过人,博极群书,思想高超,而又诲人不倦。我们八个人希望听讲,而为校课所牵,只有星期日得空。章先生慨然允许于星期日特别开一班,地点在东京小石田区民报馆先生寓室,时间每星期日上午八——十二时,师生席地环一小几而围坐,师依据段玉裁氏《说文注》,引证渊源,新谊甚富,间杂诙谐,令人无倦,亘四小时而无休息。我们听讲虽不满一年,而受益则甚大。[3]


章太炎晚年,又在苏州讲学,勉励青年要学范仲淹的“名节厉俗”、顾炎武的“行己有耻”。1934年秋迁居苏州,举办章氏国学讲习会,创刊《制言》杂志。自述办学经过和宗旨说:


余自民国二十一年返自旧都,知当世无可为,讲学吴中三年矣。始曰国学会,顷更冠以章氏之号,以地址有异,且所招集与会者,所从来亦不同也,言有不尽,更与同志作杂志以宣之,命曰《制言》,窃取曾子《制言》之意。[4]


规定有国学常识、文理通顺、有志深造者,无论男女,均可报名听讲。章氏国学讲习会初设时,学员年龄最高的为七十三岁,最幼的为十四岁,有曾任大学讲师、中学国文教师的,以大学专科学生占大多数。章太炎亲自讲学,“对于经学、史学、子学、文学作有系统的讲述,最后讲授《尚书》”[5]


至于短期报告,那就更多了。在北京、上海、四川、湖南,章太炎都做过演讲。他还远涉重洋,到南洋诸岛演说。《国学概论》,就是他在上海系统讲演的记录稿。



章太炎是在1922年4月至6月在上海讲授“国学”的,共十讲。“第一次论国学大概,第二次讲国学派别”。当时报纸大肆宣传,事先刊登广告,讲后载录讲辞。开始听者甚多,第一次“报名者多至六百人之多”,后来听者渐少。据《申报》所载《省教育会通告》,说是“自欧风东渐,竞尚西学,研究国学者日稀,而欧战以还,西国学问大家来华专事研究我国旧学者,反时有所闻,盖亦深知西方之新学说或已早见于我国古籍,借西方之新学,以证明我国之旧学,此即为中国文化沟通之动机。同人深惧国学之衰落,又念国学之根柢最深者,无如章太炎先生,爰特敦请先生莅会,主讲国学”。决定从4月1日(星期六)起,“每星期六午后进行讲授”[6]。今按《申报》记载,将章太炎十次讲演日期和课题列表如下:

国学概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申报》于每次讲演后,即行刊载,除讲演情况外,也将讲授内容发表,比较原始直接,但有时记录较详,有时记录较略[7],似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曹聚仁则将讲演记录系统整理,于当年11月由上海泰东图书馆铅字排印,以《国学概论》为题出版。记录较《申报》为详,也较系统,间有《申报》所录而为《国学概论》刊落的,并不影响整个讲授记要。另有张冥飞笔述的《章太炎先生国学讲演集》,1924年平民出版局出版。


本书是根据曹聚仁编的《国学概论》排印出版的。



《国学概论》是章太炎公开讲演的记录稿,那么,什么叫做“国学”,报告的主要内容又是什么?


早在辛亥革命前,章太炎旅居日本,主编《民报》时,就举办国学讲习会、国学振兴社,并为设在上海的国学保存会机关报《国粹学报》撰文。什么叫做“国学”,《民报》第七号所载《国学讲习会序》云:


夫国学者,国家所以成立之源泉也。吾闻处竞争之世,徒恃国学固不足以立国矣。而吾未闻国学不兴而国能自立者也。吾闻有国亡而国学不亡者矣,而吾未闻国学先亡而国仍立者也。故今日国学之无人兴起,即将影响于国家之存灭,是不亦视前世为尤岌岌乎?


又说:


夫一国之所以存立者,必其国有独优之治法,施之于其国为最宜,有独立之文辞,为其国秀美之士所爱赏。立国之要素既如此,故凡有志于其一国者,不可不通其治法,不习其文辞。苟不尔,则不能立于最高等之位置。而有以转移其国化,此定理也。


以“国学”为一国固有之学,并以“国学”的兴亡与国家之兴亡相连。《国粹学报》的主编邓实也说:


国学者何?一国所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而自治其一国者也。


国学者,与有国而俱来,因乎地理,根之民性,而不可须臾离也。君子生是国,则通是学,知爱其国,无不知爱其学也。[8]


“国学”“为一国固有之学”,爱国就要爱“一国之学”的“国学”。


“国学”既是一国固有之学,中国是有悠久历史、灿烂文明的国家,《史记》记录了自从黄帝以来的历史,成为中国民族的象征。此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历代相传,至孔子而集“国学”之大成。这种传统思想文化,也就是所谓“国学”。它既不同于不是“中国固有之学”的西方文化,和我国少数民族的专制统治思想也有差异。因此,“国学”实际是指我国汉族之学。


自从满洲贵族入关以来,汉、满存有矛盾。清朝中叶,外国资本主义国家侵入我国,中华民族和帝国主义存有矛盾。义和团运动以后,清政府媚外辱国、压迫各族人民的迹象日露,强调“一国固有之学”的“国学”,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提出来的。因而,一些提倡“国学”的人,一会儿说黄帝是中国民族的“初祖”,黄帝是“国学”的象征,是“国魂”。说什么“国魂者,立国之本也。彼英人以活泼进取为国魂,美人以门罗主义为国魂,日本以武士道为国魂。各国自有其国魂。我国之国魂不能与人苟同,亦必不能外吾国历史,若是则为国魂者,其黄帝乎?近日尊崇黄帝之声达于极盛。以是为民族之初祖,揭民族主义而创导之,以唤醒同胞之迷梦,论诚莫与易矣”[9]。一会儿说“国学”即“神州之学”,“神州之学”源于史学,“国学”即史学,也是儒学。邓实说:


神州学术,春秋以前归于鬼神术数,春秋以降归于旧史,汉以后归于儒,归于儒而无所复归矣。盖自汉以降,神州之教为儒教,即神州之学亦为儒学。绵绵延延,历三千余年,则未有变也。[10]


以黄帝为“国魂”,以“国学”为神州之学,无疑是有反对满洲贵族压迫的民族主义涵义的;以“国学”为史学,也是和章太炎从“史事史迹”中、从历史记载中看到“民族之可爱”的主张一致。那么,“国学”一辞,在二十世纪初期传播,在资产阶级革命活动逐渐高涨,反对满洲贵族的斗争不断展开之时,它是有一定的时代背景和特定涵义的。


“国学”的范围究竟包括哪些?章太炎在日本期间主持的国学讲习会所讲,主要是:“一,中国语言文字制作之原;一,典章制度所以设施之旨趣;一,古来人物事迹之可为法式者。”[11]该会出版的《国学讲习会略说》所收,计有《论语言文字之学》、《论文学》、《论诸子学》三篇[12]。《民报》另有《国学讲习社广告》:“本社为振起国学、发扬国光而设,间月发行讲义,全年六册,其内容共分六种:一,诸子学;二,文史学;三,制度学;四,内典学;五,宋明理学;六,中国历史。”该会刊行的《国学振兴社讲义》第一册,收文三篇,第一篇《诸子系统说》,无署名,与《国学讲习会略说》中的《论诸子学》不同。第二篇《管子余义》,署“章炳麟序”,即《章氏丛书》初编所收。第三篇《中国近代史》,署汪震述。章氏把诸子、文史、制度、内典、理学、历史等列入“国学”,实际上是把过去“经、史、子、集”都算“国学”,也就是说,把传统的固有学术、文化几乎都笼入“国学”范围。


以中国固有传统学术文化为“国学”,提倡爱惜中国的历史,从而激起爱国的热肠,这在辛亥革命前夕,对“排满”革命,是起了一定的舆论宣传作用的。


民国成立以后,在帝国主义操纵下,军阀混战,民生疾苦,“国将不国”。“五四”前后,新文化传播,既有重新鼓吹“孔教会”的,也有宣扬西学,摒弃中国传统学说的。章太炎鉴于“国是日非”、自己对传统典籍又极熟悉,重新演说“国学”,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章太炎宣传“国学”,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并不是反对西方文明;提倡“国学”,也并不是不要西学。章太炎曾译述日本岸本能武太的《社会学》,在主持《民报》期间所撰的论文,也有不少吸取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政治学说的记录。其他倡导“国学”的人,也大都有西学知识,并不是毫不吸收。


《国学讲习会序》已经指出:“真新学者,未有不能与国学相挈合者也。”又说:“今之言国学者,不可不兼合新识。”序文中一方面反对“以科举之道”从事“新学”,把新学作为“利禄之阶梯”,甚至“略识西学”,就“奴于西人,鄙夷国学为无可道者”;另一方面也反对“旧体西用”,说是“主张体用主辅说者,而彼或未能深抉中西学术之藩,其所言适足供世人非驴非马之观,而毫无足以餍西方之意”。可见他们对“新学”并不排斥。


如果说,提倡“国学”的人对西学深闭固拒,毫不吸收,那他们就和封建顽固派没有区别了,事实上并不如此。他们对西学的怀疑,是鉴于帝国主义侵略日深,民族危机日急。即使论著中有反对“西学”的话,也要具体分析。章太炎就说:“兄弟这话,并不像做《格致古微》的人,将中国同欧洲的事,牵强附会起来;又不像公羊派的人,说甚么三世就是进化,九旨就是夷狄为中国,去仰攀欧洲最浅最陋的学说。”[13]他反对的是牵强附会地比附西学,反对的是康有为等的戊戌政变后坚持改良、鼓吹立宪。他们对西学并不一概排斥。


或者以为章太炎又曾说过:“中西学术本无通涂,适有会合,亦庄周所谓射者非前期而中。今乃远引泰西以证经说,宁宋家人之以神学说经耶?夫验实则西长而中短,谈理则佛是而孔非。九流诸子自名其家,以意取舍,若以疏证六经之作,而强相比附,以为调人,则只形其穿凿耳。”[14]有人认为章氏“连用西学证明中学也坚决反对”,其实也不尽然。章太炎自己早就说过“宜憔悴竭思,斟酌西法,则而行之”[15],他反对的是康有为之流“远引泰西以证经说”,对于“西法”,还是主张斟酌的。


提倡“国学”的人,总是以经学为核心,奉儒家为正中的。这样,他们既有“发扬国光”的民族主义思想和朦胧的民主思想的一面,又有着很大的局限性。


辛亥革命前夕,讲究“国学”的颇有人在,《国粹学报》历久不衰,却又反映了主张“排满”、“发扬国光”的也颇有人在,它的论旨也适应这些知识分子的需要,使一些不满清政府压迫又不敢投身革命的人得到一些精神食粮。《国粹学报》又以“不与闻政治,不褒贬人物,不裁量执政”相表白,以示它是“纯学术”的刊物,以示它只“表彰遗佚、崇尚名节”[16]。但“表彰”、“崇尚”的是宋末、明末遗老“名节”,还是含有反抗“外族”、“光复宗国”的微意。然而,也正由于它标榜“不与闻政治”,却又使它避免了一些政治上的麻烦,这与它的历久不衰也不是没有关系的。那么,“国学”固然有其局限性,而在辛亥前夕“发扬国光”,提倡光复,宣传鼓动的作用还是主要的。


至于辛亥革命以后,清朝统治推翻了,民国建立了,再想扛出“国学”的大旗,再想播弄“国粹”的故技,时代变了,它的作用也和辛亥前夕有所不同了。


但是,“国学”既是“中国固有之学”,作为中国人,对本国“固有之学”自然不能不有所了解。章太炎是近代潜研“国学”极为精深的杰出人物,在“世风日下”、“国学”不振之时,在国民对国学不甚了了之际,专题讲演,系统阐述,还是有其一定作用的。曹聚仁在记录章太炎讲稿以后,说:


太炎先生是当代底学者,我们读他所著的《文始》、《国故论衡》、《齐物论释》、《新方言》、《小学问答》等书,就可明白他辟出多少灿烂的境地!先生以前在东京、北京,这次在上海,把国学为系统的讲明,更可见他对于青年们扶掖的热忱。我在听了讲演以后,心里自然有无限的感激,所以不计工拙,把先生底话记出。并且看到青年们有求知的热狂,而因时地关系没能亲聆这次讲演的很多,所以又把记录的稿印出,希望传播得比较的普遍些。[17]


又说:


太炎先生讲国学,的确是使我们满足求知欲望。


作为中国人,对“中国固有之学”,自然不能不了解。阅读章太炎的《国学概论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