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载驰载驱,纵览中国古代车制发展之盛概

作者:孙机著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11-01

书籍编号:30602080

ISBN:978753258176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68754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始皇陵2号铜车对车制研究的新启示


1983年3月间,承蒙临潼秦兵马俑博物馆和秦俑考古队惠予便利,笔者有幸对1980年冬在始皇陵封土西侧发掘出土、此时修复工作已近完成的2号铜车进行了初步考察。这一组古文物瑰宝,不仅气魄恢宏、工艺精湛、装饰华奂,而且造型极其严谨、准确(图1-1)。全副鞁具,包括像繁缨这样的细节,都用金属逼真地复制了出来。有些从前认不准的车器这次找到了归属,有些从前感到扑朔迷离的记载这次也被澄清,并用具体形象生动地阐明了。在过去发掘的瘗真车马的陪葬坑中,这些部件却大都朽失无存。因此可以认为,2号铜车的出土,无疑将使古车制的研究推进到一个新阶段。最近又获读此次发掘之尚未发表的简报,进一步弄清楚了一些问题,因志其一得之见,以求正于同志们。不过由于始皇陵并未正式全面发掘,有关葬仪、葬式的许多问题尚不明了,目前只能就车论车,先对它本身的形制作些探讨。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1 始皇陵2号铜车

2号车的一条辔绳末端有朱书文字“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车第一”。首字微泐,简报未释。按古玺文“安”字作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古玺汇编》页1448)、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同上书页4348),故此字应是安字。而2号车的御者又坐于前舆,证以《续汉书·舆服志》刘注引徐广“立乘曰高车,坐乘曰安车”的说法,则此车应为安车;但此车有容盖衣蔽,车型又当属于辎、軿之类。辎、軿二车,车型相近。《释名·释车》:“辎、軿之形同,有邸曰辎,无邸曰軿。”《宋书·礼志》引《字林》亦谓:“軿车有衣蔽无后辕,其有后辕者谓之辎。”这两种车在汉画像石和壁画中都有很清楚的表现(图1-2),并有车旁榜题为证[1]。将它们的形制与2号车比较,其相同之处不难立辨。但在一般印象中,总觉得辎、軿是妇女乘坐的。《汉书·张敞传》:“君母出门,则乘辎、軿。”汉代的出行图中,乘辎车的也多是妇女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其实这种车男子也可以乘坐。《汉书·张良传》记张良对刘邦说:“上虽疾,强载辎车,卧而护之。”这里的辎车正是《释名》所谓“载辎重卧息其中之车”之意。汉高祖与秦始皇的时代相近、地位相当,两人出行卧息也可能用同类型的车。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2 辎车与軿车


1.潘祖荫旧藏汉画像石中的辎车 2.和林格尔汉墓壁画中的軿车

所以2号车单从坐乘这方面来说,可以认为是安车;而从车箱构造这方面来说,又可认为是辎车。《古列女传·齐孝孟姬传》:“妾闻,妃后逾阈,必乘安车辎軿。……今立车无軿,非所敢受命。”可见辎軿可以包括在安车类型中。大抵安、立,辎、軿,轺、輶,辒、辌等车的分类标准各不相同,其中有些名称是互相交叉的。如《汉书·平帝纪》:“立轺併马。”则轺车可立乘,应为立车之一种;又《霍光传》颜注:“辒、辌本安车。”则辒、辌又均为安车之一种。《左传·襄公二十三年》所记齐国战车有先驱、申驱、贰广、启、胠、大殿等,但这些不同的名称可能只是依据它们在战阵中所居位置之不同而区分的,并非各自代表一种独立的车型。所以一辆先驱车,同时又可能是一辆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车;而一辆申驱车,同时又可能是一辆轻车。鉴别2号车的车型时,也宜考虑到这种情况。


2号车车箱两侧有可推启之窗,可能就是《说文》所称之戻。《户部》:“戻,辎车旁推户也。”《说文》下定义时遣词很有分寸,它不说戻是窗子,而说是推户。这是由于窗的本义是“通孔也”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窗字亦作“囱”。王力先生谓:“囱指天窗,即在帐篷上留个洞,以透光线。”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可见窗子上起先是不装窗扇的,即使后来装了窗扇,直到唐代以前也多为固定的,不能开启。而户却有可开合的“户扇”即扉。因此,辎车侧面的推窗也只得称为“推户”了。2号车的戻上还镂出了很细密的菱形孔洞(图1-3∶2),应即古文献中所称之绮寮或绮疏。如,《西京赋》“交绮豁以疏寮”, 《魏都赋》“皦日笼光于绮寮”, 《古诗十九首》“交疏结绮窗”, 《后汉书·梁冀传》“窗牖皆有绮疏”,皆指此种镂孔纹样。因为寮是“小空也”,疏是“刻穿之也”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而绮则如《释名·释采帛》所说:“绮,欹也。其文欹邪,不顺经纬之纵横也。”据出土古绮标本观察,其织纹多呈菱形,也有呈复合菱形的,即所谓“杯文绮”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图1-3∶1)。后者与2号车戻上镂孔的形状更为接近。这种式样的镂孔窗扇战国时已经出现。《楚辞·招魂》称“网户”,王注:“网户,绮文镂也。”即是此物。但在汉代明器陶屋的窗子上反而不太常见,那上面往往只有直棂、斜格、穿璧等较简单的图案。虽然河南陕县刘家渠汉墓出土的陶仓楼在腰檐的栏杆上出现过与2号车戻相近之菱形镂孔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却也做得很粗疏。2号车戻上的绮寮为古建筑外檐装修的细部结构提供了例证。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3 绮与绮寮


1.马王堆1号汉墓出土的杯纹绮 2. 2号铜车的绮寮

2号车在车箱后方开门,与《周礼·巾车》“良车、散车”郑注“谓若今辎车后户之属”之说合。其左侧门颊装银质拐形门栓(图1-4∶1),应名为银户钥。《方言》卷五:“户钥,自关而东陈、楚之间谓之键,自关而西谓之钥。”《礼记·月令》:“脩键闭,慎管籥。”郑注:“管籥,搏键器也。”可见它是一种有搏键装置的栓门之具。清·朱骏声说:“古无锁钥字,凡键具皆用木不用金。”[2]所以楗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键,籥、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3]、钥诸字可互通。户钥在满城1、2号汉墓中均出。2号墓所出者由内挡(或即键)、转轴与轴套(或即管)、把手(或即钥)三部分构成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图1-4∶2)。因此它亦可名为“管键”(《周礼·司门》),户钥则是其通称了。而对于车来说,只有辎、軿等车型才有后户,才能装户钥。此物既然在满城1号刘胜墓出土,说明他亦用辎车类型的车从葬,这又可以作为男子乘辎车的一项旁证。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4 户钥


1.始皇陵2号铜车(左.外视 中.侧视 右.内视) 2.满城2号汉墓出土

2号车除金、银零件外,整体用铜制,惟于车盖上附有一层丝织物,当即《说文·巾部》“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盖衣也”之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车盖之有盖衣犹车杠之有杠衣,盖衣当蒙覆于盖上。但此车已有铜盖,不便再加铜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所以盖衣就直接用丝织物制作了。此车之盖呈椭圆形,顶部隆起,近似所谓鳖甲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它随车之纵深延长,这是因为其车箱为重舆,车盖要遮住前、后两节车舆之故。《隋书·何稠传》载:“旧制:五辂于辕上起箱,天子与参乘同在箱内。稠曰:‘君臣同所,过为相逼。’乃广为盘舆,别构栏楯,侍臣立于其中。于内复起须弥平坐,天子独居其上。”《旧唐书·舆服志》:“玉辂,青质,以玉饰诸末。重舆。”从这些记载看来,似乎隋唐之辂才用重舆。其实早在秦汉的辎车上就能看到这种形制。山东福山东留公村出土的汉画像石中之辎车,车箱分割为前后两部分,主人坐于后舆,御者在前舆(即缩或育)中执策驭马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图1-5)。2号车也是这样。不过此车的御者双手执辔,不像福山画像石的御者手中还拿着策。但2号车的策也出土了:铜质,竿形,带节,前端有短刺(图1-6)。过去除了在画像石上看到代表策的一根线条外,出土的实例很少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一直不曾了解其细部构造,所以对于古文献中有关马策的记载不尽了然。《淮南子·道应》说:白公“罢朝而立,倒杖策,錣上贯颐”。高注:“策,马捶。端有针以刺马,谓之錣。倒杖策,故錣贯颐也。”倒拄杖策竟能将面颊戳穿,虽高注言之凿凿,读起来仍感费解。这次看到2号车上装刺的策,才知道白公是被它刺伤的[4]。此物亦名笍,《说文·竹部》:“笍,羊车驺棰也。着箴其耑,长半分。”由于《释名》说羊车是“善饰之车”,所以段玉裁注笍字时谓“善饰之车,驾之以犊,驰骤不挥鞭策,惟用箴刺而促之”。按段说不尽准确,因为刺即錣本来就装在策上,不挥策何以用箴促马?而后代驱马所用之鞭,古代却主要用于殴人。《尚书·舜典》:“鞭作官刑。”《左传·襄公十四年》:“初,公有嬖妾,使师曹诲之琴,师曹鞭之。公怒,鞭师曹三百。”又《哀公十四年》:“成有司使,孺子鞭之。”《周礼·条狼氏》:“条狼氏掌执鞭以趋辟。”郑注:“趋辟,趋而辟行人,若今卒辟车之为也。孔子曰:‘富而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孙诒让疏:“鞭所以威人众,有不辟者,则以鞭殴之。”经典所记,鞭多用于人,罕用于马。《韩非子·外储说右下》说:“操鞭使人,则役万夫。”“代御执辔持策,则马咸骛矣。”将鞭与策对举,其用途的区别更是一目了然。故先秦、两汉之御车者一般并不挥鞭。所谓“左执鞭弭”等说法,乃是假殴人之具以棰马。唐以后,驱马始多用鞭,而装錣之策遂渐次隐没不见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5 山东福山出土汉画像石上的重舆辎车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6 2号铜车上的策

此外,2号车舆下的当兔和伏兔也值得注意。当兔位于辀、轴交会处。以前只见《考工记·辀人》中有“十分其辀之长,以其一为之当兔之围”的记载。戴震《考工记图》以为“当兔在舆下正中”;然而实物未见,在这里是第一次被发现。至于伏兔,在西周车上多呈屐形或长方形,有时其一端且楔入轮舆之间的笠毂之套管中[5]。然而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出土的笠毂之套管只做出上半边,呈覆瓦状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已不能约束伏兔。至战国时,笠毂更变成一端钉在伏兔上、另一端遮在毂上的扁平饰片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2号车上的笠毂承袭了这种作法,也只是一片从伏兔外侧接出来的板状物。而伏兔的断面近似梯形,上平以承舆,下凹以含轴。其状与清代戴震、阮元等人的推测颇相合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戴、阮等用这种形制解释《考工记》中的伏兔,虽未能尽合,但对秦车的伏兔来说,却是言而有中了。


2号车车轴两端穿入毂中,毂长33.5厘米(图1-7)。如以铜车为真车缩小二分之一的模型,则实物约长67厘米。《诗·秦风·小戎》中提到“文茵畅毂”,毛传:“畅毂,长毂也。”2号车的毂算得上是畅毂了。畅毂延长了轮对轴的支撑面,行车时可更加平稳而避免倾覆。但长毂容易在两车相错之时互相碰撞,被称为毂击(《晏子春秋·内篇杂下》)、辖击(《战国策·齐策》)或简称为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周礼·野庐氏》、《说文·车部》)。这许多的专用词汇也反映出行车时此种情况经常会发生,所以孙子说:“军行患车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之。”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战国战车有时“尽断其车轴末”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可见战国战车开始采用短毂。但长、短毂各有利弊,亦即《考工记》所谓:“短毂则利,长毂则安。”2号车采用长毂,是出于行车安稳的考虑。2号车之毂饰以弦纹和锯齿纹,当即代表《周礼·巾车》“孤乘夏篆”、《考工记·轮人》“陈篆必正”之篆。先、后郑都把篆解释为毂约。毂约又称軝约。《说文·车部》:“軝,长毂之軝也,以朱约之。”《广雅·释诂》:“约、缚,束也。”此字或从革作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即《轮人》中提到的帱革。用它束于毂周,即《诗·小雅·采芑》孔疏所说:“以皮缠束车毂以为饰,而上加以朱漆。”其实毂本用木材制作,缠革涂漆是加固之需,并非单纯为了装饰。太原金胜村251号春秋墓之车马坑所出8号车,其毂之轵端向里有八道凸起的环棱。制车时曾在环槽中施胶,缠以八道皮革,干后再打磨涂漆,从而增强了车毂的坚固程度。这是古车陈篆的实例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始皇陵2号车之毂以弦纹和锯齿纹为篆,仍接近缠缚皮革所形成的纹理。此外,2号车在毂端的軎上还系有幡状飞軨。《急就篇》颜注:“路车之辖施小幡者,谓之飞軨。”这种形制在这里得到了印证。《续汉书·舆服志》说,皇帝车上的飞軨要画苍龙白虎等花纹。但汉画上所见之飞軨常是两条短飘带,不便再施绘画,只有呈幡状才符合需要。以前在甘肃平凉庙庄秦墓出土的车上发现过饰珠的飞軨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似乎秦车颇重视飞軨。此物一般用布帛制作,不易保存,他处少见其实例。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7 2号铜车上的毂、軎与飞軨

再看鞁具。2号车之繁复精致的鞁具为研究系驾方法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许多重要的情况都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的。首先,连接在服马两轭之内軥上的两条靷绳就很引人注目。服马主要通过它来曳车,这是以前所想象不出的。《左传·哀公三年》一再提到,“两靷将绝,吾能止之”, “驾而乘材,两靷皆绝”。从前总认为服马应各有二靷,合计为四靷,所以不理解《左传》“两靷”之所指。现在才知道每匹服马均用单靷曳车,两靷已经概括了服马承力之所在。这两条靷绳的后端系在舆前的环上,此环即《秦风·小戎》“阴靷鋈续”之鋈续,郑笺:“鋈续,白金饰续靷之环。”此环后部连着一条粗索,系于轴之正中(图1-8),与《说文·革部》“靷,所以引轴也”之说完全一致。而据《小戎》毛传,“阴靷”句中之阴系“揜軓也”。郑笺:“揜軓在轼前,垂辀上。”孔疏:“阴、揜軓者,谓舆下三面材,以板木横侧车前,所以阴映此軓,故云揜軓也。”孙诒让则称之为揜舆版。但此前在古车上总找不到合乎这种条件的部件,这次在2号车前舆的车軨上看到一块覆箕状的盖板,恰好遮掩着舆前那段较平直的辀即軓,所以揜軓正是指它而言。回过来再看以前出土的战国铜器刻纹中的车,如河南辉县赵固、江苏淮阴高庄、山东长岛王沟等处之例,遂发现其舆前也都有揜軓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图1-9)。但倘若不是由2号车得到启示,只从那些简略的刻画中是难以辨认出此物的。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8 2号铜车的前舆与后舆


1.前舆(侧视,下部为连接在靷环上的粗索) 2.后舆底部(仰视,图中纵向的宽界道为轴,横向的宽界道为辀,粗索末端缚在轴上)

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图1-9 山东长岛出土战国铜鉴刻纹中前部有揜軓的车

2号车的骖马曳的是偏套,套绳分别沿两骖内侧向后通过前轸左右之吊环而结于舆底的桄上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此套绳应称为靳。《左传·定公九年》记王猛对东郭书说:“吾从子如骖之有靳。”杜注:“猛不敢与书争,言己从书,如骖马之随靳也。”所以靳才是骖马的套绳的名称。而靳的被认识,又使许多问题随之迎刃而解。如《小戎》“游环胁驱”之游环,旧本毛传释作“靳环”,郑笺:“游环在背上,无常处,贯骖之外辔,以禁其出。”2号车之靳正在骖马背部接出一短带,带端系环,骖之外辔恰恰从此环中穿过,与毛、郑之说若合符契,故此环无疑即是游环。以前因为不认识靳,所以依通行本将游环解释为靷环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但这么一来,好几种鞁具的位置都连带着发生了错乱。同时,靳的被确认,也进一步证明一乘车上只有两靷,不与轴相连接的靳并不是靷。


至于《简报》所说的套在骖马颈部而系于服马轭上、用以防止骖马外逸的缰索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或即是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说文·革部》:“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骖具也。从革、蚩声,读若骋蜃。”段注:“《虫部》蚩读若骋,则此蚩声读骋宜矣。不知何以多蜃字。骋蜃连文不可通,疑当为又读若蜃也。”按《丂部》:“甹,侠也。”段玉裁说:“侠之言夹,夹者持也。经传多假侠为夹。”载驰载驱:中国古代车马文化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之为用正是将骖马夹持于服马之侧。


特别出人意料的是,2号车的服与骖均自尾后牵一带经腹下系于轭或上,这也是过去从未发现过的。《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描写晋国的军容时说:“晋车七百乘,、靷、鞅、靽。”其中列举出各类鞁具,用以表示晋车装备的齐全。这里面提到了一种他处很少提到的靽。据杜注:“在后曰靽。”则上述后牵于马尾之带应为靽。然而杨伯峻新注谓:“靽同绊,音半,絷马足之绳。”晋军临阵之战车不会自行系上绊马腿之绳。持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