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新闻传播 > 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家训始祖,修身典范

作者:(北朝齐)颜之推,颜敏翔校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9-01

书籍编号:30602084

ISBN:978753258335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8230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新闻传播

全书内容:

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颜敏翔


《颜氏家训》二十篇,为北齐颜之推所撰的家训体著作。颜之推(约531—约590),字介,琅邪临沂(今山东省临沂市)人。先世随晋元帝南渡,寓居建康。侯景之乱以后,梁元帝即位于江陵,之推任散骑侍郎。梁承圣三年(554),江陵城破,之推为西魏军掳归,半途逃奔北齐。文宣帝见而悦之,引于内馆中,侍从左右,后官至黄门侍郎。北周建德六年(577),北齐亡,之推入周。隋代周后,又仕于隋,约卒于隋开皇十年(590)前后。


该书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立足儒家齐家修身之道,“述立身治家之法,辨正时俗之谬”,“于世故人情深明利害”;同时旁涉释家,“深明因果,不出当时好佛之习”;又“兼论字画音训,并考正典故,品第文艺。曼衍旁涉,不专为一家之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颜氏家训》一书,向来题名作“北齐黄门侍郎颜之推撰”,前人于此不乏疑义。考察全书,如《书证篇》云:“开皇二年五月,长安民掘得秦时铁称权。”《风操篇》云:“今日天下大同。”《终制篇》云:“今虽混一。”显然成书于隋文帝灭陈之后。既然如此,又为何以“北齐黄门侍郎”冠名呢?王利器先生在《颜氏家训集解·叙论》中以为:颜之推历官南北朝,宦海沉浮,当以黄门侍郎最为清显,以黄门侍郎题署,或许是在自炫“人门兼美”。而后代史学家、目录学家对颜之推的自署也都予以认可,未曾以其入隋以后的官称径改,于是才有如今的面貌。


南北朝时期,政权更迭频繁,战乱延绵,兵祸连结,士民百姓朝不保夕,水深火热。当此乱离之际,对于一般士大夫而言,面对频繁的鼎革巨变,如何保全自身,保全家族,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自取身荣,不图国计”(《陈书·后主纪》),是当时士大夫遵循的基本处世法则。作为被迫历官南北,在不同政权间周旋沉浮的众多南朝士人之一,颜之推的想法也概莫能外。于是撰著《家训》,向子弟传授在乱世中安身立命的人生经验:“自春秋已来,家有奔亡,国有吞灭,君臣固无常分矣”(《文章篇》),“父兄不可常依,乡国不可常保,一旦流离,无人庇荫,当自求诸身耳”(《勉学篇》)。然而,之推想要教给子弟的乱世生存之道,毕竟不合儒家纲常,因而书中又褒扬“学以成忠”(《勉学篇》),“泯躯而济国,君子不咎也”(《养生篇》),体现了内心中深深的矛盾。同时,由于社会动乱,人民不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承受着巨大的苦痛,佛教因其宣扬积善行德,因果报应的教义,受到乱世之人的热烈欢迎。时人的好佛之习,在《家训》中也有所反映:“今人贫贱疾苦,莫不怨尤前世不修功业,以此而论,安可不为之作地乎?”(《归心篇》)纵然如此,作为我国现存第一部家训体著作,颜之推作《家训》的主要目的,还是在于“务先王之道,绍家世之业”,这是旧时士大夫齐家的唯一主题,故该书在封建社会影响深远,陈振孙称:“古今家训,以此为祖。”


此外,《家训》涉猎广泛,对南北朝时玄学的好尚、佛教的流行、俗文字的兴盛、鲜卑语的传播以及南北士族的行事情状,都有翔实记录,是考察当时社会不可或缺的历史文献。如《勉学篇》所记:“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至于谚云:‘上车不落则著作,体中何如则秘书。’”就反映了南朝士族高门垄断晋升之路的政治现实。


《颜氏家训》自唐代起有裁出另行的别本流传,今散见于《广弘明集》《法苑珠林》等书中。至宋有闽本、蜀本。南宋淳熙中,沈揆参校闽、蜀两本,刊布行世,即台州公库本,该本后世影钞甚多。明清时先后有《汉魏丛书》本、《格致丛书》本、《四库全书》本、《知不足斋丛书》本、《抱经堂丛书》本等。


《家训》一书虽然旧时流传甚广,然而长期未见有作注者,至清始有赵曦明为之疏解。赵曦明(1706—1788),字敬夫,号瞰江山人,江苏江阴人,诸生,未尝仕进。后与卢文弨相识,遂为所聘,襄助校雠。晚年注《颜氏家训》。卢文弨在其基础上又作增补,刻入《抱经堂丛书》中。卢文弨(1717—1795),字召弓,浙江仁和(今属杭州)人,乾隆十七年(1752)进士。一生好学,精研经训,博极群书,尤善校雠,所校典籍汇为《抱经堂丛书》。卢氏校订《颜氏家训》,以宋本(王利器先生以为是宋本的一种钞本)为底本,用赵曦明注,并作“补”“案”,又采宋沈揆考证,散入正文相应之处,正文之末附《颜氏家训注补并重校》一篇。赵、卢注本征引数十种四部典籍,细加梳理,以发明本事为主,兼顾音义,颇便读者理解《家训》文本之用。


本次标点整理,即以民国十二年(1923)北京直隶书局影印卢文弨刻《抱经堂丛书》本为底本,对原文改动之处均用括号表示:“( )”中的字为误、衍字,“[ ]”中的字为补正字,不出校记。部分校勘以“【今案】”形式附于相应注文之后,所据校本为中华书局版王利器《颜氏家训集解》,简称《集解》本。原书中不同的注文题名,整理时置于“【 】”内,其中:“本注”“元注”为宋本校语;“补”“案”为卢文弨所作;“沈氏考证”为沈揆所作;《颜氏家训注补并重校》原为单篇,附于书末,整理时散入正文相应之处,题作【重校】。各篇分段,一准原书。


原书中有避讳字下加注原字反切的现象,如“周宏让”,“宏”字下注“瑚肱切”,而“瑚肱切”系“弘”字反切(“宏”字反切为“户萌切”),显然是在提醒读者,此处存在避讳。对于此类情况,首次出现时保留避讳字和所注反切,之后径改回本字,反切也不再保留。


原书注文散在正文下,此次整理移置文后,并在正文内加注码,以便索引。调整之后,部分被释文字与注文关系不甚明晰,为便于读者使用,将此类被释文字补在注文中,并加“〈 〉”以作区别。


本书使用简体字排版,酌情保留个别繁体字和异体字。

注《颜氏家训》序


士少而学问,长而议论,老而教训。斯人也,其不虚生于天地间也乎?余友江阴赵敬夫先生,方严有气骨,与余游处十余年,八十外就钟山讲舍,取宋本《颜氏家训》而为之注。余夺于他事,不暇相助也。又甚惜其劳,谓:“姑置其易明者可乎?”先生曰:“此将以教后生小子也。人即甚英敏,不能于就傅成童之年,圣经贤传,举能成诵,况于历代之事迹乎?吾欲世之教弟子者,既令其通晓大义,又引之使略涉载籍之津涯,明古今之治乱,识流品之邪正。他日依类以求,其于用力也亦差省。”书成,未几而先生捐馆矣。


余感畴昔周旋之雅,又重先生惓惓启迪后人之意,至深且挚,乌可以无传?就其孙同华索是书,一再阅之,翻然变余前日尚简之见,而更为之加详,以从先生之志,则是书也,匪直颜氏之训,亦即赵先生之训也。先生之学问,先生之议论,不即于是书有可想见者乎?呜呼!无用之言,不急之辩,君子所弗贵。若夫《六经》尚矣,而委曲近情,纤悉周备,立身之要,处世之宜,为学之方,亦莫善于是书。人有意于训俗型家者,又何庸舍是而叠床架屋为哉?


乾隆五十四年,岁在己酉,重阳前五日,杭东里人卢文弨书于常州龙城书院之取斯堂。

《颜氏家训》序


北齐黄门侍郎颜之推学优才赡,山高海深,常雌黄朝廷,品藻人物,为书七卷,式范千叶,号曰《颜氏家训》。虽非子史,同波抑是,王言盖代。其中破疑遣惑,在《广雅》之右;镜贤烛愚,出《世说》之左。唯较量佛事一篇,穷理尽性也。余曾于客舍论公制作弘奥,众或难余曰:“小小者耳,何是为怀?”余辄请主人纸笔,便录“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乌焕切”“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宣”“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岁”“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药”“獡铄”“颜氏家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於计反”“扊剡”“扅移”“秠疋来反”等九字以示之,方始惊骇。余曰:“凡字以诠义,字犹未识,义安能见?”旋云:“小小颇亦忽忽。”众乃谢余,令为解识。余遂作《音义》以晓之,岂惭法言之论,定即定矣,实愧孙炎之侣,行即行焉云尔。


此序本宋本所有,不著撰人,比拟多失伦,行文亦无法,今依宋本校正,即不便弃之。有疑“王言盖代”未详所出者,按《家语》有《王言解》,或用此也。杭东里人卢文弨书其后。

例言


一、黄门始仕萧梁,终于隋代,而此书向来唯题“北齐”,唐人修史,以之推入《北齐书·文苑传》中,其子思鲁,既纂父之集,则此书自必亦经整理,所题当本其父之志可知,今依仍之。


一、黄门九世祖从晋元南渡,颜家巷,其旧居也,则当为江宁人。而此书向题琅琊,唐人修史,例皆不以土断而远取本望,刘知幾为史官曾非之,不能革也。故《北齐书》亦曰琅琊临沂人,今亦姑仍其旧。


一、此书题为江阴赵敬夫注。始余觉其过详,敬夫以启迪童子,不得不如是,余甚韪其言,故今又从而补之。凡以成敬夫真切为人之志,非敢以求胜也。


一、黄门笃信《说文》,后乃从容消息,不过于骇俗。然字体究属审正,经历转写,讹谬滋多。今于甚俗且别者正之,其非《说文》所有而为世所常行者,仍其旧,亦黄门志也。


一、此书《音辞篇》辨析文字之声音,致为精细,今人束发受书,师授皆不能皆正。又南北语音各异,童而习之,长大不能变改,故知正音者绝少,近世唯顾宁人、江慎修、戴东原能通其学。今金坛段若膺其继起者也。此篇实赖其订正云。


一、此书段落旧本分合不清,今于当别为条者,皆提行,庶几眉目了然。


一、宋本经沈氏订正,误字甚少,然俗间通行本亦颇有是者,今择其义长者从之,而注其异同于下,后人或别有所见,不敢即以余之弃取为定衡也。


一、沈氏有考证一卷,系此书之后,今散置文句之下,取翻阅较便,勿以缺漏为疑。


一、黄门本传中载所作《观我生赋》“家国际遇,一生艰危困苦之况,备见于是,此即其人事迹不可略也”句下有自注,皆当日情事,其辞所援引,今为之考其出处,(目)[自]为加注,使可识别。但赋中上有脱文,别无他书补正,犹缺然。


一、涉猎之弊,往往不求甚解,自谓了然。余于此书,向犹夫人之见,今再三阅之,犹有不能尽知其出处,自愧窾启,尚赖博雅之士有以教我焉。


一、敬夫先生以诸生终,隐德不耀,余为作《瞰江山人传》,今并系于后,使人得因以想见其为人。


一、此书经请正于贤士大夫,始成定本,友朋间复互相订证,厥有劳焉。授梓之际,及门诸子又代任校雠之役,而剞劂之费,深赖众贤之与人为善,故能不数月而讫功。今于首简各载姓名,以见懿德之有同好云。


抱经氏识,时年七十有三。

| 卷第一 |

序致第一


夫圣贤之书,教人诚孝,慎言检迹,[1]立身扬名,[2]亦已备矣。魏晋已来,所著诸子,理重事複,[3]递相模斆,[4]犹屋下架屋,[5]床上施床耳。[6]吾今所以復为此者,[7]非敢轨物范世也,[8]业以整齐门内,提撕子孙。[9]夫同言而信,信其所亲;同命而行,行其所服。禁童子之暴谑,则师友之诫,不如傅婢之指挥;[10]止凡人之斗阋,[11]则尧、舜之道不如寡妻之诲谕。吾望此书为汝曹之所信,犹贤于傅婢寡妻耳。


[1]  【补】检,居奄切。检迹,犹言行检,谓有持检不放纵也。


[2]  【补】见《孝经》。


[3]  【补】重,直龙切。複,方六切,亦作復,音同。


[4]  【补】斆,与效同。


[5]  【补注】《世说·文学篇》:“庾仲初作《扬都赋》,谢太傅云:‘此是屋下架屋耳。’”刘孝标引王隐论扬雄《太玄经》曰:“玄经虽妙,非益也。是以古人谓其屋下架屋耳。”


[6]  《隋书·经籍志》:儒家有《徐氏中论》六卷,魏太子文学徐幹撰。《王氏正论》十卷,王肃撰。《杜氏体论》四卷,魏幽州刺史杜恕撰。《顾子新语》十二卷,吴太常顾谭撰。《谯子法训》八卷,谯周撰。《袁子正论》十九卷,袁准撰。《新论》十卷,晋散骑常侍夏侯湛撰。


[7]  【元注】一本无“今”字。【补】復,扶富切,又也。


[8]  【补】车有轨辙,器有模范,喻可为人仪型也。


[9]  【补】《诗·大雅·抑》:“匪面命之,言提其耳。”《笺》:“我非但对面语之,亲提撕其耳。”


[10]  【补】傅婢见《汉书·王吉传》。师古注:“傅婢者,傅相其衣服衽席之事。指挥与指麾义同。”《汉书·韩信传》:“虽有舜禹之智,嘿然而不言,不如瘖聋之指麾也。”


[11]  【补】阋,许历切。《诗·小雅·常棣·传》:很也。


吾家风教,素为整密。昔在龆龀,[1]便蒙诱诲;每从两兄,[2]晓夕温凊。[3]规行矩步,安辞定色,[4]锵锵翼翼,若朝严君焉。[5]赐以优言,问所好尚,[6]励短引长,莫不恳笃。年始九岁,便丁荼蓼,[7]家塗离散,[8]百口索然。慈兄鞠养,苦辛备至;有仁无威,[9]导示不切。虽读《礼传》,微爱属文,[10]颇为凡人之所陶染,[11]肆欲轻言,不脩边幅。[12]年十八九,少知砥砺,习若自然,[13]卒难洗盪。[14]三十已后,[15]大过稀焉;每常心共口敌,性与情竞,[16]夜觉晓非,今悔昨失,自怜无教,以至于斯。追思平昔之指,铭肌镂骨,[17]非徒古书之诫,经目过耳也。[18]故留此二十篇,以为汝曹后车[19]耳。[20]


[1]  【补】《玉篇》:“髫,徒卿切,小二发。”《广韵》或作“龆”。《说文》:“龀,毁齿也。男八月生齿,八岁而龀。女七月生齿,七岁而龀。”龀,音初堇切。


[2]  【案】《南史·颜协传》:“子之仪、之推。”此云两兄,或兼有群从也。【补】《颜氏家庙碑》有名之善者,云之推弟,隋叶令。据此则之善亦是之推兄。


[3]  【补】《礼记·曲礼上》:“凡为人子之礼,东温而夏凊。”注:温以御其寒,凊以致其凉。《释文》:“凊,七性反。字从仌,本或作水旁,非也。”


[4]  【补】《礼记·曲礼上》:“安定辞。”又《冠义》:“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


[5]  《易》:“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补】《广雅·释训》:“锵锵,走也。翼翼,敬也,又和也。”【案】锵锵,犹跄跄。《礼记·曲礼下》:“士跄跄,言不得如大夫已上容仪之盛也。”


[6]  【补】好,呼到切。


[7]  【补】言失所生也。荼蓼,喻苦辛,上音徒,下音了。


[8]  塗,俗间本作“徒”,今从宋本。


[9]  【补注】《晋书·嵇康传》:“《幽愤诗》曰:‘母兄鞠育,有慈无威。’”


[10]  【补】传,直恋切。属,之欲切。


[11]  【补】言为凡庸人之所熏陶渐染也。


[12]  【补】脩,旧本皆作“備”,讹。【案】《北齐书·之推传》云“好饮酒,多任诞,不脩边幅”,正本此。《后汉书·马援传》:“公孙述欲授援以封侯大将军位,宾客皆乐留。援晓之曰:‘公孙不吐哺走迎国士,反脩饰边幅,如俑人形,此子何足久稽天下士乎?’”


[13]  【补】少,与“稍”同。《大戴礼·保傅篇》:“少成若天性,习贯如自然。”


[14]  【补】卒,仓没切。盪,涤也,亦作“荡”。


[15]  旧作“二十”,一本作“三十”。


[16]  【补】心共口敌,谓口易放言而心制之,使不出也。《礼记·乐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又《礼运》:“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欲,七者弗学而能。”此言性善而情之所发有未善者,故必以性制情,如与之竞者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