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尚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尚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尚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尚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1-01

书籍编号:30602088

ISBN:97875325784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9865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cover








前言


黄曙辉


在我国古代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中,《尚书》是流传至今历史最为久远的一部历史文献汇编,其中保存了大量先秦时期政治、思想、历史、哲学、历法、典章、法律、语言文字、地理、军事诸方面的珍贵文献资料,为研究我国上古时代历史、文化的一部重要古籍。《尚书》属于五经之一。尚,上也。“尚书”即上古以来之书,是汇编上古历史文件与追述古代事迹的著作,相传由孔子编选而成,又经后代儒者增改。


西汉初伏生所藏壁中《尚书》尚存二十八篇,以西汉当时通行文字隶书抄写,故称《今文尚书》。后又有汉武帝时在孔子住宅壁中发现之《尚书》,较今文多十六篇,《汉书·艺文志》记载刘向见到藏于朝廷中秘府的《尚书》,东汉杜林避难陇西时获得漆书《尚书》,这些《尚书》都以秦汉以前的古文写就,故称《古文尚书》,然均已散佚。至东晋初,豫章内史梅赜献《古文尚书》五十八篇,其中包括西汉今文二十八篇,但被析成三十三篇,以及另外二十五篇,用来凑成刘向、郑玄所说的古文五十八篇之数。全书有一篇《孔安国序》,各篇有题为《孔安国传》的注。此部伪《孔传古文尚书》,当时以为真,立于学官。唐代修《五经正义》,其《尚书》正文,即梅赜所献之古文。然宋代吴棫、朱熹,宋元之际吴澄,元代赵孟頫及明代梅鷟等学者(吴澄说见《书纂言》、梅鷟说见《尚书谱》和《尚书考异》),都怀疑梅赜所献之书为伪书,至清代阎若璩撰写《尚书古文疏证》,列举九十九事,判定《古文尚书》为伪作,《孔安国传》是“伪《孔传》”,这一本子是“伪孔本”。《古文尚书》之非真,当时以为定论。不过现代有人提出,梅赜所献之《尚书》,亦有其来源,或为梅氏选择编纂而成,不得径冠以“伪”字。伪孔本中保存了今文二十八篇,它们是商周文献的孑遗,仍是今天研究古史的珍贵资料。古文《尚书》之真伪,尚是经学史上悬案,未可云定谳。清华大学于2008年7月收藏的一批战国竹简,内有不少《尚书》文献,当为真《古文尚书》,却与梅赜所献者不同,则梅书之伪,又得到地下实物的验证,期待清华竹简的研究成果早日完整公布,为《古文尚书》真伪之争划上句号。


今古文《尚书》篇目分别如下:


《今文尚书》二十八篇,分别为:《虞书》(两篇。汉今文与马融、郑玄古文中与《夏书》合称为《虞夏书》),《尧典》、《皋陶谟》;《夏书》(两篇),《禹贡》、《甘誓》;《商书》(五篇),《汤誓》、《盘庚》、《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周书》(十九篇),《牧誓》、《洪范》、《金縢》、《大诰》、《康诰》、《酒诰》、《梓材》、《召诰》、《洛诰》、《多士》、《无逸》、《君奭》、《多方》、《立政》、《顾命》、《吕刑》、《文侯之命》、《费誓》、《秦誓》。


《虞书》记载的是我国上古唐虞时代的历史传说,包括唐尧禅让给虞舜、虞舜的政治活动、虞舜与大臣的对话等,因都以虞舜为中心,故称《虞书》。


《夏书》中的《禹贡》记载大禹治水以后全国的地理情况,另一篇《甘誓》记载大禹的儿子启征讨诸侯有扈氏的誓师辞,这都说的是夏朝初期的事情。


《商书》中的《汤誓》记载商汤伐桀,其馀都是商朝后半期的事情,其中《盘庚》记载盘庚迁都于殷时告谕臣民的讲话;其馀都记载商朝末年的事,《西伯戡黎》、《微子》与商纣王有关,和《周书》中前一部分的内容是直接相连的。


《周书》中,从《牧誓》到《立政》这十四篇内容最为丰富,详细记载了周朝灭殷(即商)以及周人如何巩固其对殷人的统治等情况,包括:武王伐纣、周公摄政、周公东征、周公召公会谈、周公还政等;周公姬旦为其主要人物。后面五篇的时代和内容性质各不一样,前三篇是西周前期周朝中央的档案资料,后两篇属于春秋中期鲁国和秦国的资料。


《伪古文尚书》五十八篇,凡《虞书》五篇、《夏书》四篇、《商书》十七篇、《周书》三十二篇。除古文中本有的二十八篇被分作三十三篇外,另有二十五篇为伪造,分别是:《大禹谟》、《五子之歌》、《胤征》、《仲虺之诰》、《汤诰》、《伊训》、《太甲》(上、中、下三篇)、《咸有一德》、《说命》(上、中、下三篇)、《泰誓》(上、中、下三篇)、《武成》、《旅獒》、《微子之命》、《周官》、《君陈》、《毕命》、《君牙》、《冏命》和《蔡仲之命》。


孔传《伪古文尚书》中有仅存篇目的四十篇:《汩作》、《九共》(九篇)、《槁沃》、《帝告》、《厘沃》、《汤征》、《汝鸠》、《汝方》、《夏社》、《疑至》、《臣扈》、《典宝》、《明居》、《肆命》、《徂后》、《沃丁》、《咸乂》(四篇)、《仲丁》、《河亶甲》、《祖乙》、《高宗之训》、《分器》、《旅巢命》、《归禾》、《嘉禾》、《成王政》、《将薄姑》、《贿肃慎之命》、《亳姑》。


《尚书》各篇文体不尽相同,大多数篇章是“记言”,但也有些篇章是“记事”或“记言兼记事”。《尚书》中的“典”,即经典之意,像《尧典》记载尧舜的事迹和言论,古人奉为经典,故称“典”。君臣对话称为“谟”,臣对君的建议称为“训”。其中题为“誓”、“诰”的是号令。平时的号令叫“诰”,有关军事的叫“誓”。“命”是君对臣的封赐和命令等。《盘庚》、《微子》以人名为题,《高宗肜日》、《西伯戡黎》以事为题,《洪范》、《无逸》以内容为题。


《尚书》向来号称难读,韩愈《进学解》曾感叹“周《诰》殷《盘》,佶屈聱牙”,不依赖注释,基本无法通解。汉代以来,有关《尚书》的注释汗牛充栋,清代学者考证研究,用力更勤,成果也最丰硕,如江声的《尚书集注音疏》、王鸣盛的《尚书后案》、孙星衍的《尚书今古文注疏》、王先谦的《尚书孔传参证》,都是旁征博引、汪洋浩瀚的专著,但这些可供研究《尚书》的学者参考,不是初学可用之书,真正能起到入门津逮之用,当推民国时期曾运乾先生所著的《尚书正读》。


曾运乾(1884—1945),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字星笠,晚年自号枣园,湖南省益阳人。毕业于湖南优级师范学堂,曾从王湘绮、曾广钧诸先生治文字学,于音韵、训诂尤有研究。历任东北大学、中山大学、湖南大学教授。他在音韵学方面的贡献主要表现在:对“声纽”的研究上,提出古纽“喻三归匣”、“喻四归定”的论点,认为喻纽三等字跟匣纽是同类,得到学界认可;提出《切韵》音系不只是韵类有洪细的区别,声类也有洪细的不同,声类和韵类的洪细恰好是相应的;认为中古有五十一类声纽。1996年中华书局合刊其相关音韵学著作为《音韵学讲义》,2012年湖南教育出版社《湖湘文库》版《声韵学》网罗更富。


曾氏学识渊博,上自诸经子史,下至小学训诂天文星相乐律无不博览,除相关音韵著作及各期刊上发表者外,尚有石印本《春秋三传通论》、《礼经礼记通论》各一卷和国立湖南大学出版之《广韵研究讲义》、《古声韵学讲义》、《尚书正读》六卷等,铅印本有与陈鼎忠(天倪)合撰之《通史叙例》1933年南京钟山书局本、《目录学讲义》国立清华大学本、《声韵学》湖南大学本。其他如《毛诗说》、《三礼说》、《尔雅说》、《荀子说》、《庄子说》等书稿,生前未能整理,其中《毛诗说》后由周秉钧整理于岳麓书社1990年出版。


《尚书正读》乃曾氏遗著之一,所释以今文二十八篇为主,其馀只存篇目与书序。除今文二十八篇外,其他各篇分别注有“逸”字或“亡”字。“逸”是指有经文的“逸篇”来说的,“亡”是指根本没有经文的篇名来说的。《蔡仲之命》属“逸篇”,但本书中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也无此四字篇名,当属遗漏。由于曾氏精通小学,故于训诂、辞气二者,均极其精能,以此通解《今文尚书》二十八篇,不欲令其有一言之隔。《古文尚书》部分,因曾氏判定为伪,故未予以注释。会通汉唐以来诸家的注疏考证,多所折衷,对前人成说博观慎取以为参证。尤多广采清人诸家《尚书》研究成果,如江声的《尚书集注音疏》、王鸣盛的《尚书后案》、孙星衍的《尚书今古文注疏》、焦循《禹贡郑注释》和《尚书补疏》、刘逢禄《尚书今古文集解》等,经其筛选,所取皆诸书精华。其注疏简明扼要,于训诂、文法、声音、辞气间力图推求古人立言真意所在,精谨绵密。其于经文纠结难明之处,则剖肌析理,能道其所以,胜义纷披,卓绝一时,使素称佶屈聱牙的《尚书》略可通读,颇便后学。


曾氏生前,曾以此书为讲稿,授课于中山大学与湖南大学,后经顾颉刚先生推荐,中华书局据湖南大学油印讲义加以整理,校正讹误,并加断句,于1964年正式出版。惟当时仅加断句,未可云文析义明;于引文起讫,亦未尝辨明,一般读者仍苦难读。今施以新式标点,疏通文义;于引用旧注以及博采通人之说处,悉加校核,标明起止,简体横排,以供广大读者参考。曾氏挚友杨树达先生1936年序此书,曾谓“依其训释以读经文,有如吾人读汉唐人之诏令奏议”,今经此爬梳整比,庶几益化艰深为平易,使佶屈聱牙之文已变为唐宋人之诏令奏议者,再变为人人可读之书云。






虞夏书


卷一

尧典 舜典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作《尧典》。


【正读】尧,唐帝名。典,《说文》云:“从册在丌上,尊阁之也。”郑康成云:“《书》以尧为始,独云‘昔在’,使若无先之典然也。”按《周官》:“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左传》载楚左史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楚语》:申叔时云:“教之训典。”注以为“五帝之书”。是尧以前书有称“典”者。《史记·五帝本纪》云:“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盖孔子序《书》,上记唐虞,下至秦缪,编次其事。唐虞以上,非无记载,以其简编脱落,朴略难传,断远取近,自唐虞始,故云“使若无先之典然也”。光,犹广也。宅,宅而有之也。尧、舜禅让之事,虽分两序,实为一篇,首尾贯穿,盖夏史所记也。


虞舜侧微,尧闻之聪明。将使嗣位,历试诸难,作《舜典》。


【正读】侧,伏也。微,犹贱也。之,犹其也。历试诸难,郑康成说以入麓伐木,其一隅也。刘逢禄《书序述闻》云:“二典,《大学》引作帝典者,盖《尧典》、《舜典》异序同篇,故序言‘将逊于位,让于虞舜’,即前半篇咨岳举舜之事也。又序言‘虞舜侧微,尧闻之聪明。将使嗣位,历试诸难’,即下半篇宾四门、纳大麓以下之事也。古今文本二典皆合为一篇,犹之《顾命》、《康王之诰》伏生本合为一篇,则亦一书而两序也。惟赵岐《孟子注》乃云:‘孟子时《尚书》凡百二十篇,逸《书》有《舜典》之序,亡失其文。《孟子》诸所言舜事,皆《舜典》及逸《书》所载。’考《孟子》所载舜往于田及完廪诸事,不称‘《尧典》曰’,又不称‘《书》曰’,其‘祇载见瞽叟’称‘《书》曰’,则逸《书》《大传》之类也。又曰:‘不及贡,以政接于有庳,此之谓也。’亦传记所称,皆不足为《舜典》之证。即《史记》所作《舜本纪》,亦无出《尧典》所述之外,可知非别有篇矣。”陈亦韩《经咫》云:“本无别出《舜典》,《大学》引《书》,通谓之帝典而已。虞夏之书,不若后世史家立有定体,二帝分厘为两纪也。”陈兰甫云:“陈说通矣。刘说以《康王之诰》为比,尤通。若谓《舜典》亡矣,岂可云《康王之诰》亦亡失乎?”今按,诸说并是也。二典通为一篇,宛如后世史家合传体。晚出孔传本析“慎徽”以下为《舜典》,固为割裂,清朱竹垞、赵云松欲析“月正元日”以下为《舜典》,然截去“慎徽五典”以下,明与序文“历试诸难”不合,不如仍旧。


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正读】“曰若”,审慎之词。“曰”,亦作“粤”,或作“越”。《汉书·律历志》引《武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霸,粤若来二月”,《逸周书·世俘》“惟一月丙午,越若来二月”,《周书·召诰》“惟太保先周公相宅,越若来三月,惟丙午朏”。越若,皆语词,无实义。稽,考也。古,故也,从十口;十口,识前言者也。“曰若稽古”四字句绝。段玉裁《古文尚书撰异》云:“‘曰若稽古’四字为句,不独《皋陶谟》也,盖《尧典》亦然,《逸周书·武穆解》可证也。”按《左传》引《尧典》“赋纳以言”为《夏书》。《墨子·明鬼篇》云:“《尚书》夏书,其次商周之书。”郑康成《书赞》云:“三科之条,五家之教。”段玉裁云:“三科,谓虞夏一科,商一科,周一科也。”《扬子法言》亦称“《虞夏之书》浑浑尔,《商书》灏灏尔,《周书》噩噩尔”,皆题曰“虞夏书”者,孔颖达谓虞夏同科,虽虞事亦连夏。窃意二典三谟,本夏史所记,或虽出于伯夷、彭祖之手,其书实成于夏代,故冠以“曰若稽古”四字。《左氏》、《墨子》所由目为“夏书”,而马、郑等乃改题“虞夏”也。序云“昔在帝尧”,云“昔在”者,即“曰若稽古”之例,亦审慎之意也。昔正考父校商之名颂十二篇于周太师,以《那》为首。其《辑》之乱曰:“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先圣王之传恭,犹不敢专。称曰自古,古曰在昔,昔曰先民,此与太史执简、孔子序《书》,如出一辙。而贾、马乃以“若稽”为“顺考”,郑君乃以“稽古”为“同天”,岂所拟于不知则阙者哉?尧,名也。放勋,盖字也。“帝尧曰放勋”五字句绝。即《五帝本纪》云“帝尧者放勋”也。敬事节用谓之钦,照临四方谓之明,经纬天地谓之文,虑深通敏谓之思,宽容覆载谓之安。允,信。克,能。不懈于位曰恭,推贤让能曰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郑云:“言尧德光耀及四海之外,至于天地。所谓‘大人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也。”晚出孔《传》训“光”为“充”,虽本雅训,然以“光”为“广”之借字,不如郑君用光之本义为训也。


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於变时雍。


【正读】俊,大也。《大学》引此经释之云:“皆自明也。”郑注云:“皆自明明德也。”九族者,郑云:“上自高祖,下至玄孙,凡九族,皆同姓。”睦,敬和也。平,当为釆,形之误也。《说文》:“釆,辨别也。读若辨。”郑云:“辨,别,章,明也。”百姓,百官族姓也。协,亦和也,双声联用。黎,众也。於,叹词,如《诗》“於昭于天”之“於”。变,化也。时,善也。雍,和也。言众民从化而变,悉臻和善也。章太炎《尚书故言》云:“《尧典》记事,文不直遂,而以美言总摄,犹与汉世铭颂相似。其颂德称‘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又与魏晋州郡品目邻类也。上世史官诚草略,亦由德广所及,不可繁称。所谓‘太上,下知有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按,以上浑言尧之德化。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


【正读】《国语·楚语》云:“少昊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故重黎氏世叙天地。”韦注云:“重黎之后为羲和。郑君亦谓尧育重黎之后羲氏、和氏之贤者,使掌旧职天地之官。”是也。钦,敬也。若,顺也。昊天,混然之气,昊然广大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