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文化 >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千百千文

作者:(宋)王应麟、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9-01

书籍编号:30602095

ISBN:978753258532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73421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文化

全书内容: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前言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是三种旧时流行的蒙学读物,习称“三、百、千”。


《三字经》的作者,明清人多指为南宋名儒王应麟,也有宋人区适、明人黎贞等说,但都是出于传闻,并无实在的证据。《三字经》中说:“为学者,必有初,《小学》终,至《四书》。”朱熹的著作经庆元党禁后,获得全面的尊崇和推行,已是进入元代的事。而《三字经》又有鼓励仕进的内容,故似当作成于元延祐年恢复科举,规定考试程式中《四书》用朱氏集注之后。近时人们发现南宋陈淳用三字句写成的《启蒙初诵》,起首为:“天地性,人为贵,无不善。”以下还有“性相近,君臣义,父子亲,长幼序”等语,很像是《三字经》的先河。说明《三字经》从雏形到更定,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今本《三字经》还有对明清历史的简述,则是历代增补的结果。


《百家姓》的成书和普及要早于《三字经》。陆游《秋日郊居》诗“授罢村书闭门睡”句下自注:“《杂字》、《百家姓》之类谓之村书。”南宋学者王明清还对《百家姓》进行考证,认为赵指赵宋,钱指吴越,孙为钱俶正妃,李为南唐李氏,周、吴以下四姓为钱镠以下的后妃,故“似是两浙钱氏有国时小民所著”(《玉照新志》)。我们看百家姓所收哈、爱等姓,都是唐代始出现的对外藩的赐姓,可知王氏所言不为无据。吴越钱氏在宋太祖开国后即入贡,至太平兴国二年(977)率土归降(时李氏新亡不久),《百家姓》可能即成于这一时期。


“三、百、千”中唯一可知作者与撰作时期的是《千字文》,系南朝梁散骑侍郎、给事中周兴嗣于梁武帝大同年间所编,距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它的撰作,相传还有一段故事:


梁武教诸王书,令殷铁石于大王书中拓一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纸,杂碎无序。武帝召兴嗣谓曰:“卿有才思,为我韵之。”


兴嗣一夕编缀进上,鬓发皆白。(唐李绰《尚书故实》)


《千字文》中,除了“潔”字两见外,其余都无重复。周兴嗣能在一夜之间,把杂乱无章的一千个字编成韵文,而且对仗工整,条理贯穿,文采斐然,确实令人称绝。难怪它风行历久,以至其字序被广泛用作坊里屋舍、簿册卷宗的编号。


作为独立成篇的蒙书,“三、百、千”各有所长:《三字经》言简意赅,内容丰富;《百家姓》常见常用,便于记诵;《千字文》构思巧妙,宛转有致。而一旦配合使用,又三位一体,相辅相成,所谓“读《三字经》,以习见闻;《百家姓》,以便日用;《千字文》,亦有义理”(明吕坤《社学要略》)。所以千百年来,家弦户诵,几于无人不晓。历代以来,“三、百、千”的改续本、仿写本,不下百余种,有的还是用方言、满蒙文字以至日语、梵语所写成;同时,各种释音、释义的注解本也层出不穷。“三、百、千”的广泛影响,可见一斑。


本书所辑入者计有:


一、《三字经注解备要》 原署“浚仪王应麟伯厚先生手著,岳门朗轩氏较正,衡阳晚学贺兴思先生注解,上元紫巢氏重较”,似成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注者以“袖里《通鉴纲目》”自许,而行文多有挦撦黄继善《史学提要》之处。对名物的解释更是诸家杂糅,且时见窳误、脱漏,反映出西学东渐时期蒙书守旧陋闻的一面。


二、《重订三字经》 章太炎订定。这是章氏以提倡“国粹”对抗新文化运动的尝试之一,但弁首的《题辞》对《三字经》作了较为全面和公允的评价,所进行的修订也反映出当时社会发展对《三字经》的新要求,故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三、《百家姓》 依康熙《御制百家姓》例,保留了有关姓氏的郡望。郡望为望族的郡属,起于魏晋,门阀士庶观念影响着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存之可备检索。


四、《千字文释义》 原署“汪啸尹先生纂辑 孙谦益先生参注”。褚人获《坚瓠补集》卷二记载毛纶(声山)六十岁时汪啸尹有祝嘏诗,可知汪为清初时人。然《千字文》已经编定,又何需清人“纂辑”?观“啸尹”为字号,而“谦益”更像实名,并存不伦。因疑此孙谦益或即曾为《欧阳修集》作解的宋代注家,汪氏所纂辑者当为宋人所作的《释义》。从隋代起即出现了《千字文》的种种释本,以此书为较胜。当然,其注释也未能尽脱腐儒的窠臼。


“三、百、千”是迄今完整保存的产生最早、使用最久、影响范围最广的蒙书。自从它们出现后,便成为中国传统教育的重要内容。“三、百、千”的这种稳定性和适应性,固然由它的形式与思想内容所决定,但也反映了中国古代社会上层建筑的惰性。一方面,介绍三种传统的启蒙读物,另一方面,为全面考察中国古代社会提供一份参考资料,这便是整理出版本书的目的。

三字经


天地名物之大,古今事迹之广,得之散见者繁而难,获之类聚者简以易。宋儒王伯厚先生《三字经》一出,海内诲子弟之发蒙者,咸珍若球刀。然幼年童稚,不过仅习其文而已,不知此书即一部袖里《通鉴纲目》也。王晋升先生虽有注解,未窥全豹;认庵柏先生更加增补,亦嫌疏漏。道光庚戌春,余适锦城,偶得衡阳贺兴思先生编辑注解俗讲一书。翻阅未竟,不禁欣然曰:“此诚古今奇观也!”询其从来,乃自京师中带回抄本,惜哉未传剞劂,不能遍海内而有之。自予抄获此书,都心向往焉。已而请贷抄誊数次,至秋乃获。越数日,始竣。奈仓忙中,原本之内多有舛讹,未暇更正;且于帝王一节,诸僭伪国亦未全载。不时披览,于余心终觉歉然。兹于馆课之暇,重加订补,与原本稍为详细。奈予年五旬有二,目力就衰,字迹虽非模糊,而点画歪斜可耻。越月抄成,世之欲观古今者,玩其词,习其义,天人性命之微,地理山水之奇,历代帝王之统绪,诸子百家著作之原由,以及古圣昔贤由困而亨、自贱而贵,缕晰详明,瞭如指掌。是散见于诸子百家之中者,而以一帙聚之,则此书注解,不惟好古博经者资其便于睹记,而寻章摘句之后生小子,亦得以广其见闻焉。余不揣荒陋,抄竣,爰叙始末,以弁诸首云。

三字经注解备要


人之初,性本善。


注 “人”,泛指众人也。“初”,是有生之初。“性”,是性理之性,与下性情“性”字不同。此两句,乃立教之初,发端之始也。盖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气以成形,而理即赋焉。是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故人生偶以夫妇。阴阳合而后雨泽降,夫妇合而后家道成。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为天,属阳;坤为地,属阴。父为天,气禀乾道,属阳;母为地,气禀坤道,属阴。天覆乎上,地载乎下,合成卦体,乃《乾》健《坤》顺也。天以阳气下降,地以阴气上升,阴阳交会,云雨施行,然后万物化生。此以天道言之也。以人道言之,男以阳气下降,女以阴气上升,阴阳交会,云雨施行,父精母血,成其胎元。待等胎元以满月,逮当生出其母胎,是男是女,称之曰人。天之所生谓之人,天之所赋谓之性,秉懿之良谓之善。人之初出母胎,“呱”的一声,此时节性即命焉,故曰天命之谓性。人物之生,同得天地之理以为性,同得天地之气以为形。性者,理也。在天为元亨利贞,在人为仁义礼智。元亨利贞,天道之常;仁义礼智,人性之良。藏于心,则为性;发于事,则为情。心也,性也,天也,皆一理也:自理而言谓之天,自禀受而言谓之性,自存诸人而言谓之心。心如谷种,而性从心生,又从心灭。心者人之神灵,乃虚灵不昧,而为万物之灵,所以聚众理而应万事者也。性则心所具之理,而天又理之所自出者也。天赋之性,浑然至善,纯乎天理,未尝有恶。性乃心之所发:发于恻怛之心,仁也,皆自是此性;发于羞恶之心,义也,皆自是此性;发于恭敬之心,礼也,皆自是此性;发于是非之心,智也,皆自是此性。仁、义、礼、智四者,性也;恻怛、羞恶、恭敬、是非四者,情也。故曰藏之于心则为性,发之于事则为情。情随事迁,性静情逸。性之本善,人所固有。性道虽同,而气禀或异。气有清浊,禀其气之清者则为贤,禀其气之浊者则为愚。故有过不及之差,而人之贤否善恶,从此分也。


性相近,习相远。


前“性”字性理之性,此“性”字性情之性。“近”,相去不远。“习”,幼习也。“远”,相去太远。凡识之明者为智,暗者为愚;循乎理者为贤,徇乎欲者为不肖。则智愚贤不肖之人,自有生之初,天赋以仁义礼智之性,人人皆有,个个同得;虽有贤否善恶之气质不同,而在幼年时则相去不远。及其长也,知识渐开,世情已晓。或为物欲所蔽,或为七情所染,或因贪嗔痴爱以丧其心,或因酒色财气以失其德,而放旷为非,遂无所不至矣。在有生之初,天所赋以仁义礼智之性,至于尽没,或为不忠不孝,或做无廉无耻,岂有仁义之心哉?况心如明镜一样,本体原自光明。而一旦尘埃污垢,闭了光明,乃失其本体,丧其真矣。故曰性从心生,又从心灭。若论修心养性,在各人操存省察,而学习之不同也。操之则存,舍之则亡。习于善者,思其所善,行其所善,自然日进于高明,则为贤、为智、为君子;习于恶者,思其所恶,行其所恶,自然日流于污下,则为愚、为不肖、为小人。故君子为善,惟日不足;小人为不善,亦惟日不足。所以孔子有云:“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苟”,是苟且。“性”,是性情。“迁”,是迁流往下。“教”,是训诲。“专”,是专心致志。凡为人家父母,养子贵有善养,而尤贵有善教也。若是苟且由他而不教训,则所行所为都由他性情,胡为乱作,自然日流污下,而迁流为愚、为庸、为下贱矣。所以妊子则有胎教之法。胎教之道,总在一个正字。凡母之正者,而生子自然无不正也。古者妇人在平居之时,凡举止动静、进退出入,无一不由于正,况在怀妊之时乎?若有怀妊在身,当睡不敢以侧其体,当坐不敢以偏其身,当立不敢以偏伸一足,其凡起居之正如此。至于日间吃饮食茶饭,亦未尝不由其正。或烹饪不调、刀匕不正、名号不端,一切邪味之物,从不敢乱吃,此饮食之常出于正者如此。若夫视听,尤宜谨焉:目不视邪色,视必以正;耳不听淫声,听必以正。此日间视听所交,固不敢失其正矣。至于夜,物交既息,志气清明,则使瞽者诵诗以养其性情,感发其志气。所见所闻,无不归于正者如此。古者妇人胎教之法,而事事都归于正,是子未生之前先教以正也,岂有不正者乎?言其体貌,则形容端正,而外无不正矣;言其德性,则才能过人,而内无不正矣。盖教子于既生之后,不如教子于未生之初,所以生时形容端正,才过平常之人者远矣。此言妇人怀妊之正,时乃形生神发之初,感于母气之正者,则为善为美,感于母气之邪者,则为恶为不美者,此自然之理也。自古胎教之法,凡为妇女母氏者,不可不知也。子于乳养之后而能食,教以用箸,男女均教以右手,顺手之便也。子能言,勿使娇声,男子教以应之速为唯,女子教以应之缓为俞。有了六岁,教以一、十、百、万之数,与东、西、南、北之方,将以易晓之事,教之以开其知识也。到了七岁,男女不许共席而坐、共器而饮,固要教之宜早也。若至八岁,小学之时也,则有事师事长之道。凡出入门户、即席中、饮食茶饭,必在长者之后;而教以逊让之道,自此始也。凡出入后长者,行之让也;即席后长者,坐之让也;饮食后长者,食之让也。若有九岁,则教之以朔望六甲之日,而天时阴阳之道,从可知矣。从师读书,皆为父母之教勿倦也。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注 “孟母”,孟夫子母也。孟子姓孟,名轲,字子舆,战国邹人也。父激公宜,母仉氏,乃三家孟孙之后。“择”,选择也。“邻”,邻舍也。“处”,居处也。“子”,即孟子。“不学”,是不学读书。“杼”,是机之梭也。此引古之贤母教子以成其大名也。昔孟子少时父早丧,母仉氏守节,居住之所近于墓,孟子学为丧葬躃踊痛哭之事。母曰:“此非所以居子也。”乃去,舍市。近于屠,孟子学为买卖宰杀之事。母又曰:“亦非所以居子也。”继而迁于学宫之傍。每月朔望,官员入文庙行礼拜跪,揖让进退,孟子见了,一一习记。孟母曰:“此真可以居子也。”遂居于此。此乃三迁之教,教子以成其大儒也。又孟子少时,问东家杀猪何为,其母戏曰:“欲啖汝也。”既而悔曰:“吾闻古之妇女,尚有胎教之法;今子方才有知识之时,正天理人欲之界,圣狂由此分途,而我以戏言诳之,是启之以不诚实也。”乃向东家买肉以食之。其母正是戒欺求信之教也。及其既长,从学于子思之门。一日厌倦回来,其母正在机房,一见即怒,割断其机。孟子惶恐,跪问其故。母责之曰:“子之所学,犹如我之织机一般,累丝成寸,累寸成尺,成丈成匹,才为有用之物。今子所学,必要加累年累月之功,无分昼夜,方有进益。尔今懒学厌倦,乃自弃其功也。我断机,亦如汝自弃其功也。”孟子复去子思之门,发愤笃志,朝夕勤学,遂成大儒。若非孟母三迁教道之功,何克有成至此哉!


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窦禹钧,北京幽州人也,因其地名属燕,故名燕山。“义方”,是有义方之训。“五子”,是所生有五子:长曰仪,次曰俨,三曰侃,四曰偁,五曰僖。“名”,是姓名。“扬”,是显亲扬名。此引古之贤父教子以成其大名也。按禹钧系五代后晋时人,家道极富;但为人最不公平,心术不好,专用大斗小秤,轻出重入,明瞒暗骗,势压贫贱。灭了天理,昧心行事,三十无子。忽然一夜,其父送梦,对禹钧曰:“汝心术不好,心德不端,恶名张注天曹,日后无子,兼且无寿。速要悔过迁善,大积阴德,广行方便,庶几挽回天意,改过呈祥。”禹钧醒来,将父亲梦中之言,一一谨记在心,从前之恶,毫不敢为。一日在客店中,捡了一缠袋银子,等候一日,事主寻到此处,钧将银子仍退原主。地方或有贫苦人家,有女不能出嫁者,将银与他,买备妆资,以嫁于人,使内无怨女之悲;有子不能娶者,亦与银两,助他成配,使外无旷夫之苦。家中又设立义馆,延请明师教训,有家贫不能送子者,即在馆去读书,代与学钱。周济贫寒,刻己利人,广行方便,大积阴德。忽一夕,又梦父亲曰:“尔今阴功浩大,善名张注天曹,后有五子,齐登科甲,尔寿添八十九岁。”禹钧醒来,乃是南柯一梦。于是修身积德,更加殷勤。后果生五子,娶亲成配。家庭之礼,俨如君臣;内外之礼,俨如宫禁。男不乱入,女不乱出,男务耕读,女勤绩纺,和睦雍熙,孝顺满门,故曰义方之训。教子成才,又兼有阴功浩大之德,自然弥昌,子孙发达。故此五子联科之时,有侍郎冯道赠诗一首云:“燕山窦十郎,教子以义方。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


按:仪,礼部尚书,俨,礼部侍郎,皆授翰林学士。侃,补阙。偁,谏大夫,参大政。僖,起居郎。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注 上“教”字是为父之教,下“教”字是为师之教。“过”,罪过也。“严”,善教之方也。“师”,是先生。“惰”,是怠惰。人之父母养子成童,有七八岁时,必要送他读书,学习礼仪。欲高门第须为善,要好儿孙在读书。富不读书,纵有黄金身不富;贫能守己,虽无荣耀也增光。父母养子,若不送读书,乃父母之过也。倘送书馆,教道不严,是师怠惰之过也。内有贤父兄,外有贤师友,子弟犹有不得成材者,未之有也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