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科学 > 哲学 > 道德经易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道德经易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道德经易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道德经易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本近乎老子本义的著作

作者:张洪源著

出版社:中国财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603525

ISBN:978750476790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95837

版次:

所属分类:社会科学-哲学

全书内容:

道德经易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序言


有人问我,上一本写庄子,叫《庄子易读》,这一本写老子,为何不叫《老子易读》呢?我想这里还是说一下为好。20世纪70年代以前,人们只要提起《老子》,一般都知道是《道德经》。而这一习惯从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西汉帛书甲乙本的《老子》以后有了改变,《老子》与《道德经》有了“德道”与“道德”的先后之争。人们开始产生疑问,难道2500多年来读到的《道德经》不是真正的《老子》吗?对于这种疑问,在此我不妄加评议,也不另行考证,仍沿用王弼注编的八十一章通行本《道德经》来解读。八十一章的编排,是否为《老子》原本?是否暗示着《易经》的象数?今天我们也不得而知。问题在于纵使有帛书《老子》出土,也无法判定谁是谁非。


关于老子其人,历史上也有多种不同的说法。老子是我国春秋时期伟大的思想家。西汉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云:“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这句话是说老子是春秋时期楚国苦县厉乡曲仁里人,姓李,名耳,字聃,是周朝掌管典籍收藏室及史事记载的官员。其中还有这样一段记载:“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这段话是说老子修行道德,他的学说追求的是自隐无名。他居住在周朝久了,日见周朝衰败,便离周而去。到了函谷关,掌管边关的军政主官关令尹说:“您老人家要想过关隐居,就必须为我著书立说才可以放您出关。”于是老子就为关令尹写了上下篇,阐述了道德的本意,共五千多字,然后就离开了,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哪里去了。


就这样,老子在边关留下他的著作后,倒骑着青牛幽然而去,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踪迹。《史记》中云:“老子,隐君子也。”难道真的因为老子是“隐君子”,才让司马迁对于他的记载也是含混不清的吗?这些疑问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人们。关于老子,不但年龄没有确切答案,就连名字也有老聃、周太史儋等好几种叫法。在道教经典《道藏》中有数十种各个历史时期对老子《道德经》的注解,可见老子的“大道”思想对每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影响都是巨大的,是道家哲学的重要思想来源。


那么老子出关后到底去哪儿了呢?真的一点儿信息也没有吗?相传老子出关教化胡人,并著有《老子化胡经》一书,但此经已被认为是伪作,历朝历代对此也有过很多争论,到底是谁伪作的此经,直到今天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没有谁能给出准确的答案。既然这样,还有必要再争论下去吗?我想对于那些历史遗留而无法考证和解答的问题,我们可以从正面去看待它,看它对人类社会发展是否有着积极的影响,如果有的话,就有必要去研究和解读它。


传说老子留下五千言后,便到了周至县楼观台关尹子的宅邸暂时住了下来,在那里他老人家可能接触到了古代巴蜀小国文化,并受邀西行,老子应允后与关尹子同往入川。考古证明远在汉代丝绸之路以前,就有一条与西南恒河文明连接的通道,而今称其为“南方丝绸之路”。


关于老子的去向,从一本名为《阿差末菩萨经》的佛经中似乎可以寻找到一些踪迹。这部经是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的,经中有多处文字都透露了关尹子的信息,同时也带出了一些有关老子的信息。这部经出自《佛经》三藏十二部中的“大集部”,关于此经的真实性毋庸置疑。读罢此经,总让人感觉佛与道之间远在春秋时期就有过密切的交流!从《阿差末菩萨经》中的某些句子里似乎可以让人感觉到《金刚经》与《道德经》的信息。经中说的“阿差末菩萨”似乎就是关尹子,释迦牟尼佛对弟子介绍的未曾见面的普贤王如来,也就是阿差末菩萨的老师,似乎就是老子。当然这一切只是联想,还有待严格考证。不过,经中最后有这样一段,是释迦牟尼佛对阿差末菩萨所讲经典的肯定:“佛告阿差末:‘卿所说法句谊相次,无一违理逮无挂碍。若有菩萨无阴盖者。所宣道教无有缺漏,分别经义审如所言,况今正士畅此经典,表里通达所度无极岂不及乎。’”这里所说的“所宣道教无有缺漏”,难道还有其他所指吗?更值得思考的是,佛教在东汉时期传入中国,难道在此之前的春秋时期,佛与道之间就有过密切的交流吗?当然这一切无论是有还是没有,都无法影响我们对佛与道的认识与理解!既然这样,还有必要去争论吗?我看不如直入经典之中,去体悟佛与道的本来面目。


要读懂《道德经》,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道”的本来面目,也就是“道”的精神、特征和特性。


昔日学生问我:“老师,《道德经》的‘道德’二字,‘道’是‘零’,‘德’是‘一’吗?”我说:“你怎么能这样理解?”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说:“老子不是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嘛!‘一’的前面不是‘零’吗?”我说:“那是你误解老子了,用佛教的话来说你这叫‘执空’了!‘零’和‘一’是一不是二。”说实在的,像我学生这样理解“道德”二字的人不在少数。把“道”理解为“零”,把“德”理解为“一”的原因,就在于对“道生一”的误解,误认为是“道零”生了“德一”,“德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果说“德一”能生二、生三、生万物,那还要“道”干什么?老子也不用在经中说“道生之,德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了,直接就说“德生之,德畜之”就是了。其实这种理解是对《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误解。不过要解决这一误解也很简单,只要把句中的“生”字改为“是”字即可,读为“道是一,一是二,二是三,三是万物”,这么一改就很容易理解了。其实老子这里的本意是:“一”是道体(虚无),“二”是道德(清静),“三”是道用(柔弱),三者运动不息,循环往复。可见“道”的本来面目其实是:虚无清静,柔弱善行,无公无私,无我无为而无不为。说起来古人造字也很有意思,譬如说“道生一”的“生”字,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很有意思,“一竖”串“三横”带一小撇,真有“万法归一”的感觉,也有《易经》中的“乾三连”“坤六段”的感觉。


唐代赵州禅师云:“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对这句话的解答历来各有说辞,有的说归“零”,有的说归“空”,有的说归“真如”,有的说归“无”,说法不一而足。其实“一归何处”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这只不过是禅师的一个话头,也可以说是禅师的一种开示方法,用来提醒那些修行的人不要有分别心,不要把“万法”和“一”分开来看,因为“万法”和“一”是同一不二的,不要将其当成两样东西。禅宗三祖僧璨《信心铭》中所说的“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清楚说明了“万法归一”的道理。可以说“万法”只能归“一”,而不可能另有其他所归。其实“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与《心经》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异曲同工。老子在《道德经》第三十九章中说:“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这里的“一”指的就是“道”,也就是“道”的本体。如果说“道”是“零”的话,那老子就不用告诉我们什么“得一”“抱一”了,而只要告诉我们“得零”“抱零”就是了!可见,把“道”字标注成“零”字,这种标注有些欠妥。其实“一”还能归到哪里去?“一”本身就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始无终的“无极”。这“一”可以叫“道”,也可以叫“佛”,用佛教的话也可以叫“真如”“法性”“实相”等,可以有很多概念名称。明白了什么是“一”,也就明白了“道德”其实是一不是二。如果说“道德”是两个分开的东西,是二不是一的话,那岂不是说“有道无德”也有“道”,“有德无道”也有“德”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子就不用在《道德经》第三十八章中对我们说“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了。这里老子很明白地告诉了我们“上德”之人不有意地表现为有品德,所以有品德;“下德”之人有意地表现为有品德,所以没有品德。这句话很清楚地说明了有道无德是“假道”,有德无道是“伪德”。可是生活中大多数人却把那些“假道”“伪德”的“乡愿”,也就是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当成了正人君子。难道这不是很可笑吗?其实无论是“德道”还是“道德”,都是纯朴自然的本来。有了纯德,自然就有了朴道;有了朴道,自然就有了纯德。纯朴的“德道”也就是朴纯的“道德”,是一不是二。如果你对此有了“是非”的分辨,那就不要再谈什么“德道”“道德”了,你只能是离纯朴的“大道”越来越远,而靠近你的也只能是那无尽的烦恼。


关于《道德经》中“道”的精神、特征和特性,也就是“道”的“本体”或者说是“本来面目”,老子在第一、第二、第四、第八、第十四、第二十一、第二十五、第三十二、第三十四、第四十、第四十二、第六十二和第七十七章中作了重点的描述,这些是我们在读经典时需要着重体悟的地方。《道德经》的“道德”二字,是一不是二,不可分开。道是德的体,德是道的用。道有了德在道中,德有了道在德中。有道一定有德,有德一定有道。有道无德是“假道”,有德无道是“伪德”。古人云:“有道无德道中之魔,有德无道一座空庙。”说得太好了!真乃修道不积德,等于瞎啰唆;积德不归道,等于瞎胡闹。只要对“道德”二字起了分别心,就永远也不可能弄明白什么是恒常纯朴的“道德”或“德道”。老子在《道德经》第五十二章中说“道”是天下的母体。既然找到了天下的母体,以此便可知道天下万物;既然知道了天下万物,又找到了天下的母体,那么终身也不会有危险。堵塞感官之窍,关闭欲望之门,终身不会受到忧虑的困扰。打开感官之窍,发挥欲望的作用,终身不会脱离忧虑的困扰。“不自大”叫作“神明”,“守住柔弱”叫作“坚强”。用万物的光辉,返照母体的神明,没有忘记自身存在所带来的祸患,就是通晓了恒常的“大道”。可见,只有通晓了什么是恒常的“大道”,才能明白什么是恒常的纯朴;明白了什么是恒常的纯朴,对“道德”或“德道”就不会再起分别心了。没有了分别心,就没有了自我主观成见;没有了自我主观成见,就没有了自我存在;没有了自我存在,妄我也自然回归真我,小我与大我就同一不二了。老子在《道德经》第五十一章中说过,是“道德”生成和养育了天下万物,所以说天下万物没有不尊重“道”也没有不喜欢“德”的。这种尊重与喜欢,没有谁去命令与指使,而是恒常本来的。“道”生成了天下万物而不据为己有,“德”养育了天下万物而不依赖主宰,这就是“道德”的本来。


历朝历代对《道德经》的注疏颇多。注疏者,也是各执己见,莫衷一是。我认为要读懂《道德经》,首先应该读《管子》《金人铭》《通玄真经》《关尹子》等经典。因为老子的哲学思想源于《管子》《金人铭》,而对其哲学思想的忠实记录者当属他的两个徒弟:辛文子和关尹子。如果不先读这几本经典,想要弄明白老子的“大道”学说,不用说完全弄懂,就是弄个基本明白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猜西想东,思来想去,到最后也只能困于文字而望文生义地胡乱翻译解释一番罢了!真正弄明白的人不多。老子初学于商容,师承于常枞。《通玄真经》第六卷中云:“老子学于常枞,见舌而守柔,仰视屋树,退而目川,观影而知持后,故圣人曰无因循,常后而不先,譬若积薪燎,后者处上。”五千言的《道德经》可以说是老子从自己整个哲学思想体系中萃取的精华,而其弟子辛文子几万言的《通玄真经》可以说是对老子整个哲学思想体系的忠实记录。

第一章


【原文】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译文】


道可得可行,不是“恒常”的道;名可言可称,不是“恒常”的名。无名,天地的开始;有名,万物的母体。因此“恒常”无名,以便洞察万物的妙生;“恒常”有名,以便观察万物的分类。此两者相同而只是名称不同,同叫作“空”。空之又空,是众多妙有的法门。


【感悟】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得可行,不是“恒常”的道;名可言可称,不是“恒常”的名。


对这一句的翻译与解释,历来是各执己见,莫衷一是,到底谁的翻译与解释更接近老子的本意呢?其实研究古人的经典,最好能穿越时空回到他们的时代,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体悟。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可见越接近于经典创作的年代,就越能够准确理解经典的本意。对于《道德经》的理解,要说“乎上”,最乎上的应该是老子的两个弟子:辛文子与关尹子。这两人都有传世经典:辛文子有《文子》(《通玄真经》),关尹子有《关尹子》。通过阅读这两部经典,我们可以更准确地诠释《道德经》。


老子开篇第一章,首先告诉我们什么是“道”的精神、特征和特性,也可以说是“道”的本体或本来面目,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宇宙”的本来面目。《关尹子·宇》中云:“道终不可得,彼可得者,名德不名道。道终不可行,彼可行者,名行不名道。”大意是:道终究是不可得的,可以得到的,名叫“德”不叫“道”。道终究是不可行走的,可以行走的,名叫“路”不叫“道”。由此可见“道”是不可得到、不可行走、不可言说、不可称呼的,是无名无相的。言外之意是说,只要能用眼、耳、鼻、舌、身、意来看见、听见、嗅到、品尝、触摸及想到的东西,都不是那“恒常”的道;能用语言文字说明、表达的概念名称,也都不是“恒常”的名。正如《金刚经》中两首偈子所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经》中的“如来”与《道德经》中的“道”,说的都是一个东西,语殊而义同,无非概念名称罢了!就是“道”这个名字,也不是“恒常”的名字,它本来也不叫“道”,只是为了说起来方便,老子才给它强加了“道”这个名字。宇宙万物的名字,无非也是强加的假名而已。如《金刚经》中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根据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甲乙本考证“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中的“常”字,原来用的是“恒”字。原文是:“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传说是汉代为了避汉文帝刘恒的名讳,才将“恒”字改为“常”字的。古时候人们见到君主或长者时,不可以直呼其名,就是书写的时候也要避开与其名字有关的字,经常用改字、改音或减少笔画等方法予以回避,这是古时候的一种语言现象,这种现象历来事例多多,这里不一一赘述。


有人把“道可道,非常道”理解成了“道”不可说,意思就是“道”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对此种理解,历来颇有争议。我认为不必争议,这样理解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恒常”的确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也的确是“不可说”的。要弄懂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恒常”。用今天的话来说“恒常”就是“宇宙”。“宇宙”可以说就是“本来的虚空”,这个“本来的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